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七十七章恩怨
    我甚至能够感受到小玥在戒指里面开始挣扎了起来,那种倏忽间撕心裂肺的喊叫,把我吓的一个激灵。

    一旁的洛诗看我神色不对劲,连忙问我怎么了,我诧异的看着祖师爷,皱眉说道:“祖师爷,你果然不是凡人,连我身上有鬼气都能够看的出来,不错,我的确养了一个鬼,但这只是一个意外,我并不是什么豢养鬼门中的人。”

    祖师爷举手投足之间都透着一股子仙人的气息,他轻轻捋动了下胡须,倒是微微笑了起来,而也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我顿时感觉戒指里的小玥安分了起来,没有刚才的挣扎和嘶吼了。

    洛诗此时看了看我,再看看祖师爷的,似乎明白了什么,微微有些诧异,但是她站在旁边也没说什么。

    “你,是叫陈升对吧?”祖师爷忽然问我这话。

    我点了点头,深深的看着他说道:“你就是现在青云观的掌门人半步子道长吧。”在说这话时,我并未因为他就是我们的掌门人所以有一点点的害怕,相反,我感觉这个人虽然一身的仙气,但却有一种亲切之感。

    听到我这么无畏的问道,半步道人忽然哈哈笑了起来,说道:“不错,我正是你们的祖师爷,道号半步,世人抬举我半步,称呼我为半步道人。”

    说到这里,他仔细的看了我一眼,眉头皱了皱说道:“要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你身上有着外八门的技艺吧?”

    他这话,让我和洛诗两个同时一愣,没想到他竟然只是看了一眼就猜测出来,我师父是外八门中人。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成仙了。

    我没有隐瞒,点了点头说道:“是的,你说的没错,我之前的师父就是外八门的人。”

    半步道人轻轻捻动胡须,点头说道:“嗯,我能够感觉的出来,只是,让我没想到的是,你这般小小年纪,竟然修炼出来炁,告诉我,你师父是谁?能够在这个年纪就修炼出炁来,我想你师父肯定不一般吧。”

    我仔细的看了下半步道人,心中微微有些错愕,要知道,自古以来,正门分佛儒道三家,他们是世人中的名门正派,根本不屑于与外八门这种下九流的门派相提并论,更不会在乎这些下九流,但是我刚才从他的眼眸之中,却没发现一丝一毫鄙夷之色,相反,他看上去十分淡然。

    心中微微有些错愕,我扭头看了洛诗一样,洛诗叹息一声,冲我点了点头。

    我知道,洛诗此刻心中的想法肯定跟我一样,这半步道人乃是仙人,就算是告诉他也没什么大碍,当即我就告诉他,说了一下我师父的名字以及他在江湖上鬼不灵的名号。

    毫无疑问,像半步道人这样的青云观的掌门,他自然不会知道我师父的名号,不过,他还是很感兴趣的样子,仔细的盯着我看,那矍铄盎然的眸子里,闪过怀疑和惊讶之色。

    良久之后,他竟然对着我说道:“在我的印象的当中,就算是外八门中的人,出现了一个不世奇才,也未必能在你这般年纪修炼出炁来,但是,你的身体之中却已经有了炁的存在,这真是太奇怪了。要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想必你定然还有其他的奇遇吧?”

    我笑了笑说道:“祖师爷,奇遇倒是没有,不过我们外八门匠门中有一些传承,这些我不太方便给你说,当然,虽然我现在也是在青云观做一个小道童,但我毕竟还是不能告诉你。”

    “很好,你这种态度,让我很欣慰,既然这样,我也不问。好了,你和你的这个小师妹站在一旁,待我好好收拾一下那食婴鬼。”半步道人挥了挥手,对我和洛诗说道。

    我们两个下意识的就退避到了一旁去了,就见他罗袜生尘一样速度极快的闪现到了一块大石之上,旋即,他口中默念了一些奇怪的咒语,对着天空说道:“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多年了,难道你的怨气还没消散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忽然,虚空之中一道红色光影倏忽间一闪,身穿旗袍的食鬼婴便出现在了那里。

    她一出现,看着半步道人的目光中就多了几丝的怒意。

    “臭道士,让我离开这里,我已经在这里待够了,你要是再不放我走的话,被怪我不客气。”食婴鬼厉声吼道。

    半步道人笑了笑说道:“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承受了我们道教人士的香火,怎么一点都没变呢。好了,这件事情我不跟你追究,毕竟你并未亲手杀人,也就没有直接的罪孽,现在还是快点返回到你的应该去的地方吧。”

    “放屁!”不等半步道人把话说完,食婴鬼竟然直接爆怒火了起来:“你算是什么东西,我和你师父好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穿开裆裤的孩子,现在我用的着你来对我吆三喝四的吗?”

    没想到,在食鬼婴这么一阵怒骂之后,半步道人竟然没有生气,相反,他看上去倒是有些敬畏了起来,“罗衫师叔,您还是不要拿这件事来压我了,道家有言,道法自然,你如此这般,本事你命中如此,想要改变,离开这里,需要付出很多的代价的。”

    “我不管,你将青云观上的阵法解除掉,我就能够离开这里了,我要去找你的师父。”食婴鬼严词说道,看上去,她的气势,已经将半步道人绝对的压制住了。

    半步道人摇了摇头,捻动胡须说道:“不可,师叔,我师父已经驾鹤归仙,你又何必如此纠缠呢,这里才是你的归宿,好了,师叔,我们走了,你好自为之吧,要是以后再出现这样的情况,做晚辈的就要采取一些手段了。”

    说完,他转身,一跃朝着我和洛诗走过来。

    此时,我和洛诗两个人都愣住了,从刚才半步道人和食婴鬼的对话之中,我隐约能够猜测的出来,半步道人叫食婴鬼师叔,那说明我之前的猜测没错,看来,食婴鬼生前果然做过道士,而且,她还是很早之前的道士,只是,她要是道士的话,那之前跟半步道人的师父有什么关系吗?

    听话音里的感觉,似乎有一点点的情愫,只是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了。

    半步道人朝我和洛诗走过来,但是食婴鬼此时却忽然冷笑了一声,对着半步道人说道:“半步子,你这个无知的家伙,难道你觉得我这一次忽然在你弟子们历练的时候弄这么一出,只是感觉好玩吗?”

    听到这话,半步子的脚步忽然顿住了,他扭头看了一眼食婴鬼,问道:“罗衫师叔,你还是不要跟我打哑谜了。”

    “呵呵,想要知道真相的话,就放我离开这里,我在这青云观的后山待了这么多年,早就在这里待够了。”罗衫说道。口气之中,颇有几分要挟半步道人的味道。

    “不行,我师父在临终之前曾经警告过我,万万不能让你离开。”半步道人说道。

    “放屁,你师父说的话你也相信,当然要不是他……”说到这里,罗衫竟然忽然止住了嘴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又不愿意多说,只是狠狠的盯着半步道人说道:“很好,咱们先不说你师父了,那就说说你师父之前的一个好朋友吧。要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当时你年纪已经到了五岁,已经有了记忆,你想想,唐璜这人你认识吗?”

    这个名字一出,半步道人身躯明显震颤了一下,莫名的,就连我在听到这个名字之后,也忽然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感觉说不出来,但总感觉以前好像在哪里听说过似地。

    “知道。”半步道人不加掩饰的说道。

    “呵呵,知道就好。我当年跟唐璜的关系还不错,最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到唐璜好像回来找我了。所以,这才是我想离开这里的原因。”

    这般说着,罗衫目光中又涌现出来一丝怨毒说道:“在离开这里之前,我要让你们道家的人自相残杀!什么狗屁道门,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一个虚伪的小组织,垃圾收购站!道家,是所有门派之中,最虚与委蛇的一个破门派。”

    “你!”听到罗衫这么侮辱道门,半步道人很明显有些生气了,不过,他还是深吸一口气忍住了,深深的看着罗衫说道:“师叔,不管你说什么,毕竟你之前也是青云观的人,我看在师父的面子上不跟你追究,可是,你说唐璜回来找你了,这怎么可能,唐璜已经死了好几百年了,而且,据说世人连他的尸骨都未找到。”

    这时,罗衫那一双漂亮的脸颊上眉头倒是轻轻蹙了起来,紧接着,她扭头朝我看过来,那眼神,很奇怪,让我浑身都开始发毛,下意识的,我还抓住了洛诗的胳膊。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感觉。”罗衫终于说道。而她在说这话的时候,莫名的,我脑海里就闪过了一幅画面,这画面原本在我的脑海里十分模糊的,因为它本来就是我做的一个梦,可没想到的是,那会十分模糊的梦境,现在却忽然在我的脑海里变得清晰起来,我一下子看清楚了,梦里的那个女人,就是现在的食鬼婴,也就是罗衫。

    而离开的那个人,身上穿着的像是唐装……只是,我还是看不清那人的脸,至于后来出现的那个道士,我隐约猜测出来了,大概就是半步道人的师父了吧。

    这一幕在我的脑海里闪现之后,就像是一道电流一样,让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我不清楚,为什么我会做这样奇怪的梦呢,难道说,关于洛诗和唐璜,以及半步道人师父之间的恩怨,跟我也有关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