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八十一章鬼兵
    我这一次昏迷就是半天的时间,而等我再次醒转过来的时候,却已经到了晚上,我睁开眼,看到洛诗和半步道人在场,我则是处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中。

    看到我醒来,洛诗的脸上露出喜悦之色,说道:“陈升,你终于醒来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我苦笑一声,感受了一下小腹那里,说真的,有点火辣辣的疼,不过,我知道这疼不应该是蛊虫的蛊毒发作,应该是之前被别人用道器在肚子上划了一刀的结果了。

    “没什么大碍了。”我说道,目光去看到师父正用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我冲师父一笑说:“师父,让您多虑了。”

    洛诗这时却给我使了个眼色,我有点不太明白,洛诗这才说道:“陈升,你应该谢谢祖师的,你身体中的蛊,那会发作,要不是十师祖帮助你减缓了痛苦,或许你现在还醒不过来。而且,刚才师祖说了,蛊虫正在你的小腹内蚕食呢。”

    我一听,顿时吓得啊了一声,蚕食这两个,让我脑海里闪现一幕被虫子在肚子里咬的画面,顿时吓得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谢谢师父救我。”我赶紧从床上爬起来,跪在师父面前表达谢意。

    可他却一句话都没说,只是缓缓站起来,轻轻捻动胡须,目光瞅了瞅我之后,看向了远处,我跟洛诗对视一眼,洛诗给我眨巴了眨巴眼,那意思是,她也吃不透半步道人在想什么。

    良久,师父这才开口了,说道:“陈升,你身上被下了蛊,为什么之前不跟为师说呢?”

    我干笑一声说道:“师父,我这不是刚刚拜您为师,心情激动吗,这一激动,我本来想说的东西,也都忘记了,幸好师父您高明,要不然,我可真要被这个肚子里的蛊虫给折磨死了。”

    师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旋即又叹了一口气说道:“陈升,可是,我还在你的身上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

    我微微一愣,问道:“师父,您这话什么意思,还在我的身上发现了不一样的地方,什么地方?”

    师父指了指自己的脑门头顶,说道:“天魂。”

    随着他说出来天魂这两个字,我和洛诗两个人赶紧对视了一眼,心里也都明白了,看来,隐瞒不住的东西终究是瞒不住的,说真的,我本来还以为,我只剩下半条天魂这件事情,当初小哥和师叔会帮我弥补的很好,所以在人面前不会露出的,没想到还是被半步道人给看穿了。

    当即,我也没犹豫,点了点头说道:“师父,你说的没错,我现在的确是只剩下半条天魂了。”说完,我低下头去,显得有些沮丧。

    我知道天魂这东西,对人来说,十分重要,可我现在只剩下半条天魂,这种感觉,就跟我身体上好像有什么残疾一样,虽然看不见摸不着的,但就是感觉心里特别扭。

    师父明光硕硕的眸子扫视了我和洛诗一眼之后说道:“好了,我现在都收你为入室弟子了,你也没必要跟我隐瞒这些,说说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看了洛诗一眼后,见洛诗点了点头,这才开始说道:“师父,其实我的半条天魂是被盗门的人给盗走的。”

    师父微微一愣,说道:“盗门中人,普通人做一些鸡鸣狗盗之事,早些年盗门中还有一部分响马流寇,最近这些年,盗门中的人,又分裂出来一些盗墓贼,你说你半条天魂,是被盗门的人盗走的,这还真是蹊跷,难道说,他们有这样的本事,能够盗走人的天魂?”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盗门中人的确有着这样的本事,当初我的天魂,的确就是被盗门的中给盗走了的。难道,师父您不知道盗门之中的厉害高手的手段吗?”

    师父倒是也不隐瞒,直接说道:“说真的,我之前还真是对这种事情闻所未闻,不过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就明白了,其实不管是什么门派的人,祖辈大能都会传下来一些奇门秘术,这些人要是好好修炼的话,倒是真的有可能做到跟你说的那样,无形之中盗取别人的天魂。”

    我点了点头说道:“是的,的确就是这样,盗门之中能人也不敢小觑。”

    师父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却又是问道:“可我现在更加好奇了,就算是盗门之中的人有着这样的本事,那么,他们为什么要盗取你的半条天魂呢,还有,你现在身上也中了蛊,而且,你戒指里面还藏着一个女鬼,这么说来,你算是跟盗门,鬼门,和蛊门的人都有牵扯了,陈升,为师郑重的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被师父这话问我,真是哭笑不得,说真的,我现在都想知道我是什么人,可关键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到底是谁,之前我或许还会想,难道说我是什么厉害的人物转世?可后来一想,感觉也不可能,要是我前世是一个厉害的人物的话,为什么转世之后,却在我们那个偏僻的小山村,而且,从我爹妈的身份上来看,他们并不是什么厉害的人物,最多也就是出身于下九流的行业之中。

    想了想,我说道:“师父,关于我的身份,说真的,我现在也不清楚,这一点我可以跟你保证,不过,要是师父可以帮助我查清楚我的身份话,我倒是十分欣喜。毕竟,徒儿愚钝,只知道自己是生长在从村的,是从我妈的肚子里钻出来的。”说完,我尴尬一笑。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我现在知道的,就只是我在老家的那种身份,而且,我还专门调查过,我就是我爹妈生的,不存在什么从小领养啊之类的这种情况。

    师父瞅了我一眼,见我不是在撒谎,却将目光落在了洛诗的身上,洛诗虽然目光在看我,但是我能够感觉到,她眼角的余光一直都在观察着师父的一举一动,所以,师父在看她的时候,她立马就感觉到了,而且十分迅速的站起来,说道:“那个,陈升,我也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你不要问我,不要问我,时间不早了,我还要回去睡觉呢。”说着就要往外面走。

    我本来还想拦住她的,但是师父却笑了起来,笑的很神秘,不过师父没有拦住她,她很快也就离开了,等洛诗走后,师父深深的看着我说道:“陈升,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要记住,你是我的弟子,是道家第三十七代嫡传弟子,知道吗,若是你将来真的修炼大成,希望你可以继续将道家之术发扬光大。”

    我点了点头说道:“师父您放心,道家是我们中华文明的文化宝库,我在有生之年,一定会宣扬,不过,就算是我不去宣扬,照着目前的趋势,我们的道家文化也不会落寞的。”

    “呵呵,你还真是伶牙俐齿。怪不得……”说到这里,师父忽然止住了嘴巴,好像刚才有点说漏嘴了似地,看了我一眼,便什么都不说了。

    我一下子就意识到,他刚才估计是想提那个罗衫的,只不过感觉在这里谈论应该不适合,所以就没说,可他却勾起了我的好奇心,毕竟,我也很想知道罗衫现在怎么样了。

    “对了师父,那个食婴鬼现在怎么样了,师父,她可害死了我们道观的很多人,虽然我看的出来,那个罗衫的命爻之中,根本不是厉鬼的面相,但道观里的人却因为她而死,所以,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我想了想说道。

    其实,说真的,罗衫不是厉鬼,但就算是她不是厉鬼,有人因她而死,这便有了罪孽,跟厉鬼杀人没什么区别。

    师父听完我这话,笑了笑说道:“这个你放心,我已经将她重新封印了起来,这一次,估计她要是没有什么意外的话,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出现了。”

    “啊,师父,您对他的惩罚,难道就只是封印吗?”我直接问道,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在我看来,最起码惩罚更加重一点才对啊,可仅仅只是封印,这也太轻了点吧。

    师父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说真的,我也很想惩罚的她重一点,甚至,我还想赶紧超度了她,让她去重新投胎算了,可是我师父的命令,我不能不听,因为,这是我师父欠她的。”

    我微微一愣,师父的师父欠罗衫的?这里面的事情,我虽然不清楚,但是却莫名的感觉好奇。

    想到这里,我说道:“师父,那会在后山的时候,罗衫一直再说我,那意思,似乎我跟唐璜有点关系,您觉得她这话靠谱吗,刚才你一直想知道我的身份,要是我和唐璜之间有点联系的话,那么我的身份也就出现了。”

    现在我根本就没必要避讳这些东西了,直接就跟师父说道。毕竟,这些线索,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看的出来。

    师父捻动胡须,深思了一会后,这才说道:“陈升,这怎么可能呢,我当然虽然还小,但对唐璜那个人也有一点了解,在我的印象中唐璜是一个十分专情的男子,而且生的十分端庄,貌似潘安,跟你一点关系都挂不上。”

    听了他这话,我顿时尴尬的笑了起来,虽然师父这话无意说我面貌,但要是仔细一想,似乎就感觉师父在说我长得丑似地。

    我还是点了点头说:“要是这样的话,那我的一个疑惑倒是也解开了。”

    “好了,陈升,不要胡思乱想了,你身上的蛊虫我暂时用气给你封住了,在半年之内,估计你不会再承受蛊虫的折磨了,从现在开始,你就开始努力的修炼吧,记住,两种气,要是能够磨合一下话,最好,懂吗?”他说道最后,忽然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微愣,其实心里不懂他的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师父说的两种气,无非就是一种是外八门修炼的那种炁,另外一种就是道家修炼出来的气,其实,鲁班见闻录中的修炼法门和那会他给我的道家秘术,是背道而驰的,所以我感觉,这两种气,在本质上是存在差异的,要能磨合的话,那可就奇怪了。

    当即,在师父离开后,我就开始修炼起来。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就专门给我找来一个房间让我修炼,可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所以,我不敢错过。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差不多足足两个月,我平时的生活还是跟以前一样,早课,修炼,历练,考核,但是,我能够感觉的出来,我的实力一直在进步,只是,我心里也十分苦恼,因为,这么多天以来,我虽然既修炼鲁班见闻录,也修炼道家秘术,可修炼的办法背道而驰,根本无法磨合,所以,我渐渐的感觉到,身体里面竟然有了两股气流。

    之前那一股,现在好像长大了一点,也比较粗壮,给我一种感觉,就是小鱼苗长大了成了白条鱼了,而道家秘术,这么久以来,一直就是那种似有似无的感觉。

    当然,我还是有很大收获的,因为自从鲁班见闻录化成一道金光钻进了我的眉心之后,我一直都担心找不到了,可偶尔我调动自己的意识,就会感觉到,鲁班见闻录就像是在我的脑海里一样,我想看,就能够看到。

    这种奇怪的感觉,比着当初我见鬼还要令人诧异,只是,这诧异,我从来都没告诉别人,就连洛诗我也没说。

    时间一晃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的实力有了一定的提升,洛诗的实力也提升了不少,按照她的说法,她现在已经可以算是一名鬼仆实力的高手了,当然,这种等级用在道家之中并不是很准确,但是,她的实力的确提升了不少。

    而洛诗在感受了一下我的实力之后,断定我现在的实力,知道算是一名鬼兵。

    鬼兵,这样的实力,对我来说,其实已经很让人高兴了,我深知修炼之术绝对一朝一日之功,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从一个普通人,修炼到了鬼兵的级别,我感觉很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