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六十二章中蛊
    等师叔祖走远了,我才恍然惊醒过来,这死老头不是要引荐我和洛诗吗,他这么一走,怎么引荐,我和洛诗怎么去青云山,真是无语。

    正想着,洛诗走到我后背,从我后背上揭下来什么东西,我扭头一看,是一封信,洛诗皱了皱眉头说:“师叔祖把这封信贴到你后背上了。”

    我连忙和她拆开看了看,原来是一封推荐信,具体说是要给一个青云山叫清虚的道士,我和洛诗都明白师叔祖的意思了,也没犹豫,开始上山。

    只是,我们两个人刚顺着村子准备沿着小路上山的时候,在村沿路的最东头,竟然有个小孩远远的跪在那里。

    看到这一幕,我和洛诗都愣住了,四下看了看,这偏僻的小山村也没几个人,怎么有小孩跪在这里呢,而且面前还放着个破碗,看上去倒像是个小叫花子。

    洛诗是女孩子,心肠软,直接朝着小姑娘走了过去,问道:“小妹妹,你跪在这里干嘛?”

    小女孩抬起头来,看着洛诗这才说道:“姐姐,我饿,我是个乞丐,到这里乞讨来的。”

    洛诗赶紧从背包里拿出来一包蛋黄派,递给小姑娘说:“要是饿的话,你就吃吧。吃了离开这里,去找你爸妈,而且,你在这里乞讨,讨不到东西的,毕竟这里没什么人。”

    小女孩看到蛋黄派,像是看到了什么稀奇古怪的玩意似地,摆弄了两下,怎么也拆不开,洛诗这才好心的帮助她拆开,然后让小女孩吃。

    小女孩当即就狼吞虎咽起来,那样子,似乎从来都没有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似地。

    我站在一旁,四下看了看,心中却升起来一团疑惑,要知道,这龙虎山下村子十分偏僻,整个村子里的人家不过十户,可这小姑娘怎么会跪在这里乞讨呢?

    想了想,我感觉实在是蹊跷,就拉着洛诗走到一边说:“洛诗,我怎么感觉这里怪怪的,你瞅瞅,这村子破破烂烂的,住的人也没几个,小姑娘在这里乞讨,真是太蹊跷了。你说,这小女孩是不是鬼啊?”

    我下意识的就朝着这个方面去想了。

    洛诗却摇头说:“这小女孩不是鬼,我刚才检查过了,不过对于她在这里乞讨的事情,我也感觉十分奇怪,但是你总不能看着她挨饿吧。”

    我听说小女孩不是鬼,当即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毕竟看人家小姑娘也怪可怜的,可是,不经意间,我一扭头,看到小姑娘正在盯着我看,而且,那眼神看上去有些怪异,当我触及到她目光的时候,她却又快速将目光扭转,似乎不愿意让我发现她在看我。

    这一下,让我心里更加没底了,当即就拉着洛诗朝着山上走,洛诗虽然知道女孩不是鬼,但也感觉这事有些蹊跷,没有犹豫就跟我上山。

    这青云山的路真是不太好走啊,只有一条羊肠小道,而且还只能容纳一个人走的那种,小道下面就是斜坡,到了更陡峭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掉落到悬崖下面。

    我真是想不明白,这些道士怎么会走这样的路。

    差不多走到半路的时候,忽然,我感觉肚子有点不舒服,就跟洛诗说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的爬到了一块石头后面准备解决一下生理问题。

    可是,当我蹲下后,刚要解决,那种疼痛要拉肚子的感觉就消失了,而且,我顿时就没有了那种要方便的意思。

    这感觉有点奇怪,不过没了感觉,我只好站起来跟洛诗继续赶路,只是,更加邪门的是,我们又走了差不多三四分钟,肚子再次传来疼痛。

    这一次的疼痛,比着上次厉害多了,疼的我额头都直冒汗珠,当即我也没跟洛诗打招呼,就直接窜进了一旁的草丛里。

    只是,我刚蹲下,裤子都脱了,那感觉再一次消失掉。

    这次,我真的意识到不对劲了,回想那会看到小姑娘盯着我时候看我那古怪的眼神,我就感觉不太对劲。

    赶紧提上裤子去找洛诗,把这件怪事跟她说了,洛诗毕竟是我的小师妹,他跟师父从小一起长大,懂的东西比着我多,听完我的话之后,脸色就变了,让我撩起衣服来,要给我看看。

    我顺从的将衣服聊起来,顿时吓了一条,就见我的肚脐眼那里,竟然黑乎乎的一片,黑里还带着红,看上去十分吓人。

    洛诗顿时惊呼一声说道:“不好,陈升,你被人下蛊了!”

    蛊!

    一听到这个字,我吓得浑身直哆嗦,在我的印象之中,湘阴之地就有着苗疆蛊门的传说,据说这里的人,都会种蛊,能够杀人于无形之中。

    可是,我这才刚来湘阴之地,怎么就被人给下蛊了,我也没得罪谁啊。

    “洛诗,现在应该怎么办啊?”我急忙问道,脸都感觉麻木了起来,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一想到蛊虫,我顿时感觉肚子更加疼了。

    洛诗也为我着急,但是却束手无策,解释说道:“陈升,外八门之中最神秘最歹毒的就是蛊门了,看来,你不仅仅是被鬼门和盗门的人盯上了,现在就连蛊门也想算计你,你忍着点,我快点扶你上山,或许那个什么清虚道长能有办法。”

    我连忙点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也只能是这样了,被洛诗搀扶着,我们两个小心翼翼的上山走,只是走了没一会,一种空灵的声音忽然从山下传了过来。

    许是因为这里四周都是大山的原因,声音一出,就会有回音在山谷中袅袅传播,而要命的是,听到这声音,我的肚子更加疼痛了,那感觉,就像是有虫子在我的肚子里,随便的噬咬一般,疼的我都想在地上打滚了。

    洛诗看我疼的有些撑不住,赶紧将我抱住,一方面她是想安抚我一下,另外一个方面,是怕我一个承受不住,直接跳下悬崖去了。

    “声音,声音!是这声音!”我疼的感觉肠子都搅乱在一起了,也在这瞬间意识到,是那声音在控制着我身体里的蛊虫,所以连忙大喊。

    洛诗听到我这话,赶紧找来布条将我的耳朵塞住了,虽然我疼痛无比,但我还是感觉洛诗这行为特傻的,不是塞我的耳朵,是塞住那蛊虫的耳朵啊。

    疼痛一直不停,我真的躺在地上翻滚起来,这感觉,要是不去经历,真的难以体会到,真的是太疼了,真的就像是有虫子只你的身体里面不断的咬,而且还是伶牙俐齿那种撕咬。

    看我挣扎,洛诗着急的都快要哭了,她找出来一些镇鬼符贴在我的肚子上,但是蛊虫不是鬼,对付的方法也不一样,鬼符根本就一点效果都没有。

    到最后,洛诗紧紧抱着我哭了起来,当她的眼泪滴落在我脸颊上的那一瞬,莫名的,我安静了下来,虽然疼痛还在,可我忽然有一种当初跟洛诗在我们村后山时候的感觉。

    那时候,我们遇到的是鬼,也是被阵法给困住了,洛诗那时候有办法,所以她会拼了命的想办法救我,而现在,对待蛊门的这些把戏,她真的是束手无策,所以我能够体会到,她其实比我更加着急。

    “洛诗,现在的你真的很想当初我们俩在我们村后山的时候。”我咬着牙说道。

    洛诗似乎并未听到我这句话,而是从怀里掏出来一把匕首,然后低头对我说:“陈升,你忍着点,蛊门的人给别人下蛊,无非就是把蛊虫种在你的身体里面,现在我就给你开膛破肚,把那蛊虫挖出来。”

    我一听她这话,连忙摆手说道:“洛诗,你是单纯啊还是傻啊,你给我开膛破肚了,我还能活的成吗?”

    洛诗说:“我会缝合上的。”

    “可是蛊虫不是这种取法,你不要乱动,我还能抗的住。”我咬了咬牙说道,感觉洛诗要给我开膛破肚的说法,真是有些幼稚和荒唐,不过,这也说明了洛诗的单纯。

    “你真的能够扛得住吗?”洛诗有些疑惑的盯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感觉都麻木冰凉的脸上挤出来一丝微笑说道:“当然,我是谁,我是你大师哥啊,我能撑住的,你放心,扶着我起来吧,我们一起上山。”

    说着,我搂住了洛诗的肩膀,洛诗赶紧扶起我来,而此时,不知道为何,那种古怪的声音已经消失了,我也感觉肚子里的疼痛瞬间消失掉,不过,能够将胳膊架在洛诗的身上,跟她近距离接触的机会不多,所以我就当做还是很疼的样子。

    甚至,我在洛诗扶着我上路的时候,还轻轻凑到她白皙的脖颈旁,吸了一口气,那感觉,真香,令我有些心旷神怡。

    洛诗不知道这些,一个劲的担心我,我也不戳破,享受着这种肌肤之亲,当然,说真的我心里此刻还是十分忐忑的,因为我被下了蛊是确定的事情了,我很害怕那声音再次传出来,而且,这种未知的恐慌让我整个人都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毕竟,我不知道是谁给我下了蛊,难道说,是刚才跟那小女孩接触的时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