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六十一章耻辱
    心里有些不安,我赶紧吩咐洛诗待在车里不要动,自己则是快速的也下了车,而我一下车,师叔祖直接回头怒瞪我一眼,他这一眼,把我给吓到了,因为我看到此刻他的眼珠子竟然像是红灯笼一样发着猩红的光。

    下意识,我坐回到了车里,不过还是冒出脑袋朝那边看去,就见师叔祖丝毫没有畏惧的走过去,而车上的人也下来了,一个个身穿黑色服装,清一色,跟黑涩会是的。

    我在心里暗暗祈祷,希望师叔祖不会有事,可莫名的,就在我心中忐忑的盯着师叔祖的时候,他的身影竟然忽然像是一道黑色的光影,在夜色里跳动,只是眨眼的时间,犹如流行似地,冲到那些人身前,不等那些人反应过来,他已经游走了一遍。

    速度之快,堪称神人。

    而等他的身子定住时,是站在那些人的面前,那些人,原本手里都拿着武器的,可也不知道为何,竟然定定的站住了,手里的武器咣当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这一幕,真的把我看的目瞪口呆。师叔祖刚才这一招,是什么啊,这么离开,简直可以用逆天这个词来形容了!

    “我不杀你们。走吧,告诉盗门的人,就派你们这么几个小喽喽出来想要阻止我们,似乎有点太天真了。”师叔祖低沉的声音传出来。

    那些人愣了会神,这才呼啦啦一起转身,赶紧逃命似地朝着那两辆车冲了过去。

    双方人数,一个人对十几个人,原本应该是师叔祖捏一把汗的,可是师叔祖却毫无悬念的让这些人没有还手的余地,只是凭借着身上的气势,和神乎其神的速度就让他们吓的跑掉,这简直太惊人了。

    一瞬间,我很想变成师叔祖这样的人,他在我的心中的形象一下子胀大了数倍。

    不过,那些人上了车之后,后面那辆车上竟然又下来一个人,这人身穿一身白色衣服,生的十分高大,但是面色却有些柔柔弱弱,手中拿着一把折扇,看上去倒是有点像个书生了,不过,我注意到,他从车上下来之后,那一双眼睛就一直微微眯着,嘴角挂着一抹浅淡的笑意,看着师叔祖。

    “看来机关门里的大能实力果然不容小觑,是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了。”那人出现后,晃动了两下折扇,对着师叔祖说道。

    师叔祖深深的看了面前这白衣男子一眼,冷哼一声说道:“不是你低估了我的实力,是你们盗门之内都是鼠辈,而且,只不过是偷偷摸摸的鼠辈罢了。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徒孙的半条天魂,是不是应该还给我了?”说完,他怒瞪了一眼那白衣书生。

    白衣书生竟然像是一个女人似地掩着嘴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什么天魂啊地魂的,我不知道,不过,我想要你知道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师叔祖怒哼,似乎根本不屑于面前这柔弱的白衣书生似地。

    白衣书生再次神秘一笑说道:“我告诉你的道理就是,轮速度,就算是你是机关门的大能,也比不上我们盗门中人。”

    “呵呵,那我倒是想看看你的速度有多快了。”师叔祖不屑的说道,同时,神色有些警惕起来,他这话,很明显就是在等待着白衣书生出招呢。

    师叔祖虽然脾气有些暴躁,还凶巴巴的,但是他可是一个十分缜密的人,知道这白衣书生既然最后站出来,想必也是一个有本事的人,所以,他就算是心中不屑,也不会太过轻敌。

    白衣书生点了点头,手中折扇轻轻朝着上方一抛,然后,接住了折扇,对着师叔祖微微一笑。

    师叔祖还没有反应过来,身躯却急速后退了一步,而白衣书生的手中,却出现了一块吊坠玉佩,在师叔祖面前摇晃了一下。

    “这,这怎么可能!”师叔祖满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对方手中的吊坠玉佩说道。

    我坐在车里,谈着脑袋,对那边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可是,我根本就没看到白衣书生动啊!他是怎么做到将师叔祖身上的玉佩吊坠拿到手里的?

    就在我诧异和感觉不可思议的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洛诗却开口了,“好快,像是一道闪电,身体似乎融入到了空气之中,身随心动,太快了,没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着速度如此之快的人。”

    我听了洛诗这话,扭头看她,惊讶的合不拢嘴,小声问道:“洛诗,你看到他动了?”

    洛诗点头说道:“是的,很快,而且他的实力绝对不在师叔祖之下。”

    我顿时额头冒汗,要真是这样,那师叔祖岂不是有危险了。

    当然,我也纳闷,为什么洛诗能看到白衣书生动的身影,可是我却看不到呢,难道说,是因为我的实力水平太差劲吗。

    就在这时候,白衣书生开口了,他只是跟个女人一样掩着嘴轻轻笑了声,旋即对着师叔祖说道:“轮速度,我是不是比着你快?当然,你是神机门人,木牛流马,移屋走栋,我是比不了你的,但是现在要说杀你,我轻而易举。”

    他这话,像是一道惊雷一样,顿时让师叔祖整个人战栗了一下,看的出来,在面对这书生真正实力的时候,他的内心已经开始感受到了畏惧。

    不过,书生却再次开口了,笑道:“当然,我不会杀你,就像是你没杀掉我手下这帮废物一样。”话音落下,他身躯一转,只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一道白光微动,旋即,师叔祖里的手中便多了那玉佩吊坠。

    师叔祖的脸色都苍白了起来,我更是惊讶的不行,再看那书生时,他已经走到了车前,我死死的盯着他,他却就在这时,像是能够感觉到我在看他一样,扭头,目光精准无误的落在了我的身上,嘴巴动了两下,没有发出声音。

    可是,在看到他嘴巴动的时候,我的心里,却像是打了个惊雷一样,久久不能平静,虽然他的话没有声音,但是,我看的懂唇语,他嘴巴动了,其实是在说:“陈升,很期待看到你的强大,到时候,你才是我唯一的对手。”

    我整个人都像是被冷雨淋了一样,浑身冰冷,而这时候,那白衣书生已经消失不见了,师叔祖缓缓的走了回来,上车,长长吁出一口气,显得十分疲倦和颓丧。

    “看来盗门,不愧是外八门中排行第一的大门派,我今天算是开了眼了。”师叔祖忽然开口说道。

    我和洛诗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没说话,因为我们知道,师叔祖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他也是外八门中的顶尖高手,可是,刚才却被那神秘的白衣书生给震慑住了,这种实力的悬殊和打击,无疑是具有粉碎性的。

    良久之后,我开口问道:“师叔祖,那群人就这样走了吗?”

    师叔祖说道:“是的。”

    “可是他们不是要阻止我们去青云山那边吗?”

    “不是,这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啊,这不是他们的目的,那他们有什么目的?”我问。

    师叔祖忽然扭转过头来,深深的看着我说道:“那就得问你了。”紧接着,他有些意味深长的又对我说道:“陈升,这是师叔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受辱,你要记住今天,你和洛诗都记住今天,去了青云山后,时刻谨记要成长,或许,你的存在,才是我和你师父未来的希望。”

    我愣了一下,想起来刚才那白衣书生对我说的口语,忽然明白了什么,感觉肩膀上像是被一股无形的重力给压制住了,压的我一下就很累。

    不过我知道,再累,有些事情也是要承担的。

    一夜无话,在高速路休息处休息了一晚,次日清晨师叔祖亲自开车,带着我和洛诗朝着那青云山而去。

    这一路上,原本一直比较冷漠的师叔祖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断的给我和洛诗灌输心灵鸡汤,说的都是鼓励的话,我真是想象不出来,这些话能够从一个老者的口中说出来,不过仔细一样也明白了,师叔祖是何许人也,他原本引以为傲的本事,顷刻间被人打碎,自知实力和天赋都不是别人对手,自然就会将希望寄托在我们后辈人的身上。

    我和洛诗也并未感觉到他啰嗦,连连应付。

    到下午的时候,车子在一处比较偏僻的小山村停了下来,我和洛诗都在车里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时,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没想到,我们国家还有这样的地方,奇山峻岭,大河不息,环顾四周,我们仿佛在十万大山之中,这里的环境,可谓成的上是奇观。

    到处都是大山,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就连还有寥寥几人居住的小山村,也有着一种古朴的气息,好似,我们进入到了一种墨色古香的山水话之中。

    在看到周围环境的这一瞬间,我就喜欢上了这个地方,一种清幽的感觉,袭上心头,洛诗原本比较淡漠的,此时,那一双美眸之中,也绽放出来异样的光彩。

    “下车吧,剩下的路,你们自己走,我要回去了。记住,不要让我和你们的师父失望。”师叔祖说了一句,便打开车门,让我们下车。

    我和洛诗没有犹豫,直接下车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只是,我和洛诗的脚刚落在地上,师叔祖竟然直接将我们的行李丢了下来,然后绝尘而去,似乎,一刻都不愿意在这里多待似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