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五十章鬼门
    师父之前告诉我丢手绢一门有通天秘术,而且,还说我妈就是丢手绢一门中人,当时我也的确见过我妈的这门秘术,所以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后,不免就会有所联想。

    然而这时候,师父却快速拉我找了个地方躲藏了起来,我刚要问他怎么了,他直接就捂住了我嘴巴,朝我比出来一个嘘的手势,那架势,看上去十分的谨慎和害怕。

    说来也奇怪,那些掉在绳子上的人,原本看上去就像是死尸一样,一动不动的,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竟然都开始动了起来。

    说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脑海里又冒出一个词来,死而不僵。我小时候听爷爷讲过,有些生物到了冬天就会冬眠,他么看上去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可等到春天来了,它们的身子就可以动了,我在看到那些挂在绳子上的人影动了时,就有这种感觉。

    紧接着,那些人密密麻麻的开始顺着绳子往下爬,爬到跟悬棺洞洞口水平的时候,他们竟然都跟跳蚤一样的跳了上来,速度很快,动作说灵活也很灵活,说僵硬也有点木讷。

    直到这群黑影鱼贯而入之后,师父捂住我嘴巴的手才挪开了,我赶紧问师父,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啊,师父皱了皱眉头,在昏暗的月光下,他的脸上看上去极为难看。

    “这些都是鬼门中人。我们根本惹不起。”师父说道。

    我愣了一下,鬼门?在我的印象当中,鬼门可不是跟外八门这样的小派别一个水准的,鬼门算起来可是一个大门,甚至,可以和佛门以及道家相提并论的那种。

    我当即就问师父:“他们来这里干什么啊,不会是也先想找还魂草吧?”

    没想到,师父竟然点了点头说:“是的,他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找还魂草。不过,很显然他们这一次的计划落空了。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怎么得知这里会有还魂草这个消息的。”

    我想了想说:“师父,既然龙虎山这边有还魂草你我都知道了,那鬼门中的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呢,毕竟,大门派中的消息都是很灵通的。”

    师父诧异的瞅了我一眼,没说什么,而是赶紧带着我朝着后山那方向爬,我也没有犹豫,知道师父现在跟我不可能走之前的路了,虽然之前我是跟鱼爷一起来这里的,但是那条路太明显。

    很快,我和师父绕到了后山这边,然后开始攀爬,说真的,这他娘的龙虎山本来并不是很陡峭的,可也真是邪了门了,这里一旦有了悬崖之后,就十分陡,爬起来也真是费了劲了。

    我和师父几乎是徒手攀岩啊,要不是最近身体便好了点,或许我早就累的一个抓不住岩石,掉到悬崖下面摔死了。

    终于,花了大半个钟头,我和师父从悬崖下面的悬棺洞里爬上来了,一上来,都来不及把气给喘匀实了,师父就带着我朝着道观那边跑去。

    师父估计是担心洛诗吧,我也担心,只好强忍着疲倦跟在后面,可来到道观之后,师父扑通一声就跪在了道观门口,我走近了一看,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道观里,此时鲜血遍地,原本那些摆放在院落中的黑色陶瓷罐子,早就零零落落的破碎了一地,到处都是小鬼婴的脑袋壳子,整个道观大院内,乱成一团。

    我刚想扶起师父来,探究一下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想到他竟然一下疯了似地爬起来,跌跌撞撞的朝着洛诗的房间跑,我追在后面,冲进房间后,洛诗已经不再房间里了。

    不过,洛诗所在的床上有一张纸条,师父拿起来看了一眼,原本沮丧的心情倒是稍微好了许多,不过很快,他就是愤怒的将纸条给撕了个粉碎。

    我已经看到了纸条上的内容,这纸条应该就是红缨,也就是师父的妻子留下来了,上面说洛诗跟着师父,只会吃苦受罪,她将洛诗带离这里,希望以后师父不要去打扰他们的生活。

    毫无疑问,师父现在是痛苦的,他唯一感到欣慰的就是洛诗没事,但是,洛诗虽然没事,却离开了他,他从怀里掏出来一株看上去黑黝黝的植物,递给我说:“升子,这就是还魂草,以后要是有机会见到了洛诗,就给她服用,知道吗?”

    我有些惊讶,没想到师父已经将还魂草给找到了,当即就点了点头,可是,我又疑惑起来,既然师父现在拿到了还魂草,为什么不去找到洛诗,亲自给她服下呢,毕竟,要是他说手里有还魂草的话,到时候红缨师娘和鱼爷他们也会接受一下师父的。

    最终,我没有问出口,师父也不说,而是带着我离开了道观,至于道观里那会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我和师父都不知道,但是可以想象的出来,肯定是那群来这里同样找还魂草的人所为。

    顺着下山的路,我和师父快速前行,可刚到半山腰的时候,路边的一道身影让我和师父两个人都顿住了。

    这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一日带我和洛诗上山的纳西族小伙,讲真,那一日跟我们一道上山的是不是师父,我还真没办法说清楚,现在也不是问的时候,当即就走到那小伙面前质问:“你怎么在这里?”

    小伙子瞅了我一眼,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师父眉头拧了下,似乎看出来纳西族小伙的身份,直接开口问道:“你是红缨派到这里的吧,说吧,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纳西族小伙微微一愣,当即从地上站起来说:“还是你聪明,没错,是宫主让我来这里的,这是她让我交给你的,对了,她还嘱咐我,说让你们小心点,现在鬼门的人来了龙虎山,你们赶紧离开,然后继续隐居过小日子吧。”说完,他轻笑一声,转身就朝着山下走去。

    让我感觉意外的是,这小伙子平时看上去一般般的,没什么大本事,就是个普通人,但是没想到,他只是大踏步走了几个起落后,竟然就消失在了十米开外,给人的感觉,好像是忽然消失的,着实不凡。

    等到纳西族小伙也离开后,我感觉心里极度的不平衡,为什么就这样的人实力也让人震撼呢,我扭头去看师父,师父手里正拿着一个香囊,这香囊是红缨让纳西族小伙给他的,他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情绪也再次有些不稳定起来。

    “师父,怎么了?”我问道。

    他摇了摇头,说没什么。我想了想,又问,“师父,我有一件事情不太明白,你能回答我吗?”

    师父点头说:“你是想问为什么那会在悬棺洞里的时候,你感觉我跟你所经历的时间好像错开了似地,对不对?而且,你明明是跟我一起上山的,我却说不是,你感觉很奇怪,对不对?”

    我点了点头。

    师父这才苦笑一声说道:“其实,我是那天晚上就离开了田园人家,本来是追着鱼爷来到了龙虎山的,可没成想,其实当我们来到这里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进入到了红缨他们设计的圈套里面了,也就是说,昨天跟你一起上山的那个我,其实是鱼爷他们手下的人假装的。”

    我恍然明白,可是,我心里还是有些疑惑,问道:“师父,既然红缨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带走洛诗,那么为什么鱼爷将你引开之后,红缨为什么不直接带着洛诗离开,反而倒是骗了我,一起来到了龙虎山上呢。”

    没想到,我这么一问,师父的脸色顿时变了,神色也有些尴尬,而且,他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我脖子上的戒指上。

    他想了想说:“悬棺洞,其实很久之前就被封印了,一般人根本进不去,你难道忘记了,你是一把钥匙的事实吗,之前在你们村子里的时候,你就是一把钥匙,而悬棺洞那边,你自然还是一把钥匙,至于他们骗你上山的理由,我想应该就是这个原因吧。”

    我顿时有点难以理解了,为什么我总是钥匙呢,还有,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难道说,我的身份很不一般吗?

    刚想问,师父却扭头不再看我了,而是拉着我快速朝山下走去,路上,我忍不住问,可师父根本就不回答我,直到最后,我一直问个不停,师父才模棱两可的给了我一个回答:行者。

    他说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是天生的行者,这样的人,生下来就不一般,或许传承前生大能,或许是神灵转世,总之与众不同就是了,而他虽然没有明说,可是,我隐约感觉到赋予在我身上的一种责任。

    行者,听上去很普通的一个名词,但是却让我心里的一道门被打开了,至于我真正的身份是什么,我想,我一定会找出答案的。

    终于,我和师父来到了龙湖山下,不过,让人诡异的是,一天一夜的时间,龙虎山下已经人去屋空,这里,变得轻悄悄的,路上有杂乱的车辙,地上散落着一些生活用品,不用多想,应该是居住在这里的人,在仓皇搬家中散落的。

    此刻,天已经亮了,我和师父在村落里查看了一圈,别说人了,连一只鸡,一只狗都没有了,一夜之间,整个村子里的活物全部消失,而更加离奇诡异的是,我和师父去找之前居住的田园人家时,却根本就没找到。

    就连那寨子,以及房屋之类的,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地面上,只是有一些破碎的瓦砾,仿若,跟师父来到这里经历的事情,都只是一个离奇的梦。

    我惊讶的问师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父面色极为凝重,良久,他忽然说道:“匠门大能,木牛流马,移屋走栋,难道是师叔他老人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