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四十四章鱼爷
    按照他这意思,千年婴煞还在啊!

    说真的,这玩意一说起来我就害怕,当初就是婴煞差点让小哥死掉,而且,洛诗用火烧棺材也没能把他给烧死,还真是阴魂不散。

    我当即就问小哥怎么办啊,小哥没说什么,只是带着我回到了村子,然后来到村后的水库下游,坐在崖塘上。

    我不知道小哥在干嘛,问他:“小哥,现在不回去看一下洛诗吗?”

    小哥说:“回去也没用,没事的,家里有人照料洛诗呢,我们不用担心。”

    我微愣,问谁在家里啊,小哥神神秘秘一笑,没说话,继续抽烟。

    这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过了好一阵子,崖塘下面的水在哗哗的流着,小哥就那么抽烟,目光幽怨,像是在想什么。

    我躺在一块白色的石头上,有些无聊,良久后,小哥忽然开口了。

    “我该怎么办,去哪里找还魂草。”

    我以为小哥是跟我说话,可他根本就没看我,我刚要张嘴问,他就像是在跟谁说话一样,点了点头说:“是的,现在事情似乎难办了,那个胖子不简单,什么身份还不清楚,最主要,我现在想救我的女儿,她,她不能就这样。”

    听着小哥的话,我整个人都懵逼了,他这是自言自语吗,不会疯了吧。

    “谢了。”小哥忽然又说了一句,将手中的烟头丢在地上踩灭,然后站起来喊了我一声要走。

    我一个骨碌从地上爬起来,感觉后背都发凉,问他:“小哥,刚才难道你是在跟鬼说话吗?”

    小哥瞅了我一眼,神秘一笑说:“不是,我在跟水交流呢。”

    “跟水?”我更诧异了。

    小哥没在说什么,走在前面,我下意识回头去看崖塘下面的水流,总感觉很诡异,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跟动物说话,有人可以跟鬼说话,但这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能跟水交流的。

    难不成,水也是活的吗。

    真是太奇怪了。

    回到家的时候,小哥进屋里瞅了一眼洛诗,见洛诗没事,然后就开始收拾东西了,看那样子,像是要出一趟远门的架势。

    我问他,小哥你这是要去哪里。小哥停下来,却不回答我,只是问我:“陈升,你把我当成你的什么人?”

    他这么一问,我愣了一下,心里还想说,我当然把你当成我岳父大人啊,可我没好意思说出口,就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感觉你挺厉害的,还跟我爷爷他们认识,我把你当成是长辈,但是后来你让我叫你小哥,我就把你当成大哥哥,现在,我……我……”说着,我脸红了。

    小哥笑了笑,说:“从现在开始,我是你师父,你第一个师父。那个假面佛,当初是假装的,不算,我是第一个,以后你还会遇到很多师父,但命中注定我是第一个。”

    我忽然深深的看着他,感觉他今天有点怪怪的,说话也是没头没脑的,不过,小哥要是愿意做我的师父,我巴不得呢,当即就笑了点头说:“可以啊,这样的话,洛诗就成我小师妹了,我以后可以照顾她。”

    小哥竟然给我来了一句,“孺子可教”然后继续收拾东西。

    我继续追问他要去哪里,他这才说:“陈升,千年婴煞的事情我们回头再处理,我那会看了一下那个白姐,她肚子里的婴煞现在要是不动的话还好,要是我们动了,白姐命没了不说,对我们也没半点好处,就让他养着吧,回来我们收拾他,现在先去龙虎山,那里或许会有还魂草。”

    一听到还魂草这三个字,我脑子想都不想就连忙点头答应下来。

    很快,小哥收拾了东西,然后让我背着洛诗,我们叫了一辆车,朝着龙虎山那边赶去。说真的,这种说走就走的举动,也真是够疯狂的,我这个人性格有点内向,要不是家里最近发生了这种事,我或许还是一个懒得动弹的人,但是现在我发现,有些事情,只要决定了,那就去做,不能浪费时间,因为,拖延就是虚度。

    龙虎山离着我们这里很远,出租车不好打,小哥就租了一辆私家车,白白扔给人家四万块,我对小哥的经济条件并不是很好奇,但感觉他做什么事都很决断,这一点,我感觉他真是帅呆了。

    来到龙虎山下,我才知道,这里竟然是云南,而龙虎山只是云南这边一座并不是很出名的山,而且还处于穷乡僻壤之地,这里居住的人都是些少数民族,彝族,苗族,纳西族等等很多,这里的民风比较淳朴,也有不少人来旅游。

    下了车,已经是晚上了,小哥带着我们找了个田园人家住了下来,招呼我们的是一家纳西族的人,他们当我们来这里是旅游,对我们很客气,不过这家人有一个老头,一直坐在院子里的瓜棚下喝茶,那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经常偷偷的瞄着我们。

    我意识到不对,给小哥使眼色,小哥并不在乎,让我别胡思乱想的,其实也不是我胡思乱想,毕竟洛诗在我们身边呢,洛诗现在昏迷,我们来到这里,就把洛诗送到屋里,人家肯定会怀疑来这里的目的啊。

    谁都不是傻子,出来旅游还带这个病人,人家要是不怀疑你,那才怪了去呢。

    当然,纳西族的这一家人也不问我们,只是在吃饭的时候,坐在瓜棚里的那个老头来到我们这边,他走路摇摇晃晃的,身上也没什么酒味,但总感觉醉醺醺的,他走过来就问小哥:“喂,你这后生,是不是要带人去山上治病啊?”

    我顿时愣住了,小哥却淡然一笑,端起来一个茶碗,朝着老头敬了下,说:“老哥,不妨做下来详谈。”

    那老头也倒是大方,直接就坐在了我身边,我顿时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子腥臭味,而且还是臭鱼的那种。

    小哥给老头倒茶,没有忌讳,直接就说了来意,是帮忙给女儿看病的,问老头能不能带我们上山,老头笑的很神秘,端起茶碗喝了茶就摆手,打开了话匣子是的摆手说,不建议我们现在上山了。

    “为什么?”我有些好奇,插了一句嘴。

    老头用和古怪的眼神瞅了我一眼说:“龙虎山已经不是当年的龙虎山,之前还有道士在呢,现在啊,呵呵,那里没人。”

    没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从他嘴里说出来,而且还是那种神秘中带着点沙哑的口气,听的我心里一哆嗦,而且,他在说没人的时候,我总感觉,他眼睛里晃过了很多东西,一闪而逝。

    小哥眉头轻轻一挑,盯着老头说:“老哥,不知道您怎么称呼啊?”

    老头笑了笑,脏乎乎的手就伸进了盘子里,直接下手抓了一把糖醋花生朝嘴里丢了两颗,很牛气的说:“叫我鱼爷吧。”

    小哥也不嫌弃这人,点头叫了一声鱼爷。

    这时候,一个纳西族小伙从房间里出来,对着鱼爷喊了声,死老头,你还在这赖着不走呢是吧,大早上就说有人来找你,现在都没有,我看你就是来蹭茶喝的吧,快走快走,别扰了我家客人,最近生意都没得做呢。

    鱼爷哼了声,不搭理那纳西族小伙,继续喝茶吃花生,小哥冲那纳西族小伙摆了摆手说了句无妨后,继续跟鱼爷聊天。

    我看着鱼爷不断的下手抓菜,心里膈应的不行,也没心情吃饭了,不过小哥对他倒是很客气,似乎这鱼爷是个不一般的人似地。

    “鱼爷,我要是猜的没错,你刚从山上下来吧,说说吧,那边现在什么情况了?”小哥问。

    鱼爷眼睛一蹬,那一双死鱼眼,竟然亮了光是的闪了一下,“嘿,后山,看来你还真是有点道行啊,这么跟你说吧,赶紧回去,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这龙虎山上没道士了,找人看妖也没人给看。”

    他口中的看妖,估计是当地的土话,应该就是看邪的意思。

    小哥笑了笑,说:“不,鱼爷,这龙虎山我是一定要上的,我来这里不是找道士的。”

    鱼爷没想到听到这话,身子一个趔趄,竟然倒在了地上,我下意识的去扶,可这老家伙竟然倒在地上一动不动,没几秒钟,竟然传出了鼾声。

    纳西族小伙再次跑出来,招呼了两个人把鱼爷给抬着出去了,丢到了寨门口,那鱼爷竟然就躺在地上,打着呼噜,地为床,天为被,活脱脱像个乞丐。

    我皱眉,心说这人真是太怪了,但小哥却神秘一笑,走到门口,捡起来一块石头,照着寨门上的寨门石上敲了三下,然后就转身回到了桌上。

    接下来,我们随便吃了点饭填肚子,小哥就跟我回房间睡觉了,我心里还在想呢,鱼爷这一晚上不会一直睡在那里吧。

    这里的人也真是,乞丐总得给找个窝啊,想了想去,我感觉自己也是无聊透了,管那么多干嘛,就睡着了。

    可是当半夜三更的时候,我从梦中醒来,扭头一看,跟我一铺的小哥竟然消失不见了。

    我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找了下还是没找到,去洛诗房间,洛诗正和衣安静的躺在那里,而本来想去找纳西族老板的,可没有,而是来到了院子里。

    可我来到院子里一看,我们吃饭的那张桌子上,碗筷什么的都没收拾,而且,在我坐的那张板凳上,有几块蓝矾石,摆出来一个很奇怪的图案。

    我赶紧冲到寨门口去看,发现鱼爷也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