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七十四章讽刺
    看到洛诗苦涩的笑了,我心中也是涌现出来无尽的酸涩,这个世界上,或许人真的就是应了那话,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虽然我和高程关系并不是很好,但他毕竟也是我们的大师兄,算是我们西院的一个代表,现在高程做出来这样的举动,着实让人心寒。

    当然,这个时候高程和猴子都已经看到了从地上站起来的洛诗,他们两个满脸的惊讶,根本就没想到,洛诗刚才昏倒之后,竟然还能够站起来。

    不用多想,猴子给我的水杯当中,必然含有某种药物,而洛诗的师父是张张木匠,他必然在之前传授给了洛诗一些窍门,所以洛诗刚才给我使眼色,让我放心。

    “猴子!你竟然敢他们串谋!”一旦看到洛诗没事,高程首先想到的竟然不是洛诗用了什么手段,而是怀疑起来猴子。

    猴子虽然心中也是诧异,可听到高程这话之后,却摇头说道:“师兄,不是的,我给她喝下的……明明就是刚才你给我的毒药,我也不知道……”

    说到这里,猴子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后,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知道我和洛诗的关系,更知道我戒指里面藏着一个小玥女鬼,所以,他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和洛诗根本就不是他们眼中表面上那么简单。

    “大师兄,他们两个不是普通人。”猴子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指了指我和洛诗后说道。

    我则苦涩的看了一眼猴子之后,有些遗憾的说道:“猴子,自从我来到了道观之后,就跟你关系很不错,我也一直都把你当做是兄弟,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和洛诗呢,你之前不是跟我说过,你喜欢洛诗的吗,难道你喜欢一个人,就要用这样的手段来害她吗?”

    猴子一下子闭上嘴巴不说话了,那神色,看上去极为难看。

    我苦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又落在了高程的脸上,“大师兄,难道就因为我们被这个古怪的圈套给设计了,你为了自己的性命,所以才要杀掉我和洛诗吗,要知道,我和洛诗可都是你的师兄弟啊!”

    高程脸色面色古怪起来,他手中此刻拿着斩鬼刀,斩鬼刀架在我的脖子上,他想了想,目光中忽然涌现出来杀气说道:“陈升,对不住了,我要是不杀掉你和洛诗,那我就根本不可能离开这里,只能牺牲你们了。”

    我忽然感觉有些好笑,或许,在这种人的心目当中,我和洛诗的实力太差,就只配做牺牲品吧。

    “那你杀了我吧。”我扬起来脖子,根本毫无畏惧的面对着高程。

    洛诗这个时候快速上前,高程却猛地用斩鬼刀在我脖子上划了一道,疼痛传来,鲜血从道口中渗出,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我虽然说让他杀掉我,可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就动手了。

    猴子这个手却吓得赶紧跑到一边,最后还倚在墙上,浑身都开始发抖,他的精神也像是受到了刺激似地,捂住双眼,不过愿意看到我们现在这种情况。

    当然,高程并未真正将我的脖子给砍断,而是冷冷的盯着洛诗,现在在他的心目当中,洛诗绝对不简单,一方面,洛诗到现在了还是临危不乱的样子,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洛诗能够当着众人的面喝下毒药,但是却一点事情都没有。

    “其他人还愣着干什么!”深深的看了一眼洛诗之后,高程对着已经慢慢走上来的几个师兄吼道。

    那几个人听到这吼叫,顿时就将我和洛诗给团团围住了。

    洛诗此刻面色冷静,对着高程冷笑一声说道:“高程,你信不信在你杀掉陈升之前,你就能死在我的面前?”

    她在说这话时,口气显得越发平静,更给人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也没什么动作,给人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或许是洛诗身上的气势,也或许是高程的心理素质不行,他竟然迟疑了一下,我眼角的余光一直在看着其他的人,现在猴子躲开了,剩下的就是跟高程一起来到这里的,所以,加上高程总共六个人,我和洛诗的胜算还不是很大,不过,高程就在我的面前,我想到了一个绝佳的办法。

    趁着高程在迟疑的这半秒钟时间之内,我心中快速的默念了一遍鲁班见闻录初始篇中的内容,顿时,小腹处那里传出来一股热流,热流在一瞬间涌动到我的胳膊上,我甚至一抖,手闪电般一个翻转,将高程攥住斩鬼刀的手给抓住,然后顺势一个转身,直接来到了高程的身后。

    “都别动,动一下,高程就要死在我的刀下。”

    整个动作,我几乎是一气呵成,就连高程手中的斩鬼刀也落在了我的手中,我顿时对着其他几个人喊了一声。

    那些人都愣住了,高程身子也顿时吓得开始发抖了起来。

    这个人虽然是我们大师兄,但是他的身高并不是多么魁伟,比我还矮了点,所以现在将他要挟住,我并未浪费多大的力气,一直胳膊就将他的脖子给拢住了。

    “陈升,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师兄我也是迫不得已。”高程连忙说道。

    我怒哼一声,“大师兄,要是我现在不出手的话,刚才或许我就已经死在你的刀下了吧。”

    高程连忙摆手,说:“不会的,我不会真正杀掉你的,我目的并不是要杀掉你们,要是你们有离开这里的办法,我又为什么要杀你们的,毕竟,你也是我们西院的人。”

    “呵呵,西院。高程,要是我没看错的话,你手中的这把斩鬼刀就应该是东院器宗的人,这说明你是一个跟陈东一样心狠手辣的人!虽然我们青云观现在分成了东西院,也划分为符宗和器宗两大宗派,但是,毕竟是一个祖师爷,没必要真的下杀手吧。”洛诗此时终于忍不住了,对着高程冷笑一声说道。

    高程见此时根本无法辩驳,竟然趁我不注意,猛地身躯一个下蹲,屁股在我的小腹处狠狠的顶了一下,然后朝着洞口逃跑。他的这个动作,令人猝不及防,我只感觉小腹处传来一阵疼痛,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跑出去三四米了。

    而其他的人,在这个时候,也明白过来,赶紧朝我和洛诗扑杀过来。

    眼见着一个师兄就要用匕首刺在洛诗的胳膊上,我纵身一跃,手中的斩鬼刀竟然不由自主的朝着那人的手腕上砍了下去。

    顿时,一声惨叫响了起来,那人的手腕,竟然直接被我给斩掉了。

    我也一愣,这才回过神来,低头看了一眼还攥着匕首的断手,吃了一惊,剩下的人,顿时开始朝外面跑,洛诗想要追出去,我却心里打了个寒颤似地,急忙对着洛诗喊道:“洛诗,不要追了。”

    洛诗身子顿住,扭头看我,我冲她摇了摇头。此时,被我斩断手腕的师兄倒在地上惨叫不止,我心里竟然有些后负罪感。

    “陈升,洛诗,我对不起你们两个,现在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刚才高程告诉我说,他知道陈东就在附近,现在这里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担心陈东他们也正朝这边赶过来呢。”猴子许是因为心里内疚吧,这个时候,竟然告诉了我们这么个重要的消息。

    我跟洛诗对视一眼,两个人当即点头,也没有犹豫,朝着洞口那边走去,当然,我现在的腿伤势虽然好的差不多了,但是走起路来还不是很利索,所以,洛诗就搀扶着我,让我没想到的是,猴子也厚着脸皮走了上来将我搀扶,洛诗看到猴子这样的举动,本来还想训斥他的,却被的我眼神给拦了下来。

    我深深的看了猴子一眼,猴子低头不敢看我,我也就不说什么。

    说真的,要是放在之前,我或许根本不可能原谅猴子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我的小腹处那力生出来一股子像是小鱼苗一样的气息之后,我就感觉心胸比着之前开阔了许多,而且,我也相信,人既然可以在一瞬间为了自己的生命出卖别人,甚至可以害别人,那只要这个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会转变回来。

    猴子毕竟是我在青云观的第一个兄弟,我并不想就这样放弃他。

    扭头,我瞅了一眼蜷缩在地上,惨叫不止那个师兄,苦笑一声,也没说什么,便在洛诗和猴子的帮助下,朝着山洞外面赶去。

    说来也真是惊险,我和洛诗以及猴子两个刚从洞口出来,躲在了一块大石后面后,就听到迷雾之中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很快,甚至还有些熟悉,不用多想,便明白是陈东的了。

    果然,陈东带人进到山洞里搜了一圈之后,杀掉了里面那个师兄,然后站在洞口破口大骂起来。

    “***,看来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要是早点来的话,绝对能碰上那个小贱货和臭小子。”陈东的声音传来。

    “大师兄,里面那个人,断掉了手腕,从这件事情上看的出来,他们西院的人现在也已经起了内讧了,这对我们来说,十分有利啊。”一个男子极为兴奋的说道。

    “是啊,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只要他们互相残杀,到时候我们只要杀掉最后几个就可以了。”另外也有人插嘴。

    陈东却怒吼一声骂道:“妈的,你们知道个屁,我们被困在这里一天两夜了,想离开这里的办法就是杀人,要是他们互相残杀了,我们怎么杀人?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杀人,然后尽快离开这里知道吗!”

    被陈东这么一吼,其他的人都不说话了。

    我和洛诗交换了个眼神,便小心翼翼的朝着远处走去。

    等我们来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高地之后,洛诗示意猴子将我放下,然后我们坐在那里休息。

    “呵呵,真是没想到,一群修道之人,竟然在这个时候做出来这样互相残杀的事情,这真是道家里面最滑稽和最讽刺的事情了吧!”洛诗一坐下,就有些讽刺的说道。

    猴子现在自然不敢说什么了,我想了想,叹息一声说道:“其实这很正常的,道士也是人,在这个世界上,有谁愿意白白的送点自己的性命呢!”

    洛诗没再说话,很明显是赞同我的意思的,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我总感觉迷雾当中,有一双眼睛正在盯着我们,而这一双眼睛,好像和冷静,同时,却有让人后脊背都发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