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四章鼠蛊
    可是,这难道就是真相吗,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心里扑通扑通的跳,总感觉太不可思议。

    首先,师父和吴瞎子是师兄弟关系,这一点本就让我感觉意外,而紧接着,他们又说到了张木匠和千年婴煞,这足以说明,张木匠也是他们的师兄,当然,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他们提到姓陈的土夫子!

    这难道不就是说,我们陈家,我爷爷他们,有可能就是土夫子吗!

    我不是傻子,我看了不少书,课外的读物也看了不少,当然知道土夫子就是那些靠挖掘人家祖坟吃饭的人,这种人,在我们农村,是最遭人唾弃的,因为,他的行为,只掘祖坟,不耻!

    我下意识抬起头来,看着师父的目光,不知道为何,从他看我的眼神中,我看到了杀气,看到了冷漠,看到了一种纠结和复杂的情怀!

    师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后,扭头,冲着房间里说道:“瞎子,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参与了,或者说,你跟他们合谋了,不是吗?”

    房间内,吴瞎子不再说话了,我站在那里,感觉就像是被人家点了穴一样,一动不动。

    良久之后,师父终于忍不住了,朝着吴瞎子的房间里走了进去,不过,就在他一只脚刚迈进去的时候,就听到屋顶上传来一阵十分密集的悉悉索索声,我下意识朝着屋顶去看,头皮顿时发麻了起来。

    吴瞎子家的屋顶上,竟然有着成千上万的老鼠,而且,这些老鼠的个头差不多都有猫那么大小,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老鼠!

    “师父!小心点。”我急忙喊了一声,胖子也吓坏了,拽住我的胳膊,想要转身离开,可我却开始担心起师父来,朝着院子里面走去。

    师父在听到我的提醒的时候,身躯先是怔住了一下,不过随后他便走了进去。

    屋顶上的老鼠,密密麻麻的,左右的窜动着,他们的速度很快,像是潮水一样,偶尔有几只从屋顶上跌落下来,看上去格外的吓人。

    不过,随着师父进去之后,屋顶上的老鼠竟然都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那样子,似乎是在等待着某种信号。

    一时间,院子里静悄悄的,周围也静悄悄的,我忍不住就屏住了呼吸,意识到,很可能,师父会和吴瞎子有一场决斗。

    当然,我现在也终于意识到,当初吴瞎子其实是假装管不了我家的事情的,因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吴瞎子的实力,应该不会很差。

    很快,屋子里便传出来一阵古怪的声音,这声音,像是狂风席卷了树林是的,哗哗声不断,但是,根本就没听到师父和吴瞎子的声音。

    也不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什么,唯一能让我有点遐想的就是,看到他们两个的身影,在里面比划着的,但是,他们两个的身影隔着很远,也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方式在比划。

    就在我心中纳闷的时候,屋顶上成千上万的老鼠终于忍不住了,它们听到了某种信号,竟然顺着墙壁钻了进去,很快,我就听到了师父的惨叫声。

    下意识,我拉着胖子就要往里面冲,可刚冲到门口,却见师父从里面出来了,此时的师父,身上血淋淋的,他的面部狰狞异常,瞪了我胖子一眼,口气显得十分冷漠。

    “走吧!”他只说了这两个字就朝着院子外面走去了。

    我和胖子赶紧追了上去,也不知道刚才里面发生了什么样的场景,不过,我们两个刚走出去,吴瞎子的房间里就传出来声音:“师弟,有机会的话,经常来我这里喝茶,我们毕竟是兄弟一场,没有必要总是倒戈相向。”

    伴随着这声音传出来,我就看到师父的脸色更加的苍白了,直到跟师父走出去上百米的距离,来到一棵树下的时候,师父猛地一口鲜血喷溅了出来,扶着树大口的喘气。

    “师父,你怎么了。”胖子有些紧张的问道。

    我也朝师父投过去关心的目光,师父摆了摆手,虽然脸色煞白,但此时的他看上去十分的坚毅,目光之中有一种倔强,一头白发,在微风的吹拂之下,给人一种异常坚定的感觉。

    “为什么吴瞎子是你的师兄,还有,难道张木匠也是你的师兄吗?”我见师父深吸一口气,面色好点了,终于忍不住问道。

    师父扭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犹豫,不过,当他盯着我脖子上的戒指看了一眼之后,这才对我说道:“陈升,还记得我之前跟你说过的外八门吗?”

    我点了点头,胖子似乎也对外八门很了解,一脸期待的等待着师父接下来的话。

    师父咳嗽了两声说道:“二十年前,外八门因为某种原因集合在了一起,抵制道家和佛门的冲击,虽然当初我们保留了实力,没有让祖宗留下来的传统手艺丢掉,但是,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说真的,当时我们外八门很需要资金,来扩充我们的实力,那时候,一个消息,让我们看到了希望,这个消息,据说是一个叫假面佛的人传出来的……”

    说到这里,他停下来深吸了一口气,旋即继续说道:“那个消息就是关于一个古代神秘人物的坟墓,虽然说,当时的消息还不是很确定,但是集合起来的外八门的人,因为那坟墓竟然都开始动了心思,只是,想要掘墓,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也不知道为什么,最后一场阴谋就被平息了下来,二十年的时间过去了,现在那个墓穴,好像已经被发现了。”

    说完之后,师父深深的看着我。

    我眼睛忽然一亮,明白了,问道:“师父的意思是说,传说中神秘人物的墓室就在我们村子下面吗?或者是,在我们村的后山那里?”

    师父没有说是,也没有说不是,只是回头看了一眼吴瞎子那边的方向说道:“吴瞎子跟我并不是一个师父,但是,当初我们外八门集合,都是师兄弟想称,这么多年过去了,称为倒是一直没有改变。”

    “外八门,那吴瞎子是什么职业?”胖子忍不住问道。说真的,胖子问的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

    师父苦笑一声,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这才说道:“吴瞎子是盗门后人,盗门是外八门中排位首一门,由于盗门内部人员比较多,实力也比较强,后来,盗门又有了分化,一类便是跟土夫子为伍,另外一种便从事着最古老的职业,盗术。刚才你们看到的那些屋顶上的老鼠,其实就是吴瞎子养的。”

    听到师父介绍完吴瞎子,我目瞪口呆,胖子也有点傻眼了,没想到,看似平平无奇,只会算命的吴瞎子,真正的身份竟然是盗门后人。

    许是看到我们两个都很诧异,师父笑了笑说道:“走吧,吴瞎子现在不仅仅修炼了道术,还偷学了蛊门之术,我现在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走吧,回家。”

    师父说着,从怀里掏出来两个小纸人,纸人丢在地上,瞬间长大,然后背着我们开始往回返。

    在路上的时候,我看到师父面色越来越白,心里十分担心,虽然他看上去表现跟没事一样但是我隐约的感觉到,他其实受了重伤。

    果然,刚到家,师父就开始大吐血了起来,而且,他的身体之中,好像钻进了什么东西去似地,偶尔小腹处还一阵阵鼓动。

    “师父,你这到底是怎么了啊,我害怕,你告诉我,怎么样才能让你好点。”看着师父受伤这么严重,我心里担心的很,胖子也说是啊,师父,你现在受伤了,我们做徒弟的应该怎么做。

    师父现在根本不愿意搭理胖子,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让我去帮他找个火盆来,我赶紧照做,紧接着,师父就快速的扎了个纸人,这纸人,说起来,只有拇指那么大小,随着师父将一滴血滴在了纸人的眼睛上,那纸人就活了过来,然后,顺着师父的鼻子钻了进去。

    差不多三四分钟的时间,师父开始在床上剧烈的睁着,那样子,就像是身体里面有什么东西在不断的吞噬似地。

    我吓得想去帮忙,可师父却咬牙坚持着摆了摆手。

    我跟胖子站在一旁抓耳挠腮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在半个小时过去后,师父身子猛然一躬,口中喷出来一口东西到火盆里面出了。

    胖子吓得连忙后退一步,我定睛一看,也终于看清楚了,原来师父吐出来的是一直黑色的老鼠和那个小纸人。

    而随着老鼠和纸人掉落进了火盆之中,瞬间便被燃烧掉了,旋即,一阵浓烈的腥臭味道传出来的,让人几欲作呕。

    “吴瞎子这笔账,我迟早要跟他算。”师父在吐出之后,深吸一口气,面色好了许多,咬牙说道。

    “师父,是不是吴瞎子趁你不注意,用鼠蛊偷袭了你,所以才导致你受伤的?”我急忙问道,心中升起来一股子愤怒。

    师父咬了咬牙,虽然嘴上没说,但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我拳头攥的紧紧的,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将这个吴瞎子给碎尸万段。

    不仅仅是因为他伤害了我的师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们村子的事情,很可能就是他的一场阴谋,如果,要是没有这场阴谋的话,或许,我小婶子小玥就不会死,或许,洛诗现在就可能在我的身边!

    不过,这时候,师父忽然喊了我一声,说:“陈升,其实现在也没必要怪罪吴瞎子,毕竟,他也是为了发扬我们外八门,只是……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问你。”说完,他十分担忧的看着我。

    我一愣,忙是说:“师父,你有什么事情尽管问好了,我这条命是你救来的,你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我知道的,肯定会告诉你。”

    师父点了点头,可还是有些犹豫,过了半分钟的时间,他才试探着问我:“陈升,你知不知道你爷爷的真正身份?”

    登时,我愣住了。土夫子,这三个字在我的脑海里划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因为,我现在才发现,之前我根本就不了解我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