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七章死门
    我不愿意多想,为了洛诗,我只要按照吴瞎子说的做就可以。

    当然,此时处身于这样的情势下,我是迫不得已的。

    很快,有人在墓室里找到了另外一道门,这道门跟刚才的青铜门完全不一样,这道门,看上去像是一堆树根,树根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盘在墙壁上,错综复杂,乍一看,完全不像是后面有空间,但爷爷的手下里有机关门的人,他们判断出来,这就是一道门。

    吴瞎子走过来推了我一把,说:“去,把门打开!”

    我走到门前,仍旧不知道开门的办法,师父这一次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开门,站在那里,有些犹豫,这时候,爷爷走到我的面前,他先是瞅了幺爷爷一眼,然后笑着对我说:“升子,你走进去就好了,这道门是从里面打开的,只有你才能走进去,进去后,从里面打开,记住,注意安全。”说完,退到了一旁。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感觉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妈见我有些犹豫,也走过来说:“升子,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多疑惑,也很难受,但你要记住,我们不是为了自己,我们之所以这么做,还因为你,去吧,不要犹豫,打开门,你心中的疑惑就会打开。”

    然后,她抱了我一下。

    我感觉鼻子有些酸,但终究还是忍住了,我朝着那道门走去,说真的,只要不是傻子,只要不是瞎子,在看到这道门的时候,走到面前都会停下来,但爷爷和妈妈都说了,只有我才能走进去,我便闭上眼睛,一直朝前走。

    走了几步,等我再次睁开眼的时候,我却来到了一个十分古怪墓室,这个墓室里,没有烛光,没有燃烧的火油,可是,却亮如白昼,只因为在墓室的最中间,有一棵树,一棵参天大树,树叶闪动着晶莹的光晕,将整个空间都照亮了,我四下看去,整个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一道门后,竟然会是这样的景色,我无法形容,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因为这里看上去,足足有四五个篮球场那么大,而且,很高,上面黑乎乎的,像是能通到天上一样,在那参天大树四周,密密麻麻摆放着十几口棺材,这棺材拜访的方位,仿若遵循了八卦一样,棺材大头都整齐划一的朝着那参天大树。

    我瞪大了眼睛,发了一会呆,这才回过神来,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可我还是转身,在墙壁上发现了一面石鼓,石鼓像是被人镶刻在墙壁上的,裸露出来一大块,在石鼓旁边,有一个凹槽,凹槽里放着一柄石锤。

    我不用多想,便明白了,能够拿起石锤,敲响石鼓,便能够打开这道石门。

    一墙之隔,外面一点动静都没有,我没有犹豫,伸出手朝着石锤抓了过去,可石锤像是粘了凹槽里,我根本拿不动。

    我拼劲了全力,浑身都除了汗,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也为能将石锤拿起来,更不用说,用石锤敲响石鼓了。

    这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而当我准备穿墙出去时,却被阻挡住了,我心里忽然开始慌乱了起来,要是我打不开门,现在自己又进来了,那我岂不是要被关在这里了吗。

    意识到这一点,我慌忙开始拍打墙壁,可这墙壁像是隔开了人间和地狱一样,让我无助,那边根本没回应,我这边却无能为力。

    一时间,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不过,就在我手足无措的时候,墙壁上竟然开始星星点点的出现了一些金黄色的字。

    “人间禁地,为死门,往生者,皆无为,臾死而后生,死门化生,为生门,菩提神祗,众生皆向,唯一人斯!”

    盯着墙壁上出现的这些字,我心中默念,却不明白其中的道理,而那字迹只是一闪而逝,旋即,我猛地感觉双脚被缠住了,下意识低头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树藤蔓延到了我的脚跟,瞬间将我扯住,然后拖拽,刷的一下,竟然将我挂在了那参天大树之上。

    我这才看清楚,大树上已经挂了许许多多的尸体,更让我诧异的是,那些尸体!竟然长的都跟我十分相似,那感觉,都像是我的同胞兄弟一样。

    这一幕,把我吓得心脏都快要爆掉了。

    我不断的挣扎,却感觉到缠着我的树藤更加用力,几乎让我窒息,我有一种马上就要死掉的感觉,我明白了,这是一个陷阱,一个任何接触到这里,都要死在这里的陷阱。

    树藤缠住了我的脖子,我无法呼吸,刚咳嗽一下,半口气出来,剩下半口气就卡在了喉咙里,我感觉被勒的血液都汇聚到了脑袋里,那张胀痛,快要将我的脑袋给爆掉了。

    终于,我无法挣扎了,昏迷了过去,而我这已昏迷,却看到迷蒙之中,参天古树上落下来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子,她周身散发着红色的光晕,那洁白的脸颊,那么动人,她像是从天上下来的仙女一样,踩着七彩祥云,站在我面前,她伸出来玉手,轻轻在我脸颊上摩挲着,而她那张绝美的脸颊上,却挂着冰冷而又戏谑的笑意。

    “洛诗,怎么会是你。”我看清楚女子的容貌,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她那对我不屑的目光,让我心痛,她的玉手,从我脸颊上挪开,转过身去,似乎要走。

    她刚出现,就要走,不要,我不要她就这么走,我脑海里有意识,我马上就要死了,在临死之前,我想看着她,我想多看她几眼。

    “你不要走,洛诗,求你了。”我喊道。

    她的身影却忽然停顿下来,脚下的七彩祥云幻化成黑色的雾气,她扭转过头来,脸上爬满了皱纹,她皱巴巴的嘴唇微微扬起来,说:“你,不是陈升,你不是。”

    “不,我是,我是陈升!”

    “你不是,陈升爱我,可你,对我的爱根本不够。”说完,她再次转身。

    忽然,我感觉脸颊一湿,泪水从眼眶中滚落出来,“洛诗,我是陈升,我真的是陈升,我爱你,从你为愿意为我去死的那一刻,我这辈子便注定爱上你,你走吧,走吧,离开这里,我死不了,我没事的,我会离开这里,找出真相,复活你,你走吧,我没事的。”

    “呵呵,你让我走,为什么?刚才不让我走,现在又让我走了?”洛诗忽然扭转过头来,冷冷的盯着我,此时,她又恢复了年轻的模样。

    即便是她的目光冰冷,即便是她的嘴角挂着不屑的笑意,可我还是深情的看着她。

    “是的,你走,我不想让你看到我死在这里,爱一个人,不能这么自私,我明白了,我不能让你心疼,因为爱你,所以,我要赶走你,你滚出我的视线,不要在这里,你为什么会傻傻的出现,滚开,滚远一点!”说着,我几乎歇斯底里起来。

    是的,爱她,我不会让她看到我死去,爱她,我就要撵她走,这是卑微的我,临死之前唯一能做的事情。

    洛诗听到我这话,那绝美的脸颊上,笑意忽然收敛了起来,她冰冷的眸子,盯着我,仿若不可思议,“你真的让我滚?”

    “滚!”我没有丝毫犹豫,扭转头去。

    “陈升,我等你。”一句话,飘进了我的耳朵,我猛地扭头,却看到洛诗从高处跌落下去,“不要啊!”

    我大声喊叫,感觉自己也开始坠落,像是跌入地狱深渊。

    砰!

    猛地,我从昏迷中醒转过来,却发现,自己已经跌落在地上了,而我下意识抬头去参天大树,有两滴水滴滴落在我的脸颊上。

    我伸出手去摸,十分恍然,刚才是个梦吗。

    是的,的确是个梦。可为什么,我却感觉滴落在我脸颊上的水滴,还有一点温度,像是某个人的眼泪。

    我从地上爬起来,赶紧跑向石墙那边,我知道这棵古树十分危险,拼了全力重新去抓那石锤,让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我竟然轻而易举的抓了起来,紧接着,我朝着石鼓上重重的砸了下去。

    咚!

    石锤击打在鼓面上,声音低沉而又悠远,仿若这声音,并不是来在石鼓,倒像是远方,很遥远的远方,远到岁月里,远到无边无际。

    刷刷!

    看似坚硬的石壁,竟然崩碎出来几道裂痕,几道树根闪电一样的抽离,很快钻进了地下,朝着古树那边游动,我恍然明悟,原来,外面墙壁上的树根,都来自这一棵参天古树。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古老的树根抽离,石门晃动间,砂石崩碎,无数的裂纹,像是蛛网一样在墙壁上蔓延开来,直到某一个点,化为尘埃,散落在地上。

    “打开了,门开了!”门一开,外面传来惊喜的喊叫,紧接着,他们所有人都涌动了进来。

    爹妈和师父都来到我身边,关切看着我,问我有没有事,我感觉整个人都开始麻木起来,摇了摇头,我爹妈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了声没事就好,旋即跟其他人一样,朝着古树和古树周围的棺材冲了过去。

    而一直站在我身边的师父,却幽幽的叹息了一声,这叹息声,仿若最为悲哀的预兆,让我一下子心乱如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