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七章复活
    我在看到爷爷的瞬间,首先的竟不是激动,而是一种恐慌,因为,爷爷那一双猩红的眸子,让我害怕,而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下。

    但我还是小声叫了一声爷爷。

    他神色很不对劲,捂住我的嘴巴,拽着我朝一个方向走,我现在在大雾之中也迷失了方向,就这样被爷爷带着走,过了一会,我才想起来师父,说爷爷,我师父他……

    爷爷哼了一声,根本不容我多说什么,拽着我走了好一阵才停下里,而当我们停下来后,我才看清楚,这是在村里的那口老井旁。

    我问爷爷,“我爹妈他们现在怎么样了,爷爷你带我回去,我想见见我的爹娘。”我几乎是用哀求的口气说的,因为,我总感觉爷爷的眼珠子通红,像是中了邪气一样。

    爷爷的扭头说,我这就带你去见你爹娘,然后拽着我朝深井里面走,我看到,深井这边,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一个绳梯,爷爷快速的顺着的绳梯,朝着下面走去,走到一半,也就是身子下了一半的时候,皱了皱眉头对我说,你不是快点下来啊。

    我摇了摇头,“爷爷,你怎么了,这可是口井,我爹娘怎么可能在里面,你清醒一点好不好,我要回家。”

    爷爷原本看着我的目光,忽然盯着我的身后,他那眼神,很古怪,古怪中还透着恐惧,他眼神的变化,顿时让我感觉后脊背都发凉,下意识,我壮了胆子扭头去看,却什么都没看到。

    但就是因为什么都没看到,我才害怕,也不管那么多了,相信爷爷也不会骗我,我就赶紧学着爷爷顺着绳梯往下爬。

    很快,来到了老井里,我感觉周围的空气降低了十几度是的,没想到这里面这么阴冷,回想当初张木匠进入到这里背出千年婴煞棺材的那一幕,真不知道他当时是怎么承受住的。

    当然,现在的老井的水位已经降低了不少,我跟爷爷下了一段距离之后,低头一看,爷爷竟然不知道去了哪里,消失不见了!

    就在我心里惶恐的黑手,下面冒出来一颗脑袋,对我小声喊:“升子,还不快点。”我低头一看,原来爷爷进入到了墙壁里面,也就是说,这深井的墙壁里竟然有个洞。

    我下到了一定位置之后,这才赶紧钻进了进去,让我诧异的是,这洞口,竟然很大,而且,前面有一条很深的隧道一样的路,黑黝黝的,让人心里很没底。

    我就问爷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深井下面怎么还会有这种地方啊?”

    爷爷脸色很严肃,那一双眼睛还是赤红色,说这里是一条盗洞,能够直接通道我们家,你跟紧点,我现在带你回家。

    我不明白爷爷为什么不顺着原来的路带我回家,但是一想现在村子成了**,我也不多问了,跟进跟在爷爷身后,顺着隧道朝里面走。

    此时的爷爷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红色的光晕照射出来,平添了一种鬼魅的感觉,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爷爷停了下来,然后开始朝上面爬,我也有样学样,不一会儿,爷爷爬到了顶端,然后伸下手来拉我,当我出去之后,这才看清楚,原来真是我爷爷家的院子,只是,我们刚刚是从小叔的坟墓里面钻出来的!

    而当我一扭头,看到站在一旁的小叔的时候,我吓得顿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爷爷,小,小叔……”我实在是不敢想象,死去的小叔,竟然站在了我的面前。

    爷爷也不解释,给小叔使了个眼色,然后小叔就抓住我的胳膊,朝着堂屋里走,我本来被小叔这么一抓,身子还忍不住打了个哆嗦的,可是感觉到小叔手上有温度,我愣了一下,明白,面前的这个小叔,根本就不是死人,更不是鬼。

    这下我更加疑惑了的,难道说,小叔没有死吗。

    来到堂屋,我这才看清楚了,我爹妈都在,但是,他们在看到我出现后,面色都没有激动,相反,都阴沉着脸。

    我不明就里,跑到我妈面前问:“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叔他怎么……还有,咱们村子现在成了**,你们怎么一点不着急出去啊?”

    我妈也是担心我,将我拉到身边,叹了口气说,“升子,我们现在也想离开啊,但是根本出不去,你瞧瞧你爷爷,他本来想出去的,但还是中了煞气。”这么说着,她给爹使了个眼色,爹赶紧去家里灶王爷那里烧了一把香,然后把烧剩下的香塞到了爷爷的嘴里。

    我这才看清楚,原来爷爷刚才的嘴里,长出来两颗尖锐的牙齿,不过,在吃了香灰之后,爷爷嘴里的獠牙竟然缩回去了,那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僵尸一样。

    这一幕把我给看呆了,爷爷这才解释说道:“升子,我现在中了煞气,也活不长了反正,所以就出去给你爹妈和小叔找东西吃,没想到在村口那里竟然碰到了你,你说你这小子,好不容易逃出去,怎么又回来了啊。”说着,爷爷低头叹息。

    我顿时有种想哭的冲动,眼睛里面发涩,都开始湿润了,我抱着我妈说:“虽然我出去了,可我知道你们还在这里村子里,我怎么可能放下你们不管。”

    爷爷和爹妈他们听到我这话,都叹息,倒是站在一旁的小叔,扭头,笑眯眯的看着我,让我感觉很不可思议。

    我壮了壮胆子,走到小叔面前问:“小叔,你不是死了吗?”小叔年纪其实比我还小呢,他听我这么问,笑了笑说:“我也以为我死了的,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埋进了土里后,却被人救了,那人不单单救了我,还让我脑子好使了呢。”说完,他嘿嘿的笑了起来。

    他在说完后,我扭头去看我爷爷和爹妈,他们也都是一脸的茫然,看样子,也解释不清楚为什么死掉的小叔能够死而复生。

    接下来,我问了一下村里的情况,原来,村里的人现在很多都崩溃了,我们这里穷乡僻壤的,老百姓的素质都不是很高,现在人被困住了之后,他们知道早晚都是死,所以村长竟然集合了一群青年,开始在村里抢东西,只要是能吃的,能喝的他们都要,而且,村长还带人开始掠夺女人,只要是个女人,他们就会极为变态的开始**。

    听到我爷爷给我介绍到这里的时候,我感觉很不可思议,不过一想起来那会在村口碰到翠花甚至,说我是个禽兽事情,我似乎就明白了什么。

    不过,我还是很担心的去看我妈,我爹瞅了我一眼,大概是明白我在担心什么了,直接就说,幸亏我们家院子里有了这么一口深井,村长带人来的时候,我们就藏进深井了,这样才算是躲过了一劫。

    我说,那村长他们现在岂不是都疯掉了啊?我爹说,岂止是疯掉了,他们现在知道出不去村子,行为完全就跟早些年的小日本一样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根本就不是人了。

    说真的,这消息,让我唏嘘不已,我怎么都想不到,原本都是抬头与不见低头见的乡里乡亲,在这种绝境之下,竟然会变成这样。

    我妈担心我饿肚子,问我吃饭了没,然后从一个破旧的红包袱里找出来几个沾满了泥土的馒头,要给我吃,我看着那几个馒头,鼻子里顿时一酸,差点哭出来。

    “爹妈,爷爷,小叔,你们别着急,等我找到师父,他会带我们离开的,我们村子现在已经是不能住人了,我们这次不搬家也不行了。”我有些呜咽的说道。

    说这话时,我心里竟然开始有点恨洛诗了,其实,当初洛诗要是同意我爹妈赶紧搬走的话,他们现在也不会在村子里面被困住,遭受这样的罪。

    爷爷他们听了我的话,很明显都不相信,只是叹息一声,我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出来了绝望,他们现在大概是抱着活一天算一天的想法了。倒是小叔,虽然他现在已经看上去不傻了,但是,眼神澄澈,似乎并不在乎死不死,也不在乎能不能离开村子。

    我本来想着赶紧出去,找找师父的,可是,爷爷和爹妈都不让我出去,说现在村里那些人都疯掉了,因为村里的农作物都已经坏掉了,动物也染了病毒死掉,他们现在恨不得吃人肉。

    听到这里,我还真有些害怕了,毕竟我很清楚一点,有时候,活人比着鬼更加可怕,尤其是那些劲射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开始放弃活下去希望的那些疯狂人。

    到了差不多晚上的时候,爷爷去检查了一些房门,然后吩咐我和小叔去柴房睡觉,因为现在爹妈也回不了家了,卧室只能腾出来给我爹妈。

    我也没有异议,只是心里牵挂着师父,不知道他自己一个人在**里面会不会遇到危险,许是因为牵挂吧,一时半会我在柴房铺就的草席上也睡不着。

    小叔也一直没睡,他一直躺在那里盯着我,嘴角挂着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其实我虽然感觉小叔脑子清楚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现在的他似乎更加古怪了。

    被他盯着,我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我就问他,小叔,你干嘛老是盯着我啊,小叔神秘一笑,从地上爬起来,那张脸凑到我的面前说:“你不是陈升,我知道,你是我坟墓地下救我的那个人,对不对,你一出现我就知道了,你不是陈升,你就是那个躺在棺材里的人。”说完,他十分诡谲的笑了起来。

    可我的心脏却猛地开始颤抖起来。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是陈升?我救过他?我躺在棺材里?

    这由不得我不去想,当初跟洛诗在后山祖坟那深井里时,看到的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还穿着唐装的男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