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七十八章担忧
    半步道人很明显已经留意到了罗衫的眼神,下意识扭头朝我看来,紧接着,精光硕硕的眸子里便浮现出来一抹疑惑,我盯着他看,而他眼中的疑惑,却倏忽间消失掉了,给人的感觉,有些刻意。

    洛诗也意识到不对劲,不过她抓了我的胳膊一下之后就说道:“道长,这件事情要是感觉不太对劲的话,你就跟这个女鬼商量吧,我和陈升就先回去了,毕竟我们被困在这里两天两夜的时间,现在十分疲倦,想早点回去。”

    可没想到,罗衫却在这时候哼了一声说道:“臭丫头,要是我猜测的没错的话,你是想逃避什么吧,我隐约的感觉到,你似乎知道什么,但是你一直都不说,对不对?”

    洛诗抓住我胳膊的手上,力道忽然加大了,紧接着她就对罗衫说道:“我看你是想多了吧,我只是青云观的一个小道童而已,我能知道什么,呵呵,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所以,更加疑惑你说的逃避是什么意思。”

    说完,洛诗拉着我就要走。

    “呵呵,我看你是心虚了吧?”罗衫话锋一转,对洛诗说道。

    洛诗身子一顿,我也停下来,心里有些尴尬和忐忑。

    半步道人这时候却开口了问道:“罗衫,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们都是我青云观的人,难道你还在怀疑他们吗,真是荒唐,你说的唐璜根本不可能再出现了,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罗衫双手蓦然一张,悬浮在半空之中的身体缓缓下落到了地面上,却在这个时候走到了我的面前,对着我笑了笑,然后扭头对着半步道人说道:“你知不知道,这个小子的戒指里面藏着一个女鬼?”

    半步道人点头说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你就不怀疑他吗?有可能是豢鬼之术,要知道,豢鬼之术可是鬼门里面的邪恶之术,这样的人很可能是鬼门的人,难道鬼门的人潜伏到了你们青云观,这样的事情你都不管吗,我作为你曾经的师叔,不得不提醒你一下了。”罗衫红唇微微扬起来,目光有些冷傲的对着半步道人说道。

    我瞅了一眼罗衫,解释说道:“食婴鬼,我戒指里面有女鬼,这件事情半步祖师爷早就知道了,还是不劳您费心了,你作为一个女鬼,被封禁在这青云观的后山,现在出来作恶,因为你,青云观死了那么多人,你现在还有脸在这里说这些,真实无耻。”

    说完,我狠狠瞪了她一眼。

    在我的心中,凡是跟洛诗过不去的,我都不会把他当成好人,就算是这个女鬼生的风华绝貌,我也不屑一顾,在我的心中,洛诗才是我永远的女神。

    而在我这话说完之后,罗衫却哈哈笑了起来说道:“臭小子,我知道你伶牙俐齿的,但是,我要说的,不是你戒指里面的鬼,而是,你脖子上挂着的这枚戒指!”

    她这话,几乎是吼叫出来的,一吼叫出来,顿时,我就看到洛诗的身躯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就连半步道人在盯着我脖子上的戒指之后,眼神也是变了。

    此刻,我脑海里忽然回想起来这一枚戒指的由来了,想当初,这一枚戒指,正是我和洛诗去我们村后山下的深井里面时,从一口棺材里面找出来的,从那以后,我就将这一枚戒指挂在了脖子上,难道说,这一枚戒指能说明什么吗?

    一个可怕的念头,忽然在我的脑海里生了出来。

    但是我感觉这绝对不可能,甚至可以说,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但我还是想到了那个当初躺在棺材里面,长的跟我一模一样的穿着唐装的男子,更是想到了,当初在我们村下面那大型墓穴之中,菩提树九口棺材围绕的环境下出现的那个神秘男子。

    洛诗此时终于忍不住了,扭头对着半步道人说道:“师叔祖,我们现在是青云观的道童,这个女鬼,奥不,我现在听明白了,这个女鬼应该生前是你的师叔吧,要是这么论起来的话,也算是我们的祖师爷一辈了,但是,她这样怀疑自己的后辈,似乎不太合适吧。”

    “再说了,这女鬼现在害死了那么多人,您还在犹豫什么,要么直接斩杀掉,要么就跟往常一样封印起来,这才是作为一个道家中人应该做的事情吧?”

    洛诗这话,口气很强硬,看的出来,洛诗现在已经有些生气了。

    我心里现在也很复杂,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我现在的心情,只是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里不断的盘旋着,让我感觉十分难受。

    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半步道人却捋了下胡须,朝着洛诗摆了摆手说道:“你先不要着急,罗衫犯了杀人的罪孽,她本身又是鬼,我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的饶了他的,不过,我现在似乎更加好奇你和陈升两个的身份了。刚才你说你和陈升是师兄妹关系,之前陈升的师父,也就是你的父亲,是外八门的人,这不会有错吧?”

    一听到这里,我顿时就忍不住了,半步道人这很明显就是在怀疑洛诗啊,我直接就说道:“师叔祖,我刚才和洛诗对您讲的一点都不会有假的,您放心好了,至于我的身份,呵呵,我只是一个普通农民的孩子,找食婴鬼这话,难道说,我还成了唐璜了不成?真是笑话,我要是唐璜,那意思岂不是我要跟她有一段恋情了?”

    我几乎是在话音落下的时候,朝着罗衫投过去鄙夷的目光。

    罗衫被我这话说的一时间语塞,竟然吃了一瘪,一时间没话说了。

    半步道人瞅了瞅我和洛诗,思忖了一会儿之后,这才说道:“好了,这件事情暂时就这样吧。你们两个回去吧,我暂时还跟罗衫师叔有话要说。”

    一听半步道人发话了,我和洛诗赶紧朝着青云观那边走去。

    路上,洛诗紧紧抓着我的胳膊,我能够感觉到,此时此刻的洛诗十分的紧张,只是我现在还是有点不太清楚,洛诗这么紧张是为了什么,难道说,她还知道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吗。

    终于,我忍不住了,开口问道:“洛诗,你是不是有什么东西隐瞒着我,比如……我真正的身份什么的。”说这话的时候,我也想起来之前的种种事情,反正从之前的情况上来看,我的身份,还真是一个谜团,师父曾经说我是钥匙,后来我还被盗门和鬼门的人给盯上了,这都是暗示了我的身份似乎不一般。

    可我到现在,还是没搞清楚。

    不过我知道一点,我现在是鲁班见闻录那本神书的有缘人,这话可是洛诗告诉我的。

    洛诗原本紧紧抓住我的胳膊一下子就停了下来,然后深深的看着我说道:“陈升,有些事情,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们不能在青云观待着了。”

    “啊,没必要因为这件事情就离开青云观吧。”我连忙说道。

    洛诗苦笑一声说道:“我也知道,一旦离开青云观,或许我们就会被鬼门和盗门,甚至是蛊门的人给盯上,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猜测那个罗衫绝对不简单,而你刚才也能够看的出来了,半步道人虽然是青云观的祖师爷一辈,但算起来,罗衫还是半步道人的师叔呢,你没有发现,他们一个道士,一个女鬼,似乎并未有什么很大的恩怨吗?”

    我想了想,旋即苦笑一声说道:“洛诗,可能事情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我觉得,半步道人之所以对罗衫比较客气,一方面是因为罗衫之前是他的师叔,另外一个方面,我觉得他的师父在驾鹤归仙之前,肯定有所叮嘱。当然了,作为现在青云观的掌门人,他肯定会给罗衫一个应该有的惩罚的。”

    洛诗却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好了,陈升,过多的话我也不跟你说,我就问你离不离开青云观,反正我是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

    “可我们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要躲避鬼门和盗门以及蛊门的追踪啊,再说了,我现在只剩下半条天魂了,这要是剩下的半条再被盗门的人给我盗走了,我以后怎么活。”我连忙说道。

    其实,我说这话的主要目的就是担心洛诗,毕竟,我要是跟她离开了这里,那么,我就是危险的源头,而洛诗跟在我身边,必然也会受到牵连的,而现在我们在青云观这边,最起码,还有一个比较安全的安身之所,一旦离开我们难道还回莲家吗?

    洛诗平时并不是一个固执的人,但是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现在变得十分固执,听完我这话之后,只是冲我摆了摆手,然后便大步走在前面,根本就不愿意搭理我了。

    我知道,洛诗肯定生气了,而她生气,也是为了我,所以我的心里就有些内疚了起来。

    返回到道观后,洛诗直接去了她的房间收拾东西去了,而此时,我站在青云观的大院之中,却被几个人给围住了,围住我的不是别人,正是陈东他们。

    我意识到不对劲,赶紧看了一下,清幽子师父和三清道长根本就不在,现在,陈东和高程就在青云观说了算。

    陈东他们将我围住,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高程他们却站在另外一边,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很明显,他们在看我的好事。唯一让我觉得欣慰的是,猴子走了过来,一个劲的对着陈东说好话。

    我现在才意识到,虽然青云观是道家清修之地,但是算起来,这个圈子里,也是有着一些社会上那些小门道的。

    “陈升,你小子可以啊,没想到你还学会豢鬼之术了,说吧,你和你那个小师妹来到我们青云观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是不是想偷偷的学习我们青云观的道家典籍?你是不是鬼门的人派来的奸细?”陈东直接就瞪了我一眼问道。

    “师兄,跟他费什么话啊,先打一顿再说,反正师父不在。”忽然,一个男子走到了我的面前,二话不说,就朝我踹出来一脚,而我下意识低头去看的时候,发现这男子的鞋子上,藏着一把黑色璞刀,一瞬间窜出来,正要刺在我的小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