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人间禁地 > 第八十二章复活
    虽然实力提升了不少,但是我并未满足,我知道,以后的路还很长,现在的实力,甚至还不够我应付鬼门或者盗门、蛊门的人!

    不过,我本来以为在青云观的日子还要继续,却没想到,平静修炼的日子在一个早晨被打破。

    那天早晨,我刚刚睡醒,正在洗刷的时候,猴子跑到了我房间来,那样子,火急火燎的,让我十分诧异,我赶紧问猴子发生了什么事情,猴子结结巴巴,焦急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直到我狠狠的甩了他一巴掌后,他这才告诉我,说洛诗出事了。

    一听到洛诗出事了,我当即就赶紧冲出去,来到女生寝室这边,当我看到趴在床上的洛诗时,稍微松了一口气,我还以为洛诗被鬼门或者其他门派的人给害了呢。

    不过,见洛诗一直趴在那里,我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我扭头问一个女生:“洛诗怎么了?”

    那女生说道:“师叔,洛诗收到了家里人的来信,在看了信之后,就哭了起来,趴在床上,怎么都不起来。”

    家里的来信?一听到这个,我心里莫名的就咯噔一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我皱了皱眉头,将在场的人都驱散掉之后,问洛诗:“洛诗,家里出什么事情了,告诉我。”

    洛诗原本趴在那里没出声的,我这么一问,她哭了起来,然后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我看了洛诗一眼,顿时吓了一条,她的眼睛红红的,很明显是哭了很久了,看到她现在还梨花带雨的样子,我心里十分心疼。

    这时,洛诗将手里的信件递给了我说道:“陈升,我爹,我爹,他死了。”

    轰隆隆!

    这个消息,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一样响了起来,我只感觉脑袋有些眩晕,要不是我体内的两股气息,或许现在我已经被昏死过去了。

    只是我怎么都反应不过来,师父死了,我第一个师父,死了,小哥死了,这怎么可能!我完全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

    “洛诗,你,你不要跟我开玩笑好吗?”我根本不愿意相信,更不敢去相信这样的消息。

    可是,洛诗却擦了擦眼睛,指了指信件,我这才仔细的去看,看完信件之后,我的的心里有些承受不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可是,这信件上说的明明白白,师父是在帮助莲家处理事情的时候,被神秘人给杀掉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床上。一时间,有一种浑身无力的感觉。

    “洛诗,这不可能,师父那么厉害,怎么可能会死掉。”我还是不信。

    洛诗擦拭了眼泪说道:“陈升,跟我回去吧,现在就回去,我们现在要是赶路的话,或许还能够赶上我爹的葬礼。”

    我下意识的将洛诗抱住,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我真的不敢去相信,一直像是我父亲一样照顾我的人,现在也死了。

    “洛诗,我跟你回家。”我郑重的点了点头。

    很快,我安慰了一下洛诗之后,带着沉重的心情,去找到了半步道人,跟他说明了一下我和洛诗的情况之后,便用最快的时间离开了青云观。

    青云观现在有了师父的整顿,比着之前强了很多,在我们离开的时候,陈东和高程他们几个还主动找我道歉,说什么以后,或许道歉的机会很少之类的话,我稍微有些感动,但是,这不是我目前的主要目的,所以,赶紧跟他们别过之后,就离开了那里。

    从青云山这边离开之后,我和洛诗来到了山下,由于上次我们路过这里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小姑娘,而那个小姑娘,就是给我下蛊的人,所以,我心里还是有些忌惮的,只是,我们从山上下来之后,惊讶的发现,一路上竟然根本就没人阻拦我们俩。

    一路畅通无阻,我和洛诗很快就回到了莲家这边。

    而此时,当我们来到莲家门口的时候,门口上已经挂上了白色的灯笼,很明显,他们已经开始布置葬礼了。

    洛诗在看到这情况之后,压抑不住内心的悲痛,快速的朝着院子里冲了进去,我赶紧追在后面。

    我和洛诗的到来,让莲家的人十分意外,他们似乎根本没想到我和洛诗这个时候回来了。

    而洛诗回来之后,直接就跑到了莲家大堂之中,此时,大堂之中,也已经摆设成了灵堂,那里躺着一口硕大的黑色棺材,我在看到棺材后,心里有些发抖,虽然,这里摆设了灵堂,已经说明师父真的有可能死了,但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就是事实,我怕站在那里,一时间不敢上前。

    洛诗已经扑在棺材上,嚎啕大哭起来,那哭声,听我的心都快要碎掉了。

    最终,我还是忍不住,走上前去,看了师父一眼,当看到棺材里的师父的那一瞬间,我也抑制不住了,眼泪从眼眶中滚落出来。

    “师父!”我大吼了一声。

    可是,师父再也听不到我的声音了。我在整个大堂之内查找,试图看看师父死掉之后,魂魄是否还在,可是,师父的魂魄也不在,整个灵堂之中,只有他的一具尸体。

    哭了一会,我站起来,来到灵堂外面,找到了莲云端,此时莲云端身上穿着素缟衣服,也是极为悲痛的样子,我问他:“莲叔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师父的实力那么强,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呢。这简直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莲云端叹息一声,想要说什么,这时候,他的目光却落在了一个刚从院子外面走进来的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洛诗的娘亲,也就是我的师娘莲红缨。

    在莲红缨走进来之后,看到我的那一瞬间,她身躯猛地颤抖了一下,迅疾有些意外的走过来问我:“你怎么回来了。你,回来了,那我的女儿,洛诗是不是也……”

    没等我说完,她已经扭头看到了自己的女儿洛诗,然后,身躯开始颤抖起来,眼泪顿时汹涌而出,朝着灵堂内跑了过去,然后,跟洛诗两个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我从来都没看到这么悲惨的场面,洛诗的哭声,师父的离去,让我心里像是被刀割了一般的疼痛。

    “莲叔叔,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师父是被什么人给害死的。”我再次问道。

    莲云端说道:“陈升,都是我们莲家人当初没有做好充足的准备,前几天,我们打听到鬼门的人炼制出来了一批十分经纯良的小鬼,这小鬼对人的修炼,尤其是鬼门,或者是我们莲家这种靠吃死人饭过活的人,十分有帮助,加上当初又有人找上门,说需要一批这样的货,所以,我就接了下来,可是没想到,在去的路上,就遇到了袭击。”

    说到这里,莲云端的眼圈也有些湿润了起来。旋即继续说道:“都怨我当初没想的周全啊,都怨我。”

    “莲叔叔,难道真的是鬼门的人做的吗?”我追问。

    莲云端这才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是鬼门的人,不过,鬼门的人之中出现了一个高手,这人实力极为强大,当初妹夫他……他就是死在那人的手中。”

    我心中发恨,要真是鬼门中人的话,这一次,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我一定要为师父报仇雪恨,不过,我还是想到了盗门和蛊门,就问莲云端,这件事情,盗门和蛊门的人有没有掺和进来,莲云端说他现在也不敢确定,当初,袭击来的快,人家逃跑的也快,甚至,他都没来得及判断的对方真正的身份。

    只是大概能够判断出来,其中必然是有鬼门的人在的。因为,鬼门之中的那个实力高超的人,明显表明了他就出自鬼门门下。

    我想了想,心里大概有数了,不过,再去看棺材里的师父的时候,我又发现了一点不对劲,师父的魂魄,竟然这么干净。

    农村死了人后有个说法,说的就是,死后要守灵的事情,因为,迷信的人一直都比较相信,人死之后,魂魄是暂时会停留在尸体身边的,可是,我用道家秘术仔细的查看了一下后,别说灵堂之中,就算是整个莲家大院之中,也没有师父的魂魄。

    所以,我猜测,这件事情,盗门的人肯定参与了进来。

    当然,师父走了终归就是走了,我什么都改变不了。只好在接下来的几天之内,跟洛诗和师娘莲红缨以及莲家的人帮助师父处理了后事,而等处理完师父的后事之后,我便开始着手调查师父死亡这件事情。

    不过,这件事情调查起来,似乎并不是那么的容易,我几乎动用了莲家所有的关系,却找不到师父死亡那一日莲家参与的人员,好似,那几个参与师父被杀事件的人,都一下子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又或者说,那些杀死师父的人,就像是从来就没存在过一样。

    直到师父死埋葬后的第三天晚上,一条线索唤起了我的记忆。

    这条线索是莲家的一个佣人说的,据那佣人说,那天师父和莲云端等人出去做事的当天下午,有一个开着红色宝马的人来到了莲家,不过,那人并未下车,只是问了下关于师父是不是在莲家的事情。

    当初那佣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只让那人进屋,可那人却摆了摆手,一句话不再多说就离开了。

    这一个线索十分蹊跷,我问那佣人,那开宝马车的人长什么样子,佣人说,开车的是个女的,长的挺漂亮的,不过,看上去差不多得四十所有了,浓妆艳抹的,而那个问她话的男子,却……眉宇之间,跟我长的有些相似。

    一听到这里,我心里顿时咯噔一下,鬼使神差的,我竟然从我随身携带的衣服里翻出来我之前一家人的照片,想通过照片问一下佣人是不是长的跟我照片上的我很像,毕竟,我在青云观粗茶淡饭,加上修炼,也变瘦了许多。

    可让我更加没想到的是,当我将照片递给佣人的时候,她竟然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指着照片上的人说:“是他!就是他!”

    而佣人所指的那个男人,竟然是我的父亲!

    在听到佣人这话时,我整个人都感觉像是被累点给击中了!

    长的跟我父亲一样,可我爹也在那一次后山的暴乱之中死掉了啊!这怎么可能,我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可佣人是一个比较老实的人,我从她的眼神之中看出来,她绝对不会撒谎的。

    “陈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洛诗连忙问我。

    我更是一头雾水,说道:“我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状况,我爹死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呢。”

    洛诗连忙又问佣人,开车的女人是不是我的母亲,而这时候,佣人却是摇了摇头,说不是,还说那个女人浓妆艳抹的,看上去很时尚的一个人,从面容上来看,倒是比着我母亲漂亮了许多。

    我赶紧让莲云端去找了一个会画画的画师来,画师根据那佣人描述的样子,进行了素描,而让素描成功之后,没想到,展现在我眼前的那一刻,我再一次震惊了。

    这女人,不就是当初和胖子关系很好的白姐吗!

    说真的,在看到白姐的画像的这一刻,我真的有点懵逼了,完全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爹竟然和那个白姐在一起,可是,他们两个根本八竿子都打不着啊。

    洛诗见我的情绪有些激动,这才安慰我说,让我去休息一下,等我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再调查这件事情。

    我想了想,知道自己现在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就回到房间休息去了,不过,让我感觉毛骨悚然的事情再次发生了,因为,我在我的床头上,发现了一张纸条,纸条的内容是:“陈升,我的孩子,你最近还好吗?”

    在看到这张纸条的瞬间,我整个人都差点崩溃了。

    难道说,我爹当初没死?可他要是真的没死的话,为什么要杀掉师父呢,他跟师父之间,难道还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