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八章假面佛
    我扭头去看,那些人疯了一样的开始在墓穴里寻找,有的人真找到了不少陪葬品,然后开始疯狂的掠取,被别人发现后,遭到一阵哄抢,进而引发了一场打斗。

    打斗的人,竟然主要是佛门和道家的人,这些伪善的名门正派,平常一副佛道善面,此时真相毕露,令人大为惊讶,反倒是爷爷一伙和吴瞎子他们两伙人,都围绕着古树转悠起来,还时不时的盯着古树四周的棺材看。

    但他们都小心翼翼的,看上去还对古树有些虔诚似地,我看着他们的举动,心里起了嘀咕,看样子,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求财。

    我就问师父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师父苦笑一声,问我,陈升,难道你忘记我之前告诉你,人活在世上的追求了吗,一方面是求财,另外一方面就是永生,不管是吴瞎子还是你爷爷他们,他们只不过是为了永生罢了。

    听到师父这话,我顿时错愕,永生,没想到他们竟然是为了永生而来,可是,这世界上真的有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东西吗。

    在我的印象中,要是修炼道术或者是佛门妙法的话,有可能得到永生,但从眼前那些疯狂争抢财物的佛道门人来看,他们似乎追求的并不是永生,反倒只是一辈子的荣华富贵。

    师父见我有些不懂,指了指那棵参天大树说道:“那是一棵上了千年的菩提树,当年那个传播消息,说你们村子下面有墓穴的假面佛,除了说墓穴中有奇珍异宝之外,还说,有能令人长生不老圣水,说真的,陈升,之前我也不太相信,但是现在看到这菩提树之后,我却信了。”

    啊!

    原来真的有圣水。只是,我诧异的同时,仔细盯着师父,却并未从师父的眸子中看到一丝的惊讶,按道理来说,师父要是之前不相信的话,此刻看到菩提树,应该是很惊讶才对,但是他看上去很平静。

    “师父,难道你不向往永生吗?”我问道。

    师父笑了笑,却没说话,而是朝着吴瞎子和爷爷他们看去。

    此时,有一部分道家和佛家的人早就抢到一部分宝贝快速离开了,只有很少佛道中人留下来,而剩下的,就是以吴瞎子为首和以爷爷为首的人了。

    墓穴少了许多人,原本的喧闹不再,相反,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吴瞎子他们看上去很想将菩提树下的棺材打开,但是又不敢,他们想让爷爷他们去冒这个险,可爷爷他们也不是傻子,双方互相对峙着。

    师父这时给我使了个眼色,跟我朝那边走过去,我抬头盯着这参天菩提树,脑海里晃过那会被挂在树上的情况,说真的,我有点好怕这棵菩提树,总感觉它成精了。

    这是,吴瞎子啐骂了一口,对着爷爷说道:“姓陈的,你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得到圣水吗,怎么,我们都来了,你现在不敢开棺了?”说话间,口气中满是鄙夷。

    我爷爷忽然笑了笑,扬了扬手,朝着吴瞎子做了个请的动作,吴瞎子脸色顿时一滞,很生气的样子,但他还是不敢轻举妄动,好像,围绕着菩提古树这十几口棺材上有什么诡异的禁忌,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似地。

    此刻,站在我爹忍不住了,插嘴对着吴瞎子说道:“臭瞎子,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么多年来,你也一直在密谋,你以为当初你找人把刚刚堕掉的胎儿丢尽我们村老井这种事,我们不知道吗?真是太可笑了。”

    “既然你想用堕掉的婴儿做引子,引出千年婴煞来,然后让我们村变成**,那么我们也可以用我们的方式推进一步,呵呵!”我爹说完,狠狠瞪了吴瞎子和幺爷爷一眼。

    幺爷爷和我爷爷虽然为亲兄弟,但是此时,他们互相敌对,一点兄弟感情都没有了。

    我听到爹的话后,心里很不是滋味,忍不住开口问道:“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当初小玥婶子的死,也是你们一手策划的吗?”说到这里,我又看向爷爷:“爷爷,你告诉我,这是真的吗,你当初对小玥做出来那种事情,并不是精虫上脑,而是你故意为了制造现在村里的氛围而做的吗?告诉我!”

    一瞬间,我的心里充满了怒火。我之前就隐约知道了,可是,现在吴瞎子和爷爷他们对峙,说的话,真相似乎真的就要浮出水面了。

    爷爷和爹妈他们被我这么问,神色都有些古怪,不过,他们没有反驳,没有反驳,就说明是真的,小玥的死,是他们蓄谋的,而他们,都是杀人凶手。

    为了能够得到圣水,他们真是煞费苦心,我的心感觉在流血,我不明白,我的家人,为什么会分成两个派别,更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残忍。

    幺爷爷开口了,对我说:“升子,你现在看清楚你爷爷和你爹妈的真正面目了吗,哼,当初我修炼道术,你爷爷一直阻止我,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他害怕我修炼了道术之后,有朝一日会阻拦他们,你现在终于清楚,他们是邪恶的了吧!”

    我猛地扭头,眼眶发热,我狠狠的盯着幺爷爷说:“幺爷爷,你指责我爷爷和爹妈他们,难道,你现在就清白了吗,你和吴瞎子在一起,和盗门的人同流合污,而吴瞎子不仅仅是外八门的叛徒,还偷偷修炼了蛊门邪术,你跟这种人在一起,又有什么资格说我爷爷他们呢!”

    被我这么一说,幺爷爷瞪了我一眼,很生气的样子,但他张了张嘴吧,终究没能反驳我的话,我忽然感觉很绝望,感觉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他们为了什么狗屁圣水,竟然使得陈家人分裂开来,还做出了伤害小玥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我真的接受不了。

    “小哥!你现在也没必要站在我爷爷这一边了吧!”我虽然很痛心,可还是忍不住去看了一眼一直站在旁边不说话的张木匠。

    张木匠,也就是那个一直对我好的小哥,他现在虽然跟爷爷站在一起,但是,他昨晚上还出现在吴瞎子的住处,现在对我来说,我完全不懂他应该属于哪一边的。

    他被我这么一说,身子一颤,走了出来,我爹妈和爷爷他们都愣了下,旋即忽然明白了什么,满脸的愤怒,不过,小哥根本没有走到吴瞎子那一边,反倒是朝我走了过来。

    “陈升,你现在的表现,真让我欣慰。”他听到我的话后,将罩住脑袋的黑色袍子掀开,走到我身边,大手像之前那样,轻轻的在我的后脑勺上拍打了一下。

    就是这个动作,让我压抑的情绪终于忍不住了,我想到了洛诗,洛诗应该也是这件事情的牺牲品吧,我的眼泪滚落出来,有种要崩溃的感觉。

    小哥这时候却扭头对我师父说:“怎么,难道你到现在还想隐瞒吗,难道,你来到这里的目的,不是为了圣水吗?”

    猛地,我懵了,扭头去看师父,去见师父一脸平静的站在那里,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冷冷的看着小哥。

    “不要装了,假面佛。”小哥的嘴角扬起来一抹苦涩而又戏谑的笑意,说道。

    而当“假面佛”这三个字从小哥的口中吐出来的时候,顿时,像是一道惊雷般,炸开了,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

    师父!是假面佛?就是那个当年散播消息的人?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师父深深的看着小哥,笑道:“鬼不灵,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告诉你,我是一个扎纸匠,属于外八门,你是一个木匠,祖师爷是鲁班仙尊,我们算起来都是外八门的人,你是我的师哥,没必要污蔑我吧。”

    我错愕的看着他们两人,说真的,当初师父带我去找吴瞎子的时候,我就知道小哥是师父的师哥,也是吴瞎子的师哥了,毕竟,他们都是外八门的人。

    可现在,小哥竟然生成师父是假面佛,这怎么可能!

    小哥忽然笑了,他盯着我师父,下意识将我拉到了他的身后,护住我说:“你以为,我吃了这么多的哭,害的自己容貌都毁掉了,目的是什么?”

    师父盯着小哥,笑道:“目的是什么,似乎跟我没什么关系。”

    “不,假面佛,要是我没猜测错的话,我师弟白狐早就死了,而且,就死在了你在后山救出陈升的那天,也是那天,我的女儿,洛诗,被你打伤了,你以为这些我不知道吗?”小哥忽然沉声说道,说这话时,他身上爆发出来一股子阴冷的杀气,杀气,瞬间将我的师父给笼罩住了。

    我站在小哥的身后,整个人都麻木了,懵了,我有种错觉,仿若摆放在我面前的事实,往往都是对我的一种欺骗!

    对!欺骗!

    不管是爹妈、爷爷他们,还是师父和小哥他们,我深深的意识到,一切都是恍惚的,他们总会让我琢磨不透,让我意外,让我的心里受一次次的折磨。

    我扭头看向师父,口气冰冷,问道:“你是不是白狐?洛诗,是不是你打伤的?”我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杀气。

    这,让我自己都有些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