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五十五章血
    我探手摸了一下红线,心里也开始疑惑,这红线什么时候缠在我耳朵上了,刚疑惑呢,师父的声音传来了,奇怪的是,声音一抖一抖的,是通过红线传给我的。

    “陈升,在小鬼要吃你的时候,把红线缠在小鬼的耳朵上,知道吗,这些小鬼可都是宝贝。”师父细弱蚊蝇的声音传来。

    我明白师父的意思,仔细盯着面前那小鬼脑袋看,小鬼看样子神智还没有开化,就算是我活着,它也没留意到。

    不过这个时候小鬼已经朝我张开嘴巴了,看来,作为傀儡鬼,我果然是他们的饲料啊,就在小鬼弹出小手抱着我脑袋,然后嘴巴张开要啃我的时候,我赶紧抓住红绳,趁机在小鬼的耳朵上缠绕了一下。

    说来真是奇怪,那小鬼本来还能动弹的,可是被红线这么一缠,它竟然一动不动了。

    棺材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我心里担心着急,莫不是那锅腰子老婆婆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要真是这样的话,那一旦被她发现,我可就遭殃了,想着赶紧闭上眼睛,屏住呼吸。

    不过,老婆婆的脚步声走了两步之后,忽然就停住了,具体停在哪里我也不知道,不过,师父的声音再次通过红绳传了过来。

    “陈升,别害怕,赶紧去把剩下小鬼耳朵缠住,跟我一起,动作要快,知道吗。”师父再次说道。

    我心里直打鼓,现在这时候,要是走出去棺材的话,那锅腰子老婆婆肯定就发现我了,不过,好在师父这时候提醒了我一句话,说:“这锅腰子老娘们眼睛不怎么好使,你放心大胆的做就是了,不过千万要快,要是被发现了,就用糯米对付她,你口袋里现在有一把糯米。”

    我赶紧拿手摸了一下,还真是的,口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装了一把糯米,不过我一想,用糯米对付老婆婆,难不成这锅腰子老婆婆不是正常人?肯定是了。

    想也没想,我就从棺材里爬出来,然后赶紧开始挨着棺材,一个个的开始用红绳缠小鬼的耳朵,此时,有些小鬼已经在吃傀儡鬼了,它们吃的还真香,那尖嘴猴腮的小模样,着实吓人。

    我扭头一看,师父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棺材里爬出来,不断的开始在小鬼的耳朵上缠绕着红绳。

    不过,就在这时候,老婆婆原本正在一张桌子前鼓捣什么的,忽然就扭头朝我和师父这边看了一眼,她眼神的确不怎么好使,瞅了我们一眼后,就像是没发现什么似得,只是轻咦了一声,说这两袋子稻谷怎么能动呢,然后继续鼓捣,师父脸色顿时变了,赶紧喊了一声:“快点!”

    我知道要坏事了,赶紧就用最快的速度用红绳绑小鬼的耳朵,而就在这时,锅腰子老婆婆再次扭头了,这一次,她的眼珠子忽然便白了,那种感觉很吓人,就像是一下子全变成了眼白,紧接着,她大叫了一声,张牙舞爪的就朝着我和师父冲过来。

    师父连忙喊了一声:“老鱼!”

    鱼爷砰的一声踹门而入,手里也拿着一把糯米,直接一扬,在整个破房子里撒开来,就见那锅腰子婆婆吓得连连后退。

    师父目光如炬,吆喝我道:“好了没,走!”纵身一跃,手中红线嗖的一下扬起来,顿时,一个个小鬼都被红线带起来了,说真的,我差点都被红线上的力道给带起来。

    而此时,那些小鬼被缠住了耳朵,乍一看,在红线上摇摇晃晃的,倒是有点像渔网上挂了一连串的黑色大泥鳅似地。

    鱼爷跟师父配合的很好,阻挡住了锅腰子老婆婆,师父赶紧朝着外面跑,我也朝外面跑,小鬼们提溜嘟噜开始乱动起来。

    眼瞅着我和师父就带着小鬼跑掉了,那驼背老婆婆真的生气了,她嗓子里忽然发出来一阵凄厉的叫声,声音尖锐刺耳,差点把我耳膜都给震破了,然后直接朝着鱼爷就扑过来。

    鱼爷不断的抛洒糯米,糯米打在婆婆身上,她甚至就像是被子弹击中一样,一抖一抖的,不过这个时候的她,看上去完全疯了一样,就算是被击中,还是冲到了鱼爷的面前。

    要知道,鱼爷的实力可不弱,可看到这情况后,还是吓了一跳,眼见着驼背婆婆来到他面前,他想要逃跑,可婆婆大手在鱼爷肩膀上一抓,就听到咔嚓一声,鱼爷的一条胳膊竟然被扭曲了一百八十度。

    “老鱼,赶紧跑啊!”师父喊了一声,已经带着我冲出了破房子,鱼爷此时脸色顿时煞白如纸。

    而驼背婆婆嘴里竟然开始念叨起什么来了,不多会,就听到屋顶竟然开始晃动起来,旋即,整个房子都开始摇摇晃晃,那感觉,就跟地震似地。

    鱼爷吓得浑身直哆嗦起来,师父也面露诧异之色,喃喃说道:“这难道就是鬼门中的千鬼重影术?”

    我扭头一看,这才看到,整个屋子上,竟然密密麻麻的爬出来一些小鬼,而且,屋子里面也鬼影重重,十分骇人。

    说真的,这一幕要是平常人,看到的话,早就吓的尿裤子了,我从小玥死后经历了这么多事情,胆子也大了,但还是禁不住感觉膀胱有些哆嗦,把持不住。

    “鱼爷,走啊,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师父这时候又喊了一句,虽然他跟鱼爷在来的路上一句话不说,但是在这紧要关头,还是比较关心鱼爷的。

    鱼爷扭头,煞白的脸上浮现尴尬之色,说:“我他娘的倒是想走啊,可是这情况,估计我走不了了。”

    说着,手中出现了一柄黑色的长刀,就要跟那老婆婆和上千的厉鬼斗个你死我活。

    而那驼背婆婆,此时完全变了一个人一样,眼窝子泛白,手里也出现了一把看上去像是权杖的东西,猛地在地上杵了一下,咚的一声,所有的厉鬼都朝着鱼爷开始扑了过去,还有不少厉鬼朝我和师父冲过来。

    这情况,顿时给人一种黑云压境不得超生的感觉啊,我只感觉膀胱一冲,好似有股子热流从我膀胱里面流出来了。

    师父在这时候,面色顿时一变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找来一把黑乎乎的油纸伞,快速撑开,口里默念了几句什么,然后拴在红线上的小鬼,一个个都到了伞地下,师父把伞收起,那小鬼就都消失了。

    “陈升,带着伞赶紧回去,去莲家等我,知道吗?”师父将伞塞给我,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竟然一脚踹在了我的屁股上,我歪倒在地上,咕噜噜的滚出去三四米远,而当我爬起来在看的时候,师父已经冲进去,和鱼爷跟那些厉鬼对抗了起来。

    一时间,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要是我这么走了,师父和鱼爷死掉了怎么办,想了想,我终究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走掉了,赶紧将伞插在了后背上,攥住口袋里的糯米就朝那边冲过去。

    “妈的,你怎么回来了又!”师父甩开一只厉鬼,对我恶狠狠的骂了一句问道。

    我说:“师父,我不会抛下你不管的。”

    他没再说什么,只是很不情愿的样子,手里出现一把桃木剑,不断的劈砍厉鬼,我也不示弱,将手里的糯米抛洒出去。

    鱼爷这个时候冲到了老婆婆的面前,疯了一样的抱住了老婆婆,两个人还在地上打了个滚,可那老婆婆显然不是一般人,手里的权杖,刺在了鱼爷的小腹上,鱼爷身子像是没了力气一样,躺在那里一动不动,而且,还有十几个厉鬼一下子落在了他的周围,将他抬起来,那样子,似乎要带着鱼爷走。

    我见事不好,也不知道当时脑子里怎么想的,忽然学着电视里那些道士的样子,咬破了手指,朝着鱼爷那边一甩。

    刷刷刷!

    十分莫名的,那些厉鬼,包括驼背婆婆在内,竟然像是极为惊恐的躲避什么似得,连连后退了几步,然后,都十分惊愕的看着我。

    我大吼一声:“你们这群厉鬼,想杀人啊,来了,杀了我吧!”我朝着鱼爷冲过去,赶紧将他扶起来,师父这时候也冲到我身边,跟我一起扶着鱼爷。

    可说来真是太奇怪了,从我咬破手指,踹出去几滴鲜血之后,那些厉鬼和驼背婆婆竟然都愣住了,眼睛里闪现惊骇和诧异的神色,就那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直到我和师父大摇大摆的扶着鱼爷离开了破房子后,他们都没什么动作,我回头去看,师父赶紧敲了我脑袋一下,说:“看什么看,快点走!”

    我当即不敢回头去看了,不过,心里还是十分纳闷,那些厉鬼和驼背婆婆,怎么这么害怕我的血啊,而且,他们难道被我给吓到了?我越想心里越感觉不对劲,师父似乎对这个问题有所了解,但是,他一直讳莫如深,也不主动跟我说这件事。

    很快,我们两个带鱼爷返回到了莲家,莲家的人赶紧找来医生,给鱼爷看病,师父从我后背上抽出来那把黑乎乎的油纸伞,递到了莲云端的手上,说了一句任务完成了,然后就要拉着我往房间走。

    不过,我和师父刚走几步,莲红缨的父亲,也就是目前莲家的家主忽然出现在大堂门口那里,说:“从老鱼受伤的程度来看,你们应该是碰到了极大的困难,不过,能够从这样的困难中走出来的,看来也真就只有他在的原因了。”

    说完,目光落在我的身上,莲红缨和莲云端兄妹两个也朝我看过来,师父面色皱了皱下,对我说:“升子,不用理他们,我们回房间。”

    我点了点头,心里有种很古怪的感觉,仿若,他们对我了如指掌,可我对他们一无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