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二十九章勾结
    洛诗!

    我怎么都没想到,水晶棺材里的绝美女尸,竟然是洛诗。

    在那遮住面部的白纱缓缓移开的那瞬间,我整个人都愣住的了。这么多天以来,我对洛诗的思念,顷刻间宣泄了出来,我猛地抱住她。

    “洛诗!洛诗!”我大吼着,可是,棺材里洛诗就像是永远的沉睡了一样,任凭我怎么喊,她也没有醒转过来。

    我浑身颤抖,盯着这个睡美人,我赶紧发疯一样的去找来一件女士服装给她穿上,我的心里很疼很疼,现在全然已经忘记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将她从棺材里抱出来,心疼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她的身体冰冷,俨然是一具尸体,我脑海里快速思索着,洛诗死了,可我欠她的还太多,我欠张木匠的东西也太多,他们都是因为我家的事情而死,我感觉自己像个罪人一样。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抱着洛诗,脑海里回想着第一次见面,她朝我翻白眼,对我爱答不理的样子,回想着她带我一起在村子里转悠,我盯着她的背影,想入非非,回想那一日在后山她为了我,做出了飞蛾扑火的举动,终于,我的鼻子一酸,无声的眼泪滑落在她洁白如玉的脸颊上。

    泪水,像是晨间的露水一样滴落,滴落在洁白无瑕的花瓣上,花瓣微动,那圣洁一样高贵的花儿,缓缓仰起头来,绽放妖艳,便是最美的笑容。

    我紧紧的抱着她,恨不得将她摁在自己心脏里,从我见到她的第一眼时,我就喜欢上了她,在她为了我不顾一切飞蛾扑火的那瞬,我又爱上了她,分开这段时间,我多么想见到她,多么想抱住她,可是,现在她在我怀里,却昏迷着,永远的昏迷。

    我不再有男人应该有的坚强,剩下的,只是痛苦和伤心,她真的不该死,她真的不应该会有这样的结局,我不甘心,忽然回过神来,开始摇晃她,我说,洛诗,你给我醒过来,你不能丢下我,你比我强,你要保护我的,我要你醒过来,醒过来说保护我这个懦弱的小男人,你不是总觉得我没用吗!

    在你面前,我永远甘于做一个没用的男人。

    我发疯似的,心如刀绞,可怀里的洛诗,却不会醒来了,我的心慢慢开始坠落,像是要跌落入世间最深的海。

    就连戒指里面吃醋的小玥也忍不住叹息了一声,劝我说,洛诗已经死了,她现在是个死人。

    我不相信,我摇头,我低下头去,在洛诗光洁的额头上吻着,我想,要是她能够醒过来,就算是换做我去死都可以。

    良久,就在我伤心到浑身冰冷的时候,忽然,不经意间的低头,我看到洛诗的眼角滑落出来一朵冰雪,冰雪,从她的而眼角流出来,那是她的眼泪,可为什么,却变成了冰花?我不明白,可心里却十分激动,因为,这是洛诗的回应。

    “洛诗,洛诗,你是不是能听到我在说话,真是太好了,太好了,洛诗,你快点醒过来吧,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在后山的时候,你为什么离开了,告诉我你为什么又会出现在这里。”我激动的大叫起来。

    不过,洛诗根本就没睁开眼睛。只是,她的眼角,不断的有冰花滑落出来,在她红润的颧骨处,一直都没有融化,看上去很美。

    “好了,陈升,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洛诗不可能活着,我们还是赶紧想办法离开这里吧。”小玥提醒我说道。我们已经在这里待了差不多一个小时了,而现在,我的主要目的还是要找到小叔。

    可此时,我根本就没有去找小叔的心情了,我想就这样守着洛诗,哪怕是一辈子,我也愿意。我抱着洛诗,重新将她放回到了水晶棺材里,正在发呆的时候,没想到一道声音十分飘渺的从水晶棺材里飘了出来。

    “陈升,离开这里,离开这里,不要为我耽搁太久,找出真相,我才能够回到你的身边。”

    这声音,钻进我的耳朵里,让我浑身一颤,扭头去看,根本就没见到洛诗的嘴巴在动,可是,这声音明明就是洛诗的,难道是她的灵魂在跟我说话吗。

    我原本感觉无力的身体里,顿时充满了力量,爬起来,仔细的看着洛诗,忽然明白了什么,对,我必须要查清楚真相

    或许洛诗那一天之所以离开我,也是身不由己,还有,她现在成了这样,估计也是被人害的,我一定要找到真相,救活她!

    对,救活她,找到那个复活了我小叔的人,找到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而且穿着唐装的男子!

    我站在那里深深的看了洛诗一眼,然后准备离开这里,当然,在离开之前,我还是好好的观察了一下这边的情况,这里看上去十分隐蔽,估计一般人是找不到的。

    这我就放心了,转身朝着旁边的池子里跳了进去,然后憋了一口气朝着深井那边游,在游的时候我隐约明白了,那会使劲拽我的,应该就是洛诗的一丝执念吧,她是想把我引到这里来,所以才出此下策。

    我想明白这一点,赶紧按照原路游到深井里面,然后小心翼翼的朝着井上爬,说真的,这深井的墙壁上长满了青苔,我费了老劲才终于爬出去。

    爬出来一看,绳梯竟然又是被割断的,我盯着绳梯被割断的岔子看,忽然回想起来当初我和洛诗在后山祖坟那里时,也有一次被割断了绳子的一幕。

    难道说,割断绳子的是同一个人吗?我咬了咬牙,现在就算是再笨,也知道在我们村子里,肯定存在着一个人,知道所有的真相,而且,他还在阻拦什么。

    我起初还怀疑了一下小叔的,但是回想当初小叔应该不可能那么快被复活,就把这个念头打消了,紧接着,我就开始把目标锁定在了幺爷爷和二狗的身上。

    尤其是我幺爷爷,当初洛诗就说过,我幺爷爷这个人很古怪,说不定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幺爷爷在从中作梗,当即我咬了咬牙寻思着先去幺爷爷家那边一趟。

    说起来,现在我有点后悔了,后悔那会还在家里的时候,没问一下我幺爷爷和二爷爷他们家的情况,要知道,我们都是陈家人,本家的人现在都在**里,我本应该关心一下他们的,可我真把他们给忘记了。

    四下看了看,整个村子里黑灯瞎火的,而且大雾弥漫,我知道就算是找小叔也一点头绪都没有,所以干脆就循着路,抹黑去了幺爷爷家。

    这一路,我遇到了不少动物的尸体,恶臭不断,但却没遇到人,毕竟大晚上的了,不过来到幺爷爷家的时候,我尽然看到幺爷爷家里有一丝丝的灯光衍射出来,我赶紧偷偷溜进去。

    我来到了他家的院子,躲在一个墙头地下听,这会儿幺爷爷竟然没睡觉,不过,里面声音嘁嘁喳喳的,我也听不大清楚,不过我能够断定,说话的是我幺爷爷还另外一个男人,并不是我幺奶奶。

    这就奇怪了,这大晚上的,我幺爷爷不睡觉就罢了,屋里还有个男人,难道是小叔?听听声音也不太像,我就趴了窗户。

    在我们农村,窗户用玻璃的都是大户人家,很显然我幺爷爷家不是很富裕,用的是那种纸糊的,我就拿手沾了点口水,在窗户上扣了个小眼,然后凑上去朝里面看。

    可我这一看不要紧,登时浑身僵硬的站在那里,心中也咯噔一下,感觉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因为,我看到了吴瞎子,就是师父说的那个属于盗门后人的吴瞎子。

    这一个发现,对我来说,是残忍的,虽然我也怀疑村子里的事情跟幺爷爷有关系,但是,心里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毕竟,我幺爷爷是我亲的啊,他跟爷爷可是亲兄弟,可他现在跟吴瞎子搭边了,那很明显表明,他跟村里的事情绝对有关!

    一时间,我心里又疼又恨,之前听爷爷说过,幺爷爷喜欢道教文化一心想做个道士,后来是我爷爷的一通劝阻,他才做了个平头老百姓,可没想到,他抛开了道教,竟然跟吴瞎子这种人掺和在一起。

    师父说过,吴瞎子是属于盗门的,而在盗门之中,还有一个特殊的分类,那就是专门掘人坟墓的盗墓贼,现在回想当初师父的话,毫无疑问,我幺爷爷应该就是个盗墓贼了。

    只是还有一点我不是很懂,那一天师父带我和胖子去找吴瞎子的时候,吴瞎子说了关于我们村土夫子的事情,那意思明摆着是跟幺爷爷处于对立面的,可现在,他们坐在一起商量事,难道是,吴瞎子在玩两面三刀?

    就在我躲在窗户底下,脑海里快速的转动的时候,忽然,窗户上有一只老鼠凑到了我面前,我下意识扭头,看到这老鼠的一瞬间,顿时吓了一跳,而那老鼠的表情,在昏暗的光下,看上去就像是在对我笑,而且,还是鄙夷中带着诡谲的笑。

    “谁在外面!”猛地,屋里传来吴瞎子的声音。

    我身躯一颤,知道坏了,他娘的,我一时间竟然忘记了吴瞎子养了很多老鼠当他眼睛这回事了,当即我转身就跑。

    而这个时候,幺爷爷竟然冲房间里冲出来,他的速度很快,还没等我跑出院子,就感觉他从身后跳起来,一脚踹在了我的后背上。

    我当即就趴地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