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五十四章赶尸
    我被鱼爷吓了一跳,接过来东西,瞪了他一眼就转身回了房间,鱼爷这家伙竟然厚脸皮也跟进来了,笑吟吟的,总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

    回想那阵子在龙虎山下的时候,这鱼爷隐藏的太深了,竟然把我和师父都给瞒过去了,这人说起来也真是不简单。

    师父瞅了一眼鱼爷,没说话,只是坐在那里沏了一杯茶慢慢喝着,鱼爷并未因为师父不搭理他而感觉尴尬,相反,他倒是很不客气的说道:“今晚上的行动,我跟你们一起去,嘿嘿,这可是一笔大生意,要是做好了,我们能给莲家带来不少收益。”

    师父面无表情,鱼爷就坐下来跟师父喝茶,我问师父这工具怎么办,师父说让我收着,过了几分钟后,他又让我把牛眼泪涂抹在眼睛上,我问这是干嘛,师父说,牛眼泪涂抹在眼睛上可以看见鬼。

    我苦笑一声,说我本来就能够看见鬼,师父瞪了我一眼,也不跟我多解释,倒是鱼爷笑眯眯的,那感觉,好像今晚上这任务并不是很轻松,甚至,在看鱼爷那古怪的表情时,我有一种要被他坑了的感觉。

    差不多到了九点,师父和鱼爷两个人一直一句话都没说,这两个人不说话,竟然也不尴尬,我站在旁边都有点挂不住了,但他们到了时间,都双双站起来,然后师父收拾了东西,鱼爷带路,跟我们离开了莲家。

    一路上,鱼爷和师父还是不说话,我心说估计师父因为上次的事情生鱼爷的气了,鱼爷倒也不在乎,带着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座山旁。

    云南这边多山川,鱼爷带着我们进了山后,掏出来烟锅子给师父点上,师父不客气,猛吸了一口,鱼爷问我抽不抽,我连忙摆了摆手,问鱼爷:“我们来这里到底干什么啊?”

    鱼爷嘿笑了一声说:“干什么?等会你就知道了。”

    我心里十分好奇,扭头去看四周,四周环山,黑黢黢的,而且比较安静,莫名的让人心里瘆的慌,而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我就听到不愿出来传来沙沙的声音。

    鱼爷烟锅子在一块石头上敲了敲,说来了,师父站起来,问我牛眼泪擦了没,我点了点头,师父应了一声,然后站在那里等着。

    我循着声音看去,在清冷的月光下,发现一个带着斗笠的男子从山坳里走出来,他手里拿着个铃铛似地东西,每走十步就摇晃一下,但是那铃铛的声音很奇怪,刚开始听不到,摇晃了几秒后,才传到我耳朵里,奇怪的是,在那带着斗笠的男子身后,竟然跟着约莫十几个人,这十几个人身上都罩着黑色的袍子,袍子十分宽松,走起路来,齐刷刷的,很一致,不过我看了后,总感觉那里不对劲。

    只是要说哪里不对劲吧,我还真说不上来。

    差不多五六分钟,最前面带着斗笠的男子就走到了我们面前,他身后的人也停下来,一动不动,当男子将斗笠摘下来时,我顿时吓了一跳,妈蛋的,这人长的那叫一个丑啊,我这还是第一次见这么丑的人。

    那张脸,说是脸,就跟被狗啃了似地,乍一看,就像是张鬼脸,吓得我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倒是鱼爷和师父似乎很淡定。

    鱼爷对那丑男子笑了笑说:“老表,赶路呢,带谷子了没?”

    那男子笑了笑说:“谷子在鱼缸里,倒不出来啊。”

    紧接着,两个人相视一笑,竟然握了握手,我当即明白,这是他们的暗语啊,我就扭头看师父,师父看出我眼中疑惑,这才挤出来一丝微笑,告诉我说:“这人是赶尸匠。”

    一听到赶尸匠这三个字,我心头顿时咯噔一下,之前我喜欢看一些稀奇古怪的知识,了解到在湘西一带有赶尸匠这种人,没想到,此时在云南这里也见到了。

    可还没等我缓过神来,师父又加了一句说:“这不是一般的赶尸匠,你瞧瞧他身后的那些尸体吧。”

    我微微发愣,这才去看那些尸体,可我这么一看,顿时吓得头皮发麻,***,这些尸体怎么都悬空着啊,要知道,虽然赶尸匠邪门,但是尸体毕竟是尸体,总不能悬空着吧,但是眼前这些尸体,就是悬空着,那感觉,倒不像是尸体,反倒像是鬼一样。

    我瞪大了眼睛,师父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别惊讶,然后小声说:“这些其实都不是尸体,是傀儡鬼,介于鬼和尸体之间的一种玩意,主要当饲料用。”

    当饲料用?我的天呐,这话再次颠覆了我的想象。

    师父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淡定,我这才去留意鱼爷和那人的对话。

    鱼爷对那人说:“老表,这一趟生意你辛苦了,到时候记得去莲家拿粮食,现在你可以走了,这东西让我来吧。”

    那男子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把斗笠递给了鱼爷,就转身走了,离奇的是,那男子只是走了两步,忽然,就消失在了原地,那感觉,就像是凭空消失的一样,惊的我目瞪口呆。

    我真不知道那人施展了什么大神通,竟然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师父凑到我耳边小声说:“其实,刚才那赶尸匠,只是一道魂,要是你没在眼睛上摸牛眼泪的话,或许你根本就看不到他。”

    我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摸牛眼泪,就是为了让我看到他的魂魄。

    鱼爷这个时候扭头看了我和师父一眼,师父点了点头,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来两件漆黑色的衣服,递给我,让我穿上,我这才看清楚,妈蛋的,师父递给我的衣服,跟那些傀儡鬼身上的一模一样。

    当然,虽然我心里感觉膈应的慌,可还是按照师父和鱼爷的意思穿上了,只是我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鱼爷戴上了斗笠,我和师父掺和进了那傀儡鬼里面,紧接着鱼爷就摇晃了一下铃铛,在前面走着,走十步,摇晃一次铃铛。

    说真的,掺和进在这傀儡鬼里,我感觉心里很难受,总感觉自己也变成了一具傀儡鬼。

    也不知道跟着鱼爷走了多久,我们来到了荒郊处的一个古老的破瓦房里,本来我以为这里这么荒野,瓦房里不会有人的,可没想到,鱼爷摇了摇铃铛后停下来,冲着那边喊了一句:“有要谷子的吗?刚打出来的,做稀粥正好嘞。”

    他的话喊完,那破旧的瓦房里竟然传出来光亮,光线十分昏暗,还带着点暗红色,给人一种像是从红灯笼里散发出来的是的。

    但是,瓦房里亮了光,却一点动静都没有,静悄悄的。

    这时候,鱼爷就上前走了几步,走到瓦房旁边门口,然后拽了一下什么东西,我仔细看,凭借清冷的月光看清楚了,在破瓦房门口竟然挂着两串东西,那东西,看上去很糙,有点像是扎的小花圈,但这花圈不是那种死人后祭奠用的,倒有点小时候用草绳编织的那种环形小帽子。

    鱼爷拉了一下后,又问:“要谷子吗,刚打出来的,做稀粥正好嘞。”

    他这话又喊了一遍,没想到,门开了,一个锅腰子老婆婆站在门口,歪着脑袋说:“家里没米了,吃点谷子也不孬,大兄弟,给我送进来吧。”

    鱼爷笑着点了点头。而这时候,那锅腰子老婆婆竟然朝着我这边瞅了一眼,或许是她驼背厉害吧,朝我这边看的时候,那脑袋都倒挂着,尤其那张丑脸,加上倒着,让我心中有些害怕。

    总感觉十分诡异。

    而最主要的是,我现在还是不明白师父和鱼爷他们在干什么。

    不过鱼爷手中铃铛摇晃了一下后,傀儡鬼就动了起来,朝着门口走去,我赶紧和师父随着进去,来到了瓦房里后,我这才看清楚,瓦房里面积倒是不小,但是里面根本不是正常人家的那种,相反,屋子里装着十几口棺材,棺材旁边还摆放着一个个黑色的陶瓷罐子,这罐子,就跟我在龙虎山道观中看到的一模一样。

    那锅腰子婆婆对鱼爷说:“我年纪大了,你把谷子给我放进瓮里吧。”

    鱼爷说了一声好嘞,就去打开棺材,然后摇晃了下铃铛,说来真是奇怪,鱼爷铃铛一摇晃,那些傀儡鬼竟然都朝着棺材走去,然后躺在里面,师父也随着傀儡鬼一样,躺在了一口棺材里,可是我心里害怕啊,有些犹豫。

    这时候,那锅腰子老婆婆扭头瞅了我一眼,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吓得身子都开始颤抖,那老婆婆就问鱼爷:“这袋子谷子怎么不动呢,是不是太沉了?”

    鱼爷连忙笑着说:“不是的,这谷子还没晒干,不过正好吃,我这就给你装进瓮里哈。”说着,他赶紧凑到我面前,给我使了个眼色,还用铃铛在我面前晃动,那感觉,让我心里更加无语了。

    只不过,虽然不清楚他们在干什么,可我还是忍着走到一口棺材面前,然后躺了进去。

    随着我躺进棺材里,顿时,一股子凉意席卷了全身,更加要命的是,我感觉一双手,开始在我身上摸摸索索的,我下意识的去看,就见棺材一旁缺了一个洞,正好能看到那黑漆漆的陶瓷罐子,而此时罐子里,钻出来一个乌黑的小脑袋,那小脑袋就像是被炭灰给涂抹了一样,很黑,但是,却有一双绿油油的眼睛。

    “老姐,谷子我给您送好了,您记得吃,我先走了哈。”外面传来鱼爷的声音。

    锅腰子老婆婆也没说话,我就听到鱼爷离开的脚步声传来,可这时候,我心里着急啊,这到底是在干什么呢,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就在我犹豫,并且惊慌的盯着陶瓷罐子沿口那乌黑的小鬼时,忽然感觉耳朵上被拽了一下,下意识去摸,竟然是跟红线,这红线,是鱼爷和师父准备好的。

    只是,我不知道要干嘛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