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四十一章归属
    我被唐装男子看的浑身冰凉,可此刻也没心思去想太多,因为我现在最关心的还是洛诗。

    假面佛这卑鄙无耻的家伙,竟然将洛诗给带来了,现在回头一想,我似乎明白了,当初他假装成我的师父,跟我到了村子老井下面的宫殿内,目的或许就是想找到洛诗,作为自己最后的底牌。

    这一刻,我很后悔,我感觉自己真笨,没想到洛诗成了这样还是被假面佛给利用了。

    我直接跑过去对假面佛吼道:“你放了洛诗,只要你放了她,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我现在真的不想让洛诗死掉。

    假面佛却哼了一声,并未看我,目光只是警惕的盯着唐装男子和小哥,那样子,像是在忖度着他们两个人是否在乎自己手中的这张底牌。

    很明显,不光是小哥,就连唐装男子也是在乎洛诗的,只是,唐装男子似乎害怕洛诗似地,微微后退了一步,而且,不知道为何,他周围竟然快速的缭绕起来一层黑色雾气,就像是要隐藏自己,害怕洛诗醒转过来看到他一样。

    “假面佛,你太卑鄙了!”小哥忍不住骂道:“再怎么说,你也曾经是佛门中人,洛诗现在身受重伤,还是个女孩子,你竟然拿她作为要挟,你觉得,你还是个男人吗?”

    小哥许是真的太担心自己的女儿了吧,此时竟然忘记了假面佛的本性是什么,还跟他讲起道理来了,很明显,假面佛这种人是不会讲道理的。

    他哈哈笑了笑,说:“鬼不灵啊鬼不灵,你觉得我要是没有这张底牌,你们能放我走吗?好了,说吧,现在是时候了,告诉我怎么样才能拿到圣水,只要把圣水交给我,我就会将这个女人还给你们。”

    小哥恨得牙根都痒痒起来,但此时他也一点办法都没有了,毕竟,洛诗在他的手上,有时候,要挟这种事情是最蛋疼的,你担心被要挟的人,所以不得不做出来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

    相比较小哥来说,我对洛诗的担心一点都不比他少,没等小哥多想,我就喊道:“小哥,快点,你要是真的知道圣水在什么地方,那就给假面佛吧,这样洛诗才安全,毕竟,洛诗,是你的女儿啊!”

    可我这话说出来后,小哥那张紧张的脸却忽然冷峻了下来,他扭头看了我一眼,眸子中透着冷漠,说:“不,洛诗不是我的女儿。”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他这话是几个意思,我继续问道:“小哥,你不能这么做,洛诗不能有事,要不然,洛诗死了,我也活不成。”

    没想到我这话,倒是让他触动了,但是他冷峻眸子中的眼神一闪而逝,旋即还是冷冷的对假面佛笑了声说:“这个女子跟我其实并未有多大关系,我们只是假父女关系罢了,呵呵,随便你处置,我的任务,只是保护好陈升的安全。”说完,小哥转身,不再去看洛诗了。

    我心里忽然十分酸痛,我不是傻子,看的出来小哥说这话需要多大的勇气,更知道小哥为了我,能够做出来什么样的事。

    我直接朝着假面佛冲过去:“不行,你要是杀了洛诗,我就跟你同归于尽!”我几乎疯了一样的冲过去。

    可刚跑出去没几步,身前挡着了一道身影,身影站立,扭头,大手一挥,竟然将我推着倒退了五六米,随后,唐装男子身影再次一闪,朝着洛诗那边冲过去。

    假面佛看到唐装男子动身了,眼睛里涌现出来惊恐,当即就动手要害洛诗,那仿若有着毁灭天地能力的权杖,丝毫没有余地的朝着洛诗身上刺了下去。

    不过,就在那么一瞬间,唐装男子挡在了洛诗身前,并拼尽全力,朝着假面佛击打出一掌去,假面佛顿时抛飞。

    可这时的唐装男子身上雾气也开始渐渐的消散掉了,他脑袋上本来也蒙着雾气的,此时消散,那张脸,看上去,除了比我苍老一点点外,并未有任何的区别。

    而唐装男子的胸口,出现了一个漩涡似地黑洞,那黑洞旋转着,他的身子,就像是灰尘一样,不断的飘零,被黑洞席卷进去。

    我下意识的想要冲过去,可小哥却抓住了我的肩膀,朝我摇了摇头,那眼神,复杂中,透着古怪。

    我微微一愣,旋即站在那里,就见唐装男子将洛诗抱住,眼泪从他的眼睛中滚落出来,然后变成晶莹的颗粒掉落在地上。

    “洛诗,没想到真的是你,没想到竟然真的是你,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象不出来,还能见到你,我曾经多少日在幻想着跟你再次相遇的场景,现在见到你,我却又要很快离开。”

    “对不起。”唐装男子原本高冷强大到令人心生敬畏,可是此时,他看上去却像是个孩子一样的伤心,紧紧抱着洛诗。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长的跟我一模一样,但是看到他那般伤心,我的心忽然也好痛,甚至,有种感觉自己快要死掉的感觉。

    洛诗被他抱着,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他的身子,在渐渐的消散,站在身旁的小哥,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叹息了一声,他的叹息,让我心绪复杂起来。

    难道说,洛诗之前就跟这唐装男子认识吗,还有,这唐装男子到底是谁,他为什么长的跟我这么相似,我们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我不明白,感觉很多地方都不明白。

    心里很难受,很复杂,差不多三分钟的时间,只是短暂的三分钟,唐装男子的身子已经幻化成了虚影,他甚至没办法将洛诗抱住,但他还是在最后一刻,恋恋不舍的抱到最后,然后,轻轻将洛诗放在了地上。

    “做好应该做的事情,求你。”就在唐装男子消失的一瞬间,他扭头朝着我和小哥看过来,然后,对着小哥说道。

    说完后,他的身影便真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而小哥,竟然身躯颤抖了一下,良久之后,他望着唐装男子消失的地方,再次叹了口气。

    我赶紧跑过去将洛诗抱起来,试探了一下她的鼻息,好在洛诗并未有什么大碍,刚才假面佛要害他,是唐装男子挡住了。

    小哥也检查了一下洛诗后,眼睛红红的对着洛诗说道:“女儿,刚才让你受惊了,其实你要知道,我也是身不由己。”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小哥,不知道洛诗到底是不是他真正的女儿,刚才,他可说洛诗跟他之间只是虚假关系的。

    小哥或许是看出来我眼中的疑惑,笑了笑说:“不用怀疑,洛诗真的是我的女儿,我刚才只是说给假面佛听罢了。”说完,他给我使了个眼色,跟我一起将洛诗从地上抬起来。

    我心里却有些难受起来,如果说洛诗真的是小哥女儿的话,那么,刚才小哥是为了我,放弃自己的女儿啊,毕竟,他根本就不能保证假面佛到底会不会为了圣水退后一步。

    我有种更加亏欠小哥的感觉了。当然,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一直对我好,还保护我,我只能在心里隐约的猜测一下,或许他对我好,是因为那个长的跟我一模一样的唐装男子吧。

    接下来,小哥将洛诗放在了我的后背上,然后说给我一个机会,自己去查看假面佛的情况了,我现在背着洛诗,知道她还有救,心里比什么都高兴。

    等我走出青铜门的时候,小哥扭头看了我一眼,皱眉说道:“这个假面佛太狡猾了,刚才没打死他,竟然让他跑掉了。”

    我苦笑一声,假面佛这个人,要是逃脱不掉的话,那就不是假面佛了,下意识扭头去看地上的父母和爷爷,心里惆怅又难受,他们是我最疼爱的人,却为了那所谓的永生永远死掉了。

    “小哥,我想亲手埋葬了我的父母和爷爷,可以吗。”我问他。小哥点了点头,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然后将洛诗接过去,示意我去做。

    这里之前是圣地,也算是好风水了,我知道现在我们家祖坟已经不成样子,于是就只好将父母和爷爷他们都埋葬在了菩提树下。

    我想,菩提树是圣树,或许,他们现在死掉了,也是一种永生吗,我跪在那里,跪了很久很久,小哥也不打扰我,就那么等着我,知道我缓缓从地上站起来,带着悲伤的心情朝他走去,他才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人总是要死的,这或许就是命吧。”

    叹了口气,我朝着外面走去,小哥背着洛诗跟上,我们很快就从深井这边的出口走出来,说来也真是怪,原本我们村子就已经是**了,没想到过了这么久,已经到了太阳初升的时候,却还像是黑夜一样。

    小哥抬头瞅了一眼说:“这村里以后甚至都不可能住人了,连牲口都活不下去,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要是我猜测的没错,这里之前被布下的阵法马上就要破掉了。”

    我并未太过惊讶,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我心里承受能力早就变得越来越强,只是,从下面出来后,我忽然有点找不到方向了,现在开始,我家人没了,家就没了,村子也没了,我该何去何从呢。

    扭头,小哥的目光跟我的对视在了一起,他的目光,总像是能一下就看透我内心似地,我心里忽然有了种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