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三十九章人性
    师父扭头看着我,他的眼神十分冷冽,他并未回答我,而是哼了一声,大步朝着前面那十几口棺材走去。

    他的举动,让吴瞎子和爷爷他们都微怔,继而后退了几步。

    师父嘴角此刻竟然扬起来一抹不屑的笑意,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说:“来到这里,却不敢打开棺材,你们一个个真是废物!”

    话音落下,他大手轰然一声拍在棺盖上,那姿势极为诡异,明明看着是朝下拍的,可这一掌之下,那棺盖竟然平着推送了出去,而且,更令人错愕的是,飞出去的棺盖,竟然接连撞击了旁边的棺盖。

    轰隆隆一阵剧烈的响动,原本都扣住的棺材,竟然在顷刻间,转了一圈,全部打开了。

    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虽然我知道师父的实力不弱,可是,也没想到他这一掌之下竟然爆发出来这样强大的威力。

    就连小哥和爷爷他们看到师父这一手,也都瞪大了眼珠子,有些不可思议。

    而随着棺盖抛飞,顿时,里面传出来一阵奇怪的香气,像是麝香一样,钻进鼻孔,让我鼻子一阵奇痒。

    说真的,要是里面盛放着尸体的话,肯定是恶臭才对,可这奇香让我十分诧异,我爷爷他们也都察觉到了不对。

    就在大家甚为疑惑时,师父竟然笑了起来,然后从怀里掏出来十几张纸人,快速的点燃,纸人顷刻间燃烧化成十几道红色光束,他大手快速一抛,光束直接落在了棺材里,而紧接着,十几口棺材里,竟然齐齐的站立起来几个身穿道袍的和尚。

    和尚身上涂了金色的粉末,像是金人一样,我在看到他们的瞬间,脑海里闪过一个词,十八罗汉。

    可小哥却在这时候,快速的冲到我身边,护住我,同时吼了一声:“十八瘫面佛!大家小心!”

    众人一听,纷纷开口后退,而师父,不,他不在是我的师父,此刻却大手在脸上一撕,一张人皮面具丢在了地上,然后,一张看上去也像是面瘫似地脸呈现在了我们面前。

    他,果然不是我师父,果然不是白狐,他就是假面佛。

    “哈哈,不过,我就是当年散播消息的假面佛,没想到你们这么愚蠢,几十年过去了,你们竟然在当时听到消息的时候开始密谋,还这么执着,真是让我感到意外,不过,也幸亏你们,我才能够重新来到这里。”假面佛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站在那里,双手比划出来一个极为诡异的姿势,口中迅速默念了几句什么,然后,就见那十八瘫面佛围拢在了他周身。

    “假面佛,你这是什么意思!”吴瞎子终于忍不住了,开口厉声问道。

    假面佛看都不看吴瞎子一眼,冷声说道:“生死门内菩提树,无花无果亦无相,当年我在这菩提树下苦心修禅,却被那老鬼给剔出佛门,这口气,我忍了上百年之久,幸亏当时我偶的圣水,至今生死临界,能再次来到这里,呵呵,既然你们都来了,那以后就留在这生死门内吧,你们的尸体,可以给这菩提树做最好的肥料。”说着,他面色狰狞起来。

    那原本看上去就像是面瘫的脸,笑起来的时候,真的吓人,似乎,比着恶鬼还要可怕,我现在也猜测到他为什么叫做假面佛了,大概就是这家伙从来都没有自己真正的长相,靠着易容术伪装吧!

    这样的人,真的是让人防不胜防。

    “你只要告诉我,这里能不能寻得到圣水!假面佛,要是我找不少可以永生的圣水,今天必定跟你同归于尽!”吴瞎子彻底疯了,他没想到,自己算计了这么多年的阴谋,其实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被人给套进去了。

    我爷爷和爹妈他们也都十分愤怒,谁都不曾想到,这么多年来,他们费尽心机做的事情,原来都是别人圈套中的一步。

    “假面佛,虽然你现在有十八瘫面佛,但你不要忘记了,我完全可以个吴瞎子合作,这样的话,你觉得你会是我们的对手吗?告诉我们,圣水在什么地方?”我爷爷也忍不住了,爆喝一声问道。

    然而,假面佛却哈哈大笑起来了,他纵身一跃,跳到了菩提树上,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金黄色的权杖,权杖上印有骷髅头,像是邪佛的化身,他手中权杖不断的挥舞,将挂在上面那些长的十分相似的尸体都打的粉碎,然后,权杖上抛射出来一道金光,金光仿若有着毁天灭地的本事,直接将菩提树从中斩断。

    轰隆隆,巨响,让整个墓穴都开始颤抖起来,可我爷爷和吴瞎子他们,此刻却根本就不敢动手,他们许是忌惮此刻假面佛的实力,也或者是忌惮那什么十八瘫面佛吧,看的我心里愤怒的同时,却有感觉颓然无力。

    “爷爷,幺爷爷,爹,娘,难道你们就这样放任假面佛摧毁这里吗,这里长着菩提树,而菩提树是圣树的啊,难道你们就无动于衷吗,这里之前很可能是佛门圣地!”我终于忍不住了,大声吼道。

    我爷爷和爹妈,以及幺爷爷吴瞎子他们,此刻都有所动容了,不过,他们还是问假面佛圣水在什么地方,他们还是想得到永生。

    我在这一刻,更加感觉无力,我忍不住,揪住了一旁的小哥,我说小哥,你跟我杀了这个假面佛吧,这所有的阴谋,都是被他算计在内的,小玥是牺牲品,洛诗也是牺牲品。

    说完,我朝着假面佛冲了过去,假面佛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旋即眸子中迸射出来鄙夷,哼了一声:“你小子,以为长的跟他像,就可以制服的了我吗,你现在在我眼中,简直连个蚂蚁都不如。”

    话音未落,手中权杖轻轻在身前一挥,顿时,一股子强大的力道朝我冲击过来,我猛地感觉胸口一甜,鲜血喷溅出来时,我也倒飞出去,重重跌落在地上。

    我妈惊呼一声,赶紧跑过来将我扶起。

    我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扭头狠狠瞪着假面佛,脑海里却又十分疑惑,假面佛口中的那个他,是谁?

    “假面佛,你不要太放肆!”忽然,小哥开口了,他挡在我的身前。

    爷爷跟爹以及我妈红手绢手下门人,都挡在我身前,狠狠盯着假面佛。

    假面佛却不屑的笑了笑,然后权杖插在了菩提树被截断的横截面上,说来真是太令人诡异了,他手中权杖插在菩提树截面上,竟然瞬间像是树木的快放似地长大,速度极快,眨眼间,长出来十几根枝干,而在每一根枝干上,竟然都长出来一个赤红色的果子,那果子散发出来奇异的香味,就是刚刚棺材打开时,飘散出来的味道。

    所有人都看呆了,假面佛却摘取了一个红色果实,准备吃掉。

    就在这时,吴瞎子明白了什么,竟然身躯一闪,朝着假面佛扑了过去,跟随在吴瞎子后面的,还有从地下钻出来的鼠群,这些老鼠毫无征兆的冒出,也不知道刚才是从什么地方进来的,一点都没察觉。

    假面佛见吴瞎子扑过来,眉头一皱,扭头瞪了一眼站在那里的十八瘫面佛,瞬间,那些像是罗汉一样的家伙就挡在了吴瞎子面前,不过,吴瞎子也不示弱,快速张开嘴,舌尖抵在上颚上,发出来一阵阵像是响尾蛇那种的啪啪声,霎时,无数足足有猫那么大的老鼠朝着十八瘫面佛冲击过去,而吴瞎子,纵身一跃,朝着那些红色的果子冲去。

    我幺爷爷,以及刚才没有走掉的几个佛道中人也按耐不住了,快速冲上去,似乎要抢夺果实,可是,他们很快就互相拼杀在一起。

    我爹妈和爷爷也准备上前去抢的,却被我给喊住了:“你们要是去抢,我就死给你们看!”我大吼一声,从腰间摸出来一把匕首,深深的盯着我妈。

    我妈是疼我的,她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可还是扭头去看那些红色的果子,我再次说道:“妈,爹,爷爷,你们为什么执迷不悟,难道非得要永生才好吗,我们一家人平时活的不是很好吗,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珍惜眼前的生活,却去向往那根本就缥缈虚无的永生,要是真的能够长生不死,假面佛为什么要还再次来到这里,重新食用圣水呢!难道你们也要每隔几百年,重新布局一次,像假面佛这样残害无辜的人吗!”

    我说着,眼睛赤红,真的很想阻拦住我爹妈他们,我甚至不明白,他们都这么大年纪了,生活阅历也比我多,可为什么转不过这个弯来。

    “升子,你不懂。”我爷爷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懦弱的人才会甘于只活一百岁,你没经历过战争和生死,根本就不知道永生的意义!”说完,爷爷第一个朝着假面佛那边冲了过去。

    我爹也咬了咬牙,叹了口气冲上去,可我妈,终究还是被我那哀求,甚至是乞求的目光给牵扯住了,她走到我面前,忽然落泪,将我抱住。

    “升子,妈妈现在才知道,这大半辈子,活的不如你。”我妈哭着说道,这一刻,我感受到了她的回心转意,感受到了她对我的爱,她是因为爱自己的儿子,才体会到我话中意思的。

    我很欣慰,很高兴,可是扭头之际,却见到我爹的身躯猛地一颤,假面佛的权杖,刺穿了他的身体,他穿着白色衬衣的后背上,出现了一个血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