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三章红手绢
    我快速的在大脑里回想那道身影,当张木匠的影子在脑海里掠过时,我如遭雷击一样,下意识的站了起来。

    “你是谁?”村长看到忽然出现的那道瘦削身影,问道。

    瘦削身影身上穿着黑色的袍子,袍子宽松的领帽罩住了他的脑袋,而在村长问出来这话时,他却并未转身,手中刀币般的古怪长剑倏地刺出,毫无征兆的没入了村长的胸口。

    我爹妈只是微微一愣,旋即脸色就平淡了下来,然后那身影将爷爷和爹妈身上的绳索用剑割断,站在那里。

    我真的愣住了,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难道说,我爹妈都认识这个人,这个人是为我爷爷效力吗,这个人,是张木匠鬼不灵吗!

    太好奇,太意外,我傻傻的愣在那里,师父却冲我神秘一笑说:“越来越有意思了,真相很快就会解开,很快就会真相大白了。”

    我深深的看了师父一眼,问道:“你刚才不让我出去,是不是知道那个人会出现,还有,那个人是不是张木匠鬼不灵?”

    师父没有回答我,只是给我使了个眼色,继续蹲下去,此时的师父,神色看上去十分神秘,那感觉,让我也看不透他了。

    既然爹妈和爷爷都没事,我也没跑出去,就跟师父躲在暗处观察着,而这个时候,那瘦削的身影一句话都没说,像是个傀儡一样的站在那里,反倒是我爷爷开口了。

    “这些人我本来还想留着的,毕竟这不是他们的本心,但是,他们中鬼蛊太深,要是再不出手,恐怕就来不及了。”爷爷说道。

    我爹这时叹息了一声说:“算了,就算是不杀他们,他们迟早也会死的,爹,我们什么时候动手,现在升子回来了,这影响了我们的计划,看样子不太好办了。”

    爷爷皱了皱眉头,说:“升子这小子毛毛躁躁的,现在我们还不能告诉他真相,先找人运完东西再说吧,老鬼,现在盗门的人和我家的老三最近也想横插一笔,所以,我们现在有危险了,你要先找到升子,保护好他,知道吗?”

    被称为老鬼的,就是身穿黑袍的瘦削男子,他像是不会说话一样,只是点了点头,手腕一抖,手中古朴的长剑就落在了后背上。

    我妈这时候皱了皱眉头说:“爹,这件事情咱们什么时候告诉升子啊,我担心他知道真相后,会接受不了,到时候,他要是想不开,那我岂不是失去了个好儿子。”

    爷爷笑了笑,说:“这个你不用担心,等以后,我好好给他解释一下就可以,你要记住,我们并不是普通的人,我们的孩子,也绝对不会是孬种,他要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那没了这个孩子,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爷爷便快速整理了一下衣服,我爹和我妈互相对视一眼,眼神交流了一下,都没说什么。

    而躲在暗处的我,眼泪却忽然就忍不住流了出来,我没想到,竟然会是这种情况,我爹,我妈,我爷爷,他们竟然有着不为人知的身份,他们到底是什么人,还有,这要真是一场阴谋的话,那当初爷爷强了小玥的事情,也在计划当中吗!

    我感觉不能接受,真的不能接受,如果真的是这样,我恨不得去死,用我的命,来偿还小玥,用我的命,来替代小叔这个替代品。

    我不傻,最起码现在我知道,小叔只是爷爷他们的一个棋子了,虽然小叔只是个化生子,可他死了,真的就死了,而且,小玥也死了,虽然现在小玥的鬼魂在我的戒指里,可这事情的起源,真的让我难以接受。

    师父扭头看着我,笑的愈发神秘起来,我瞅着师父,问他:“师父,这件事情你到底知道多少,能不能把你知道的真相告诉我,我真的憋不住了。我不知道我爹妈和我爷爷他们为什么突然变的这么陌生!”

    我几乎是哀求着问出来,希望师父要是真的知道什么真相的话,就告诉我,因为,我有一种被整个社会都抛弃的感觉,我仿佛从小到大都活在欺骗当中。

    师父嘴角那神秘的笑意收敛起来,这才说道:“陈升,其实现在情况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也就是说,你爷爷和你爹妈他们一直都在密谋一件事情,或许,真的就像是当初吴瞎子他们说的那样,是为了什么墓穴,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对墓穴动手了,而吴瞎子和你幺爷爷他们也想分一杯羹。”

    “可是,我幺爷爷和爷爷他们是亲兄弟,为什么我幺爷爷不和爷爷一起,反倒跟吴瞎子这种邪恶的人在一起呢。”我又问道。

    师父摇了摇头说:“这一点我就不清楚了,说真的,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不过你之前说你幺爷爷喜欢道术,是吗?”

    我点头。

    师父又说:“要是他修炼了道术,那唯有一种可能能够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什么可能?”我问道。

    师父说:“那就是,你幺爷爷修炼道术不成,反倒是迷恋上了盗门或者是蛊门的一些秘术,要知道,像你幺爷爷这种人,他的兴趣应该是偏向于奇门异术的。”

    我一听师父这话就明白了,其实仔细想想也就清楚了,我们的普通生活中,也有不少人喜欢这些奇门异术,而幺爷爷要是当年迷恋道术不成,后来走了偏门,开始迷恋起来那些歪门邪道的话,也不是没有可能。

    “可是,幺爷爷和吴瞎子的目的,也是为了那什么墓穴里的宝藏啊。”我终究还是忍不住说出来这个事实。

    师父点了点头,笑的十分隐晦,说:“这年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宝藏,当然,也不一定,说不定他们是为了其他的东西。”说这话时,师父的目光忽然看向远处,目光幽深,十分神秘。

    我不知道师父现在心里在想什么,但我清楚,他或许在忌讳某种东西,因为,他的眸子里刚才掠过了一丝惊慌。

    “师父,要是参与到这件事情里面的人,不是为了那些墓穴里的宝贝的话,会为了什么呢?”我试图从师父的嘴里套出话来。

    师父忽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三四秒钟后,才一个字一个字的崩出来说:“永、生。”

    啊?

    永生?

    我顿时愣住了。

    师父笑了笑说道:“至于是不是这个目的,我也说不好,但是陈升我告诉你,这个世界并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世界上存在着很多的奇人异士,当然,也有一些窥破天机的人,偶的妙法,从此身躯不老。人活在世上,一是为了过上好的生活,另外一个就是希望自己享受生活的时间可以永无止境,这样,就是永生。”

    说到这里,他深深的看着我,仿佛希望看到我惊讶的表情,可是,我却并不惊讶,毕竟,我之前的社会观完全被颠覆了!

    说真的,之前我连鬼都不信,可是,自从唯物论这一套不管用了之后,我便开始明白,有些事情并不是只有科学才能解释的,我既然接触了这个世界的另外一面,自然就知道,人在这个社会上,就算是永生,也不是没有可能。

    师父见我并未惊讶,倒是微微有些愣了,不过他很快就笑了笑,站起来说:“走吧,现在知道一部分真相了,我们暂时离开这里吧,待在这里也没必要了。”

    “可是,我爹妈他们还都在这里,就算是他们为了那墓葬中的宝贝,我也应该保证一下他们的安全。”我想了下,忍不住说出口,而这话一说出来,我的心里就很难受,毕竟,我爹妈和爷爷他们的目的,算起来是犯法的。

    盗墓在现在社会,就是犯罪。

    师父冰冷的眸子扫了我一眼说:“陈升,你怎么这么单纯,难道你还没看出你爹妈他们不是一般人吗,我告诉你,现在你在村子里待着,对于他们来说,算是一个累赘,反倒你离开了,对他们说有好处。”

    我扬起下巴,直视着师父的目光问:“那师父你说,我爹妈他们是什么身份?”虽然那会听到爹妈和爷爷的对话,但我还是不清楚爹妈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师父笑了笑说:“你爹的身份很明显就是一个盗墓贼,这跟你爷爷一样,而且,将来你也会被他们培养成一个盗墓贼……”说到这里,他竟然忽然停顿了一下,目光朝着我脖子上的戒指看了看,数秒钟之后,这才说道:“至于你母亲,应该就是传说中外八门分支出的,四小阴门中的‘红手绢’一门。”

    红手绢?这么普通的名字,也是外八门中的一门?我有些诧异。

    师父见我不懂,给我普及知识说:“红手绢一门的祖师乃汉末奇女红衣,红衣并不是她的名字,而是她的外号。”

    “野史札记中对此女的介绍只有寥寥几句,外八行的传说中倒是多有此女的通天幻术。”

    “传说她曾街头卖艺。取麻绳一根拿在手中,抖手之间麻绳就如竹竿笔直的立在地上,随后她顺着麻绳攀爬而上,绳索极长,举目难见其端。周围的看客见她上去后好久都不下来,有大胆之人就去拉那根立在地上的麻绳,谁知一碰之下,麻绳竟然瘫软下来,而爬到绳顶之人已不知去向。”

    我听完后,瞪大了眼睛,原来还有这么奇妙的一种门派。

    师父说完后,皱了皱眉头,说:“你若是不信,仔细看看那边就明白了。”说着,朝着祠堂那边指了指。

    而我扭头去看,就见我妈真的掏出来一阵红色麻绳,手一抖,红绳像是竹竿一样笔直的竖立,旋即,我妈率先爬上去,继而是爷爷和爹,最后是那黑袍瘦削男子,不一会儿,他们几人竟然凭空的消失在了祠堂黑黢黢的上方。

    我。

    顿时呆愕而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