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第2000章我可以给你解释

    季子铭和裴格走进房间里,Je穿着白色医生工作服站在反光的玻璃边看着这三个萌宝,漂亮的容貌上微微蹙起眉头,听到开门声,随口说道,“你们来了啊?”

    “嗯。”

    季子铭眸子深邃,如墨般的眸子顺着Je的视线看着面前的三个萌宝,声音低沉清润,“中间那个,穿着黄色衣服的是季迟。”

    “我知道了。”

    Je细声问了裴格一些关于小季迟反常的情况,眉头陷入了紧锁之中。

    正当季子铭一家五口在Je医院为小季迟的病情着急的时候,留在季家别墅的曲静宛此刻正带着自己的朋友在别墅客厅里肆意的喝酒嗨皮。

    “静宛,你这酒可不便宜啊。”一个身穿黑色皮衣外套,踩着黑丝袜的辣妹用着精锐的眼光扫看季家别墅。

    别说这一杯酒,就连墙上的那一幅画都是出自真迹,要不外界怎么会传说季家财大气粗呢。

    “一瓶酒而已,你要是想喝,再开一瓶,今天包你喝个够。”

    曲静宛殷红的双唇轻抿,从开酒到现在她已经喝了接近半瓶,没有醉,但是曲静宛的脑子里已经带着微醺的醉意。

    “静宛,怪不得说这季总裁对你宠爱有加呢,你找到季总裁,可算是这一辈子都不用愁了,这么优秀的男人,姐妹们谁不想啊,就是没有你漂亮,没有你有能力,但是我就不明白了,这个总裁为什么要安排至你到基层去工作啊?”

    身材火辣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曲静宛在季氏公司里新认识的同事蓝晴,总是跟在曲静宛的身边拍马屁,时间久了,自然就和曲静宛熟稔起来。

    “子铭是让我从基层就学会如何去运转一个公司,到时候和子铭结了婚,我就得和他一起管理公司,我能不从基层做起来嘛。”

    曲静宛说着话,站在一旁的蓝晴眉色笑着,细眉弯弯,看着曲静宛的眸光由一种嘲讽转化为另一张嘲讽,“就是就是,你可是我们季氏公司未来的老板娘,怎么可能做这些琐事嗯。”

    “你知道就好,既然酒也喝了,房子你也看了,那你现在要回去的话,我就不留你了,我让司机送你回去好了。天色也不早了,明天公司见。”

    群文件站起身,步子摇晃,看着眼前的蓝晴仿佛出现了两个人影,她这才明白过来,自己这是要醉了,上一次喝醉还是在曲擎宇的家里。这一次却要在季子铭的别墅里,身边连个相信的人,甚至是说话的人都没有。

    “好好好,静宛,那我先走了啊,这……这还有大半瓶的酒呢,你不要我就带走了啊。”蓝晴看着这瓶八二年的拉菲,眼眶精细,虽然两个人喝了大半瓶,但是剩下的足够她到那些小姐妹的身边去撑撑场面,要说自己是去过季总裁别墅的人,恐怕还真的是女人堆里少有的人。

    “好,你拿去吧,季家才不会在乎这一瓶酒呢,你要是喜欢,我改天再送一瓶给你好了。”曲静宛步子摇晃,一下子瘫倒在沙发上,看着离她没多远的蓝晴,竟滋生出一种讨厌,这样的女人,如果是以前,他看都不愿意多看两眼。但是现在在季氏公司,除了她,竟然连个像样的人都不愿意跟她走得近。

    曲静宛不明吧,明明自己才是季子铭的名义上的未婚妻,怎么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真的啊,就知道你静宛是大气的人,那我改天等着你送给我一瓶啊,现在这瓶我就先带走了哈。”

    蓝晴抱着这半瓶的拉菲,像是抱住了一个宝贝一般。

    要是她的那帮小姐妹知道了,这瓶酒是曲静宛送的,她还在季家别墅里坐了下沙发,看了眼货真价实的名画,也算是今晚没白来。

    “好,司机就在门口,你自己去吧。我就不送你了,我上楼洗个澡睡觉了。”

    曲静宛眨着惺忪的眼睛看了看眼前性i感尤物的蓝晴,眸子微闭,心里却在思忖:如果这样的女人隐藏在季子铭的身边,她说什么也要把她连根拔掉。

    “好好好,我们明天公司见,我也回家了,静宛,你好好休息,晚安呀。”

    蓝晴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季家别墅,坐在黑色奔驰车里更是惊叹季子铭家里这豪华的别墅,奢侈的室内装修风格,就连一楼客厅里的话都是出自真迹。

    此刻的曲静宛可没有想太多,喝多了酒的她只是扶着楼梯的扶手慢慢爬上二楼回到自己的房间,。季家这一家人都走了,反而剩下她像一只无家之犬一般住在别人的屋下,既不是主人,也不是客人,曲静宛觉得自己的身份尴尬极了。

    此刻站在灰暗玻璃窗前看着小季迟的Je眉头紧锁,声音里透着不确定,“季总裁,我要说什么,你觉得不行,或者是不相信,你可不要骂我哦。”..

    “说吧。”季子铭声音清冷,看着Je一副要说大事情的样子,不禁感到一丝不安。

    “季夫人,季总裁,我可是实话实说啊。”

    Je转过头看着裴格,又转过头去看着窗外的小季迟。

    “没关系的,Je医生,你想说什么就说吧,我和子铭不会觉得怎么样的。”

    裴格出声给自己打气,看着Je如此的严肃认真,甚至都不用将小季迟拉过来仪器测试一番。

    “你家的二公子,很有可能是被人催眠了。”Je说出自己都不太敢相信的结论,但是事实就摆在他的面前。

    作为一个医生,对孩子的父母说出实情才是他的最主要责任,疾步夸张,也不离开病情的本质。

    “催眠?”裴格不相信,惊讶的等着圆瞳看着Je,语气的不敢置信更是让季子铭微微心疼。

    “你说催眠,有依据吗?”

    季子铭也有点怀疑,他到现在都只是听说催眠,却从未曾见过真正意义上的催眠,更不用说跟自己整天生活的儿子竟然是被自己不知道的人催眠过,他要如何相信这一切。

    “我可以给你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