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男子身高最少有一米九,手里夹着一根烧到一半的烟,一身黑衣让他看起来犹如暗夜之王,烟雾朦胧了他俊美冷酷的脸,一双深邃的眼睛如狼一般投射出来的目光像刀锯般割的人的肌肤都生痛。

    顾倾心拼着最后一点理智冲出了电梯,可是没跑几步,便撞在堵坚硬的“墙壁”上面,尖锐的疼让她有了一点清醒。

    好痛,她是撞到石头了吗?

    抬头便对上一双仿佛冷到极致的凌厉黑眸,顾倾心觉得这男人眼神有些熟悉,但是她已经撑到了极限,理智彻底的瓦解,本能的缠上了面前的男人。

    北冥寒眼神阴蛰的盯着面前这张小脸,长臂一推便把顾倾心从身上扯了下来,准备直接扔出去。

    只是,他还没来的及动作,顾倾心便一把抓谁他的大手,张嘴含住了他的手指。

    湿软的小舌不停吸裹着他的指尖。

    一股电流自被她含住的指尖窜遍全身,男人能清楚的感觉到,身体起了强烈的反映。

    男人如狼一般危险的眸光变得深邃无比,他竟然对一个女人起了反映?

    这怎么可能?

    北冥寒阴蛰的目光落在女孩的脸上,女孩如凝脂般的肌肤像晨曦中沾了露珠的花瓣,粉若樱花的唇瓣紧紧抿着,那双迷离的眼眸如同一只迷路的小鹿,湿漉漉的睫毛无辜的垂落着。

    脑中仿佛炸开一道白光,微眯的鹰眸内闪过一道阴蛰的寒光。

    是她,五年前那个女孩……

    顾倾心太难受了,体内的药力已发挥到了极致,她又缠上去抱住了面前的男人,只有这样才能勉强的缓解一下她体内的燥热。

    “臭丫头,还敢给老子跑,被老子抓到,非弄死你!啊!”

    要欺辱顾倾心的男人追了上来,他从楼梯拐出来,还没看清远处的情况,面前便闪过两道冷利的寒光,双眼被两把匕首刺中,肥胖的身躯摔在地上疼的死去活来。

    “少爷?”夜七走过来,英俊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好似覆盖着一层寒冰。

    北冥寒躲过了女孩的唇,冷眼盯着面前的少女,却并没有动,她柔韧的双腿已经缠上了他刚劲的腰,身体不安的扭动着。

    那种酥*麻的感觉让他眼神变得暗沉,大手捧住女孩小巧的臀,用力的按向自己。

    顾倾心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急的哭出来,晶莹剔透的泪珠顺着眼角滚落,药力折磨下,她的手开始不老实的扯着自己的衣服,衬衣的扣子被她生生的扯掉了几颗,露出里面黑色的胸衣,包裹着她已经发育良好的一对小白兔。

    北冥寒一手搂着怀中不停扭动的小妖精,危险的眯起双眸,抬起手吸了一口烟,然后毫不客气的喷在她的脸上。

    顾倾心被呛得直咳嗽,因为难受得不到救赎,委屈的哭了起来,梨花带雨的模样格外的惹人怜。

    “今晚的行动取消!给爷守好门!不许任何人打扰!”北冥寒搂着怀中的女孩转身向着总统套房的方向走去。

    所有的保镖全都恭敬的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夜七收回目光,冷眼扫已经因为疼痛而昏死过去的男人,声音淡漠清冷,没有一丝的温度,“他……可以消失了!”

    一句话,便判了地上的男人死刑!

    敢惊扰北冥寒的人,可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么。

    北冥寒抱着顾倾心进了总统套房,顾倾心一边哭一边本能的扯着男人的衣服,热的发烫的小手在男人的身上胡乱的摸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