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四十八章恩怨
    我顿时愣住了,他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是说,师父来这里找还魂草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洛诗的病吗,这怎么可能。

    我直接对鱼爷哼了一声说:“你不知道不要乱说,你凭什么说我师父,我感觉你这个人真是太怪了,好了,你要说这里有还魂草,那我就跟你进去,要是找不到,看你怎么说!”

    鱼爷忽然很轻蔑的冲我一笑,扭头看我的时候,那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二傻子,这让我心里顿时很不安起来。

    我不愿意相信师父找还魂草还有其他的目的,可是鱼爷看我的眼神,越不屑,就让我感觉他说的越是真的,说真的,我心里真的开始有些慌乱起来了。

    鱼爷瞅了我一眼后,不再说话,径直朝着洞口内走了进去,不过,他刚走到洞口,我正要跟上去的时候,他却停了下来,身躯挺的笔直,站在那里,身上散发出来一股子十分冷峻的气息。

    我微愣,不知道他这是干嘛,就问:“鱼爷,怎么了?”

    鱼爷扭头皱眉看了我一眼说:“好像有人比我们提前来了一步。”

    我心里顿时着急起来,要真是这样,那岂不是说还魂草有可能被人捷足先登了,当即我就冲过去,鱼爷没有拦住我,可是我冲到洞口里后,整个人就懵逼了,这算是什么悬棺洞啊,完全就是个小窑洞的感觉,我还以为这里多么的高大上呢,而且,悬棺洞悬棺洞,我根本就没看到有什么棺材。

    只是,让我感觉后背都发凉的是,下意识转身去找鱼爷的时候,鱼爷却忽然消失不见了,我心里顿时一紧,喊了一声,可真是奇了怪了,我的声音竟然被什么东西挡回来了是的,有种穿不出的感觉。

    下意识,我朝着外面走了两步,可是扭头间,却看到鱼爷已经在里面很远的地方了,那感觉,好像他是在我的前头。

    可我刚才明明就感觉到鱼爷在我的身后啊,难道他还会瞬移不成,我追上去,喊:鱼爷,鱼爷!

    但这老家伙竟然不搭理我,一个劲的朝里面走,任凭我怎么喊,怎么追,他跟我的距离似乎就保持在那个阶段上。

    “鱼爷!你干嘛呢!”我终于没耐性了,大吼了一声。

    不过我这么一吼,忽然感觉脑袋里昏昏沉沉的,紧接着,我感觉到一道黑影出现在我身后,然后,头发又像是被拔掉了一个是的,疼了下,不过这次,我脑袋却清醒了许多。

    我扭头一看,竟然是小哥,我顿时瞪大了眼睛。

    “师父,你怎么在这里?”我疑惑着问道,脑海里却快速的回想着那会鱼爷的话,鱼爷说,有人来到这里捷足先登了,难道说,真的就是师父吗,他来到这里找还魂草的目的,并不单单是为了洛诗吗。

    他瞅了我一眼,忽然问了我一句:“臭小子,你不是在山下纳西族的田园人家吗,怎么来到这里了?”

    轰隆!

    猛地,在听到小哥这话的时候,我整个人脑壳子都有点飞了,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是跟他一起上山的啊,难道说,他不知道?还是说,那个跟我一起带着洛诗上山的人,并不是我认识的小哥,而是另外的一个人?

    我懵了,彻底的蒙圈了,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想解释,可是张了张嘴,一时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了。

    “陈升,洛诗现在怎么样了?”他又问我。

    我一想,洛诗还在道观里呢,心里惶惶的,要是说,面前这个小哥才是真正的师父的话,那跟我一起上来的,根本就不是小哥,这也就从侧面上说,洛诗现在很危险。

    我皱了皱眉头,说:“洛诗现在在道观里,师父,你……难道忘记我跟你一起上山的事情了吗,你忘记了我们做了当地的地盆子车,是那个纳西族小伙子带我们上来的吗?还有,在道观里遇到的那些被豢养的小鬼。”

    盯着师父,我迫切的希望得到他肯定的回答,可是他的眸子里却满是疑惑,说:“升子,你怎么了,你说话我怎么听不懂了,我是看你睡下了,还感觉那个鱼爷有问题,所以就从田园人家出来,一路追到这里来的。”

    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问师父:“那你出来多久了?”

    他说道:“差不多三个小时了吧。”

    三个小时!

    呵呵,我无奈,我内心的恐惧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师父说的三个小时,在我这里,却是一天一夜?我真的就完全懵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想给他解释,但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他看我表情很怪异,苦笑一声说:“好了,别磨蹭了,跟我朝里面走,要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还魂草应该就在这悬棺洞呢,对了,你来到这里,见到那个鱼爷了吗?”

    我点了点头,伸手去指前方,可我手伸出去,却猛地又愣住了,因为就在我刚才还看到鱼爷的地方,发现那里只是一面墙而已。

    师父看我的眼神格外的诧异,没说什么,直接拉着我继续朝里走,他的表情十分严肃,这才是我熟悉的小哥,只是,我现在内心很不安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根本就没搞清楚,三个小时的时间,怎么可能变成了我的一天一夜呢?

    疑惑,搞不懂,让我有点像是丢了心一样的麻木。

    不过,我猛地又想到了一点。

    师父刚才问我洛诗在什么地方,我回答他说在道观里,难道他就不怀疑一下吗,毕竟,洛诗现在可是处于昏迷状态,我就算是力气再大,也不可能背着洛诗在三个小时之内上龙虎山啊。

    这又是一个疑点。

    脑袋里乱糟糟的,我有种要崩溃掉的感觉。

    被师父拽着,差不多走了十几分钟,前面一道影子忽然一闪消失不见,不过我们正前方,却出现了好几道岔路,这里很多窑洞,岔路很正常,但是刚才那道身影,却是鱼爷的,师父一时间做不出来判断了。

    “怎么办?”我问师父。他皱了皱眉头,说只能赌一把了,继续跟我朝一个洞口内走去。

    又走了差不多十几分钟的时间,忽然间,一阵阴风吹过来,空气变得污浊起来,有一股子淡淡的尸臭味。

    师父脚步一顿,“到了!”

    身上生出来一股子平静而又萧杀的气息。

    我这才定睛一看,发现面前果然开阔了不少,足足有一个篮球场地那么大,而且,这里的墙壁上,竟然真的悬挂了很多的棺材,不过,让我十分诧异的是,在整个悬棺洞内最中间的位置,竟然有一定红色的花轿,而这花轿,跟道观里那阿婆坐的,几乎是一模一样。

    “来了呀。”忽然,就在我和师父脚步停下的时候,花轿里面传来了一道声音,这声音,听上去隐约有些熟悉,但是这熟悉的感觉,有让我有种诡异的错觉。

    师父面色像是往常那般平静,回应了一声,来了,然后下意识将我挡在了身后,而这时,我看到,鱼爷竟然从花轿的一旁走了出来,手里提着个水壶,喝了一口后,醉醺醺的扶着花轿,一双死鱼眼,迸射出来诡异的眼神,盯着我和师父。

    “没想到把你引到这里来,还真是不太容易呢。”花轿里再次传来声音。

    而这一次,我去看师父,不知道为什么,发现他的脸色陡然间变得十分古怪,而且,他刚才好像没发现什么,但是现在发现了,也意识到了,他的情绪忽然变的很不稳定了起来。

    我下意识抓了师父胳膊一下,他这才回过神来,咬了咬牙,神色紧绷起来,然后长长吁出一口气,正色面对花轿那边。

    “鬼不灵?呵呵,你去那个小村子隐居,做了这么多年的木匠,可还是改不了你喜欢乱管闲事的毛病啊!”鱼爷忽然目光烁烁的盯着师父冷笑一声说道。

    师父低下头去,像是在思忖什么,不过忽然他又抬起头来,瞪了一眼鱼爷,说:“为什么,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鱼爷笑了笑说:“对于我们这种人来说,想做一件事情,只要动动脑子,玩点手段,似乎不那么难做到吧?”

    师父叹息了一声。

    可我却在一旁有点听不明白了。

    这到底是咋回事,听师父和鱼爷以及花轿里那个女人的话中之意,似乎,他们早就认识了,而且,似乎还有点恩怨似地。

    “的确,对我们来说不简单,但是,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了,我只是想让洛诗好好的活下去,这应该没什么错吧?”师父有些激动的说道,他的身子都开始颤抖起来。

    鱼爷冷哼一声说:“你做的没错,但是,洛诗是时候跟我们走了,就凭借着你自己,还想将她带好?简直太低级了,鬼不灵,从现在开始,你没有权利跟小洛诗交往了。”鱼爷就像是在下命令一样的说道。

    师父的身躯再次颤抖了下,拳头捏紧,脸上青筋暴凸,“想从我手中抢走我的女儿,你们就先杀了我!”

    不过,师父这话音刚落,忽然,一道阴风吹起,沙尘弥漫,那红色的花轿上位帷幔呼啦啦随风舞动,只是一瞬间,一道红色的光影出现在鱼爷的身旁,而我盯着那道身影,忽然一下就愣住了。

    我浑身冰冷!

    她为什么是……洛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