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五章线索
    我虽然不知道爷爷是否真的就是土夫子,但是回想之前洛诗也问过我爷爷的身份,还告诉我说,我根本就不了解我的家人,从这点来看,我爷爷是土夫子的可能性真不小。

    我愣了会神之后,对师父说:“师父,关于我爷爷的身份,我也不知道,但是现在村里都成这样了,我爷爷还在里面,我想这件事情要是跟他有关的话,他总不至于把自己也困在村子里吧。”

    说这话的时候,我心里其实还是有点私心的,毕竟那个人是我的爷爷,虽然他是个流氓,虽然他做了对不起小玥的事情,可我还是不愿意去相信,他之前是干掘墓这一行的。

    而且,在我的印象当中,我爷爷就只是个土匪,倒是我二爷爷和幺爷爷他们之前的身份十分令人怀疑,因为之前我和小玥问过爷爷,爷爷说幺爷爷是个道士,还十分痴迷于道教文化,只是后来被爷爷一通说教,甘愿做一个平头老百姓了。

    师父深深的看着我,他的目光很坚定,他很信任我的点了点头,又看了下时间后,才吩咐我和胖子两个人回房间睡觉。

    我也不愿意谈爷爷的事情了,跟胖子返回到房间,准备睡觉。只是,回到房间后,胖子就盯着我看,问我,你爷爷真的是土夫子吗,要是的话,真是太令人佩服了。

    我瞅了他一眼,很尴尬,不知道胖子这家伙感觉土夫子有什么好佩服的,胖子竟然开始给我讲开盗墓贼来,说土夫子只是我们这边的叫法,在外地,人间都叫摸金校尉呢,还说古代,摸金校尉可是一个很牛掰职业,总之,胖子说来说去,就是羡慕人家那种冒险的生活吧。

    对于胖子的这种反应,我无语的都不愿意搭理他了,见他还激动的想说什么,我狠狠瞪了他一眼说:“死胖子,别看你是我师兄,现在我很想扁你你知道吗?要不是你,师父也不会受伤,要不是你,师父也不会去找那个吴瞎子,中了蛊毒,你现在不知道悔改,竟然还跟没事人一样!”

    经我这么一说,胖子顿时老实了许多,尴尬的笑了笑,赶紧躺在床上睡觉。

    最近这几天,我的睡眠质量一直都不是很好,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也睡不着,听着胖子打呼噜的声音,我心想这家伙心还真是大,犯了这么大的错误,真跟没事人一样。

    正想着,我脖子上的戒指微微颤动了一下,旋即,一道红光出现,小玥出现在床头,也不知道为啥,一看到小玥,我下意识就感觉跟憋尿了一样难受。

    许是因为担心她出现就是为了吃我的香吧,所以我下意识的就夹紧了双腿。

    小玥看我这样子,掩着小嘴笑了笑,不过,她却娇嗔了一句说:“陈升,你怎么害怕我是的呀,我除了保护你,可不会害你的,今天我还救了你一次呢。”

    看着小玥这娇嗔的模样,我尴尬的笑了笑,说谢谢你了,今天还真是多亏了你,要不是你,在别墅里的时候,那个白姐被鬼附体了还真是对付不了呢。

    小玥摆了摆手,十分妩媚的笑了笑说没事,还说要不是她当时因为正在恢复身体,早就出来帮我了,我这才明白她当初为什么不出现。

    不过,小玥跟我聊天的时候,越来越妩媚,怎么说呢,就像是在故意勾搭我一样,说真的,虽然小玥已经吃了我好几次香了,但是我的理性还是有的,再怎么说,她也是我小叔的媳妇,虽然她现在是鬼,可是我心里总感觉有点不舒服。

    倒是小玥,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是的,跟我聊了一会天之后,真就开始吃香了。我说句实话,小玥的嘴巴很透软,尤其是那种软软的冰凉感觉,包裹住我那的时候,真的让人热血沸腾,可我怎么总有一种心里上的煎熬呢。

    或许这种情况要是发生在胖子的身上他会乐死,但是对于我来说,我总感觉不对劲,不过,我也开始尝试着安慰自己了,既然小叔死了,小玥也变成了鬼,还在我身边,我的香对她有好处的话,没什么不给她吃呢,这样我舒服了,她也舒服了。

    当然,一阵喷薄之后,倒是让我感受到了困意,小玥钻进了戒指里后,我也躺下合衣睡觉。

    第二天早上,师父早早的就把我跟胖子喊了起来,吩咐我俩去医院看看那个白姐,毕竟,白姐昨晚上可是开膛破肚了,我和胖子都没拒绝,就去了镇上的医院。

    来到医院的时候,白姐已经醒过来了,不过脸色很难看,一看到胖子,年龄比我们大好几岁的她竟然开始呜呜的哭了起来,而且更加要命的是,她抓住我的手,一个劲给自己擦眼泪。

    我瞅了一眼站在旁边吃醋吃到眼睛通红的胖子,尴尬的笑了笑,就问白姐:“对了白姐,你之前找过吴瞎子对吗?”

    一听我说吴瞎子,白家顿时愣住了,瞅了瞅我,又瞅了瞅胖子,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胖子,似乎不愿意多说。

    我想了想,就诈她说:“白姐,你经历的这件事情十分邪门,以后睡觉说不定还会有鬼掐你的脖子呢,所以,要想将这件事情彻底的解决,还是把事情原委说出来吧。”

    其实,我之所以诈她,也算是为了她好吧,毕竟,这件事情还没有解决呢,她家别墅里的那些鬼婴的下落不明,那个附在他身上的男鬼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最主要的一点就是那个千年婴煞。

    说真的,这个千年婴煞才是最令人头疼的,当初张木匠没能收拾的了它,洛诗也没烧死它,而所有事情的起源,似乎都跟千年婴煞有着关系,因为,我必须问清楚,好缕清思路,调查我们村子的事情。

    我们村子现在成了**,我爹妈和爷爷他们都在村子里,我真的很着急,而且,我现在也担心洛诗,要是她是小玥说的那样,当初走了的话,应该也去村里了,所以,我担心她。

    当然,上次在别墅里面两次救我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洛诗,我也不敢保证。

    听了我的话后,白姐犹豫了一会,终于点了点头说出了事情的原委。她说的跟胖子说的差不多,的确,当初她是找了吴瞎子的,但是后来她将自己的死婴偷偷丢进了我们村老井中之后,就找不到吴瞎子了,而且,前阵子她还总是梦到一个撑着红色雨伞的女人站在她面前。

    我顿时来了兴致,这个撑着雨伞的女人,明显不是她在做梦,而是真实存在的,我就问她女人长的什么样啊,白姐歪着脑袋想了想,还拍打了两下,最终说记不清楚,每次做梦的时候,都能看到女人的脸,但是醒过来后,就记不清她长什么样了。

    接着,我继续套话,但是白姐知道的事情也不多,而且她只是一个受害者,算起来,她其实也是被吴瞎子给骗了,吴瞎子用她堕掉的胎儿苏醒了我们村老井内的千年婴煞。

    既然问不到什么消息了,我也就不再多问,让胖子陪着白姐,我自己一个重新去了一趟白姐的别墅。

    因为是白天,我才敢自己一个人去,来到这里后,我才发现,这里已经被警察给封锁了,没想到昨晚上师父竟然报警了,我忍不住皱眉,警察调查这种事情根本就没辙啊,只能破坏证据。

    我朝别墅里面走,却被一个男警察给拦住了,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我是白姐的弟弟,我姐出事了,难道我不能看一下现场吗,警察还质疑我的身份,不让我进去,不过就在我们僵持不下的时候,师父竟然也来了。

    许是我师父的名气比较大吧,警察看到我师父,都表现的十分恭敬,那阻拦我的警察还对师父点头哈腰的,说这案子要想弄清楚,还得靠我师父。

    我心中一阵鄙夷,这些警察,不都应该是唯物主义者的吗,怎么还相信师父这一套,丢给那警察几个白眼,我就跟师父进了别墅里面。

    我虽然不知道师父为什么来了,但是也不用多问,他肯定也想调查清楚呢。

    在别墅里查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线索,地面上全是血迹,而昨晚那些鬼婴被斩杀之后幻化成的污水,却像是黑色的沥青一样黏在地上。

    “师父,看来没什么线索啊。”我皱了皱眉头说道,心里有些失望,师父却摇了摇头说,线索就在这里,只是我们暂时还没发现罢了,耐心点。

    我点了点头,虽然我们不是警察,但想要调查清楚这件事情,也需要耐心和敏锐的观察力,我就跟师父仔细的查找。

    最终,我竟然在白姐的卫生间里找到了一条骑马布,当然,也就是女人的那种月事巾,不过,引起我注意的是这骑马布上有一些干巴巴的东西,看上去,想是风干了个白药子。

    可是,将骑马布和白药子配合起来使用,这是我和洛诗当初破除鬼打墙的办法,为什么在白姐的卫生间里,我能够看到这东西呢。

    难道说,洛诗以前就来过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