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四章确定
    竟然跟师父说的一模一样!

    我盯着爹妈消失的地方,心中情绪无比复杂

    师父笑了笑,说:“走吧,离开这里,吴良那个小子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我担心他和那个少妇会出事。”

    我收回神来,点了点头便跟着师父离开了祠堂那里。

    从祠堂离开,我并未回家,我觉得师父说的对,我爹妈他们都不是普通人,而我实力平平,留在这里只能是累赘,再说,他们的目的是掘墓,这有悖于我的本心,所以,我觉得还是暂时离开这里比较好。

    师父带着我朝村子外面走,走到村口的时候,我们一直找不到出口,师父说,他本来以为自己可以轻易出去的,没想到这**越来越邪门了,好像有一种自然的力量在组织任何人的出入。

    我想起来吴瞎子给我的小香炉,从怀里掏出来给师父看,师父盯着香炉愣了一下,问我:“这东西不能随便用,最后可以留着保你一命,还是不要浪费了。”

    我直接就给他解释说着不是我之前的那个,而是吴瞎子给我的,师父听到这里,冰冷的眸子里掠过极为复杂的眼神。

    最终,师父没在犹豫,找来三支香,插在了香炉里,然后让我双手抱着小香炉,一边走,他嘴里一遍念着什么古怪的咒语。

    说来也奇怪,本来我们面前迷雾重重的,但是在这小香炉和燃香的作用下,前面竟然开辟出来一条小道,不一会儿,我们就从村子里出来了,而随着我们离开村子,香炉中的香也恰巧燃烧完,香炉上此刻也出现了几道裂纹,然后咔嚓一声碎掉了,果然就跟当初吴瞎子说的一样,只能用一次。

    我不知道这里面暗含了什么门道,但真切的体会到了奇门异术的强大。

    师父面色阴沉,一直不说话,像是在想什么事情。

    我们出现在村口时,再一次碰上了那两个警察,这两个警察正在打牌呢,看到我和师父安然无恙的出来,惊讶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了。

    但师父不愿意跟他们说话,拽着我赶紧离开了那里,我扭头时,看到那两个警察看我和师父,就跟看什么神仙一样。

    离开村子,我们首先就是去了一趟镇上的医院,此时白姐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胖子这家伙竟然像个家庭妇男一样,对白姐悉心照料。

    等我们来后,胖子问我和师父去了哪里,这一晚上的也没见个人,我这才意识到,我们去村里算是待了一天一夜。

    师父自然不会多说,只是问白姐可以出院了不,白姐说医院方面通知,现在可以出院,但是不能下床,也就是,即便是离开了医院也要在家里静养,毕竟是剖腹,胖子连忙说还是在医院里比较好,那表情,看上去有些害怕,估计是担心白姐回到别墅,还会遭到那婴煞的骚扰。

    不过,师父却用不容置疑的口气吩咐说白姐必须要离开了,医院的治疗效果现在不足以让她快速恢复,接下来,就需要他的草药了。

    对于师父的医术,胖子倒是很相信,跟白姐交流了一下后,就办了出院手续,然后返回到了别墅中。

    此时白姐的别墅这边,警察早就撤走了,这种事情,他们调查不出个所以然来,然后就会归为灵异事件,胖子调侃警察说,警察在这种事情上,唯一判断正确的一点就是,灵异事件,然后归档。

    师父瞪了胖子一眼,快速写了几个药方,让胖子买药,因为师父药方上的草药都稀奇古怪,所以,胖子只能去镇上的草药交易市场,师父吩咐完胖子后,便去了客厅休息,白姐的闺房中便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白姐是个聪明人,我和师父一天一夜不见,她猜出来我们是去了村里,然后她就问我现在情况怎么样了,老井里面她堕胎后的婴儿鬼魂找到了吗,她这么一问,我却尴尬了起来,说真的,我回村后,还真没在乎她流产掉的那个胎儿鬼魂呢。

    我只能苦笑摇头,白姐却忽然哭了起来,开始反省自己的人生,说她这一生太失败了,简直就是一个失败的女人,虽然接触到的男人到不少,但最终却只能孤苦无依,甚至就连女人最基本生孩子的能力都给糟践掉了。

    她一边说,一边哭,那样子,看上去真是可怜,我甚至都忍不住想抱着安慰她一下了,不过我还是忍住了,白姐虽然长得妩媚,风韵犹存,是个绝佳的少妇,但她不是我的菜,她应该需要胖子这种人来安慰。

    我想了想,本来打算去客厅休息的,可却想起来上次在她卫生间里发现的骑马布,然后问她认不认识洛诗。

    她摇了摇头,说根本不认识什么洛诗,不过说起来骑马布,她自从怀孕流产后,月事就很少来了,反正最近是不可能有骑马布丢在卫生间的,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前阵子救过她的一个女人。

    听到这里,我顿时从床头上站起来,整个身子都开始激动的颤抖,难道说,洛诗真的来过这里!

    我赶紧问她上次救过她的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她却说那一晚喝醉了酒,根本没有看清楚女人长什么样子,然后给我详细的说了一下那晚上的事情。

    原来,就在她出事之前的一天晚上,她因为心情不好,就在镇上的饭馆喝酒,喝得几乎酩酊大醉,周围的人都对她指手画脚,骂她是个贱女人,公交车,是个男人就可以上的烂货,她一起之下,就和酒馆里的几个男人争吵了起来,那些男人别看嘴上骂着,但是其实很想上她,然后等她离开后,就在马路上拽她,想对她做坏事,幸好有一个女人及时出现了,才救了她,然后把迷迷糊糊的她送回了家。

    我听完之后,基本上确定下来,那个人就是洛诗!

    因为从时间上推测,她喝醉的那天晚上,应该就是洛诗离开后山那里的时间,也就是说,洛诗当初的确是从山上自己一个人出来了,然后才碰上她的。

    至于当初为什么洛诗抛下我,后来又回到了村里,躺在水晶棺材里,这些我还是一点都没有头绪,但是我从刚才白姐的话中已经明白,那天晚上脸上蒙着白纱,和打着红伞救我的女人,就是洛诗。

    这让我心里有种灼烧的疼痛感,洛诗救了我,但她却还是躺在了水晶棺材里,而现在,她再一次下落不明,我不知道她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很想知道真相!

    我想知道一切的真相!

    我坐在那里,良久,感觉心脏剧烈的跳动,白姐喊了我几声,我这才回过神来,她问我怎么了,我说没什么,然后走出去,找到师父,跟她说了洛诗的事情。

    师父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听我说完,他一动不动,就跟没听到一样,我只好也颓然的坐下来,然后问师父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没想到,师父听我这么问,忽然就神秘一笑,说:“等着吧,吴瞎子会来找我们的。”

    啊?我愣了一下,有点不敢置信,但师父那神秘的笑意中,却充满了自信,当我问他为什么这么肯定的时候,他却给我来了一句“因为,他现在需要你了。”

    听的我云山雾罩的。

    接下来,师父休息了一阵后帮助白姐在别墅这里做了一场法事,目的就是驱走存留在别墅里的鬼婴,也算是给白姐吃一颗定心丸,然后胖子买来草药,师父就熬制了一下草药,给白姐服下。

    算起来,师父人还是挺善良的,像白姐这样的人,别人称之为烂货的话,一点也不为过,毕竟,白姐之前的确跟不少男人有染,而且还经常堕胎,这样的人,在农村会遭到唾弃的,但师父还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天,吴瞎子竟然真的找上门来了。

    吴瞎子一出现,就跟师父说想要谈谈,师父没有拒绝,跟吴瞎子两人进了房间,谈了很久才出来,我和胖子都好奇,但师父严令禁止我们两个不得偷听。

    等到师父出来时,他的面色比着之前更加苍白了,看上去,像是内心极为痛苦,而吴瞎子虽然看不清楚,但是那一双空洞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我看,让我心里毛毛躁躁的,而且,他嘴角挂着一抹笑意,那笑意,仿若一切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良久,师父走到我面前说:“陈升,看来我们不得不跟吴瞎子合作了。”

    我顿时问道:“为什么!师父,吴瞎子不是好人,他是盗门的人,他修炼了蛊术,心术不正,目的就是想要得到那个墓穴中的宝贝,难道你要跟这种人合作?”我很不理解。

    师父却深深的看着我,当着吴瞎子的面说:“陈升,我们必须合作,至于为什么,你现在不要问,到时候就知道了,因为,我不能让你……”说到这里,吴瞎子忽然咳嗽了两声,师父顿时闭上了嘴。

    我快速去看他们两个,发觉这两个人,肯定有什么东西隐瞒了我。

    可我还是拒绝,最后,师父无奈,凑到了我耳朵边上说:“陈升,你难道不想知道真相,不想救洛诗了吗?你只要接受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关于她的消息。”

    我抬头,盯着师父,身子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僵硬,而师父,跟我对视的眸子中,却有一种令我丝毫不能反驳的肯定。

    最终,我选择了相信他,说道:“师父,告诉我洛诗现在在哪里,为了她,我接受。”说这话时,没人知道我的心里是多么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