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六章入墓
    我盯着我妈,我妈的神色也很复杂,看上去颇为纠结,但她没摇头,也没点头,只是深深的看着我,几秒钟后扭头瞅了我爷爷和爹一眼,然后把目光扭向别处。

    我妈这个时候也没办法做出来决定,看来,作为钥匙的我,是必须要打开这青铜门了,只是,我根本不知道怎么打开。

    师父走到我身边说:“陈升,看到青铜门上中间那莲花印和手掌印了吗,将你的血滴在莲花上,手掌摁在手掌印上就可以了。”

    吴瞎子笑了笑,点头说:“去吧。”

    众人都盯着我看,除了我师父和爹妈之外,其他人的眼中都是迫切,我内心苦楚,知道在这情况下根本没法退缩了,只好走上前去,咬破了手指,将鲜血滴在了莲花花瓣上,然后手掌落在了掌印上。

    说来也真是奇怪,青铜门上那莲花图案原本看上去灰扑扑的,还锈迹斑斑的,可当我的血液滴在上面时,那灰尘,就像是被什么怪风吹起来一样,簌簌落在地上,然后,整个门都嗡的一声蒙上了一层血色的光晕,而当我的手掌摁在那掌印里时,竟然是那么舒适,有一股子清新的感觉,像是电流一样的钻进了我的身体,让我忍不住打了个激灵。

    旋即,那门上就传出来一阵阵咔哒的声音。

    而随着声音想起,所有人,包括爹妈在内的所有人都倏地下蹲,做出来防守的架势,像是在躲避什么机关箭弩似地,我忍不住苦笑。

    这时,轰隆隆一声,那石门竟然随着簌簌落下的砂石开始朝上滑动,不多会,面前的门就打开了,一股子浑浊的空气扑面而来,我下意识憋住气,可还是感觉被浊气给呛了一口。

    半分钟过去,众人缓缓起身,盯着门内,此时门内黑咕隆咚的,有人用手电朝里面照了照,奇怪的是,那光线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吸走了一样,软绵绵的,根本什么都找不到,或者说,光线像是被改变了方向一样,扭头看,那打手电的人身上出现了一个光点。

    众人在诧异之余,倏地,一道红光迸射出来,直接穿透了那刚才打着手电的人,那人是跟随着吴瞎子的,胸口上被光照一射,一个充满了焦糊味的血洞出现,紧接着那人就倒在了地上,根本来不及痛喊一声。

    这一幕将所有人都吓坏了,就连我也下意识蹲下去,没有人再敢朝里面用手电照了,黑咕隆咚的,给人一种仿若是恶魔的大口的感觉。

    良久,吴瞎子哼了一声,站起来在我屁股上踹了一脚说:“你,进去!”

    师父快速伸出手抓住我胳膊,目光瞪着吴瞎子,吴瞎子此刻那原本满是眼白的眼珠子,竟然透射出来阴森的寒光,冷冷的瞪了师父一眼,说:“白狐,你***记住我跟你的约定,别忘记了。”

    师父眉头顿时一皱,像是被揪住了命门一样,抓住我胳膊的手,稍微一松,旋即又抓紧,继而再次送开了。

    我能够感觉的出来,师父现在心里很矛盾,他之所以跟吴瞎子合作,可能真的被抓住了什么把柄似地,最终,他还是松开了我,只是叹息了一声。

    幺爷爷这时候走过来,对我笑了笑说:“升子,别怕,进去吧,有你幺爷爷保护你呢。”

    我瞅了幺爷爷一眼,心里冷哼,妈的,这就是我爷爷的亲兄弟吗?现在是个人就知道这门里面很蹊跷,还说保护我,这分明就是想让我做第一个炮灰啊!

    不过我还是点了点头,现在虽然心里恨他,但我知道,每个人来到这里都是有目的的,就连我爹妈和亲爷爷他们不也来了吗。

    我扭头看了一眼我妈,她表情还是那样,我略微有些伤心,毅然站起来朝着门内走去,随着我走进门内,也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空气感觉十分干燥,而且清爽,我脑海里恍然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脑子里闪过了一些十分模糊的画面,怎么都看不清楚,真的是太奇怪了。

    不过,我摸摸索索的朝里走,却没再遇到什么危险,知道我隐约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烛台时,我走过去,掏出打火机将烛台点燃了。

    光线十分柔和的弥漫在周围空间里,我下意识朝着门外看去,看到外面的人一个个都盯着里面的情况看,但是,我身边明明有烛台,他们的目光却不被光线吸引,反倒是很茫然的看着,似乎,根本就没看到我这边情况一样。

    而我扭头,仔细看,发现这个墓穴中,除了一口棺材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升子,情况怎么样啊,要不你在里面点根蜡烛吧,太暗了,我们看不清楚啊!”幺爷爷在外面喊了一声。

    我知道了,即便是我在里面点燃了烛台,他们还是看不到里面的情况,这到底暗含了什么机关,我不知道,我只清楚一点,就是古代的匠门真是太神奇了,也不知道他们是用什么方法这样设计的。

    我随便回应了一声好,然后朝着棺材那边走去,可我刚迈出去一步,忽然,吧嗒一声,棺材后面传来一阵响动,我就看到有火星闪了一下,旋即有香草的味道传来。

    “来了啊,这么多年了,我守在这里,很孤独,现在既然到时候了,我也是时候离开了,只可惜二十多年,这一根烟,老子才舍得抽一口。”一道十分沙哑的声音传过来,钻进我耳朵,顿时让我毛骨悚然,我赶紧朝着那边仔细去看,却发现一道影子,从棺材后面站起来,倏地就消失了,那速度,简直快的太离谱了,只是一晃眼,就消失不见,而在地面上,却还有一根只吸了一口的香烟。

    我赶紧走过去,捡起地上的香烟看了看,是很古老的一种香烟,我闻了下,有很浓烈的汗味和辛辣味,只是不知道刚才那人影消失到了什么地方。

    “升子,快点啊,里面什么情况啊!”外面的人又喊了起来。随着喊声响起,外面传来一阵乱七八糟的议论声,有的说我可能出了意外,我还听到我爹妈在外面焦急喊我的声音。

    我只好回应了一声说在找蜡烛呢,外面的人这才安静了下来,我赶紧在四下查找,可还是只见到一口棺材,我就咬了咬牙,试图将棺材打开。

    不过,这棺材真是邪门,我明明打开了一道缝,但总感觉里面像是有只手跟我使劲,我力道一小,里面就传来力气要关上棺盖,我力气加大,里面就像是撑不住似地,慢慢的被我打开,这邪门的不行,总感觉里面有东西跟我较劲呢,吓得我下意识松手,可棺材一下就要关上。

    下意识,我直接将胳膊伸了进去,防止棺材关上,可就在这时,我……摸到了什么?一张脸。

    我啊呀叫了一声,猛地把手抽了回来,棺材砰的一声重新关上了,外面的人再次喧嚣起来,尤其是我爹妈,问我怎么样了,我心里有些暖心,他们总算开始关心我了。

    我说了声没事,不小心摔了一跤,然后咬着牙将棺材给打开了,这一次,我打开棺材,感觉汗流浃背,而当我朝棺材里瞅了一眼后,愣住了,什么东西都没有,可刚才我明明就触摸到了一张脸啊,还肉呼呼的。

    正在我疑惑的时候,一股阴冷的风忽然从我背后刮过来,我猛扭头,什么东西都没看到,而这时却有什么哗啦啦的声音响起来,一股子火油的刺鼻味道传出来,没等我反应过来,胡腾一声,不远处石墙的石槽里竟然窜出来一道火线,火线顷刻间围绕着整个墓室转了一圈,眨眼间,整个墓室里亮如白昼。

    奇怪的是,这一次,外面的人竟然看到我了,然后赶紧冲了进来。师父和爹妈许是关心我的安危,跑到了我身边,当爹妈看到我无恙后,这才重新走到了爷爷那一边去。

    吴瞎子快速瞅了一眼,怒哼一声说:“这不是主墓室,我们要找的东西不在这里。”众人都不说话,但是目光灼灼,非但没有沮丧,相反,看上去更加期待了。

    师父问我没事吧,我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棺材说:“刚才感觉棺材里有个尸体的,但是打开后,却什么都没看到。”

    师父没有说话,蹲下身躯,将地上烟头捡起来看了看,眉头拧的快要滴出水来了。

    我爷爷和幺爷爷他们一直站在那里默不作声,但是他们的眼睛里都亮着光,只要发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随时都会拔剑相向。

    “怎么了,白狐。”吴瞎子瞅准了师父的举动,瞅了一眼他手里的烟头问道。师父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吴瞎子神秘一笑,也什么都没说。

    而这时,我扭头去看,发现所有的人,几乎形成了三个帮派,一帮就是道家和佛门,他们算是玄门正统,十分高傲,但也虎视眈眈的,另外一帮就是吴瞎子和幺爷爷了,他们的人最多,大多都是盗门和蛊门的人,一个个看上去长的奇形怪状,但应该都是有着大能的人,最后一帮,就是我爷爷和爹妈他们,他们身后也不少人,尤其是在我妈身后,一些穿着白衣的女人,这些女人身上的白衣,其实就是从村死了人穿的那种素缟服,看上去十分诡异。

    三帮人都在这里,师父暂时跟吴瞎子他们一伙,而穿着黑色袍子的张木匠,跟爷爷他们一伙,我不知道他们哪一帮算是正义的,我唯一清楚的一点,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都不单纯。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感觉心里很累很累,好想离开这里,跟洛诗躲藏起来,不去管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可我也明白,接下来我要是不按照他们说的做,或许,这一辈子我就再也不可能见到洛诗了。

    有时候,生活就是这样,你矛盾,你纠结,多少年后回过头来看时,才会发现生活一直在变态的纠结中延续它的意义,而往往,这种变态的意义,被称为命中注定。

    我和洛诗,也是命中注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