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二章诡笑
    看到那血红的手掌,我倒吸了一口冷气,看来小叔之前的确隐藏的很深,这么多年来,我竟然没有发现他锁骨下的血掌。

    而师父这时候又说:“陈升,你脖子现在也有个血掌印,你还记不记得你小叔什么时候给你印上去的?”

    师父这么一问,我努力的想,可怎么都没想清楚,不过我那会还在家里,小叔也在家里,我们两个在柴房里睡觉,他要是真想在我身上留个血掌印的话,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太简单了。

    我抬头看师父,师父没等我说,已经明白了,然后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朝着棺材走过去,双手有些轻微的颤抖,要知道,现在这口棺材里,装着洛诗,可上一次我和洛诗来这里的时候,棺材里却装着一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人。

    “还犹豫什么,快点看看吧。”师父催促了我一声。

    我深吸一口气,将棺材盖打开了,可让我没想到的是,棺材打开之后,里面竟然是空的!

    对,就是空的!

    就连师父也是一愣,洛诗去了哪里?她不是被小叔带到这里来,装进棺材里了吗,难道说,我和师父之前的判断,是假的吗?

    忽然,就在我和师父都有些傻眼的时候,井口上方竟然传力轰隆一声巨响,我下意识扭头,就见井口那里一阵暗影下来,旋即,井口被人封住了,一些碎石落了下来。

    师父顿时说了一声不妙,我刚要朝井口那里跑,却被师父拉住了。

    “师父,我们被人封住了,这下怎么出去?”我急忙问道。

    师父苍白的面容眉头紧锁,他没说话,而是坐在了地上,我心急如焚,要真出不去了,那就完了,可师父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正要开口,师父却说:“陈升,你有没有觉得,我们是被玩了?”

    我点头,这可不就是被人玩了吗,刚来到这井里,洛诗的尸体没找到,井口还被人封住了,看来,封住井口的人,是想要我们的命。

    师父又说:“这件事着实太蹊跷了,陈升,你别着急,坐下来我们好好的想一下,把所有有可能的怀疑对象都筛选一遍。”

    我只好坐在地上跟师父想。

    首先,师父已经断定了,吴瞎子就是盗门的人,他们盗门的人肯定跟这件事情有关的,其次就是我幺爷爷,对于幺爷爷,说真的,我不能百分之百的确定他是主谋之一,毕竟,他那会给我说了一些真行,例如小叔其实是化生子这一点,而且他还说我爷爷干土匪之前,就是个掘墓的,可是,幺爷爷和吴瞎子这种人才一起,让我忍不住对他怀疑。

    再一个就是我爷爷和二爷爷他们了,其实,我爷爷这个人一直都比较古怪,他当初在小玥洞房里做的那事情就很不对劲,虽然他是个老流氓,可是,这种事情现在想想,一个老流氓,不可能没脑子啊,他对小玥做那种事,应该会考虑一下后果的。

    还有,我二爷爷,最近我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但是也不能排除在外,毕竟,他跟我爷爷和幺爷爷是亲兄弟,我觉得,要是爷爷和幺爷爷有古怪的话,他身上也绝对干净不到哪里去。

    跟师父分析完我家里的人,师父低头不说话,毕竟,我家里的人,除了爷爷和幺爷爷之外,其他人的嫌疑不大,不过,师父过了一会却忽然问我:“陈升,你有没有怀疑过我师哥?”

    他口中的师哥,自然就是张木匠了,因为张木匠也是匠门中人,也就是外八门中木匠一门,这一门的老祖宗算是鲁班了,鲁班是能工巧匠的鼻祖,按道理说,应该算是机关门里的,只是木匠这一个行业后来被**分割出来。

    我听到师父这么说,连忙摇了摇头说:“师父,这怎么可能,要是怀疑张木匠的话,那就是怀疑洛诗啊,说真的,自从我们陈家出了事后,张木匠和洛诗就一直在帮忙的,我觉的,就算是怀疑谁,也不能怀疑到他们的头上。”

    师父却忽然神秘的笑了起来,然后眯着眼,用很古怪的眼神看着我说:“陈升,你还是太年轻太单纯了,有时候,那些对你好的人,往往在背后都会有阴谋。”

    他这么一说,我深深的盯着他看,然后问出来一句算是大逆不道的话:“那,师父你呢?”

    师父猛地盯着我,那冰冷的眸子,像是能透射出寒光来,吓得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过很快,师父那阴冷的目光就收敛了起来,他对我笑了笑,说:“我怎么可能害你,而且,你也知道,我是后来才救了你的。”

    我也笑了笑,说我知道,就是跟你开个玩笑。

    接下来,我们又分析了一下,最后确定下来几个人作为被怀疑的首要对象,第一就是吴瞎子,这个人虽然是盗门的传人,但是还学习了蛊门的蛊术,很明显不是好人,第二就是我幺爷爷和爷爷了,最后,我们才将怀疑对象定位在张木匠和洛诗的身上。

    分析完后,我才发现,其实,就算是分析了也没多大用,只不过在以后的调查当中,我们的目标性更加强了些罢了。

    “好了,现在分析的也差不多了,我们还是想办法离开吧。”师父说着,盯着我看,又问:“你现在心静下来了吗?”

    我点了点头,师父说,静下来就好,人在最慌乱的时候,往往最容易做傻事,说着,他站起来,从地上捡起来一块石头,朝着前方井口正下方扔了过去。

    随着石子敲打在地面上传出来吧嗒一声响,顿时,轰隆隆的剧烈响动传来,四五块巨大的石头从井口坠落下来,砸的深井里面都一阵颤动。

    我顿时汗毛竖立,这尼玛!这尼玛,我要是刚才不被师父拉住,还不被石头砸成肉酱!愤怒和恐惧一下子席卷而来。

    “呵呵,看到了吗?”师父竟然很平淡的笑了一声。

    我咬了咬牙,说:“被让我抓到那个人,抓到他,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师父笑了笑,目光平静的盯着我说:“从刚才的情况来看,这很明显就是一个机关,那么,陈升,你现在好好想想,在我们怀疑的对象里面,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置下这样的机关呢?”

    猛地,我脑海里就闪过了张木匠那张脸,可是,张木匠怎么可能……我实在是不敢去相信,也不愿意去相信。

    错愕的空档,师父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朝着井口那里走了过去,我深吸一口气,回头看了眼小叔,心想只能有机会再好好埋葬他了,赶紧追上去。

    从深井里爬出来,我这才看到,原来井口这里的确有一些很巧妙的机关,木头架在上面,我都没看明白是怎么设计的。

    不过现在我能确定了,一直隐藏在暗处的那个人,是个绝顶聪明的家伙,这家伙,虽然不能断定是不是张木匠,但是,也绝对属于匠门中人,而且,很有可能还是机关门人。

    跟师父没有在山上过多的逗留,我们返回到了村里,这一次,小叔死了,我只能带着师父回家,好在有师父在身边,我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路上的时候没遇到什么古怪的人。

    可是回到家后,我整个人就懵了,我家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我爹妈不在,爷爷不在,而爷爷家里乱糟糟的,看上去像刚刚被洗劫一空了似地。

    我心里顿时慌张的无以复加,难道他们出事了吗,回想之前遇到的村长那一伙人,我赶紧疯了一般冲出去。

    师父也意识到不妙,并未拦着我,我在村里不断的找,终于,跑到祠堂那里的时候,看到我爹妈和爷爷都被五花大绑了。

    我气的咬牙切齿,恨不得冲进去干死村长他们,可师父却拉住我,让我不要轻举妄动,说仔细看看怎么回事再说。

    我只要忍着怒火跟师父躲起来。

    这时候,祠堂里面传来了声音。

    村长说:“我们村子现在之所以成为**,完全就是因为你们一家,既然大家都出不去了,那你们就应该受到惩罚,兄弟们,先把升子他娘给摁住,咱们大家伙在死之前好好享受一下。”

    随着村长一声令下,那几个人就把我妈拉出来,然后摁在了地上,我妈剧烈的挣扎,却被村长给打了一巴掌,我身体里的血液顿时窜动起来,想冲出去,可却被师父摁住,他说,再看看,救人玩不了。

    我把嘴唇都咬破了,恨得不行,就见村长他们开始剥我妈的衣服,我爹和爷爷都怒吼,可村长他们完全疯了,他们脑袋上缭绕着黑气,是中了鬼蛊,不能自已。

    我爹看到我妈被人摁着,马上就要被人强了,急的目眦欲裂,眼睛通红,可没人体谅他,村长他们不会手下留情,就在我妈的裤子也要被剥落的时候,忽然,我爷爷蹭的一下从地上跳起来,窜到村长的身边,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耳朵。

    顿时,村长惨叫了一声,耳朵掉下来一只,不过很快我爷爷就被摁在了地上,那群人一阵拳打脚底,让我诧异的是,爷爷竟然笑了,他笑的十分诡谲,那嘴角的弧度,看上去,让人心里发寒,他就那么躺在地上,被人踢打。

    我终于忍不住了,用眼瞅师父,此时,我的眼睛也红了,有股子嗜血的冲动,可师父却皱了皱眉头,还是摁着我,不让我出去,我直接暴怒,准备不顾师父反对。

    可就在这时,我爷爷怒吼了一声:“出来吧!”

    顿时,一道黑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那身影瘦削单薄,却尤为高挑,手中提着一把璞黑色犹如刀币一般的古怪长剑,长剑剑光一闪,闪电一般,干净利落,就见正在踢打爷爷的几个人,脑袋滚落在了地上,脖子那里喷溅出一簇鲜血,然后,直挺挺倒了下去。

    我看愣了,仔细打量那忽然出现的身影,却猛然发现,他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到令我毛骨悚然,而爷爷,嘴角却还是挂着那一抹诡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