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七十五章传承
    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我试图穿过迷雾去看一下到底那一双眼睛在哪里,但是,当我认真的去体会的时候,却感觉到那一双眼睛无处不在,甚至可以说,我根本没办法定位似地。

    说真的,这种感觉真的十分吓人,因为,你永远都不知道那双眼睛是属于谁的。

    “怎么了?”洛诗看我疑神疑鬼的样子,皱了皱眉头问道。

    猴子也警惕起来,扭头看我,我此时在这情况下不敢多加隐瞒,直接说道:“我隐约感觉到了一双眼睛,而且,这是一双令人害怕的眼睛,他就在暗处盯着我们。”

    洛诗一听我这话,愣了一下,当即四下看了看,神色变得有些难看。

    猴子更加不淡定了,有些害怕似地,不过当我的目光跟猴子的目光接触的时候,他急忙低下头去,身上有一种气势,给我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猴子,好了,刚才我们之间的事情就这么过去吧,我也知道你是迫不得已。”我见猴子已经心生愧疚,虽然还是有点生气,但也早就原谅他了,毕竟,洛诗现在也没事。

    听我这么一说,猴子猛地抬头盯着我说道:“陈升,可我毕竟做了错事,而且,要不是洛诗有着其他的办法,或许现在早就已经……”说到这里,他将脑袋低下去。

    洛诗皱了皱眉头,又看了我一眼,这才说道:“行了猴子,我知道你跟陈升关系好,陈升把你当兄弟,你以后就不要做这种对不起兄弟的事情了,你要像个男人一样,我虽然不喜欢你,但是你最起码让我看的起你吧?”

    这话,一下子像是触动了猴子的某根神经一样,他的眼圈竟然一红,差点哭出来,当即就跟我和洛诗道歉,说以后再也不会犯这样的错误了,又解释了一下,其实当初高程跟他商量这件事情的时候,他内心是拒绝的,但是一想到之前高程曾经帮助过他,他就被迫答应了下来。

    而且,那会在给我和洛诗水喝的时候,他本来想张嘴喝止洛诗的,但没想到洛诗一点都不怀疑,也不给他喝止的机会,就将水给喝下去了。

    这家伙反正说了一大堆的话,最后听我都有些不耐烦了,洛诗也不愿意多听,赶紧招呼我们两个继续赶路。

    说真的,我们现在在青云观的后山上,要说逃离这里,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的话,基本上是不可能了,但要我们杀人的话,我们还真的做不出来,毕竟,要是真的要杀人,那会我就不应该看到那人的手腕,而是脖子了。

    所以,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去哪里,这种感觉,像是一种逃亡,具体逃亡到什么地方,我们根本不清楚,只是不想被陈东或者是高程再抓住。

    又走了一会之后,我们四下看了看环境,这里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过,我在看到了一棵枣树之后,心里顿时就凉了半截了。

    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枣树,应该就是昨天下午时分洛诗和小玥出来找食物然后被食婴鬼给抓住的地方。

    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给洛诗和猴子指了指说道:“你们两个看那棵树。”

    洛诗和猴子顺着我所指的方向看去,仔细的看了一下之后,两个人的眼神也都变了。很明显,他们都已经认出来了,这棵枣树,就是我们那会来过看到的那一棵。

    “难道我们被鬼打墙了吗?”猴子急忙问道。这个时候,他竟然用最快的时间,从怀里掏出来一张黄表纸,然后引燃一个,朝着前面击打出去。

    只是,这黄符丢出去之后,一点作用都没有。之前我也遇到过鬼打墙,知道道士的黄符对鬼打墙有一定的作用,但是很明显从目前的情形来看,这鬼打墙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那种很一般的,相反,这是一种只有鬼将级别鬼物才能布置出来的。

    “没用的。”洛诗也看出来这鬼打墙不是我们能破处的,当即无奈的叹息一声说道。

    猴子一脸的懊恼之色,神色紧绷,都快要崩溃了似地。

    “陈升,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啊?我觉得我们现在应该就是在那食婴鬼布置的一个鬼阵里面,这鬼阵的范围不是很大,但是想离开这里,绝非简单的事情。”洛诗此时盯着我问道。

    莫名的,我忽然感觉肩膀上有点沉,在之前,遇到事情的时候,都是洛诗带着我披荆斩棘,而现在,洛诗竟然开始问我了,这说明,她潜意识里,已经对我有了一定的依赖。

    我被洛诗这么一问,倒是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不过,这对我来说也是一种动力,我可不想死,更不想让洛诗陪我死在这里,当即我就开始想各种办法。

    我不傻,自然知道这鬼阵跟当初我和洛诗在我们村后山遇到的阵法不是一个类型的,所以,我也没必要浪费口舌,问洛诗能不能跟上次一样,而我选择的是将希望寄托在了鲁班见闻录中。

    要知道,师父给我的这鲁班见闻录,简直是一本神书。木匠一门虽然是外八门,但是木匠门的祖师爷鲁班那据说可是成仙了的,一个仙人写的书,这样的事情,估计早就遇到过了,所以,我给洛诗使了个眼色,然后找了个地方,开始翻阅起这本书来。

    师父之前曾经说过,这本书是嫡系相传,传男不传女,猴子是外人,我自然不会让他看到,甚至,我也不能让他知道我有这本书。

    而洛诗,是女孩子,我也不能让她看,所以只好找了个地方开始自己查找起来。

    这鲁班见闻录初始篇我已经看完了,也已经大概明白了点东西,从中领悟到了一些知识,可后面的内容,很生涩,要么就是一些奇奇怪怪的符号办法,要么就是通篇的文言文,最主要的是,这文言文还是小篆体。

    好在我还是有些底子的,经过一番查阅之后,我竟然找到了一个古怪的办法,这办法,从介绍内容上来看的话,十分稀奇,但是小篆体内容说,这办法,可以破处掉不少的古怪阵法。

    当即,我就赶紧学了起来。

    说起来,这也是一张类似于道符的画法,之前我就按照书本前面的内容开始学着画道符的,不过那个时候小腹处根本一点炁都没有,现在有炁了,我才从中领悟到一点门路。

    只是,这怪符十分生僻,而且看上去复杂,我尝试了十几遍,把我身上的黄表纸都用光了,也没画出来一张成功的符来,而我还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深切的体会到了画符并不是一件轻松简单的事情。

    洛诗和猴子两个在一旁比较着急,他们知道我在想办法,但是见我都过了一个小时了,还是没找到办法,终于,洛诗安奈不住了,走过来问我怎么样了,知道办法了没。

    我苦笑一声说道:“洛诗,这办法倒是找到了,但我就是无法掌握,而且,我感觉现在小腹处像是干涸的池塘一样。”

    洛诗虽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她尊重我,也没埋怨,只是笑了笑,建议还是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下,等有休息好了再慢慢画符。

    我心里叹息一声,看来只能这样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周围的阴气一下子凝实了起来,这感觉,好像空气之中都能够阴沉出水来一样,我下意识低头去看自己的胳膊上,就跟下了一层毛毛雨似地,有些水的雾气。

    “不好,看来这里的阴气越来越重了。”洛诗喊了一声。

    猴子眉头紧锁,扭头看我,也将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可我现在根本就没办法画出来那道古怪的符啊。

    “哈哈,臭小子,你果然不一般啊,我刚才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试图挣脱我布下的迷踪阵,原来真的是你。”

    猛地,在我们头顶上,一道声音传了下来。

    我下意识去看,就见那食婴鬼穿着红色的旗袍悬浮在哪里,嘴角挂着一抹饶有兴致的笑意。

    洛诗和猴子赶紧凑到我身边,警惕的盯着食婴鬼。

    “这你个女鬼,现在把我们害成这样,还有脸出来见我们。”猴子顿时怒了,冲着半空大喊了一声。

    但是,食婴鬼根本看都不看猴子一眼,身躯一闪,飘落到了我和洛诗身边。

    “臭小子,告诉我,你刚才在画什么呢?”食婴鬼朝我逼近过来。

    洛诗一下子挡在我的身前,说道:“这似乎跟你没什么关系吧,你说了,在这里的人,要想出去,就要按照你的规则来,我们现在并未破坏你的规则。”

    食婴鬼瞥了洛诗一眼,冷哼一声说道:“没有破坏我的规则?你这小丫头怎么睁着眼睛说瞎话呢,我让你们杀人,你们杀了吗,呵呵,想离开这里,不杀人,却试图找其他的办法,还说没破坏我的规则。”

    话音落下,猛地,食婴鬼竟然朝我冲了过来,她的速度很快,只是一眨眼的时间,竟然从我身上,将鲁班见闻录抢到了手里,只不过,就在她十分得意的低头看了一眼后,面色竟十分突兀的变了。

    变得错愕,变得诧异,一双手,快速的颤抖起来。

    我知道,这鲁班见闻录是我们祖师爷传下来的,万万不能被她这么一个女鬼给得了去,我急忙冲上去,不过,就在我冲上去的瞬间,那本书竟然在女鬼的手中绽放出来一掉金黄色的光芒,女鬼下意识的抽手,还是躲闪不及,一道金黄倏忽间打在她的肩头,她的肩头顿时冒出来一股子黑色的雾气。

    而更令人诧异的是,那金光,就像是认主识人一样,击中了女鬼之后,一拐弯,朝着射了过来,速度之快,犹如闪电,我根本都来不及反应,就感觉眉心处传来一阵刺痛,旋即,那刺痛感觉一下子消失掉了。

    当我再去寻找鲁班见闻录后,却发现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算你小子运气好!可就算是得到了匠门传承,你也奈何不了我,下一次,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你!”食婴鬼那绝美的脸颊,忽然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紧接着,她快速转身,有些踉踉跄跄的朝着远处跑去,不过,跑出去几米之后,她忽然扭转过头来,目光有些迷离似地,冲我喊道:“你这个负心汉,你这个负心汉!我恨你,我恨你!”

    那模样,就像是我曾经辜负了她一样。

    让我莫名其妙的站在那里。

    洛诗和猴子两个人也被这食婴鬼的突然出现,以及受伤和匆匆离开惊呆了,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回过神来后,直接问我有没有事。

    我当即摇头,说没事,只是,我这“没事”两个字刚刚说出来,忽然感觉浑身的血液,竟然在转瞬之间像是沸腾了一样,浑身上下一种极为难受的灼感传来,脑袋也在一瞬间,轰然一声像是爆炸了似地。

    我昏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