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不要!”我身体猛地一颤,大吼了一声,可我爹就那样从高处跌落下来。

    爷爷看到爹受伤,眼睛瞬间猩红,他疯了一样的朝假面佛扑过去。

    可爷爷根本就不是假面佛的对手,假面佛手中权杖抛射出一道厉芒,很快爷爷就落于下风,胳膊上出现一道血口,鲜血不断喷涌。

    一时间。

    乱了。

    疯了。

    吴瞎子和幺爷爷他们也都受了伤,我爬起来朝着爹跑了过去,小哥和我妈也冲过来,可我爹的嘴里大口大口的吐血,他眼神中满是不甘,他缓缓扬起手来,在我的脸上轻轻摩挲,手嘎然间就垂落下去,永远的走了。

    令人猝不及防。

    “不要啊,爹,爹,你别死!”

    我摇晃着他,在这一刻,我体会到了失去亲人的痛苦,这种感觉,撕心。裂肺。

    我妈麻木了,一瞬间就麻木了。

    她跟爹一起这么多年,自己的男人倒下,她痛的有些愣,有些茫然,有点像不经世事的孩子。

    她呆呆的看了爹一会儿,然后抬头红着眼对我说:“升子,你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好好活下去。”

    说完,她站起身来。

    我知道她要干什么,扑上去抱住她的大腿,哀求她不要这样,不要丢下我不管。

    可她。

    没有扭头。

    只是将我的手掰开,带着她的手下,冲向了假面佛。

    我坐在地上,忽然感觉身体里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似地。

    我此刻也想去杀了假面佛,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感觉,自己此刻还是这么懦弱。

    这懦弱,让我感觉很累,很无力的那种。

    “小哥,帮帮我妈吧,帮帮他们。”我扭头去看张木匠,开始哀求他。

    他却摇了下头,冰冷的眸子微微泛红,他大手在我的后脑勺上拍了下说:“陈升,我的职责,是保护你。”

    小哥终究没有上前帮忙,他守在我身边,履行自己的职责。

    假面佛像是地狱中出现的恶魔,权杖不断挥动,那权杖上的骷髅头里,道道金黄色光线迸射而出。

    金色光线不是佛光,而是犹如魔鬼般凛冽的眼神。

    厮杀在无力中进行着。

    厮杀并不是那么遥远。

    就呈现在我面前,而那些受害者,却是我的亲人。

    我妈倒下了,她的脖子上被权杖刺出一道血口,鲜血汩汩流出,她倒在地上,朝着爹爬去,她从怀里掏出来一条古旧的手绢,抱住爹的脑袋说:“升子爹,这是你当年送给我的手绢,这是我一辈子的信物,现在你走了,我也要带着它随你而去。”

    她用手绢把自己跟爹的手捆绑住,缓缓躺下去,脸上并未因死亡而痛苦,倒是挂着几丝欣慰的笑,他们都解脱了。

    人,得不到永生,死的时候能跟心爱的人在一起,便是最好的归宿。

    我的眼泪滑落出来,我趴在地上,大口喘气,我害怕,我担心,我绝望,我孤独,我感觉在沉沦。

    我感觉,心像是停止了跳动。

    小哥微微叹息一声,扭头去看假面佛。

    他眸子中丝毫没有畏惧,他像是有什么最终的凭仗,他没带我走,相反,他一直盯着肆意杀戮的假面佛和他的手下。

    直到过了十几分钟,吴瞎子和幺爷爷仓皇而逃,爷爷倒在地上,其他人全部死光,假面佛身上的杀气这才收敛了些许。

    他身上沾满了鲜血,像是一个嗜血的狂魔,他高高的站在那里,收获着红色的果实,他脸上满是欣喜。

    胜利,仿佛被他牢牢的抓在手中。

    然而,小哥此时却忽然“嗤”地笑了一声,嘴角扬起来一抹不屑的笑意。

    他的笑声,在墓穴里显得格外刺耳,假面佛身躯顿了一下,扭转头来,冷冷的盯着小哥和我。

    “你们两个难道也想死?”假面佛冰冷的声音传来。

    小哥摇了摇头,面色显得愈发平静,他身上的气息,忽然很安宁,好像刚才发生的事情,对他没起到任何影响。

    这瞬间,我忽然感觉小哥很高大,他还是之前那个愿意挡在我身前的张木匠。

    “假面佛,你太幼稚了,你以为,你收集的红果实,就是圣水吗,你错了,大错特错。”小哥笑起来,笑的很平静。

    假面佛微微一愣,厉声斥道:“鬼不灵,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哥说:“你打开一个果实就知道了。”

    假面佛深深的看了小哥一眼,眼眸中的疑惑消失,旋即赶紧打开了一个红色的果实,然而,随着果实被打开,里面却只是一撮白色的像羊毛一样的东西,根本没什么圣水。

    瞬间,假面佛愣住了,他的眸子里涌现出来怒意,这怒意,是一种被调戏之下的愤怒。

    “鬼不灵!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圣水到底在哪里?”假面佛爆喝。

    小哥笑道:“圣水在哪里?你竟然问我,呵呵,真是太可笑了,你以为圣水真的那么容易得到吗,不知道是你幼稚还是单纯。虽然这么多年来,你一直在布局,但是,你终究败给了命运,这是你的命。”

    “不可能!我明明得到了寻得圣水的办法,这是为什么,这绝对不可能!”假面佛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情绪暴躁而又激动。

    我坐在那里,也不知道这到底怎么一回事,不过,虽然我不懂,可我的心里却很疼,因为,我爹妈他们都是因为这没用的红果实丧失掉性命的。

    这真是滑稽,血淋淋的滑稽。

    小哥笑了笑,根本没搭理假面佛,扭头对我说:“陈升,你知道反击一个恶人的最好办法是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

    小哥说:“那就是戳破他的希望。

    我忽然明白小哥为什么不着急带我离开的原因了,很明显,他知道假面佛将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圣水上,假面佛原本以为胜券在握,却没想到,此刻是徒劳无获。

    我点了点头,故意挤出来笑意。

    假面佛瞬间暴怒了,他手下那十八瘫面佛虽只剩下十个人,却一瞬间将我和小哥围住了,假面佛也纵身一跃来到我们面前,手中权杖朝着小哥的脖子上一指,吼道:“告诉我,圣水到底在哪里?”

    小哥即便是被权杖指着脖子,还是很平静,他淡淡的说:“假面佛,你现在收手的话,还来得及,不然你会后悔的。”

    假面佛冷哼一声:“后悔?我从不做后悔的事!”话音未落,权杖倏忽间朝着小哥刺了过来。

    小哥面色陡然一变,身躯快速一闪,带着我在地上打了个滚,然后站在了菩提树旁,紧接着,他笑了一声,嘴巴微动。

    轰隆一声。

    一道佛音像是雷动似地传出,“弥、陀、婆、罗。”

    随着这几个字如洪钟大吕一样传出,顿时,我们身后的菩提树竟然动了起来。

    树根,像是无数条长蛇一样翻滚。

    顷刻间,一口青铜棺翻滚出来。

    而随着青铜棺的出现,整个墓穴都开始晃动,那感觉丝毫不亚于地震。

    假面佛等人身躯也开始晃动,小哥抓住我胳膊,帮我站稳,而这时,那口突然出现的棺材,竟然砰的一声打开了。

    小哥在一瞬间,又毫无征兆的转身,竟然对着那口青铜棺单膝下跪,然后咬破手指,一滴鲜血朝着棺材内甩了进去。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棺材里嗖的一下闪现出来一个身穿唐装的男子,这男子脸上蒙着一层黑色的雾气,一出现,身上便有一股子强大的气旋似地,阴风阵阵,威武不凡。

    可我却恍惚间,看到了唐装男子黑色雾气下的那张脸,那张脸,让我害怕,让我再次愣住,他,长的跟我一模一样!

    但紧接着,我一晃眼,就看不真切了。

    “你果然不只是外八门的人这么简单!”假面佛瞅了小哥一眼说道,旋即有些警惕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唐装男子。

    小哥根本不搭理假面佛,笑了一声,对着那唐装男子说道:“又见面了。”

    唐装男子没说话,手却轻轻一扬,小哥当即会意,拉着我站在一旁。

    此时的假面佛,就算是实力再强大,也有些忌惮了,他不知道忽然出现的唐装男子是谁,所以心里很没底,不过此刻他也不逃跑,因为他心里还有一丝欲念和侥幸。

    “妈的,今天得不到圣水,我假面佛让你们全部化为灰烬!”假面佛怔了会儿神,再次暴怒而起,直接朝着我们攻击过来。

    可是,他的权杖还未来得及刺出,就见唐装男子身影一闪,速度奇快无比,身后拖拉出来一串幻影,然后,也没见他怎么出手,假面佛就轰然倒飞出去。

    我一阵愕然。

    看似强大无比的假面佛,此刻,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这唐装男子实力多么恐怖,足以见得。

    而尾随假面佛之后的那十个瘫面佛,却在接触到唐装男子之前,顷刻间毫无征兆的化为一团飞灰,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我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再次被唐装男子的实力给深深的震撼到了。他刚才出手了吗?我甚至看不到他出手!

    假面佛咳出一口鲜血,满目狰狞,却不敢再上前了,不过,他却没有逃跑的念头。

    相反,他忽然大笑了起来,然后拍了拍手。

    顿时,两个身穿黑色袍子的男子就出现在了墓穴门口那边,而那两个男子手里却抬着一个蛇皮袋子。

    “哈哈!杀了我啊,杀了我,这个女人,就是我的陪葬品。”假面佛狰狞的笑着,大手在蛇皮袋子上一扯,我立刻就看到,洛诗的尸体,出现在那里。

    瞬间。

    我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

    假面佛竟然将洛诗带来了!

    此时,小哥平静的神色也倏地变了,变得十分紧张。

    而更让我疑惑的是唐装男子,他在看到洛诗后,竟然很害怕似地后退了一步,转身扭头看着我,那黑色雾气下的目光看不见,却让我浑身冰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