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一章血掌
    我也不多问了,赶紧让师父带着我去老井那里,师父一路上神色凝重,一句话都不说,让我感觉自己像是犯了大错一样。

    来到深井,师父二话没说,拽着我就直接跳了进去,扑通一声,差点没把我给呛死,好在我上次有经验了,快速的游到了那个宫殿。

    可是,爬上去一看,水晶棺材里的洛诗,不见了!

    我整个人都愣住了,洛诗不见了,心顿时像碎了一样,跪在了地上,感觉像是自己精心守护的东西被人偷走了一般。

    师父纵身一跃跳到了水晶棺材前,旋即扭头看我,问:“之前洛诗就躺在这水晶棺材里吗?”

    我连忙点头,师父眉头紧紧皱了起来,我心里很难过,站起来疯了一样的开始在宫殿里找,可是,根本就没找到洛诗的影子。

    我几乎跪在地上,每一寸地面都检查过了,但是,除了我和师父的脚印之外,根本就没有另外其他人的脚印。

    师父站在你来,看着我伤心,叹息了一声,说:“走吧,带走洛诗的人,肯定不会留下什么痕迹的。”

    我鼻子一酸,眼睛里烫红,问师父:“那个人为什么要带走洛诗,还有师父,你调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吗。”

    师父摇头说:“说真的,本来我还有点眉目了,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似乎并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要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你们村子,不仅仅是吴瞎子他们盯上了,还有好几拨人。”

    我愣了下,好几拨人?什么意思。

    我看着师父,师父叹了口气,也不愿意多说什么,面色沉重的拽着我朝外面走,不过,就在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我脖子上的戒指传来一阵颤动,随后小玥的声音就钻进了我的耳朵。

    “陈升,我感觉这里有一种奇怪的气息,或许从这里能够找到另外一条路。”

    我怔了一下,问小玥这话什么意思,小玥说,她也不知道,就是感觉这宫殿里有一股子奇怪的味道,而且,这味道很特殊,就像是被下了鬼蛊的人身上才有的味道。

    鬼蛊?我知道小玥之前就被千年婴煞给下了鬼蛊,或许是她对这味道有感觉吧,我顿时意识到她说的话可能是真的。

    我赶紧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师父,师父一听,从怀里掏出来一个打火机,点着之后,开始看火苗偏转的方向,不一会儿,师父竟然走到了一根巨大的圆形柱子前。

    这柱子上雕刻着凤凰的图案,看上去十分华丽,可我却发现师父手中打火机上的火苗霍霍的朝柱子上贴,那感觉,似乎有风朝里面钻。

    师父跟我对视一眼,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始在石柱上找机关,我之前看过不少盗墓的小说,也知道古代的一些匠人都是能工巧匠,会在古墓中设置一些机关,从现在的情况上来看,或许这石柱上真的有机关也说不准。

    只是,师父找了好一阵,手都在柱子上摸了四五遍,还是没找出机关在哪里,这时候,师父让我找,我盯着凤凰图案看了下,隐约发现那雕刻的凤凰,眼睛一直盯着我,而且,不知道为何,我总感觉那凤凰的眼睛有点怪,就像是,人的眼睛一样。

    下意识,我鬼使神差的往凤凰的眼珠子上摸了一下,忽然,那眼珠子竟然挪开了,旋即,石柱里面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

    说真的,我摸那凤凰眼珠子的时候,有一种抠到了人眼的感觉,吓得我赶紧后退一步,师父这是哼了一声,大手倏地在柱子上拍了一下。

    嘎达!

    一声古怪的声音传出,顿时,原本严丝合缝的石柱上,竟然有一面弧形的门打开了,而那门打开的瞬间,我就看到了青石阶梯。

    “果然有机关。”师父嘀咕了一句,直接朝着里面冲了进去,我也不敢迟疑,走进去,而我刚踩在青石台阶上,石柱上出现的半弧形门竟关闭了。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点跟紧点。”师父扭头看我盯着关上的门发愣,喊了我一声。我这才回过神来,追了上去。

    这石柱虽然从外面看,就是一个很粗的雕刻着凤凰图案的圆形柱子,但是近来之后,却发现是一条路,而且,一直朝上延伸,走了差不多一百多层阶梯后,竟然是水平的了,但还是仅有一条窄窄的甬道,甬道看上去,只能容纳两个人并排行走。

    而我在甬道里嗅到了一股子香气,这香气,对我来说太熟悉了,因为这香味就是洛诗身上的,之前我经常偷偷的闻,现在嗅到,却成了我追踪下去的线索。

    师父的速度很快,他一身白衣,奔走在甬道里看上去很帅,我远远的跟着他,气喘如牛,只恨自己平时没多加锻炼身体。

    差不多走了半个多小时,忽然,师父在前面停了下来,我追上去,弯腰大喘气,师父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陈升,你看,我们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我这才仔细去看,紧接着,我就愣住了,我们这是!在后山!而且,还是我们家的祖坟这里!

    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转身去看,就见我们从一块大石头走了出来,面前,就是我们村后山的坟茔地。

    “怎么到后山这里来了?”我诧异。

    师父哼了一声,兀自朝着前面一口深井走了过去。

    我看到,后山这里还是前阵子的模样,只是,有些深井已经被填埋了,有些还留着。

    师父扭头看了我一眼,示意我过去,我立刻明白了,皱眉说道:“师父,你不会是还想进去吧,我们刚从村里那口老井下的宫殿出来,现在又要下井吗?”

    他指了指地上,说:“看到脚印了吗?”我仔细的在地上看了下,摇了摇头,因为我的确一个脚印都没看到。

    师父没说话,找来绳子,丢尽深井,拽着我下了深井,这一口深井,就是小玥坟地所在处,上次我和洛诗就进去过一次,没想到现在又跟师父再次进入。

    说实话,我现在心里紧张的要死,而且,有一种喘不过起来的感觉,师父的动作太快了,我有点跟不上节奏。

    可他根本不给我喘息的机会,顺着绳子就下去了,我虽然很累,心里很慌,可还是忍着再次下去。

    这一次,进来后,我发现地面上没水了,而且,让我诧异的是,深井里面竟然被点了蜡烛,虽然不说很亮堂,但却能看清楚四周的环境。

    而我抬眼去看,就见前面有个人端坐在一口棺材面前,那人,正对着我和师父笑,那人,正是我的小叔!

    “小叔,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连忙问道。而问出来这话,我忽然就明白了,带走洛诗尸体的竟然是小叔!

    师父将我护在身后,朝着小叔走了过去。

    小叔的嘴角一直挂着一抹古怪的笑,也不说话,就那么平静的坐在那里,直到师父走近了,他也不说话,师父目光如电,动作也快如雷闪,倏地伸出手,想要去抓住小叔,可就在他的手即将碰到小叔的那瞬间,小叔竟然一歪,身子直挺挺的就倒在了那里。

    我赶紧冲过去,想要看他怎么了,师父却说:“他已经死了。”

    又死了!刚刚复活没几天,没想到竟然又死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小叔又死了,我心里却一点都没有难过,而且,我脑海里还回想起来那会儿幺爷爷说的话,他说小叔是个化生子。

    师父朝着棺材走了过去,我心里砰砰直跳,喊了他一声,师父身子一顿,扭头看我,似乎在询问我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喊他,当他目光看过来时,我才说了句:“师父,能不能先不要打开棺材,等会让我来。”

    其实我隐约的猜测到了,棺材里肯定有洛诗的尸体,只是,我想那个打开棺材的人是我。

    师父的手抖了一下,站在旁边,可我双腿却有点走不动了似地,站在那里,久久不上前去。

    “师父,幺爷爷说,小叔是个化生子,你能先给我解释一下吗,小叔到底是不是化生子。”我扭头看了一眼倒在那里的小叔,忽然问,不是我不想去打开棺材,是因为我感觉最近心里的疑惑太多了,我担心,打开棺材,会有更多的疑惑。

    我知道,只有调查清楚真相,洛诗才能回到我身边,可是,现在真相没调查清楚,疑惑却一个接着一个,一股脑的全来了,所以,我想先把这个疑惑解开。

    没想到,我这么一问,师父竟然很平静的看了我一眼说:“陈升,你幺爷爷没骗你,你小叔的确是个化生子。不过,他现在已经死了。”

    “那小叔为什么之前一直隐瞒,难道这真的是爷爷和小叔的阴谋吗。”我追问。

    师父苦笑一声说:“这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相信,这件事情不光是你幺爷爷,就连你爷爷、二爷爷甚至是你爹妈都逃脱不了干系。”

    咯噔。

    我的心脏剧烈跳动了一下,师父竟然又把我爹妈也拉了进来,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这仿若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所有人都会毫无征兆的被牵扯进来。

    “那就是说,我爷爷干土匪之前,的确是掘墓的对吗?”我问。

    师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却说:“这一点我不能确定,我能确定的你小叔是个化生子,因为,只有化生子,才会有这样的印记。”说着,他在小叔的领子那里一扯,顿时,我看到了一个印记。

    这个印记,是一个血手印,就在他锁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