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六十六章圈套
    前面的人传出来一阵喧闹声,我赶紧盯着仔细的看,在我看到他们这些道士捉鬼的手段之后,我顿时惊讶的睁大了眼睛。

    我们西院的人捉鬼,主要是靠道符,一张道符抛掷出去,原本看上去只是一个黑影的鬼物,顿时现了原形,被道符贴住,身子不断地挣扎,然后化作一缕黑气被师兄收起来。

    而东院主张道器捉鬼的师兄们,捉鬼的办法,主要就是近战,他们手中的道器也十分厉害,一旦看到鬼物,顿时扑上去,直接就用道器降服,更厉害的,还可以直接将鬼物给杀死,让鬼物永世不得超生。

    眼前一幕幕捉鬼的画面,给了我极大的震撼,看来道家自称名门正派,很有他们的道理,毕竟,他们的道符和道器都是实实在在的好玩意,的确能够降服鬼,而且鬼见了,的确很害怕。

    虽然这几天我和洛诗都在学习,但是还没有真正的接触到道符这种东西,因为按照清幽子师父的说法是,我们现在实力不够,根本画不出道符来,就算是可以用朱砂笔在黄表纸上画了,但是一点威力也没有,好比信手涂鸦。

    就在我惊讶于他们手段的时候,忽然之间,大地竟然颤抖了一下,众人都感觉到了,茫然的私下环顾,紧接着,周围立刻起了大雾。

    符宗的一个负责这才抓鬼考核的师兄脸色立马免了,号召大家赶紧退回道观,说大事不妙,地面颤抖,估计是有食鬼婴在作乱,可东院器宗的领头大师兄却根本不以为意,拒绝后退,还不屑的盯着我们西院这边,说西院的人都是胆小鬼。

    这样一来,西院的人不甘示弱,都没有退后,可不知道为何,我心里惶惶的,总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因为,这种大雾天气,让我立马有种回到了当初村子里的感觉,我意识到,这一次考核,似乎要出点事情。

    “陈升,小心点!”洛诗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对我提醒了一句,还抓住我胳膊,将我挡在了身后。

    其他的人,尤其是东院的那些人,一看都是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在这样极为阴冷的大雾天气下,竟然没有感觉害怕,还一个个的十分兴奋,说什么,要是真有食鬼婴的话,抓住他,这样他们就直接取得了这次考核的胜利。

    “高程,这一次就算是真的有食鬼婴,那我们东院的人也不害怕,不过,要是你们害怕了的话,还是赶紧带着你们西院的人离开吧,别一会食鬼婴出来了,你们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东院的领头大师兄说道。

    我们西院的领头师兄叫做高程,他扭头看了一眼,冷哼一声说道:“陈东,你***少废话,我们西院的人道符威力不凡,怎么会害怕一个区区的食鬼婴,我只是觉得这一次的考核中有几个新人,担心出事罢了。你少他娘的在这里装,等会看看谁吓的屁滚尿流吧!”

    “很好,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将考核进行到底!”叫做陈东的东院大师兄冷笑了一声说道。

    由于两院的大师兄都发话了,一时间,就算是感觉到不对劲,也没人敢退缩了,因为,在这个时候退缩,无异于说自己是个废物。

    我当然害怕,但是,这个时候,我也不能后退,因为,我也不想被别人嘲笑,再说了,洛诗还在这里,我要保护她。

    随着陈东和高程的话落下,忽然之间,地面再一次颤抖了起来,而且,这一次颠簸的程度很大,我们所有人都快要站不住了,我扭头去看高程大师兄,他的脸色都有些苍白了,但还是咬牙坚持着。

    就在大家纷纷倒在地上的时候,忽然,一道惊雷般的响声响了起来,在我们前面不远处,地面竟然出现了一道裂缝!

    “卧槽,这***不会是地震了吧?”有人因为害怕,高呼了一声。

    “是啊,这怎么回事,要真是地震的话,我们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得赶紧返回到道观里去啊,这是天灾。”

    “什么地震不地震的,我听说,厉害的鬼物出现,都带有大动静,看来我们要遇到这么久以来,最强的鬼了。”

    “……”

    随着那一道惊雷般的声音响起,地面上出现裂缝之后,大家开始纷纷的叫喊了起来,有的人说这是地震,有的人说是厉害的鬼要出现了,还有的人因为恐惧,已经开始四下逃窜。

    一时间,场面顿时就乱了起来。

    猴子这家伙,还真是对洛诗不错,看到这情况,想要去保护洛诗,我赶紧冲到前面,一把将洛诗抱在怀里,在地上打了几个滚。

    洛诗皱眉,一把将我推开,坐在地上面色严肃的盯着前方看,几秒钟后,喊道:“这鬼的确不一般,看来是一个鬼将级别的食鬼婴。”

    鬼将!

    一听到这话,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这鬼将级别的鬼物,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啊。

    而这个时候,猴子竟然大吼了一声,说鬼将出现了,大家快点跑啊,然后吓得跟个的兔子一样从地上爬起来就开始跑。

    原本就已经混乱的场面,立刻变得更加混乱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逃窜,就连高程和陈东这两个带队的大师兄,也吓得跑了起来。

    只是,现在这里大雾弥漫,怎么可能逃脱的了,虽然他们都是道士,但说到底,实力还是太弱,相比较鬼将级别的食鬼婴,他们只不过都是小喽喽。

    当前的局势,一下子变得的严峻起来。

    我拉着洛诗也开始跑,刚跑出去没几步,地面再次颤抖起来,身后传来一声炸裂,扭头去看,竟然见到一口巨大的黑色石棺从地面中拱了出来,而且,那棺材一出现,无数道黑色的气体就透射了出来,瞬间,周围空气里的雾气也更加浓郁了起来。

    由于地面的颤抖,我抱着洛诗,脚下一划,不小心朝着下方坠落下去,在那一刻,我心里在想,他娘的不会就这么死了吧,还没来得及施展自己抱负呢就这样嗝屁了,也太憋屈了。

    抱着洛诗一连滚动了五六分钟,我感觉浑身疼痛无比,在昏暗的夜色里,身体砰的一声撞击在也不知道是石头还是树干上,然后就昏迷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感觉浑身的骨头架子都要散掉了,试图着爬起来,发觉一只胳膊好像脱臼了,疼的我龇牙咧嘴,而且身上还趴着一个人,我晃动了一下,喊道:“洛诗,洛诗,快点醒醒。”

    洛诗这才醒转过来,问道:“陈升,陈升是你吗?”

    我苦笑一声说:“不是我还能有谁啊?”

    洛诗当即扑在我的身上,哭了起来,那眼泪,都滑落在了我的脸上,让我心里挺酸的。

    “洛诗,你别哭了,我带你回道观。”我抱着洛诗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洛诗却抱住我,抱的更加紧了,她压住我脱臼的胳膊,让我疼的额头上都冒出来一阵冷汗,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洛诗竟然说:“陈升,我记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我当时一愣,没反应过来,心说记起来什么了?就问了一句:“洛诗,想起什么来了,呵呵,你不会摔傻了吧,我们怎么滚落下来的你都忘记了。”

    洛诗当即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想起来之前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想起来我们在那个**后山的事情,我想起来我为了你……”

    我猛地感觉脑袋里嗡嗡的响动起来,是高兴,是喜悦,还是一种感动,我在黑夜里盯着洛诗,莫名的眼睛竟然湿润了起来,紧接着,我毫不犹豫的单手紧紧将洛诗抱住。

    “洛诗,你真的都想起来了吗,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激动的浑身颤抖,没想到,这一次摔下来,我还因祸得福了。

    洛诗点了点头,说一切都想起来了,而这个时候,一阵剧痛从我的胳膊上传来,我顿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洛诗赶紧问我怎么了,我说胳膊脱臼了,她赶紧给我检查起来,然后,让我忍着点,帮我把脱臼的胳膊给安上了。

    只是,我这个时候也发现,我的一只脚,好像断掉了,那里的疼痛,是一种麻木的疼,刚才因为腿麻木了,我竟然没怎么感觉到。

    洛诗快速的检查了一下我的腿后,惊讶的叫了一声,说我的腿骨折了,然后赶紧给我包扎,好找来木棍给我捆绑住。

    我一阵无语,怎么这么倒霉催的啊,不过心里也是庆幸,只要洛诗没事,我也就放心了,作为男人,吃点苦,没什么,主要是保护好洛诗的安全。

    “陈升,我扶你站起来,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我们还是赶紧回道观吧。”洛诗说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我四下看了下,周围黑漆漆的,大雾弥漫,原本还有点月光的,可是这时候,月光也被笼罩住了,我们根本无法辨别方向。

    “洛诗,看样子我们这一下,想出去,不是那么简单了,你难道没察觉,现在我们的处境,跟当初在我们村后山的情况很像吗?”我苦笑一声说道。

    洛诗大概也感受到了,想了想,微微叹息一声,并未说话。

    而就在这个时候,整个山间竟然传出来一阵空灵而又恐怖的声音:“哈哈,你们这一群臭道士,没想到我有朝一日也能够重新复活吧,现在你们都在我的掌控之下,想要活命离开,那就开始杀戮吧,杀掉你们的同伴,杀掉十个同伴,我就放过你,不然,死!”

    这声音,在整个山体上空洞洞的传响着,钻进我的耳朵里,顿时让我浑身冰寒。

    “这食鬼婴真是太歹毒了,我要是猜测的没错的话,她是想通过这种手段,让我们自相残杀。”洛诗蹙眉说道,口气中满是愤怒。

    “洛诗,这么说的话,我们应该赶紧离开这里,要知道,来这里参加考核的道士虽然都是我们的师兄,但是,他们原本就内部不和,现在那食鬼婴说出来这样的条件,估计,最让我们害怕的不是那食鬼婴了,而是人心。”我连忙说道,也明白了食鬼婴的意思。

    听到我这话,洛诗叹息一声说:“陈升,你觉得我们现在想要离开,那么简单吗?这食鬼婴是鬼将级别的高手,我估计从我们来到这里,参加考核的那一刻开始,她就算计好了,这是一个圈套!我们早就被丢进了一个圈套之中!”

    我顿时一愣,“圈套,你的意思是说,我们被出卖了?”

    洛诗说道:“极有可能,但我可以告诉你的就是,我们估计早就被困在一个障眼法中,现在想要出去的唯一办法,那就只有杀人。”

    说着,洛诗紧紧盯着我。

    “不行!这绝对不行!虽然我们刚来道观没多久,但是既然我们做了道童,那些人就都是我们的师兄,怎么能够任由食鬼婴摆布,去残杀我们的同伙呢?”我立马言辞拒绝说道。

    洛诗叹息了一声,说:“圈套就是这样设定,我们也没有办法,而且,要是我们不杀人,早晚会被人杀掉的。”说到这里,她指了指前方不远处,继续说:“你看,我们在他们眼中,现在已经不是师弟和师妹,而是猎物,也是能够离开这里的唯一钥匙。”

    顺着洛诗所指的方向看去,我看到了两道黑影。

    那像是蛰伏在黑夜中,准备偷袭猎物的狼。

    我忽然明白洛诗话中的意思了,一颗心,开始下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