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四十六章豢鬼
    我当即就有点不高兴了,我们可给了他钱的,这小子竟然说不走就不走了,我就跟他理论,可没想到,他竟然将手里赶驴的鞭子一扔,撒腿就跑了,那样子,就像是逃命似地。

    小哥倒是没说什么,他只是从地上捡起来鞭子,继续赶驴上山,表情十分的平静。

    我问小哥:“这里的人怎么这么不靠谱啊,还有,师父,这龙虎山上之前有道观,后来怎么就没了呢,难道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那还魂草只有这里才有吗?”

    一连串的问题从我口中问出来,小哥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说,这些你都别操心了,只要我们上了山,我就有办法找到还魂草。

    我当即一下子憋住了,总感觉现在的小哥怪怪的,要知道,小哥可是洛诗的亲生父亲,现在车子这么颠簸,要不是我抱着洛诗,估计她就算是昏迷也不会很舒服。

    当然,我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着洛诗,心里却七上八下的。

    说来也真是奇怪,我们刚才在半山腰,气温还不是很低的,但是继续走了不多会儿,气温骤然下降了好几度,那感觉,又像是一下子掉进了冰窖似地。

    我虽然还没去上大学,但是物理知识懂的,一般上升多少告诉,下降多少温度我心里有数,可这龙虎山也不高啊,我们这才走了多久,气温就低的让人心里发颤。

    加上之前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后,我就明白了,这龙虎山看来真是不怎么太平,估计这里真有什么古怪。

    此时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多,天色开始上黑影了,小哥坐在前面一句话不说,那头驴子一个劲的走,有那么一瞬间,我扭头去看驴子的时候,发现它的眼神很不对劲,说真的,这种感觉就跟我昨晚上发现的那猫头鹰看人的眼神一样,就像是人似地,它在看你,眼神里似乎有东西。

    我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更加强烈了起来。差不多半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了龙虎山上,可我们刚下车呢,那头驴子忽然就像是发疯了一样,开始逃窜你起来,幸好我抱着洛诗从车上跳下来了,不然估计都被摔着。

    而那驴子,竟然驮着马车呼啦啦一阵疯跑,然后直接朝着山下跳了下去,而且,还是从最高处,直接一跃下去的。

    这一幕当时就把我给吓到了,也不知道这驴子害怕什么。

    但是小哥表现的十分平静,摆了摆手,让我背着洛诗朝前走,前方不远处,我隐约看到,还真有一个道观,不过远远地就能看到这道观破旧的不成样子了,估计好些年都没人搭理了。

    来到道观,小哥先是走进去看了看,喊了一声后没人应,他这才带着我走进院子里,不过刚进院子里,我就发现这里有了许许多多的罐子,这些罐子,看上去就像是农村那种腌制咸菜的那种黑色陶瓷罐,不过,道观的院落里摆放的密密麻麻的,还真是有点奇怪。

    我就问小哥,这些罐子是干嘛用的啊,小哥也说不上来,不过他表情有点怪,似笑非笑的,大步一跃走进了道观的大堂内,然后坐了下来休息。

    “陈升,把洛诗放下来休息一会吧,休息之后,我们找还魂草。”他说了一声,然后掏出来烟点上了,狠狠吸了一口,那样子,就像是烟瘾很大一样。

    我更加感觉不对劲了,师父之前只有在面对艰难抉择的时候才会抽烟的,可现在他休息也抽烟, 猛地,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划过了一个可怕的念头。

    我尝试着问师父:“对了,师父,咱们上次在村子水库的崖塘那里,你告诉跟水说话,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我拜你为师也有一段时间了,你什么时候教我本事啊?”

    很明显,我这话就是想试探一下他的,因为,我总感觉面前这个小哥,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的,很怪。

    小哥笑了笑说:“哦,你说跟水在聊天啊,那只不过是我思考的一种方式罢了,至于我什么时候传授你本事,等回去吧,回去我就开始教你,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先找到还魂草,让洛诗醒转过来。”

    我顿时就疑惑了,说真的,要是他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或者说回答错了的话,我会偷偷带着洛诗跑掉,可是,他的回应,让我无法正确判断,一时间我竟然有点摸不透了,难道说,我感觉师父的古怪都是自己想出来的吗。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忽然,院子里的一个罐子忽然动了起来,我和小哥猛地扭头,就见一个罐子里竟然钻出来一个脑袋,这脑袋白白嫩嫩,俨然是个婴儿的脑袋瓜,只是,这婴儿的两腮上都点了胭脂,看上去有点怪异。

    更离奇的是,他正盯着我们再看,咧嘴一笑,露出来一排锋利的锯齿,锯齿上鲜血淋漓,看上去格外的吓人。

    我顿时吓得站起来了,小哥面色也变了,说道:“怪不得这里阴气这么中,没想到有人竟然在这道观里豢养小鬼,真是太放肆了!”

    话音还未落下,就见师父朝着那罐子冲了过去,咬破手指就要朝着小鬼的脑袋上去摁,可那小鬼竟然咯咯的笑了起来,紧接着,整个道观院落里所有的罐子都开始摇晃起来,传出来一阵密密麻麻渗人头皮的声音。

    小哥的指头还没摁出去,小鬼竟然伸长了脖子,一口朝着小哥的手腕上咬了过来,小哥赶紧抽手,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张纸符,直接朝着小鬼的脑袋上扔了过去。

    哧啦!

    一股子青烟冒出来,那小鬼顿时吱吱叫起来,随后,啪的一声,罐子破裂了,可是,罐子破裂开后,我顿时惊讶的长大了嘴巴,因为,罐子里根本就没有婴儿的身子,或者说,那只是一根像是脐带一样的东西。

    我瞪大了眼睛,小哥扭头就冲我说:“快点把洛诗背起来,我们离开这里,这里是豢鬼之地,要这样待下去,我们根本不是这群小鬼的对手!”

    听到小哥这么紧张的说,我自然不敢停留,在我的印象中,小哥从来都是比较稳重的人,现在他都紧张了,这说明,这些小鬼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应付的。

    一把将洛诗从地上背起来,我赶紧朝外面跑,可那些罐子在这个时候,竟然摇摇晃晃的歪倒在地上,朝着我滚动过来,然后将我围住了。

    小哥手中出现了一把长剑,开始不断的劈砍,但是小鬼真的是太多了,眼见着就有招架不住的事态。

    就在这时,忽然,一道声音破空传来。

    “你们这群小崽子,都给我住手!”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鱼爷,此时的鱼爷摇摇晃晃的扶着道观大门的门框,手里抓着个水壶,但是看上去,还是那种醉醺醺的样子。

    “吱吱吱!”经过鱼爷这一声爆喝,那些小鬼竟然真的就停下来了,只是叫了几声,然后脑袋都缩回去,然后咕噜噜的滚回到原地,然后整整齐齐的摆放,看上去,刚才经历的事情,就像是没有发生一样。

    小哥眉头一挑,赶紧冲到鱼爷面前质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鱼爷喝了一口水壶里的水,醉醺醺的样子笑道:“后生啊,我早就跟你说了,这龙虎山不是之前的龙虎山了,我劝你不要来,你偏偏要来,刚才要不是我,或许你们就成了这些小鬼的食物了。”

    说着,他从身后拽了拽。

    我这才看到,他身后竟然有一根拇指粗细的绳子,顺着绳子去看,没想到后面竟然拴住了很多小动物,山鸡啊兔子啊什么的,还有鱼之类的东西,真是不知道这些玩意他是从哪里弄来的。

    小哥却皱了皱眉头质问道:“告诉我,这些东西是不是你养的?这里可是道观,道士的责任是除去邪祟,你之前在道观里生活过,难道不知道吗,现在道观之地,竟然成了你豢养邪祟之所,真是太荒唐了。”

    鱼爷却笑了笑,说:“后生,你还是太年轻,知道的东西太少了,再说了,我可没说这东西都是我养的哈,我只是一个打下手的,再说了,之前好歹我也算是个道士,豢养小鬼这种事情,我做不出来。”

    “不是你那会是谁?”小哥继续追问。

    鱼爷忽然神秘一笑,说:“这个我就不能告诉你了,不过,我相信,你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找还魂草,到时候你还会跟她碰面的。”说完,鱼爷竟然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走到道观大堂门口的时候,却忽然歪倒下去,再一次,起了鼾声。

    这人,真是太***奇怪了。

    我喊了小哥一声,说:“师父,咱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我怎么总感觉古怪的很,这道观养了小鬼,我们不能逗留,还是赶紧去找还魂草吧!”

    小哥似乎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了,不过,他四下看了看院子里的黑色陶瓷罐子后,却摇了摇头,说今天晚上就待在这里。

    没想到,师父这么一说,原本鼾声如雷的鱼爷竟然笑了一声,就像是梦呓一样的说了一句话:“这就对了,来了,她快来了,嘿嘿。”

    我顿时被他瘆的头皮有点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