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六十三章入道
    我猜测了下,估计就是那个小女孩对我下蛊了,至于她为什么这样对我,让我难以理解,不过我最近被鬼门和盗门的人追踪,现在再被蛊门的人下蛊,不用多想,也许是为了我剩下的半条天魂。

    洛诗带着我朝山上走,我心里一直琢磨这件事情,看来,我要是不尽快强大自己,以后说不定真的就将我这条小命给丢了。

    下意识伸手摸了一下师父送给我的《鲁班见闻录》我咬了咬牙,在心里做了一个小小的决定。

    接下来好在那古怪的声音没再响起,我的肚子也没再疼痛过,洛诗带着我终于来了青云山上,不过当来到山上后,我就有些傻眼了。

    在来到这里之前,听师父和师叔祖说什么青云山是道教圣山,这里的青云观是道教圣地什么的,可眼前呈现在我和洛诗面前的,只不过是一个看上去十分破旧的道观而已。

    洛诗因为搀扶着我,琼鼻上已经渗出来细密的汗珠,她抬头看了一眼前方的青云观大门之后,漂亮的眸子中也是微微掠过一丝失望,我更是皱了皱眉头。

    “陈升,你肚子还疼吗?”洛诗关切的问我问道。

    “哦,现在不是很疼了。”我笑了笑,然后将胳膊从洛诗的肩膀上挪开,享受了这么久,我要是继续装下去,似乎有点太无耻了。

    洛诗瞅了我一眼,似乎看出来点什么,秀眉微蹙,深呼吸几下之后也不再理我,就直接朝着青云观大门走了过去。

    我也没多想,下意识拿手在小腹那里摸了一下,心里琢磨,那小女孩给我下蛊,在这湘阴之地,据说下蛊的办法有很多种,有蚕蛊,有蛇蛊,还有竹篾蛊以及石头蛊等等,就是不知道那小姑娘给我下的是什么种类的。

    就在我想着这事的时候,洛诗已经将青云观的大门给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男子,这男子本是道家中人,该生的慈眉善目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一脸的凶相,别说我了,洛诗看到之后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我赶紧跑上前去,站在洛诗身边。

    那中年男子身上的道袍跟他的体型也极为不符,他扫视了我和洛诗一眼,说道:“这乃道家净地,你们来这里有何贵干?”

    洛诗扭头看我,我忙是将师叔祖给我的推荐信递了上去,男子盯着信件看了会后,说了声稍等,然后就转身关上门。

    等男子离开后,我皱了皱眉头说道:“这道门里怎么会有长的这么凶恶的人啊,真是奇怪。”

    洛诗连忙踢了我一脚,挤眉弄眼的还冲我做了个嘘的手势,小声说道:“你小点声,我们来这里是学习东西和避难的,你刚才这话要是被听到,怕是要得罪人了。”

    我一听洛诗说的有道理,赶紧闭上嘴,而就在这时候,道观的门再次被打开了,还是那男子,不过男子背后却站着个看上去十分瘦削的老头,这老头倒是长的慈眉善目。

    “你们是那个老木匠介绍来的?”老道士轻轻捋着胡须问道。

    我一听老木匠?自然是说的我师叔祖,当即就点了点头。

    老道长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直接摆了摆手,对着中年男子说:“大虎,把人带进来吧,先安排到我们符宗里做两个小道童吧。”说完,老道士竟然十分傲然的转身离开了。

    那样子,看上去的确是有些傲慢啊。我心里还嘀咕起来,老道士不都是仙风道骨,通透人情,十分和蔼的吗?

    接下来,那被叫做大虎的男子就带着我们进入到了道观内部,只是,刚进来,我就和洛诗发现不对劲了,我发现这道观虽然不大,但是东西两侧正在修炼的道士们的神色却有点不对劲,怎么说呢,就是不和谐。

    好像东边和道士和西边的道士处于敌对势力是的。

    而我远远的就看到,在青云观大门正对的大厅之前,有两把太师椅,一个坐着的就是刚才迎接我和洛诗的瘦削老头,另外一个却是生的十分肥胖,虽然慈眉善目,但是看瘦削小老头眼神很不对,目光中也掺杂着一些不屑和敌对。

    说真的,进来之后我就感觉气氛不是很对劲,有些疑惑,只不过我和洛诗初来乍到,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好跟着那大虎就走进了西边厢房里。

    这求道之人,鲜有女流之辈,整个西厢房这边,除了洛诗是女孩子之外,另外仅仅只有另外两个女孩,而跟我一样修炼的男生,却足足上百人。

    男女生居住的地方不一样,大虎唤了一个人,将洛诗带到了女生居住的地方,然后自己带着我朝男道童住的地方赶去。

    来到这里后,我才发现,这里原来就是打地铺啊,床是那种通铺床,根本不分隔断的,我在之前上高中的时候就住的这种地铺。

    安排好我的床铺后,大虎却忽然告诉我说:“你叫陈升是吧?记住,以后不要跟东院的道士走的太近,知道吗?”

    我微微一愣,不过见大虎那凶神恶煞的表情,当即就点了点头,大虎又说了一下作为道童应该做的事情,以及来这里修道的日常安排后便走了。

    我心里更为疑惑了起来,刚才就感觉气氛不对劲,现在看来是真是这样,难道说,这青云观的势力也出现了划分吗。

    就在我坐在床上有些疑惑的时候,一个长得尖嘴猴腮跟我差不多大年纪的男生凑了上来,他上来就咧嘴对我笑嘻嘻的,眼睛一直盯着我。

    我愣了一下,这才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你好,我是陈升,以后我们就是师兄弟关系了。”

    男生点了点头,笑道:“你好,我叫侯宝宝,你可以叫我猴子。”说到这里,他扭头四下看了看,然后还有些羞涩的小声问道:“陈升,我刚才看你来的时候,身边跟着个小姑娘,那姑娘长的可真是太漂亮了,怎么,是你妹妹吗,要是你妹妹的话,你可以介绍给我,以后在这里我罩着她。”

    我听完猴子这话,心里感觉好笑,一是这家伙的名字,妈的,还宝宝呢,尖嘴猴腮的像个老猿猴,二是这小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连我小师妹的主意都敢打。

    不过,我虽然感觉好笑,还是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我妹妹,以后我会介绍她给你认识的,不过,师兄,我有一事不明,还希望师兄弟多多指教。”

    猴子听我说愿意把洛诗介绍给他,笑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当即摆了摆手,说:“嗨,咱们以后就是兄弟,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我。”

    我说:“师兄,我怎么感觉这青云观的气氛不太对啊,刚才大虎师兄还说,不要跟我和东院人接触,难道说,有矛盾吗?难道不都是青云观的弟子吗?应该和睦相处才对啊。”

    猴子当即笑了笑说道:“陈升,你刚来不知道,其实啊,这青云观作为道家圣地虽然声名在外,但是外面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就算是那些看破红尘的道士也是有着虚荣心的,你瞧瞧,咱们现在就分成了东院和西院了,咱们的师父主张道家以符为重,东院的三清师父呢,却主张道家以器为重。”

    “所以啊,西院为符为尊,东院以器为重,而咱们师父和三清师父由于这一点产生了分歧,所以谁也不让谁,这就有了东院和西院,而且,一直处于敌对的状态,虽然鉴于青云子真人,也就是我们的祖师爷的颜面,他们没有武斗,但也从来都不服谁,这些,在我们青云观里,大家都心知肚明。”

    说完这些,猴子笑嘻嘻的依靠在一根柱子上,翘起二郎腿来,盯着我看。

    我皱了皱眉头,没想到,堂堂的道家圣地,竟然还有这种事情,只是我还有点不太明白,继续问道:“你说的符为尊和器为尊是什么意思?”

    猴子解释说:“咱们道士平时除了给人家测字、称骨看相、和看风水之外,还干啥呢?”

    我想了想说:“应该是抓鬼吧,老百姓都知道道士可以抓鬼。”

    猴子啪的一下打了个响指,笑着说道:“这就对了啊,道士除了一些其他事情外,主要就是抓鬼,那么抓鬼需要什么?当然是道符和道器啊,所以啊,因为种种原因吧,我们西院呢,就成了符宗,东院呢,则成了器宗,简而言之吧,就是分开了,研究的方向不一样,侧重点也不一样。”

    我这次才终于大概听明白了,没想到里面还这么多事情,当即,我对猴子表示了感谢,猴子笑嘿嘿的摆手,说不用谢,只要把洛诗介绍给他就行了。

    我面上点头答应,心里却把猴子狠狠骂了几句。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洛诗都在道观里适应了下来,通过这几天的了解,我也知道了,原来道家所谓的圣地,其实也存在着勾心斗角。

    而我们道家的师父,叫做清幽子,也是西院符宗的主张者和管理者,西院的师叔叫三清子,主张和管理器宗,跟师父对立,两人互不相让。

    至于这青云观里真正的掌门人,青云子师祖,据说在后山那里闭关修炼,这一闭关,已经是十年了。

    当然,我们在这里每天除了修炼和干活之外,还有一个比较实践性的锻炼,那就是每天晚上都要进行抓鬼训练,而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实力考评,这每个月的考评,在众人眼中尤为关键,这关系着我们以后能不能成为真正的道士,更关乎着人的前程和能否真正的接触到更为神秘的道家文化。

    大概在青云观三天之后,我将大小事宜都清楚了,然后偷偷找到了洛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