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五十七章奸细
    听着师娘说我好,再看师父难为情的样子,我有些疑惑,当然,我也挺着急的,看样子洛诗似乎以为我说的都是假的,她根本就记不起来我们之前发生的事情了。

    这时候,师娘也站起来,冲我笑了笑,然后对师父说:“你考虑一下吧,考虑好了告诉我一声,我和洛诗先走了。”说着,朝着门外走去。

    而等走到门口的时候,师娘忽然又转过身来对着师父说道:“对了,告诉你一件很不幸的消息,你和鱼爷虽然抢了鬼门的几个比较纯净的鬼,可现在鬼门也知道这件事情了,我爹让给我告诉你,以后做事,屁股要擦干净一点。”

    等师娘走后,师父皱了皱眉头,叹息一声,一口将茶饮尽,看样子,情绪十分复杂。

    我赶紧问师父:“师父,师娘刚才对你说什么了,看你难为情的样子。”

    师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陈升,看来是传授你一些本事的时候了。”

    我微愣,不知道师父怎么忽然这么说,难道说,我有危险吗,还有,师娘到底跟师父说了什么,他这么难为情,说真的,我很想知道,不过我了解师父的性格,他有些事情不愿意说,你就算是怎么问都问不出来的。

    我笑了笑说:“这么说,我终于可以学点本事,以后可以自保了。”

    师父点了点头,却又忽然皱起眉头来说:“有点奇怪。”

    我问:“怎么了,什么有点奇怪?”

    师父掏出来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后说道:“我们这一次出去执行任务这件事,有点奇怪,按道理来说,我和鱼爷算计的很完美,唯一一个疏漏之处便是没想到那个老婆婆竟然会千鬼重影术,招来厉鬼,但我们终究还是离开了,可是,那老婆婆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身份的呢?”

    我有点听不明白了,问师父啥意思啊,师父继续说道:“陈升,你知道那驼背老婆婆为什么看不清楚我们吗,她一直把我们当成稻谷,也就是傀儡鬼,主要是因为我们提前做好了准备,可按道理来说,就算是识破了,她也不可能怀疑到莲家头上来。”

    听师父这话,我还是有点不懂。

    师父继续说:“最近一段时间,链接和鬼门的人正在合作,当然,明面上合作,私底下当然还是要勾心斗角的,但是,为什么鬼门那边一出事,就能怀疑到莲家?而且,听刚才红缨的话就可以断定出来,鬼门已经调查清楚了。”

    “哎呀!师父,你就别跟我打哑谜了行不行啊,你直接告诉我你心里怎么想的就行了。”我终于有点不耐烦了,师父说话总是模棱两可的,让我焦急难耐。

    师父这才说道:“我觉得,莲家应该有鬼门的人,这个奸细,其实对我们的举动了如指掌,甚至可以说,那个驼背老婆婆虽然明面上不知道我和你装扮成傀儡鬼,但是她心里门清呢,只是跟我们做了一场戏罢了,至于她的目的……”说到这里,他忽然看着我。

    我猛不丁打了个寒颤,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师父终究没有将心里的话说出来,他直接出去了,临走之前,对我说道:“陈升,待在这里别乱动,知道吗?莲家虽然很安全,但是,能够在潜伏在莲家的人,实力绝对不差,你就在屋里待着,小心点。”

    见师父煞有介事的出去了,我心里苦笑,心说怎么感觉师父今天神经有点不正常啊,奸细?这怎么可能,莲家实力这么强,还有奸细?

    当即我也泡了一壶茶,喝了起来。一边喝茶,我心里就在想,刚才师娘跟师父说了什么啊,师父那么难为情,说真的,要不是刚才师父转移话题,我应该可以厚着脸皮问一下的,只是,话题一下就被师父给转移了,我根本没机会问。

    坐在那里,想了想,感觉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不太对劲,一,师娘和洛诗来了,洛诗的机会没能恢复,还骂我是神经病,这让我有一点失落,二,师娘跟师父的交谈,让师父难为情,具体交谈了什么,我也不清楚,不过看样子,应该跟我有关系,三,师父和鱼爷以及我的行动被鬼门知道了,这说明莲家内有奸细,可是,奸细是谁?

    脑子里面有点乱,我捋了一下,也想不明白,只好叹息一声准备去休息会,不过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我一瞥眼,看到房子的窗户那里有一道隐隐绰绰的影子,那影子很小,我眉头一动,赶紧冲到窗户旁,而我一冲过去,顿时,跐溜一声,一直黑色的像是老鼠似地影子就钻进了墙洞里去了。

    我登时站在那里,脑海里生出来一个胆大的想法,要说刚才那真是一只老鼠的话,那有没有可能是一直蛊鼠?之前还在镇上那边的时候,吴瞎子,可就是蛊门的人,他打听消息,甚至是看东西,都是凭借着动物,有没有可能,我们出去做事,鬼门知道了,是因为这里有蛊门中的人呢!

    这个想法一旦生出来,我赶紧就出去找师父,师父此时已经通知了红缨和莲云端他们,他们对这件事情十分重视,召集了莲家上下大大小小的人员,开始调查这件事情。

    此时,莲家院落之中,被这些手下站的满满当当,我跑到师父跟前,将刚才看到老鼠黑影的事情以及我的想法说了一下,师父眼眸一亮,深深看了看我说,说陈升你现在也知道思考了,看来真不错。

    当即,师父也不多说什么,给莲云端交代了几句,然后直接跟我返回,烧了一壶热水,找到了一个老鼠洞就开始往里面浇水,水差不多浇了一半,一只少皮没毛老鼠就吱吱的从洞口里钻出来了,师父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只老鼠,嘴里开始默念了几句什么咒语。

    “升子,这下有好戏要看了。”说着,师父抓着老鼠,然后冲进带我来到了莲家大院之中。

    这时候,大院里面的气氛有点压抑,莲云端正在训话:“我们莲家对你们不薄,可你们其中有人竟然出卖我们莲家,把任务的消息传了出去,告诉了鬼门,也就是鬼门现在不敢真正跟我们莲家交手,要是我们势单力薄,早就被鬼门的人打上门了!说吧,谁是莲家的奸细?现在主动站出来,我还可以原谅他一次,以后只要好好为莲家做事,既往不咎。”

    “但你要是畏手畏脚,死不承认,那很好,我们莲家会让你知道厉害的。”说完,莲云端用极为冷厉和阴冷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众人。

    我看到,众人里面,有些胆小的人,被莲云端的目光吓得浑身发抖。

    师父却冷哼了一声,抓着老鼠的尾巴提留着,快速咬破手指在老鼠的嘴巴上摸了一下,然后说道:“要是我没猜测错的话,那个传出消息去的人,应该还会点蛊术吧,呵呵,很不错,这只老鼠,就是你的眼睛,既然不说的话,那咱们来验证一下就行了。”

    “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了,我对蛊术也有所了解,人和蛊虫的灵魂是要捆绑在一起的,要想解除这种捆绑关系,需要用你的血,不过现在你来不及了,那咱就试试吧。”

    说完,师父直接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黄表纸,快速的画了几个符号之后,帖子了那老鼠的后背上,然后手一丢,将老鼠丢在了地上。

    随后,师父快速的念起了咒语,那老鼠,竟然就像是人一样的,两只爪子着地,随着咒语开始走动起来,不管是神色还是走路的姿势,跟人的都很像。

    在场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惊讶的长大了嘴巴,感觉很不可思议,不过,人群里有一个人,目光却是游移的很,他甚至微微蜷缩着,嘴巴古怪的快速一动一动,像是老鼠在噬咬什么东西似地,紧接着,他快速的窜动了起来,目光在地上找洞,似乎想要跑掉。

    师父猛地抬头给莲云端使了个眼色,莲云端会意,吩咐一旁手下说道:“给我抓住他!”

    顿时,那人就被抓了起来,毫无疑问,师父用了一种灵魂牵扯的办法,将奸细揪了出来。

    可是,我此时朝着那奸细去看,却感觉有点不对劲,奸细的目光和神态,都有点像是老鼠似地,被抓住后,嘴里还发出来吱吱的声响,虽然挣扎,但是却并未有多大的力气。

    而我不经意的扭头朝着人群里扫了一眼的时候,却看到了一张脸,一张熟悉,却有怪异的脸,这一张脸,让我脑海里有一幕瞬间划过,这一幕就是放出我在悬棺洞里跟师父出来的时候,走到岔路口看到的那张对我诡谲笑的脸。

    心里咯噔一下,当我再仔细去找那张脸的时候,却怎么都找不到了,说着的,我心里一下就扑通扑通的开始跳动起来,这感觉很奇怪,我原本都忘记了这一茬,可是,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记忆却那么深刻。

    只是,那张脸一闪而逝,究竟是我看花了眼,还是那人用什么古怪的秘术将自己重新隐藏起来?下意识,我朝着刚被揪出的这人瞅了一眼,鬼使神差的对师父说:“这个人,不是真的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