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四十九章红缨
    我在看到洛诗这张脸的时候,有种做梦的感觉,不过仔细朝着那女人看了下,才发觉,她虽然有着跟洛诗一样的脸,但是眸子中的眼神却不太相同。

    有时候,人可以改变,不管是通过化妆还是易容术,但唯一不能够改变的就是人的眼神,有句话说的好,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是直达人心底的地方,所以,当我在看到女人的眼神后,我心里稍微松了口气。

    当然,就算是面前女人不是洛诗,想必也会跟洛诗有一定的关系,所以我还是有些紧张,而且,我不明白他们这是怎么了,心里有点没底。

    眼看着师父一副要暴走的架势,我连忙上前拦住他问道:“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这个女人是水,鱼爷又是谁,你告诉我,现在我们的主要目的就是找还魂草,不要为了一时的冲动误了我们的大事啊。”

    我几乎用一种哀求的口气对师父说的,因为虽然我还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但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师父这么不淡定,当然,尤其是他在看到了那个从花轿里走出来的女人之后,情绪更加的不稳定了。

    师父瞅了我一眼,旋即扭头看了看站在那里的女人和鱼爷,咬了咬牙,神色紧绷,看上去就像是在考虑是不是要动手是的,差不多过了十几秒钟,他才叹息一声。

    “红缨,当年我们说好了的,你现在回来找洛诗,这似乎不太符合规矩吧,你要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为了洛诗,付出了很多,再说了,洛诗她不是普通人,这一点你也知道。”师父口气一下子软下来后,竟然就用商量的口气跟那女人说话了。

    红缨,既然师父并未叫女人洛诗,那说明这人只是跟洛诗长的相似,而且,从目前的情势上来看的话,这个女人似乎是洛诗的长辈之类的,难道说,是洛诗的母亲吗,要真是这样,那面前这个女人,岂不就是小哥的女人吗。

    我一想到这里,忍不住多看了几眼红缨和师父,心里有些唏嘘,虽然师父长的不算是很丑,但是说真的,洛诗跟红缨就像是一个模子里面扣出来的,这张脸蛋,简直就是绝美的,就算是他们是夫妻的关系,那我也实在是想象不出来,当年他们怎么可能在一起的。

    红缨在听到师父这话后,那性感的嘴角微微扬起来一抹笑意,说道:“是不符合规矩,但洛诗必须要跟我们走,这不仅仅只是我一个人的主意,你也知道,我身不由己。”

    师父听到身不由己这四个字,顿时笑了起来,甚至可以说,笑的有点癫狂了,因为师父是一个比较沉默和冷静的人,现在笑起来竟然有点癫狂感觉,所以让人心里感觉很不适应,有点怪。

    “哈哈,是啊,红缨,你说的对,总是身不由己对吗,当年,你离开我身边,也是身不由己,这似乎成了你离开我身边最好的理由,说真的,当年我信了这个理由,但是现在你还用这样的理由要将我的女儿从身边抢走,这绝对不可能。”说着说着,师父的情绪就激动了起来。

    对于家庭内部的事情,他似乎从来都不会如之前那般的淡定。而且,我看到师父现在的眼睛都是红红的,似乎要哭了似地。

    红缨稍微有些动容,不过这个时候,鱼爷在一旁插话了说道:“现在不是闹情绪的时候,说正事,不要被他的情绪给感染了,这个家伙之前的手段,我们可是领教过了的。”

    听到鱼爷这话一说,红缨的情绪顿时就稳定了下来,她那好看的眸子之中闪现出来冰冷的神色,然后对着师父说道:“女儿我必须要带走,这个没得商量,好了,告诉你一件事情,还魂草现在不止是我们想要,还有很多的人想要。”

    师父原本有些郁闷的,不过听到红缨这话,脸色顿时就变了,他赶紧趴在地上听了一下声音,果然,他听到了其他人的脚步声。

    “升子,跟我来。”师父这时候忽然说了一声,转身就朝着一旁的跑,原本他面前只有一堵墙的,可是没想到,他一脚踹在上面,顿时就出现了一个洞口,原来这里藏着一道暗门。

    冲进了洞内,我就看到这里竟然也藏着很多的棺材,而且,这里的棺材,相比较外面洞内的那些悬棺,给人更诡异的感觉。

    “鬼不灵!”鱼爷在外面大声的喊叫。

    就连红缨也焦急的对着我和师父这边喊了一声,但是师父现在面色坚毅,也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只是他根本就不再理会鱼爷和红缨了。

    我跟在师父后面,师父手中出现了一把利剑,疯了一样的撬开一口口棺材,像是在找还魂草,可我一想就感觉不对劲,这还魂草应该是一种草吧,怎么可能会生长在棺材里呢。

    就在这个时候,鱼爷和红缨两个人也走了进来。

    鱼爷对着我们喊了一句:“有人来了。”

    师父猛地一愣,目光中透射出来杀气,可紧接着他还是继续寻找还魂草。

    “还不走,再不走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鱼爷说了一句,转身就要跟红缨走,而这个时候,师父却忽然喊了一声:“红缨。”

    这一道声音中,仿若掺杂了些许的情绪,师父的眼圈竟然红了,甚至都有眼泪快要流出来了,他从一口棺材胖走到红缨面前说道:“难道,真的要带洛诗走吧,你知不知道,这么多年了,我每天都在想你,随着洛诗慢慢长大,她长的跟你越来越相似,我看着她就会想起你,她算是我最后的寄托,难道,你真的就要带她走吗,若果真是这样,我宁愿自私一回,我宁愿就让我们的孩子这样昏迷下去,只要我能够天天守着她。”

    说完,师父站在那里,甚至微微颤抖起来。

    我整个人都懵了,说真的,在我的印象中,师父一直是一个比较沉稳冷静的人,甚至,他很少开玩笑,比较古板,可是,此时此刻,他的话,竟然让我的眼睛都开始有些湿润了,我虽然不知道师父和红缨之前经历了什么,可是,他的话,莫名的就戳到了我的心里。

    红缨本来是想劝师父走的,却没想到,被师父这话给说的面色微红,神色有些尴尬起来,她盯着师父几秒钟之后,忽然不在说话,而是扬起来手来,啪的一声,甩了师父一巴掌。

    “你凭什么自私,你有什么资格自私!告诉你,你自己不够强大,这就是你最大的自私,当年我为什么不能脱离家族,当年你为什么不是那个可以为了我,放弃一切的男人,我多么希望你是,可你不是,你要你的自由,你丢掉了我,而现在,你没什么资格再自私下去!”说完,她转身,看了鱼爷一眼。

    鱼爷也是被红缨这举动给吓到了,不敢多说什么,只是跟在身后。

    “我们离开这里,他要想死在这里,那就让他死在这里好了,那些人就连我们莲家都惹不起!更何况这两个小喽喽。”一边走,红缨一边有些气愤的说道。

    很快,她坐进了那顶红色的花轿之中,然后,凭空当中出现了四个抬花轿的女人,然后和鱼爷一起消失掉了。

    这整个过程,只不过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可是,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我立马就明白了,红缨最后的话,很明显就是在关心师父。

    我扭头对师父说:“师父,那就是我师娘吗,没想到,我师娘长的跟洛诗那么像,也那么漂亮。刚才师娘是给我们传达消息呢,有人来了,看样子还是很强大的人,估计我们应该需要离开了。”

    师父目光望着红缨和鱼爷消失的地方,空洞洞的,良久之后他才回过神来,瞅了我一眼,说:“对,你说的没错,我们应该离开这里了。”

    说着,带着我赶紧冲出洞,循着原来的路就朝回返。

    由于这悬棺洞内的窑洞比较多,所以,进入的路径也大都不同,而我跟师父经过一个窑洞洞口的时候,忽然看到有一群黑色身影从另外的一个窑洞口朝里面冲了进去。

    奇怪的是,我在瞥了一眼的时候,看到一张脸,那张脸竟然在大队人马之后,扭头冲我笑了一下,那笑意,十分的诡谲。

    而当我去想那张人脸是属于谁的时候,却怎么都想不起来,总感觉面熟,但却一直都不知道是谁。

    说真的,这感觉十分的诡异,要说那人是跟随着大部队的话,在看到我后,应该掉转头,对我和师父进行攻击才对,可是他竟然像是能感应到我似地,扭头,还冲我笑,这当真是十分邪门。

    这件事情我没有跟师父说,因为我也有种错觉,不能够确定那是不是真的。

    跟着师父七拐八拐的从悬棺洞内出来,此时正是凌晨三四点钟,黑漆漆的,不过,我和师父刚走出洞口,就看到悬崖正前方,竟然挂了几十条绳子,这绳子就像是通了天一样,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顺下来的,而且,在那些绳子上,挂着一些黑乎乎的人影,一动不动。

    这一幕的感觉,就像是天上顺下来很多绳子,一群人顺着绳子爬下来,但是被施展了咒语似地定格住了,这着实诡异的不行,而且,我脑海里也不知道怎么的,瞬间想起来了之前师父告诉我的丢手绢一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