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章化生子
    我扑倒在地上,差点把门牙都给我磕掉了,拼了命爬起来继续跑,可幺爷爷的大手却像是钳子一样卡主了我的肩膀。

    “升子,怎么是你?”幺爷爷认出我来了,喊了我一声。

    我浑身一颤,知道被认出来了,扭头看他,冷哼一声说:“幺爷爷,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你以前是掘墓人,我们陈家有你这样的人,简直就是丢了老祖宗的脸。”我有些生气的说道。

    现在被他抓住了,我也没想着跑了,倒是想看看幺爷爷想对我怎么样。

    可幺爷爷被我这么一骂,却忽然平静的叹了口气说:“升子,你误会我了。”这时,幺爷爷家的门口那里传来脚步声,我看到吴瞎子已经站在那里了。

    我怒哼一声说:“这个吴瞎子是歪门邪道,你跟他在一起,还有什么可说的,好了,我现在被你抓住了,你要杀要剐随你便吧。”

    门口那里的吴瞎子一句话不说,一双空洞的眼睛盯着我这边,那感觉,好像能看见我是的,让人心里有点膈应。

    幺爷爷却说:“陈升,你跟我来,我有话要跟你说。”说着,他松开我,转身朝着屋里走去。

    我本来还想逃跑的,毕竟这可是个好机会,但是一想,幺爷爷这是要跟我摊牌吗,既然这样,那我也没必要跑,我倒是想从他这里知道真相,也没跑,就跟着他进了屋里。

    吴瞎子空洞的眼睛盯着我,然后笑了一下,没说话,继续坐下去。

    我气呼呼的坐下,说:“幺爷爷,你说吧,我倒是想听听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别告诉我村子里最近发生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幺爷爷先是给我倒了一杯茶,这才送到我面前说:“陈升,你其实一直都被埋在鼓里,今天应该是时候告诉你真相了。”

    我哼了一声,没说话。

    幺爷爷这时候却说:“陈升,你是不是从小就觉得你小叔是个傻子?”

    我一愣,他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小叔之前不是傻子咋地?

    幺爷爷见我疑惑,苦笑着摇头说:“你们都被蒙蔽了,甚至就连我,也被蒙蔽了一段时间,其实,你小叔自始至终就不是个傻子,而且,你所谓的小叔,根本就不是你爷爷和奶奶生的!”

    咯噔。

    在听到幺爷爷这话的时候,我心脏猛地颤抖了一下,第一反应就是胡说,因为在我的印象中,奶奶生下小叔的时候,妈妈还带着我去看过呢,虽然那时候我还小,但是也有一些印象的。

    幺爷爷没等我问,继续说:“你想想,当时你爷爷和奶奶都多大了,还能生娃?这简直太荒谬了,但所有人都被你奶奶和爷爷给欺骗了,你小叔不是他们生的,而是从祖坟那里捡来的。”

    “当年这件事情,只有你爷爷和奶奶两个人知道,后来有一次我跟你爷爷在打谷场那边晒麦子,晚上了,太晚也没回家,所以在那里睡觉,然后是你爷爷说梦话,我才知道是怎么回事的。”

    “呵呵,幺爷爷,你说谎的本事还真是不赖,一套一套的,你怎么不说我也不是我爹妈生的呢?”我显然是不愿意相信幺爷爷的话的,直接顶撞了他一句。

    幺爷爷也不管我是不是信,继续说:“当初我从你爷爷的梦呓中了解到了这个真相后,心里很诧异,但是也没当回事,不管是亲生的或者不是亲生的,这都没什么,反正当儿子养就是了,可后来我认识了吴瞎子,吴瞎子神机妙算,算出来这么一档子事。”

    “而且,他知道,你小叔从小就不是人,他只是一个化生子。”

    化生子?听到这里,我愣住了,在我们这边农村有个说话,就是棺材里的尸体,尤其是女尸,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大肚子,然后会生下化生子,还有一种就是死去的孕妇,死前没能生育,死后身体不腐,在棺材里生下小孩,所有的这些婴儿,都叫做化生子。

    可我完全不能接受,我小叔是化生子这种说法。

    幺爷爷看我一脸的错愕,继续说:“你爷爷养了个化生子,目的就是等待着这一天呢,其实,陈升,你爷爷干土匪之前,才是个真正的掘墓人,我只是一个喜欢道家文化的散修,我知道说这些你可能不信,不过也没关系,我和吴瞎子迟早都会阻止他的阴谋的。”

    说完,幺爷爷还叹息了一声。

    我听他说的煞有介事,心里感觉好笑,又可恨,我根本不会相信他,毕竟,在我的心目中,吴瞎子不是个好人,他才是盗门的人。

    我呵呵笑了笑,说:“幺爷爷,你说完了没,说完了的话,我可以走了吗。”

    幺爷爷微愣,旋即哭笑一声,很明显,他也知道我不会相信他,旋即他点了点头说:“你既然不相信我,那我也没办法,只是从现在开始,你一定要注意安全,不但要提防着你爷爷,还要提防着你小叔,知道吗?”

    我没说话,站起来就走了出去。不过,吴瞎子却忽然站起来,喊了我一声,然后磕磕绊绊的走到我面前,对我说:“小娃,你之前不在村里的,为什么来到这里,赶紧离开吧,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一旦调查出来,会吓死你,所以,我建议你赶紧离开,给你,拿着这玩意,能保证你平安的离开这村子,但是,这东西的效力只有一次,走吧。”

    说完,他就转身回了屋里。我仔细一看,发现他给我的竟然是一个铜臭斑驳的小香炉,而这个小香炉,我身上还有一个,我不知道吴瞎子为什么也有这么一个。

    当然,我也没多想,离开了幺爷爷家。

    对于幺爷爷和吴瞎子,这两人现在我是不会相信的,我更不会相信幺爷爷说小叔是化生子这件事。

    离开了幺爷爷家,我抹黑在村子里找小叔和师父,师父从带我进来之后,就消失了,小叔现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村子里到处黑黢黢的,大雾弥漫,想找一个人,真是不容易。

    不过,刚走了没一会,我听到了一阵惨叫,是一个女人的惨叫声,我赶紧循着声音走过去,透过迷雾,我这才发现,这里是我们村子的祠堂,而在祠堂里,村长竟然带着七八个小伙子对我们村里的一个女人做禽兽不如的事情。

    我发现现在村长他们的额头上头有一层黑色雾气,看上去,像是着了魔一样,下意识的我就想冲出去救人,可忽然,我肩膀被一只手给抓住了,我下意识扭头看,却见师父正一脸冷漠的盯着我,冲我摇了摇头。

    “师父。”我小声喊了一句,师父连忙朝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拉着我躲到了一个墙角。

    “师父,村长他们怎么能这样,我感觉他们都疯了!”我有些气愤,这样的事情,要是房子平时的话,早就进监狱了,可是,自从我们村成了**后,这样荒诞的事情竟然很平常。

    他瞪了我一眼,说:“你小子以后做事不要这么冲动,难道你看不出来村长他们都被鬼魂附体了吗,而且,还是极为霸道阴戾的鬼,他们其实早就已经是死人了,只不过是身体里面的鬼蛊在作怪罢了。”

    我猛地倒抽了一口冷气,鬼蛊?这个名字之前听小玥说过。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啊。”我皱了皱眉头,“总不能就让他们继续这样为非作歹下去吧?”

    师父没表态,却问道:“陈升,你刚才去哪里了,我一直在村子里找你,都没找到,现在存在太古怪了,我试图走出去,也找不到出口了。”

    我赶紧将那会遇到爷爷,然后回了家一趟,又去了幺爷爷家一趟,遇到吴瞎子的事情给他说了,他听了后,面色阴沉的像是能拧出水来一样,十分难看。

    “你幺爷爷和吴瞎子真的跟你说,你爷爷在做土匪之前是干土夫子这一行的吗?”师父忽然问道。

    我点了点头,说是,但很快我就说,师父,肯定是幺爷爷和吴瞎子在混淆视听呢,我觉得有问题的肯定是吴瞎子和幺爷爷。

    师父却忽然默不作声了,良久之后,他盯着我的眼睛,深深的看着我,蹦出来一句,“陈升,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瞒着我?”

    我心里扑通一下,跳动的剧烈了起来,是的,我故意隐瞒了去深井下面见到洛诗的事情,因为,我现在不想让任何人去打扰洛诗,毕竟,洛诗现在所在的地方十分隐蔽,只要我不说,没人能够打搅到她。

    被师父用那冷厉的眼神盯着,我心里很不好受,最后,他还是盯着我看,我终于忍不住了,就把洛诗的事情说了,心里想,师父应该不会害洛诗的。

    可谁成想,我这么一说,师父竟然猛地站起来了,喊了一声不妙,赶紧拉着我就走,我心里惶惶的,说:“师父,难道你要去找洛诗吗,她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能不能不去打扰她?”

    师父却瞪了我一眼说:“不是我去打扰她,是有人要去打扰她!甚至,有人会对她图谋不轨!陈升,你真是太大意了,你难道不知道,你一直被人跟踪的吗?你摸一下你的脖子上!”

    我不知道师父什么意思,下意识拿手摸了一把脖子,顿时,摸到了黏糊糊的东西,朝手上一看,竟然全是血,但是,我却一点痛感都没有。

    “有人在你的脖子上流下了这个血手印,目的就是跟踪着你,让你找到洛诗,而我要是没猜测错的话,那个深井下面的宫殿,只有你才能进去,可现在,那人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去了那里!”师父直接大吼了出来,那激动和紧张的样子,连我都有些害怕。

    我整个人都遍体生寒,脑海里嗡嗡的响,难道说,洛诗真的要被人发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