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七十九章污蔑
    我下意识的躲避,但是他出脚的速度太快,眨眼间就抵在我小腹上,我只感觉小腹那里疼了一下,侧身,低头间,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力道,那黑色璞刀,只是在我的小腹处划出来一道血口。

    “你干嘛?”我怒吼一声,拿手在小腹处摸了一下,手上都是鲜血,不过让我诧异的是,虽然小腹处受伤,但我却并未感觉到多么疼,而且那里还有一小股气息在游动,丝丝缕缕的,颇有点清凉之感。

    “呵呵,干嘛?像你这种鬼门的奸细,当然是杀了你!”那出手的男子一脸凶恶的对我吼道。

    我扭头去看陈东,陈东此时竟然一点阻拦的意思都没有,其他人也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边,只有猴子跑过来,关切的问我怎么样了。

    看到猴子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关心我,我心里真的有些感动,毕竟,从猴子跑过来关心我的这一刻开始,就注定了以后猴子也会成为众矢之的。

    “我说了,我不是鬼门的人,我身上之所以有一个女鬼,这仅仅只是一个意外。倒是你们,虽然你们是道士,但是在后山上历练的时候,我已经看出来了,你们只是披着人皮的鬼罢了,这个世界上最令人恐惧的并不是鬼,是人心。”我怒瞪一眼陈东,然后又对着那男子说道:“兄弟,说真的,要是我们现在被困在后山的话,我相信,陈东可以为了自己,出手杀掉你,你信吗。”

    陈东一听我这话,好像是被我刺中了软肋,直接冲到我面前,一拳就朝我打过来,我刚才虽然被刀子割伤了小腹,但是现在我绝对不会再吃亏了,小腹处那一股子鱼苗般的气息快速的游动,一瞬间,我感觉身体的血液就像是沸腾了似地,身上充满了力气。

    就在他的拳头朝着我打过来的一瞬间,我看准时机,单手直接揪住了对方的手腕,旋即顺带着一拉,然后一送,一股子大力,从我的肩膀上出去,直接将陈东撞到在了地上。

    我这一手,虽然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花哨的动作,但是其中却蕴含了一些窍门,一肩膀将陈东给撞到之后,哗啦啦,顿时,在他身后的许多人就都围了上来,瞬间将我给团团包围住了。

    陈东一脸的不可思议,他或许想象不到,我这么一个刚刚来到道观不久的人,竟然能够将他这个大师兄给干倒在地上,随后,他一下子就怒火中烧般的冲起来,朝我扑过来。

    我直接又朝他踢出去一脚,而这个时候,刚才伤了我的男子,再次朝我踢过来,我一个转身,抱住了男子的大腿,然后快速一扭,也将他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妈的,这小子是鬼门的人,刚才他施展的是邪术,大家一起上,将这个鬼门的人给干掉。”陈东顿时吼了一句。

    我刚想怒哼跟他们评理,这时候,猴子却一下子挡在了我的身前,吼道:“各位师兄,不要冲动,陈升根本就不是什么鬼门的人,你们看看,他要是鬼门的人,刚才那么危险的情况下,他为什么不使用鬼门的邪术呢,我们都是道人,学习的是道术,而跟我们相对的就是鬼门,难道刚才陈升怎么将陈东给摔倒,你们都看不出来吗,做人,尤其是做道士,我们得懂的是非曲直吧?”

    没想到,猴子这话一出,其他的人竟然还真的都愣住了。我也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冷气,心说要是这些人一拥而上的话,或许我真的就要被他们当成是鬼门的奸细给干掉了。

    当然,刚才猴子的举动,也让我开始对他刮目想看了起来,之前,猴子在我的印象当中一直都是比较爱装比,平时胆子也比较小的,可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他竟然第一个冲到了我的面前,着实让我感到意外。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道观大堂那边传来一声呵斥:“都干什么呢,虽然你们刚刚从后山回来,难道也不用做功课吗?”

    我扭头一看,是三清师叔,此时,三清师叔一脸的怒色,瞪了陈东和其他东院的人一眼。

    可陈东这家伙竟然指了指我,污蔑我说道:“师父,这个陈升,是鬼门的人,他养了一个鬼在身上,还希望师父仔细调查一下,要是让外面的人知道,我们道门中潜伏进了鬼门的奸细,以后我们青云观的弟子出去,恐怕脑袋都抬不起来了吧。”

    听陈东这么一说,三清师叔便来到我面前,他只是冷冷的扫了我的小腹一眼之后,就厉声质问我:“说,你是不是鬼门的人?”

    我从他现在对我说话的口气上判断出来,这人很明显是那种护犊子形的,我***都受伤了,没想到这个家伙现在竟然还问出来这样的问题,作为道家中人,难道他不应该先关心一下我的伤势吗。

    当然,我本来就对这个三清道长没什么好感,只是冷笑一声说道:“我不是鬼门的人。”

    “那为什么陈东他们都说你身上豢养了一直鬼?这是真的吗?”三清再次质问道。

    我皱了皱眉头,心里很清楚,要是这个时候说假话的话,根本就一点用都没有,所以,我只好如实回答说道:“是的,我身上的确有一个女鬼,但是,我不是鬼门的人,而且,我也不懂的什么豢鬼之术,你们要是非说我是鬼门的人,那我就算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既然不是鬼门的人,那就将你身体中的女鬼释放出来吧,呵呵,我们都是道士,你养的鬼不是好东西,或许以后还会害你,所以,让我们帮助你除掉吧。”三清师叔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我透过他的眸子之中,看到了一种老谋深算似地奸诈。

    “不可以。”我咬了咬牙,直接就拒绝说道。

    “呵呵,小子,我看你是心虚吧。”陈东在一旁说道。

    我不想跟他们多解释什么,直接转身,打算返回自己的房间。现在这情况,就算是我再怎么解释,也根本没用。

    不过,我刚迈出去一步,一只大手却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想走?知道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吗?青云观!青云观是什么地方,你应该清楚吧,我们的职责就是消除天底下的鬼物,既然你身上有女鬼,还是释放出来吧。”阻拦住我的是三清,他抓住我肩膀上的手,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道。

    我下意识的就想用身体里面的那一股子气息去冲撞,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那气息刚刚流动到我的肩膀上,顿时,三清的手掌中传出来一股浓郁的气息,直接透射进我的体内。

    我立马感觉到肩膀上传来一阵麻木之感,而与此同时,三清也是微微一愣,他诧异的看了我一眼,问道:“你之前修炼过我们道家之术吗?”

    “没有。”我冷哼一声,冷冷的盯着他,他现在已经发现了我身体之中的炁了吧,所以,他才会这么诧异。

    “那你身体里面为什么会有我们道家中人才可以修炼的气?”三清连忙质问,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想了想说道:“呵呵,三清师叔,你说我身体之中有道家的气?你这么说的话,简直就是抬举我了,我才来到道观没几天,每天学的就是一些画符手法,读的都是道家最基本的知识,怎么可能会有道家中的气呢?”

    “哼,臭小子,你不会潜伏到我们青云观,偷学了我们道家的秘术吧?”三清再次质问道。

    他这话一出,顿时,在场的人都是传来一阵唏嘘声,我心中更是气愤无比,这家伙,没想到竟然朝我的脑袋上扣了这么一大顶帽子,这顶帽子,我要是被他扣上了,指不定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呢。

    当即我直接冷哼一声说道:“三清师叔,你作为东院的师父,说话要注意场合,还有,不确定的事情千万不要随便乱说,知道吗,我现在很怀疑,你是怎么当上东院的师父的。”

    “放肆!”我这话一出。忽然之间,三清竟然双手蓦然一张,猛地,他双手之上竟然出现了一把黑色木剑,这木剑看上去十分奇特,也不知道怎么一眨眼就出现在他手中的,直接朝着我刺了过来。

    我吃了一惊,连忙后退,可是,三清的实力毕竟在我之上,他出招的速度也太快了,我根本都来不及反应,那黑色木剑,已经抵在了我的喉咙上。

    “住手。”就在这时,大堂上传来一道声音。

    “三清,你这是干什么?”来人正是我们西院的师父,清幽子。

    三清扭头,瞅了师父一眼,沉声说道:“清幽子,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徒弟吗,根本就没把我这个师叔放在眼中。”

    师父连忙走过来,尴尬的笑了笑,在三清的手臂上轻轻拍了下说道:“师弟啊,你不要生气,都是我管教不严,你放心,这个陈升,我一定会好好的惩罚他的。”

    三清这才犹豫了一会,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双手一合,那黑色的桃木剑竟然就消失掉了。

    我虽然吓得心脏一个劲的扑通扑通的在跳,但是却惊讶于三清的手法,看来,道家果然不愧是正统,里面的门道还真多,刚才他这一手,让我害怕的同时,也感觉十分好奇。

    “陈升,你跟我来。”师父见三清已经收起了道器,瞅了我一眼之后,转身朝着西院走去。

    我皱了皱眉头,知道估计这一下肯定要被惩罚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洛诗出现了,她从人群之中走出来,直接挽住了我的胳膊说道:“师父,对不起,我和陈升要离开这里了。”

    师父微微一愣,有些不明白洛诗这话,洛诗连忙解释说道:“哦,我们两个要离开了,这青云观不适合我们俩,换句话说,我们不适合修道。”说着,洛诗拉着我,朝着青云观大门走去。

    “站住!”师父厉声喝道。

    我和洛诗都站住,洛诗呼出一口气,扬起来下巴,似乎很不愿意,而我却扭头瞅了他一眼,有点不知所措,说真的,我是不同意洛诗的行为的,毕竟,我们现在在青云观的话,鬼门和盗门的人是不敢追上门来的,这样最起码还有安全保障。

    “青云观是道家圣地,难道是你们说来就来的地方吗?”师父有些生气的说道。

    我刚要解释,洛诗却在我胳膊上抓了一下说道:“呵呵,师父,很抱歉,虽然青云观是道家圣地,但是我也知道,道家圣地不止这青云观一个地方吧,我说了,这里不适合我们,当然,我们还是一心求道的,不过,求道的地方有很多,但是,这青云观,似乎并不是我们的理想之地。”

    她这话说的,丝毫没给青云观留一点余地。

    清幽子师父的脸上神色变了变,似乎很生气的样子,但是,他想了一下,也明白洛诗在说的是什么,毕竟,后山那里发生的事情,以及刚才我在院落之中被质疑,他都看在眼中。

    更何况,现在青云观中的人的人品是什么样,想必他比着我和洛诗都更加清楚。

    叹息了一声,清幽子对着我和洛诗问道:“你们两个是认真的吗?”

    我有些犹豫,洛诗却郑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我们当然是认真的,我们要离开青云观了,在这里,根本学不到东西,相反,说不定那一刻,我们就会被杀掉了,而我们或许都不清楚,被什么人给嫉恨了。”

    清幽子的脸色更难看了,尤其是洛诗在说这话是,目光朝着三清和陈东他们那边看了一眼,又瞅了瞅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看热闹的高程等人,他脸上竟然浮现出来愧疚之色。

    “罢了,既然这样的话,我想留住你们也不可能,有些东西,并不是我能够改变的。”清幽子师父忽然说出来这句话。

    洛诗笑了笑,点了点头,拉着我转身继续朝着门外走去。

    身后,传来了陈东等人的嗤笑声,说的自然就是一些辱骂我们的话,说我们不知好歹,说我们故作清高之类的,我和洛诗听了,只是笑笑,并未放在心上。

    然而,就在我们两个即将离开的时候,青云观的大门却忽然打开了,半步道人手持拂尘站在那里,目光落在我和洛诗的身上。

    “你们两个不能走。”半步道人的声音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