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五十八章窃魂
    师父听到我的话,竟然并未感觉太诧异,倒是莲云端和周围其他的人微微愣了一下,都盯着我,那意思很明显,在问我这人不是奸细,那谁是奸细?

    我再次对师父说道:“师父,这人不是奸细。”

    师父瞅了我一眼,说:“你懂什么,不知道的不要乱说。”然后狠狠瞪了我一眼,旋即对着莲云端说:“好了,奸细我给你找出来了,具体怎么处置,你自己做决定,我累了,回房间休息了。”说着,师父瞅了我一眼,直接回到了房间。

    我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事情了,也不再多说什么,跟着师父回到了房间,师父关上门,当即盯着我,让我到他跟前,我照做后,师父在我脑门上敲打了一下说:“升子,你这是要坏我的好事啊。”

    我有点不懂,师父这才说:“做戏动不动?我也知道刚才那人不是奸细,他只不过是被真正的奸细移了魂魄而已,那奸细十分不简单,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抓到,可你知道了,不要说出来,知道吗?”

    我顿时愣住了,啊了一声说:“师父,原来你早就知道那不是真正的奸细啊。”

    师父点了点头说道:“这还用你说吗,不仅仅我知道,莲云端也知道,只不过莲云端一直都在配合我演戏罢了,好了,别想了,奸细肯定会揪出来的,现在睡觉休息吧,明天还有事情要做。”

    我撇了撇嘴,忽然感觉自己什么都不懂,也看不透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当然,我也感觉自己很蠢,人家明明是在演戏,我却像个傻子一样差点戳破。

    揣着一肚子的疑惑,按照师父的意思我躺在床上,师父也躺下来,此时外面莲云端怎么处置我不知道,不过我清楚一点,莲家不会那么轻易的将自己好不容易培养出来的人给杀掉。

    躺在床上睡不着觉,我翻来覆去的想,过了一会儿,师父忽然问我:“陈升,如果我送你离开莲家,你愿意吗?”

    师父猛不丁给我来这么一句,我懵了一下,一咕噜从床上爬起来问:“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想赶我走吗?我以后再也不敢乱说话了。”

    他笑了笑说道:“我不是说赶你走,当然,你今天也没做错,只是,你现在在莲家这里,会有危险。”

    我苦笑一声说:“师父,危险怕什么,我们村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我也算是九死一生过了,死我根本就不怕,你要赶我走,这才是最痛苦的事情,我要是走了,看不到你和洛诗了,我不愿意。”我摇了摇了头。

    师父忽然长长叹息了一声说:“那你想知道,为什么鬼门知道了我们抢了他们的小鬼,现在为何都不出手对付莲家吗?”

    我直接说道:“那是因为莲家的势力比较大,鬼门不敢轻举妄动,就算是知道我们抢了那小鬼,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

    “错了,陈升,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并不是你想的这样,其实,莲家要是跟鬼门的人相比的话,根本就不是鬼门的对手,你要知道一点啊,鬼门是什么门派?这可是一个大门,而莲家,只是一个小家族,这么说吧,鬼门在全国各地都有人,只是在云南这一片的势力跟莲家旗鼓相当罢了。”

    我微愣,“那鬼门为什么不对莲家出手?”

    师父扭过头来,在暗夜里看了我一眼,良久之后才说道:“当然是因为你。对他们来说,你的命,比着那些小鬼强了一万倍。”

    这一下,我更加不淡定了,又是我,怎么总是围绕着我来说事,难道说,鬼门还想抓住我,把我炼制成小鬼不成?

    我问师父:“我怎么了,鬼门的人想抓我?”

    师父苦笑一声说:“现在想抓你的人,何止是鬼门啊。”

    就在我和师父说话间,猛地,师父一下从床上坐立了起来,他的举动太突然,幅度大,连我都给吓了一跳,我刚要问怎么了,师父忽然大手捂住我的嘴巴,让我别出声。

    紧接着,我就听到屋顶上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

    师父脸色顿时变了,赶紧穿上衣服冲下去,想去拿什么兵器,可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忽然感觉脑袋有些昏沉起来,周围的空气,一下子变得粘稠和血腥起来,我瞪大眼去看,原本还昏暗的屋子里,此刻毫无征兆的就变得血红一片,那感觉,就跟无知里放着十几挂红色的大灯笼一样。

    “师父。”我喊了一声。

    师父身躯猛地一颤,东西没拿着,又来不及了,转身竟然再次跑回来,不过,师父还没跑到我的面前,我就感觉浑身一冷,脑袋传来决裂的疼痛。

    这种疼痛的感觉,差点让我死掉,就跟无形之中有一双大手,猛地将我的筋骨从身体里抽搐,经过脑髓一样,痛的我几乎要昏厥过去。

    “盗门老狗,竟然敢来这里放肆!”师父忽然大喝一声,手里出现一把匕首,直接插在了手腕上,手腕上顿时鲜血喷溅出来,朝着屋顶的方向喷溅而出。

    刷刷刷!

    就见三四个黑色的影子从屋顶上跌落下来,紧接着,那三四个黑影竟然化成了一团黑色的雾气,砰的一声消散在空气中,而屋顶上,还有沙沙的声音传来。

    那感觉,就像是狂风在屋顶上卷动一样,来的太快,来的毫无征兆。

    我忍着剧痛刚要下床,却忽然感觉身体里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个趔趄,直接从床上掉了下来,差点把我大门牙都给磕掉了。

    而紧接着,一道浑厚而又略显沙哑的声音从屋顶透射下来:“半条天魂,看来这小子还挺能忍的,不过下次,就不会这么简单了。”话音落下,再次一阵沙沙声响起。

    只是顷刻间,那声音消失掉,整个房间里就静悄悄的起来,师父赶紧冲我身旁,将我扶起来然后开了灯。

    此时,我感觉浑身无力,有一种被人抽了筋的感觉,师父面色内疚而又难看,我从来都没有看到他这么内疚过,他眼泪都快要下来了,狠狠咬牙,目眦欲裂又显得极为愤怒。

    “砰!”这时,房门被撞开,师娘冲了进来,在师娘身后,莲云端也跟了进来。

    “怎么了?”师娘问道。

    师父抱着我,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回答。

    师娘和莲云端冲到我面前,莲云端探手在我脑袋上一抹,脸色当即就变了,怒骂一声:“草***,盗门这群狗贼也真是太不把我莲家放在眼里了,竟然公然来这里盗魂,我这次非得干死他娘的不行!”

    他这话一出,师娘明白了,面色一下也苍白起来,诧异的看着我,有些不忍心的样子。

    我虽然脑袋昏昏沉沉,身体里面也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是也听的个明白了,盗门中的人,来到这里,盗取了我的魂魄吗?

    “师父,这是为什么,刚才屋顶上没露面的人,是盗门中的人吗?他们对我做了什么?”我虚弱的问道,现在的我,感觉似乎说一句话,后背上都会出一层汗。

    师父咬牙,极为痛苦的样子,点了点头说:“是的,是盗门的人,陈升,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啊,这件事本来是可以避免的,哎。”说完,他十分自责的低下了头去。

    我苦笑一声,缓缓扬起手来说:“师父,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九死一生我不怕,死更不怕,要是我死了,以后洛诗要是恢复记忆了,记得让我去我坟前站一下,我就满足了。”

    我隐约感觉到,我似乎要死了,盗门中的人,到底是什么样的神通,竟然没露面就能将我的魂魄给盗走,这里面的缘由,我说不清楚,也累的不想去问,我只是知道,自己或许马上就要死了。

    师娘这个时候却走到我面前,瞪了我一眼说:“陈升,别瞎说,你死不了,只是被他们盗走了半条天魂而已,你的人魂没动。”

    我缓缓看了师娘一眼,心里稍微有些庆幸,我知道,人魂主宰人命,只要人魂还在,那说明我期数未尽,看样子,一时半会我是死不了了,不过,我现在只剩下了半条天魂,这让我以后该怎么办?

    师父还在自责,师娘在安慰我,莲云端却愤怒的吼着,说一定要跟盗门的人势不两立,看样子,他是气坏了,这挑战了他们莲家在云南的权威。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强大的气息从外面走了进来,我缓缓扭头,就看到莲家家主莲鼎阳也来了,在莲鼎阳身后,洛诗竟然安静的跟在身后。

    这让我微微诧异,没想到,竟然把莲家家主都给惊动了,连洛诗都来看我了。

    “爹,这盗门的人真是不把我们莲家放在眼里啊,公然来到我们家,将陈升的半条天魂给盗走了,这件事情,您怎么看?”莲云端气呼呼的问道,作为莲家的少主人,莲云端其实算的上是一个心平气和,甚至有些儒雅的人,可此刻,他真的气的不行。

    莲鼎阳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目光有些游离的说道:“看来,盗门和鬼门的人,有一定的勾当啊。”

    师父和师娘甚至是莲云端,在听到他这话后,脸色都变了,苍白,但是他们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

    而此时,我看到洛诗看我的眸子里,红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