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四十七章花轿
    鱼爷这个人太怪,我根本就看不透,你说他睡觉吧,他忽然清醒过来,你说他清醒,他还醉醺醺的,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躺地上睡着了。

    而且他好像心里藏着什么东西,一直不说。

    当然,我现在也没心思去怀疑小哥什么的了,我感觉只是自己多心。

    此时小哥听了鱼爷的话,目光中闪现一抹冷厉,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让我背着洛诗停下来,然后就在道观的门口那边等着。

    具体等什么,我也不知道,但小哥这样安排了,我也不好说什么,我想,他应该就是想等着鱼爷口中的她吧。

    龙虎山上气温很低,我们坐在院子里冷飕飕的,小哥也有点冷,我担心洛诗着凉,就把自己脱下来盖在她身上,然后紧紧的抱着她,只是那鱼爷,躺在大堂的门口,像是一点都不怕冷似地,一直打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扭头看师父,小声说,师父,我们这样下去根本就不是办法,还是找个地方去休息和睡觉吧,在这里算是怎么回事啊。

    师父似乎也有些动摇,沉思了片刻,正要点头说好,忽然,原本躺在地上鼾声如雷的鱼爷一下从地上翻身而起,喊了一声:“来了。”

    然后十分恭敬的看着道观门口。

    我下意识扭头去看,就见道观门口这边生出来一层淡淡的雾气,雾气缭绕之间,有那么几个身穿红色衣服的女子走了进来,只是,这些女子的肩膀上正扛着一顶花轿呢,而且,她们走起路来都轻飘飘的,十分诡异。

    “阿婆,来了。”鱼爷此刻哪里还像刚才那样邋里邋遢的,整个人都变了似地,十分精神,眉宇之间还特装的那种,跑到院子里,衣服恭迎大驾的架势。

    可那些抬轿子的红衣女子根本就不搭理鱼爷,只是停下来了,这个时候,花轿的帘子前一阵阴风吹过,一道绰约的身影若隐若现。

    “鱼爷,那两个半人是谁,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一道仿若是溪涧清流般悦耳的声音传了出来,是个女人,可是,她的声音好听像是叮咚泉水,令人心里很舒服。

    鱼爷顿时低头哈腰的笑着说道:“阿婆,他们来这里是为了还魂草罢了,哈哈,这年头,没想到还有人敢来到这里找还魂草。”说完,鱼爷朝我们冷笑一声。

    我不明白鱼爷这冷笑啥意思,难道是嘲笑我们没有实力吗,还是说,还魂草不在这里?当即我就站起来,对着花轿里的女人吼道:“喂,我需要还魂草,你要是有的话,帮个忙,我要拯救洛诗。”

    我这话音刚落下,小哥连忙拽了我胳膊一下,给我使眼色,那意思是在说,我这个人太没礼貌了。

    就连鱼爷也皱眉了,吓得低头哈腰的,不过,女子倒是没生气,虽然她在花轿里,但是她看我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那种冰冷。

    “为了救一个普通的女孩,对我大呼小叫的,你还是第一个,怎么,你想死吗?”忽然之间,花轿中传出来这声音,虽然声音的音色听上去很好,但气氛却让人瞬间有种跌落进冰窖中的感觉。

    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但还是咬着牙说道:“洛诗,她不是普通的女孩,在我心里,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子。”这么说着,我忽然感觉心里有点疼,说真的,洛诗在我心里占据了很大的位置,可是,现在她还是昏迷不醒。

    我很想让她快点醒过来,哪怕是她什么都不做,只是冲着我傻笑两声,或者说跟之前一样,凶巴巴的在我的后脑勺上拍打两下也好。

    听到我这话,花轿里的女人沉默了一会,声音才传出来,不过这一次她是对着鱼爷说的,她让鱼爷帮助我们安排房间,这样在院子里很冷。

    鱼爷微微一愣,不过还是很快帮我们安排了房间,只是,那被称为阿婆的神秘女子,被直接抬着进了道观大堂,没再多说一句什么。

    我本来还想去找她要还魂草的,可是却被小哥给拽住了,小哥面色开始复杂起来,很严肃的告诉我说:“陈升,这个女人是什么来路,我们现在根本就不清楚,还有那个鱼爷,总给人很怪的感觉,我们现在最好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吧,还魂草不是普通的东西,就算是你去要,也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

    我知道他是在担心什么,可我根本就不在乎,我说:“师父,为了洛诗,什么样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

    师父苦笑一声,拒绝了我,要我静静的等待着。

    我们是被安排在一个房间的,虽然这道观很多房间,但是,鱼爷那家伙似乎在顾虑什么,所以就将我们安排在一个房间里。

    洛诗躺在床上,我和小哥拿了两床被褥在地上打地铺,我躺在地上本来睡不着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师父动了一下,好像是拔了一根我的头发,我顿时感觉脑袋一沉,然后就昏睡了过去,而当我再次醒转过来的时候,却感觉那里被人用什么东西束缚着。

    睁开眼一看,竟然是小玥,小玥估计又饿了,在吃我的香,不过我扭头一看,师父根本就不再了,我当即就问小玥:“我师父呢?”

    小玥秀眉皱了下说:“这正是我把你弄醒的原因,快点起来吧,那会我感觉到你师父对你动了手脚,然后从戒指里出来,想把你叫醒的,可你怎么都醒不了,没办法,我才出此下策的。”

    我赶紧提上内内,穿上裤子,对小玥说:“你帮我照看一下洛诗,我去找师父,这大晚上的消失了肯定有什么古怪的。”

    小玥点了点头,我赶紧出了道观。

    说真的,从房间里面出来,看到道观里密密麻麻的一排排的黑色罐子,我心里总感觉很毛的慌,可是师父到底去了哪里呢,这跟我发觉他的古怪有关吗?

    我来到了大堂,大堂里只有一顶花轿,原本抬花轿的那些穿着红衣服的女子不见了,就连鱼爷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朝着花轿走了过去。

    心里很慌乱。

    可我还是忍不住将花轿掀开,只是,掀开后,里面什么人都没有,我愣了一下,他们都去了哪里,怎么顿时有种道观空了的感觉。

    就在我疑惑的时候,我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我下意识的直接躲藏进了花轿里面,就听到有人走进来了,听那脚步声,应该是鱼爷的。

    但是鱼爷只是哼了一声,什么话都没说,然后就没动静了,我隔着花轿上的帷幔朝着外面看,发现鱼爷就站在那里,很古怪的一动也不动,一时间,我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

    过了差不多十几秒钟吧,我终于有点忍不住了,心说大不了出去算了,跟鱼爷照面还能怎么着,可忽然,鱼爷开口了。

    “陈升,跟我来。”鱼爷的声音,十分清晰,口气,十分严肃,那感觉,好像跟我十分熟悉,十分亲切似地。

    我愣了下,他早就知道我躲在了花轿里,我只好走出去,然后跟在他后面,鱼爷也不说话,带着我快速的离开了道观。

    “怎么了?”我问鱼爷,故意让自己表现的漫不经心,可鱼爷不说话,一直顺着一条路走,走的很快,脚步十分稳健,完全不是之前那种醉醺醺还摇摇晃晃的感觉。

    差不多走了四五分钟,我们竟然来到了一出悬崖边上,而这悬崖,就是那会驴子托着车子纵身一跃的地方。

    “鱼爷,你带我来这里干嘛。我跟你可无冤无仇,你不会想害我吧?”我心里有点发冷,这黑灯瞎火的,鱼爷把我带到这里来,很可能要对我图谋不轨啊。

    可是鱼爷却没回答我,只是弯下腰去,从悬崖边上捡起来一个什么东西,然后一阵拖拽,我这才看清楚,他手里拖拽的是一条铁链。

    “跟我下去。”他头也没回,只跟我说了一声,然后拽住铁链,纵身一跃跳了下去,我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这尼玛的高难度动作我根本做不来啊,我下意识的退缩。不过,鱼爷的声音很快就传来了,“想要还魂草,想要救你喜欢的那个女孩子,就要付出代价,这可是你说的。”

    轰的一声,我就像是被当头挨了一棒子是的,醒转过来,是啊,为了洛诗,我的确什么都愿意付出,那么现在这情况,我为什么还要害怕呢。

    我当即没再犹豫,直接跟着鱼爷就顺着绳索往下滑。

    这悬崖很陡峭,根本就不是我们之前上山的那条路的陡势,要不是有铁链,说真的,我真有点崩溃了,还好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干了不少农活,身子骨还算不错。

    差不多下了二十多米,停了下来,鱼爷跟我站在一口巨大的洞口面前,这里山风呼啸,阴风阵阵,给人一种像是到了鬼门关的感觉。

    我问鱼爷,这是什么地方啊,怎么感觉这么阴森,鱼爷忽然扭头看了我一眼,说:“这是悬棺洞,据说还魂草就在这里,不过我现在需要问你一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我皱眉,问道:“你想问什么?”

    鱼爷的眼神忽然灼亮了起来,而且,那眸子,炯炯有神,盯着我,让我有种身子不能动的感觉,他问:“你对你那个师父了解多少?”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呵呵,你以为,他找还魂草的目的,是为了救那个女孩子吗?幼稚。”鱼爷嘴角扬起来一抹诡异的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