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六十五章露怯
    我感觉越来越疼,真的像是那蛊虫要被吸出来了,尖端要爆掉似地,赶紧吆喝止住了小玥,说道:“小玥,快点停下来,疼死我了,你再这样下去,我估计要爆掉了。”

    小玥抬头,皱了皱眉头说道:“陈升,这才刚刚开始呢,这蛊虫十分的顽固,看来是个凶物,我要是不帮你吸出来,估计你以后会遭到更惨痛的折磨。”

    “别别别,你再这样下去,我估计以后就断子绝孙了,好了不要弄了,这蛊虫以后我会想办法处理掉的,你这办法,我是真的害怕了。”我再一次摆手说道。

    说真的,这种感觉真是太吓人了,男人的构造大家也都知道,现在蛊虫在我身体里面长大了,估计要是真的这样被弄出来,我那玩意就完蛋了。

    我可不想就这样断子绝孙,只好让小玥停下来。

    小玥看我疼的额头上都冒出来豆大的汗珠,便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不过她看上去有些失望,像是很饿的样子,我无奈,只好让她不要动蛊虫了。

    等到小玥满足了,我感受了一下,那蛊虫或许是刚才不老实被小玥这一弄也有些害怕了,所以倒是安稳了下来,我四下看了看,准备会宿舍。

    回到宿舍后,我也睡不着了,小玥现在虽然钻进了戒指里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在戒指里面说话,我居然能听见,我问了一下,才知道最近小玥一直都在修炼中,按照她现在的实力,已经可以做到跟我心意相通了。

    我这才恍然,然后问小玥知道其他除去蛊虫的办法不,小玥说不知道,不过猜测我身上的那一本鲁班见闻录中或许有一些能够控制疼痛的办法。

    我想了想,赶紧掏出来鲁班见闻录看了起来,说真的,这还是我从师父那里得到这见闻录之后第一次认真的看,我发现,这里面都是一些古代文字,小篆体的居多,幸好最近这两天在道观之中研究道家一些典籍,也才对古文有了一定的了解。

    看了一下这鲁班见闻录之后,也大概有一点点的了解,原来这本书中,其实就是鲁班老祖师爷之前的一些见闻,然后通过见闻,讲述一些道理,顺顺延伸出来一些奇怪玄妙的知识。

    当然,这本书还有很多关于木匠门里的一些传奇大能,比如之前曾经提到过的木牛流马移屋走栋之术,就在这里面有所记载。

    只是这明面是上一本见闻录,但其实就是一本秘籍,后面的东西要想修炼,自然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我躺在床上偷偷看了一下,发现越看越有意思,起初篇章讲述的自然就是一些木匠入门需要注意的东西,我对这些也比较感兴趣,就看了个大概,中篇的时候,便开始讲述一下玄妙之法,我目光落在了一个“厌胜之术”上。

    这传说中的厌胜之术,自古有之,而厌胜之术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贬义词,但是书中记载,对于这种术法,自称厌胜,却丝毫没有褒贬之意,只是一个名字罢了。

    我看到这里,不仅开始感概起来,看来,自从木匠一门被规划到天机门,然后又归类为外八门之中后,当真是被社会上那些名门正派说的是一文不值啊。

    不过这并不影响它存在的意义。我赶紧仔细的研习了一下,发现,这厌胜之术之中妙法也分很多种,而对于能够解决我身上现在蛊虫问题的方法就是“木腹术”。

    在看完之后,我更加没有困意了,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去尝试一下的感觉。四下看了看宿舍里的人,大家都在熟睡中,我便再次偷偷的起来,按照书中记载,找到了一截槐木,槐木属阴,据说还能锁鬼,而蛊虫也本是属阴的,加之我现在所中的蛊虫,按小玥的说法可是精蛊,更是属阴,所以,槐木应该有着很好的效果。

    找到了槐木之后,我按照书上记载,雕刻成一个小人形状,然后贴在小腹上,并且用朱砂在小腹处沿着槐木划来一个轮廓,然后再按照书中记载,念动了几句咒语。

    可是,我本来以为这样,可以直接将蛊虫给吸出来的,但万万没想到,咒语念完之后,这木腹术对我来说,一点作用都没有,顿时就感觉十分失望起来。

    我心中疑惑,仔细的看了一下之后,这才明白了,原来,主要原因是我现在还没修炼出“炁”来,这个炁,与气同音,书中说法是,这世界上不管是修道之人还是修佛之人甚至是其他的旁门左道相术之流,要想成为真正的高手,都跟这个炁有关。

    鲁班见闻录中有一句话大概一言能概之,“有炁者,去无形,化则凝,不化则为无实,是以不去。”大概意思就是,等我修炼出炁来了,无形变成了有形,甚至可以凝实,修炼其他的术法就会变得越来越简单。

    可是,我想了想,我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炁啊,禁不住感觉有些沮丧起来。

    重新翻看了一下之后,才知道,循序渐进的重要意义,看来,是我对见闻录的初篇还没有更好的领悟。想了想,有些索然无味,当即就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可是这一觉睡过去,我却做了一个十分奇怪的梦,我梦到一个老者从迷蒙之中走出来,面部轮廓十分模糊,后背上却背着一把木匠用的刨具,在梦里我就意识到,这不会是鲁班祖师爷吧,很快,那影子就告诉了我很多的东西,在梦里,我听的十分真切,甚至还有种大彻大悟的感觉,但是醒过来后,却什么都记不得了。

    第二天清晨,我一直在努力的回想着昨晚上做梦的事情,但还是想不起来,上午晨读,背诵道家一些普通的典籍,下午训练,到了傍晚天上黑影的时候,清幽子师父便集合了我们,面色十分严肃的说了一下今晚抓鬼的事情。

    照时间上来算,这应该算是月底的考核了,虽然我和洛诗刚来没多久,但是这一次的月底考核,让我们给赶上了。

    清幽子这边面色严肃非常,但是东院那边的三清道师叔似乎更加的严厉,他也在对自己直系子弟进行教导,主要就是说这一次的考核内容,看谁抓的鬼多,看谁抓的鬼品相好等等,我在一旁听者,感觉这两个师父,简直就是在攀比。

    当然,由于我和洛诗都是刚来到这里不久,所以,师父和其他师兄们都认为我和洛诗对抓鬼这方面不在行,所以,并未给我们安排什么重要的任务。

    我和洛诗倒是也自在,不让抓鬼更好,我们还不想跟与鬼物作对呢。

    教导完毕之后,我们西院的人和东院的人,便在两个师父的带领下出了道观,然后来到了后山这边。

    听猴子说,这后山之前死过很多人,在古代也算是个乱葬岗,不管是古代的帝王将相还是后来的民国人士,曾经都在这里杀过人,而且这里地势险要,战争年代,更有不少土匪盘踞于此,占山为王,这后山,在道观建立之前,就一直没消停过,所以,这里的鬼怪十分多。

    对于人死之后为什么能成为鬼,我也很了解,大概就是因为死的冤枉,或者死之前心中有一口气没有排出,卡在嗓子眼里,这气或许是怨气,或许是怒气,总之,不得好死之人,以及枉死之人都会变成鬼的。

    试想一下,这里既然死了那么多人,又是不得好死,自然有无数的鬼魂了。

    当然,虽然我们现在跟一群道士在一起,但是说真的,我心里还真是有点害怕呢,毕竟,一来到这里,我就能感受到一种阴冷,也就是说,这里阴气很重。

    洛诗跟在我身边,见我眼神有些不对,朝我翻了个白眼说:“我在家里的时候听师父说,你胆子有点小,没想到还真是这样。”

    我皱了皱眉头,没想到我在师父的心中是这个印象,可是,明明说好的是我要保护和照顾小师妹的,这个时候万不能露怯的,所以我挺了挺胸脯,说道:“洛诗,我不是害怕,只是刚才肚子有点疼你放心好了,在这里,师哥我会保护你的。”

    洛诗朝我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说道:“我虽然还没恢复记忆,但是你也说过,之前都是我保护你,不是吗,所以,你要是害怕了,就到我身后来吧。”

    我被她这一句话噎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了,当即就不再说话,紧接着,师父就安排我们一群人分成个别小组,而我是和洛诗以及猴子一组的,当然,按照师父的说法是,我和洛诗都是新人,由猴子照顾着,而我们也只能站在最后。

    对于这一点,猴子很不满意,瞪了我一眼,说我是拖他后腿了,不过他倒是笑嘻嘻的对洛诗拍了拍胸脯,说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洛诗这小妮子也不知道是故意气我还是啥的,竟然对猴子笑嘻嘻的点了点头,说有猴子师兄在,他不会很害怕。

    这把我给好一顿气。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前面的人开始捉鬼了,我连忙去看,就见一个师兄快速的抽出来一张道符,朝着前面冲了过去,而另外一边东院的人,也有人拿了道器,冲了上去。

    一场捉鬼的争夺战就此开了了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