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七十六章识破
    我这一昏迷,之后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了,不过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十分离奇的梦。在梦中,我看到了一个长得跟我很像的男人,在男人面前,是一个绝美的女人,那女神穿着一身的旗袍,两人站在高山之上,气氛莫名的压抑。

    女子眼中满含泪水,男子却面色冷峻,他们的嘴巴都在动,我试图着去听他们说了写什么,但是我最终还是没能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而最后,男子朝着山下走去,速度极快,一眨眼的时间便消失不见。

    在男子下山之后,女人绝望似地蹲坐在地上,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看上去让人心疼,不久之后,另外一个身穿道袍的男子出现了,男子最终带着女子离开。

    这个梦很长,很累,当我醒转过来的时候,浑身竟然是湿透了。

    同时,脑海里有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虽说我在梦里的时候,似乎并不认识那身穿旗袍的女子,但是想过来后,我却有一种感觉,似乎那女子,跟遇到的食婴鬼长的很相似。

    当然,我并不敢确定。

    醒来后脑袋里就闪过这个念头,就连洛诗在我旁边喊我我都没有听清楚,等我回过神来,这才看到洛诗正在焦急的喊我的名字。

    “陈升,陈升,你怎么样了?”洛诗见我睁开眼,焦急之色中浮现出来一丝惊喜。

    我四下看了看,虽然不知道是在什么地方,但是我确定,我现在还活着,我笑了笑说道:“我没事。”

    洛诗的眼睛红红的,重重的在我胳膊上掐了一下,说道:“你吓死我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忽然就昏倒了呢,还有,那个……”说到这里,他瞅了一眼猴子,一旁焦急的猴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走到一边去了,洛诗这才问道:“我爹给你的那本书,怎么不见了。”

    我这才恍然回忆起来,的确是这样,师父给我的鲁班见闻录,离奇般的化成了一缕金黄色的光线,直接透射进了我的眉心之中,我跟洛诗之间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就将这件事情说了,她听了之后,瞪大了眼睛,长大了嘴巴,一副十分惊愕的模样。

    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洛诗如此惊讶的神色,皱了皱眉头,问道:“怎么了,洛诗,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呢?”

    洛诗有些警惕似地,又扭头看了一眼猴子,见猴子离着我们很远,这才压低声音却压制不住兴奋的说道:“陈升,没想到你……真的是你……”

    我更加疑惑了,洛诗继续说道:“陈升,虽然我不知道我爹给你的那本书到底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里面记载了什么,但是我很小的时候就听我爹说过,祖师爷曾经传下来一本书,也算是秘籍之类的吧,而这本书,我爹说,有朝一日要是有缘人的话,可以直接被淬炼传承的,看来,你真的就是那个有缘人。”

    传承?淬炼?这怎么给我一种很玄幻的感觉呢,当即我就感觉有些狗血起来,不过仔细一想,感觉不是那么回事,算起来,祖师爷传下来的东西,还真的是直接就钻进了我眉心之中了。

    要说,让我来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话,我还真的没办法解释,不过,事情的确就是发生了,我现在就算是感觉不可思议,可它还是发生了。

    “洛诗,小时候师父真的给你说过这个吗?”我有些惊讶的问道。

    洛诗郑重的点了点头。我心里松了口气,要真是这样的话,那说明我倒算是有奇遇了。

    这时候,洛诗又说道:“小时候我爹还说过,他说他的实力很一般,要是能够真正得到祖师爷的传承,那就算说自己是神仙,别人也会相信。而我爹之所以没有得到传承,主要就因为他并不是真正的有缘人,他的实力之所以比着普通人要强,主要是就是从那本书中领悟到的。”

    “原来是这样。”我有些恍然了。不过,接下来我努力的去感受,却感觉自己的身体跟平时没什么两样,按道理来说的话,甚至可以荒唐一点,按照传统的小说来说,我应该能够感觉脑海里有什么东西才对的,可就算是我怎么尝试,别说东西了,我甚至有种脑袋空中要卡主的感觉。

    洛诗点了点头,显得有些兴奋,问我现在感觉如何,我说:“我现在感觉很普通,不过……咦,我的腿伤好像真的好了。”我忽然意识到哪里不太对劲,低头一看,动了下腿后,才意识到,我的腿现在真的好了。

    当然,意识到这一点,我赶紧去感受我小腹处原本那像是小鱼苗一样的气息,可让我失望的是,小腹那里的小鱼苗,还跟之前一样,并未有多大的变化。

    不过这也让我很满足了,毕竟,要是放在之前的话,我这腿伤没个一百天不可能好的,而现在,我却在短暂的几天时间内就好了,这除了神奇之外,简直可以成的上是奇迹了吧。

    “洛诗,我们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问道。

    洛诗一听,眉头皱了下,这才说道:“哎,我们当然还是被困在那个什么迷踪阵中啊,看来,我们要想离开这里的话,还困难。”说完,她有些黯然的低下头去。

    我爬起来,仔细的看了下,的确,我们还在这里,迷雾之中,阴气之中,给人一种很难受的感觉。

    “遇到陈东和高程他们了吗?”我又问道。

    没想到,我这么一问,洛诗当即就说道:“陈升,正想跟你说这件事情呢,说来真是奇怪,高程和陈东他们,竟然也不知道去了什么地方,刚才猴子还出去找了一下,试图跟他们商量,一起找除了杀人之外的办法,但是,猴子找了很长时间,也没能找到他么,你说奇怪不?”

    我想了想,说道:“那要是这个迷踪阵被破掉了呢?”

    “你是说,他们已经离开这里了吗?”洛诗疑惑。

    我点了点头,说:“是的,这也极有可能。”

    洛诗当即摇头说:“这不可能的,那食婴鬼的实力可是鬼将级别,她布置出来的鬼阵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被破处掉呢。”

    我想了想,感觉也对,这种可能性很低,不过,既然陈东和高程他们都离奇消失掉的话,唯一能够解释的,也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要不是这种可能性,那会是什么呢。

    就在我和洛诗两个心里疑惑的时候,忽然,远处的猴子跑了过来,猴子一脸的惊恐说道:“不好了,有人过来了。”

    我当即就和洛诗提高警惕起来,不过,当我们朝着前方看去,令人诧异的一幕就出现了,原本能见度很低的迷雾,竟然随着一道人影的出现,就像是清风拨云雾一样,迷雾竟然消失掉了。

    而出现在我们面前的,竟然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这老者,真的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一看就不是一般的人物,在这老者身后,跟随着不少人,我仔细一看,青云观的师父,师叔,甚至就连高程和陈东他们也都跟在后面。

    老者虽然耄耋之年,却几个踏步来到我们面前,他轻轻捋了一下胡须,扫视了我和洛诗以及猴子一眼:“我就说,你们三个不可能这么轻易的死掉。”

    我们西院的师父清幽子满脸喜悦,走上前来,对着我们笑着说道:“真是太好了,看到你们都安然无恙,这真是太好了。”

    猴子此时却并未有喜悦之色,目光朝着陈东和高程那边瞅了一眼,当即就怒吼一声说道:“你们两个还有脸活着!”话音落下,他竟然普通一声就跪拜了老者面前说道:“老前辈,虽然我之前并未见过您,但是从您的着装和年龄上看,应该就是我们现在青云观的祖师爷吧,祖师爷,你不知道,这两个人畜生,竟然对我们道家的人下手,他们两个杀了不少我们道家的人!”

    再一次的,猴子狠狠的盯着陈东和高程。

    陈东和高程两个此时早就低下头去,而我也发现,他们两个,以及四五个人,都被用麻绳给捆绑住了,看样子,清幽子师父和三清师叔也都知晓了这里面的事情。

    祖师爷瞅了一眼猴子,说道:“你起来吧。他们做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我会吩咐你们的师父对他们进行惩罚的。”

    话说道这里,祖师爷竟然瞅了我一眼,旋即目光有些古怪的盯着我的脸看了下,目光中闪现一抹奇怪的神色,随后扭头对着身后的师父和师叔说道:“清幽,三清,你们两个人带人回去吧,这食婴鬼实力非凡,若非是我将这阵法破掉,估计我们青云观千百年的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具体赏罚,我想,你们两个应该心中有数了吧。”

    师父和师叔连忙点头说道:“弟子心中有数。”然后,就使了个眼色,要带着众人离开。

    我和洛诗自然也要跟着清幽子师父离开的,不过,我刚迈步,师叔祖却将手中拂尘轻轻的在我身上扫了一下,说道:“你这小道童暂且留下吧。”

    我顿时一愣,师叔祖这是几个意思,别人都可以马上离开这该死的地方了,他偏偏要独自留下我?我皱眉,心里是一百八十个不愿意,不过我也知道,跟这老神仙在一块,危险倒是没有,主要是我现在饥肠辘辘,很想吃点东西。

    当然,我也没敢多想,只好点头答应下来。而此时,清幽子师父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眸之中,竟然闪现了一抹羡慕的神色,这让我心里又感觉更加奇怪了。

    洛诗这时却扭头对着祖师爷说道:“祖师爷,我和洛诗是好朋友,我也要留下来。”

    祖师爷扭头瞅了一眼洛诗,轻轻捋动胡须,笑着点了点头。

    很快,清幽子师父和三清师叔便带着其余的人离开了这里。

    等他们离开后,师叔祖竟然高深莫测的对我和洛诗问道:“说罢,在你们两个来到青云观之前,是从何处?”

    我和洛诗对视一眼,洛诗赶紧回答说道:“师叔祖,我们两个来到道观之前,只是普普通通的人。并未有真正的师父。”

    洛诗其实一点都不会撒谎,她一撒谎的时候,脸蛋就会发红,现在也不例外。

    而我,却一句话都没说。

    师叔祖听了洛诗这话,忽然神秘一笑,盯着洛诗,然后指了指我说道:“未曾拜过师吗?这怎么可能,要是之前未能拜师,他身上怎么会有一种鬼气呢?莫不是之前拜的豢鬼之道吧?”

    他话音还未落下,忽然之间,我和洛诗就感觉到空气仿若扭曲了一下似地,我胸口猛地传来一股子强烈窒息的压迫感。

    而挂在我脖子上的戒指,这时候也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小玥的惨叫声,响彻在我的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