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八十章相悖
    我和洛诗听到半步道人的话,都微微楞了一下,但是洛诗原本停下的,却再次拉着我朝着那边走去,直到我和洛诗来到门口,半步道人却开口了:“你身体之中的炁,并不是我们道家修炼的那种气,你的炁是外八门的炁,跟我们道家不同,不过,炁和气之间暗合阴阳,你又是一个奇才,我想,你要是想学的话,可以拜我为师。”

    猛地,我顿住了。洛诗也停了下来。

    我之所以顿住,是因为半步道人这几句话,一瞬间给了我很多的启发,因为之前我在看鲁班见闻录的时候,就在琢磨,怎么感觉其中的玄妙和道家起初入门知识中的讲述不一样,现在,我忽然明白了。

    洛诗停下来的目的当然是为了我,说真的,这是令我最感觉骄傲的地方,洛诗可以为了我去改变,我也可以为了洛诗去奉献出自己的生命,洛诗很聪明,他在听到这话之后,立马就意识到,这对我有帮助。

    更何况,要是半步道人真的亲自收我为徒的话,我在青云观的身份就不一般了,这样,就算是陈东和高程他们想要欺负人的话,也不敢了。当然,我后来才知道,洛诗之所以愿意我留下来,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现在只剩下半条天魂,而且,我还中了蛊毒。

    蛊毒虽然在我来到青云观之后,只发作了一次,但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一发作起来,就会让我痛入骨髓。

    我诧异的盯着半步道人看了看,问道:“你这话……是真的?”

    洛诗也朝着他看去,似乎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半步道人笑了笑,捻动胡须说道:“刚才洛诗的话,我在外面都听到了,说真的,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闭关修炼,对于门下弟子疏于管教,所有才让他们现在成了这幅德行,我心中有愧,既然这样,我为什么不好好整顿一下呢。”

    说到这里,半步道人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迅疾十分隐晦的说道:“当然了,我主要还是爱惜人才。”说完这话,他便朝着大堂那边走去。

    我和洛诗互相对视一下,我有些发愣,有那么一瞬间,我心里感觉,这幸福来的也太***突然了吧,下意识扭头去看清幽子和三清以及陈东众人,发现他们都错愕的看着我和洛诗。

    直到洛诗用胳膊拐了我一下之后,我这才回过神来,洛诗说道:“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去拜师。”

    我赶紧点了点头,朝着半步道人追了上去。

    说真的, 要是半步道人亲自收我为徒的话,那我想,这将会改变我的未来。

    来到大堂之上,我现在对他行了礼,然后又给清幽子师父作揖,清幽子喊了我一声师弟,我这才开始给半步道人上茶,行了三拜九叩之礼,然后正式的拜在了半步道人的名下,成为了一门入室弟子。

    这对我来说,无疑是幸运的,毕竟,很多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做半步道人的入室弟子呢,没想到,这个机会,降落在了我的身上。

    行过了拜师礼之后,师父让众人都退下,只留下在大堂之中。

    我盯着师父看,心里在期待这,现在我成了半步道人的徒弟,他肯定要传授我道家最为正统的道家秘术了吧。可让我没想到的是,师父他老人家并未传授给我这些东西,只是告诉了我一些关于道家发源和传播的历史。

    我虽然有些小失望,但对这些东西也比较感兴趣,所以听的还是比较入迷的。

    通过师父,我才真正的了解到,原来,道家之术,祖师爷其实是鬼谷子他老人家,而道家之术,最起初的时候,并不是修道,而是一些修身养性的东西,后来,鬼谷子祖师爷从中体会到一些东西,然后开始收徒弟,后来,经过老子等社会上的名人,将道家发扬光大,此后,才有了受人尊敬的道家正统。

    我了解了这些之后,对道家文化不禁更加感兴趣了,不过,师父在说完这些之后,却问我:“陈升,你是不是经常在外面听到人家说,佛道儒三家才是名门正派,其他的,都是不入流的,甚至是下九流的东西?”

    我尴尬一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外面的人都这么说,不过……”

    “不过什么?你说说我听听,不要害怕,你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好了。”师父对我十分和蔼。

    我想了想说道:“师父,其实在我看来,这天底下的东西,不管是学问还是一些奇门秘术,只要存在,就会有他的意义。没必要分出个三六九等,毕竟,每一个学门,都有突然存在的意义,就拿秘术来说吧,只要修炼到大成,我相信,就算是一些三教九流的东西,也未必不能成为强者,未必不被人尊重,不是吗?”

    师父听完我这话,顿时哈哈的笑了起来,然后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陈升,真是没想到啊,你年纪轻轻,就懂得了这些道理,真是不容易,看来,我们道家以后的发展,还是大有作为,说真的,这么多年来,你是我遇到的悟性最高的徒弟。”

    被他这么一夸奖,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还是笑了笑,挠了挠头皮。

    而这个时候,师父的面色忽然变了变,显得十分严肃的对我问道:“陈升,你现在可以告诉我真相了吗?”

    我顿时一愣,师父这脸色变得也太快了点吧,而且,他说的什么真相,我有点不明白,当即就问道:“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师父笑了笑说道:“陈升,我从你的身体之中感觉到了一种炁,这你已经知道了,而且,在我看来,你的这种气,其实就是外八门的一种气,只是,这世界上,炁和气也是不用的,要知道,气虽然都暗合了阴阳之法,但是里面的门道还是大不相同,我相信,你要是之前没有修炼过道术的话,你肯定修炼过了一些厉害的法门秘术吧?”

    我听到他这话,一下就低下头去,我知道,师父问的应该就是鲁班秘闻录吧,而且,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会师父在跟食婴鬼,也就是罗衫在一起,而当初鲁班见闻录化为一道红色的光影钻进我的眉心的时候,罗衫也在,或许,她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师父也说不定。

    但是,我还是十分的为难,毕竟,师父之前曾经交代过,鲁班见闻录,是一本奇书,传男不传女,更不能够给外面的人说,更何况,我现在手里也没有这本书了,这本书十分古怪的幻化成了一道光线,钻进了我的眉心里。

    想了想,我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看面前的师父,说道:“师父,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只是,我之前的师父有言,说我们修炼的这种东西,根本就是下九流的玩意,根本就没必要跟其他人说,而且,祖师爷有古训,代代相传,只传嫡系。”

    “我明白了,好了,从现在开始,我也不会再问你关于这件事的任何消息,不过我告诉你,你修炼的炁,是一种可以说,比着道家正统的气更加玄妙的东西,所以,我建议你在跟我修炼道术的时候,不要忘记修炼你的炁,知道吗?”师父和蔼的笑了笑,然后很神秘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不知道师父这话是什么意思,心中也是十分的好奇,按理说,要是我现在成为了他的徒弟,作为了道家正是弟子的话,师父应该让我专心修炼道术,抛弃之前的一些法术才对,可这师父,竟然让我两方面都不耽搁,这着实是让我意外。

    说真的,要是师父之前不说的话,我还想着以后偷偷的修炼的,没想到,师父竟然一点都不在意,这倒是让我有了种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羞愧感了。

    我深深的看了一眼师父,没看出什么门道了,却是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您放心,徒儿一定谨遵您的教诲的。”

    他十分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从怀里掏出来***家秘术,交到了我的手上说道:“陈升,你那个小师妹洛诗那会在门口说的没错,这道术,其实博大精深,虽然青云观是道教圣地,但是,在其他地方,还是有着其他的修道之地存在的,而正是因为道教在传承的时候,出现了这样的分布,所以弊端就产生了,我给你的这本道家秘术,只是残卷,不完整,不过,要是你潜心修炼的话,我相信,按照你的悟性,或许能够超越我的师父,也说不定。”

    我一定这话,赶紧忙说道:“师父,徒儿不敢,其实徒儿十分愚钝,只要能够学到祖师爷的一点皮毛,就感觉受用无穷了。”

    师父呵呵一笑说道:“陈升,你不用太过谦虚,你的悟性很高的,好好修炼吧,我现在也是时候重新整顿一下我们青云观了,要不然,我们青云观就不是道教圣地,反倒是成了世俗之地了。”

    说着,他站起来,直接朝着大堂外面走了出去。

    我望着师父的背影,长长吁出一口气,看来,半步道人才是真正的世外高人,他虽然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闭关修炼和悟道,但是对于道观中的事情,一下就能够看透彻,也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接下来,我就在大堂之中开始修炼起来,而师父则是去了外面,开始对道观进行整顿,虽然我很好奇他要采取怎么样的措施,但是目前摆在我面前的,主要还是修炼。

    不过,在翻开师父给我的道家秘术看了看之后,我整个人都愣住了,因为,道家秘术之中记载的东西,竟然跟我从鲁班见闻录中看到的一些基础知识,背道而驰。

    这个发现,让我心中十分诧异,难道说,两种背道而驰的秘术,修炼也都能修炼出门道来吗?

    就在我心中疑惑的时候,忽然之间,我感觉小腹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紧接着,这疼痛就迅速蔓延在了我的全身,我知道,肯定是蛊毒发作了,不过,这一次发作,来的太过凶猛,不等我站起来喊人,脑袋忽然嗡的一声,就昏死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