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六章进村
    我赶紧将这个线索告诉了师父,师父仔细盯着骑马布看了会后,问我:“陈升,这什么东西啊?”

    我有些尴尬,把这东西给师父介绍一下,他这才明白了,不过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断定这不可能,口气十分强硬,说洛诗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他的反应,让我感觉十分意外,可当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的时候,他却又不说了。

    我心里有些郁闷,其实,要是洛诗真的来过这里的话,这个对我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师父这么肯定说洛诗不可能来这里,让我很失落。

    失落的同时,我也会怀疑,为什么师父这么肯定,甚至,我总感觉师父或许跟洛诗认识。

    尤其是师父也会像张木匠和洛诗一样拍到我的后脑勺。

    想了想,我怎么都想不明白,干脆便不去多想,师父又找了会线索后,便在不去找了,干脆跟我离开了。

    不过离开别墅后,师父却问我愿不愿意去我们村子那里看一下,这个我当然愿意啊,赶紧跟师父朝着我们村子那边走去。

    自从我们村子被一团古怪的雾气缭绕住之后,几乎没人敢进去,我和师父来到了村口,发现这里还有几辆警车停靠着,一辆警车内两个警员正在抽烟,看样子他们是在开小差。

    不过,当他们看到我和师父之后,赶紧将烟灭掉,问我们是干什么,我说我是这个村子里的人,然后简单的把事情跟他们说了一下,当他们知道我师父是白狐之后,目光也都流露出来敬畏的神色。

    看得出来,这群警察都知道我师父很有本事。

    接着师父就问了一下他们这边的情况,他们说,已经有三名胆大的警察进到村子里了,但是三天的时间过去了,那三名警察还是没有出来,这让他们也感觉到很有压力。

    我和师父了解到情况后,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师父连忙对着警察说,让他们从现在开始,不要轻易的派人进入到村子里,然后,师父扭头问我,想不想进去。

    我当然想进去,可是,这样进去之后,能够保证会出来吗。

    最终我因为担心爹妈和爷爷他们,还是点了点头,心里却将希望都寄托在了师父的身上。

    当然,师父在跟我进入村子之前,还让警察帮忙给胖子打了个电话,安排了一下那边的事情,这才放心的带我进去。

    看着我和师父就这样朝着已经变成**的村内走,那两个警察简直目瞪口呆,他们无法想象我们有多大的勇气,或许只当以为我和师父是找死吧。

    很快,我们进入到了迷雾当中,现在的村子,迷雾的能见度越来越低,师父怕我走丢了,从口袋里找出来绳子,一头拴着我,另外一头拴着他。

    “陈升,一定要跟紧了,知道吗?”师父越是有点担心,所以再次提醒我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有了一个疑惑,为什么师父前阵子不冒着风险带我进村子,今天却非要进来呢,当然,这个疑惑只是在我的脑海里一闪而逝,因为,没有那么多的为什么。

    凭借着我对村子的印象,我和师父顺着小路朝里面走,但是整个村子里面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空气十分潮湿,甚至,我有种感觉,空气中湿润的雾气仿若有腐蚀性一样,弄的我的皮肤奇痒无比。

    而且我已经发现,村里的树木,现在都已经死掉干枯,我们村口有一棵梧桐树,本来正是茂盛的时候,此刻却早就腐烂的不成样子,而且,地面上寸草不生,给人一种死气沉沉的感觉。

    说真的,看到村子里是这般景象,我的心里很难受,我担心我的爹妈和爷爷他们也会活不下去,毕竟,这里的空气仿佛都有腐蚀性。

    和师父走着,虽然现在是白天,但是光线十分昏暗,那感觉,就像是我们头顶上被一块不透光抹布给罩着一样,让人很压抑。

    走了五六分钟,师父却忽然停了下来,他的动作毫无征兆,我没有注意到,一下子撞到了他的后背,师父猛地扭头,对我做了个嘘的手势。

    我赶紧闭上嘴巴,甚至都屏住呼吸了,然后用眼神问他怎么了,师父小声说:“有动静。”我顿时汗毛都竖立了起来。

    有动静,难道有鬼吗。正在忐忑的时候,一阵声音传来了。

    沙!

    沙沙!

    这声音听上去,就像是什么东西在地面上摩擦一样,听的人毛骨悚然。

    师父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跟紧点,我点了点头,跟在师父的后面,走了两步之后,透过昏暗的光线,隐约看到前面不远处蹲着一道影子,那影子一动一动的,身下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一个不消息,我的脚踩在了一块枯枝上,传出嘎巴一声响,这声音响起来,在寂静无声环境下,显得令人胆寒。

    “谁?”那身影警觉了起来,一扭头,朝着我们这边看过来。

    师父皱眉,说道:“我们是来这里调查情况的,请问,现在村子里什么情况了?”或许是师父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身份吧,只好说是调查情况的。

    可没想到,师父这话一说,那道身影竟然四脚着地的快速的逃窜了起来,我隐约看到,他的腰部挂着一个待在,他在逃窜的时候,那袋子拖拽在地上,发出来一连串的沙沙声。

    师父猛地扭头对我说:“追上。”然后快速的跑了起来。他的速度很快,我被绳子拖拽着,差点都倒在地上。

    “别跑!”师父用最快的速度追上了那道身影,厉声喝道,而我走近了之后,这才看清楚,此人正是我的一个婶子,而且,这甚至就是当初小玥和小叔结婚的时候那个伴娘,她叫翠花,我平时都叫她翠花婶。

    不过,让我诧异的是,翠花婶子在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中流露出来惊恐和怨毒的神色,那神色,恨不得将我杀掉,我被她那眼神,吓的忍不住后退了一步。

    说真的,我这还是第一次从一个活人的眼中看到这么怨毒的眼神,第一眼,真的让我心里猛颤了一下。

    “婶子。”即便是被她用这怨毒的眼神看着,可我还是小声的喊了她一声,可她却怒哼一声,骂了我一句禽兽。

    我愣了一下,我怎么就成禽兽了,师父却问道:“告诉我,现在村子里成什么样了?”

    翠花婶子抬头盯着师父看,忽然咧开嘴笑了起来,笑的十分狰狞,说:“快死了,都快死了,哈哈,死了好,活着也是死了,死了好,哈哈!”

    她的话,听上去有点语无伦次,让人心里感觉很不舒服。

    师父跟我对视一眼,通过眼神短暂的交流,我们都明白了,翠花婶子很可能精神上受了什么刺激。

    而就在这时,婶子竟然开始脱起衣服来,对我怒吼,畜生,来啊,干了老娘啊,你不是喜欢吗,再来啊,反正你也出不去了,哈哈,不如死了,一起死。

    我顿时吓得后退了一步,不知道她这是怎么了,师父皱眉,叹了口气,忽然咬破手指,在婶子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婶子本来还在快速的撕扯衣服的,被师父这么一点,甚至一滞,旋即就倒在了地上。

    这一幕,让我心里十分怅然,从翠花婶子现在的反应上来看,不用猜测也知道村里现在是什么情况了。

    “师父,翠花婶子是不是中邪了。”我问道。

    师父摇头说:“她这不是中邪,而是受到了强烈刺激,陈升,人其实是一种很脆弱的动物,在一种绝望的环境下,要是看不到生的希望,很可能会做出来畜生不如的事情,而这些人的神经都会紧绷着,直到绷不住的那一刻,人就会疯掉。”

    说完,师父面色变得极为严肃和冷静,不再多说什么,带着我继续朝着村子里面走去。

    我的心里惶惶的,有那么一瞬间,我甚至不想往里面走了,因为,我害怕看到我家里人也会像翠花婶子一样变得疯狂,我害怕,真的很害怕这种情况的发生。

    只是,师父拖拽着我,我现在就算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继续往里面走,我们应该是来到村西口的打谷场了,这里有一片比较开阔的空地,平时我们村里人收了苞谷和麦子,都会在这里晾晒,可是现在这里,却密密麻麻的全是动物的尸体,一阵阵的恶臭,混合着雾气,上前一步就会嗅到,让人恶心,退后一步,却没有味道,很奇怪,就像是空气汇聚成一团一团的。

    我看到这么多动物尸体,大多数都是村里圈养的牛羊和鸡鸭,心里更加慌乱了。

    其实我之前还在想,要是村子变成了**,那么爹妈他们应该还可以熬一段时间的,毕竟,村里有余粮和家禽,可是看到这里动物尸体,我心里就没底了。

    就在这时候,忽然,师父快速的跑了起来,他的速度很快,像是一道闪电,疯了一样的超前冲,我被师父拽着,差点一个趔趄栽倒在地上,终于,在爬出去几十米后,把我和师父绑在一块的绳子竟然崩断了。

    而师父,一下子就消失在了迷雾之中。

    我四下看去,白茫茫的一片,都不知道在村子里的什么位置。

    就在我十分绝望的时候,忽然,感觉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躁动,还没等我转身,一双厚重的大手从后面伸过来捂住了我的嘴巴。

    我挣扎扭头,就见爷爷一双赤红的眼睛盯着我,“升子,别说话。”他用沙哑而又紧张的口气对我说。

    莫名的,我心里更加恐慌,像是跌入了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