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北冥寒抱着顾倾心进了总统套房,顾倾心一边哭一边本能的扯着男人的衣服,热的发烫的小手在男人的身上胡乱的摸着,指尖抓到他胸前的一个小突起,她狠狠的掐了一下。

    “嘶~~~”北冥寒大手用力的拍在她的小臀上,虽然她掐疼了他,但是却该死的舒服。

    北冥寒冷冷的勾了勾唇,不管她是谁,也不管她出现在他面前的目的是什么,既然她能让他有浴望,那他就物尽其用。

    怀中的小丫头依然很不老实的在他身上点火,北冥寒把手上的烟熄灭在烟灰缸内,大手用力的掐住她的脸颊,“女人,是你先招惹我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北冥寒直接把早已经迷糊的小人儿扔到了卧室内的大床上。

    卧室内的温度不断的攀升,一室的旖旎。

    ……

    彭盼看着空空如也的客房,彻底的傻了眼,顾倾心人呢,她不是该被一个又肥又胖的男人糟蹋的不成样子,等着她来拍照吗?

    手机的铃声响起,她惊醒过来,连忙接了起来。

    “怎么样,照片拍到了没有?”对方是一道清甜的女声。

    “顾倾心不见了,找来那个男人也不见了。”彭盼心里发慌。

    “蠢货,你是怎么办事的,你不是向我保证会万无一失吗!”对方的声音变得凄厉。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看着她喝了那瓶水的。”

    “你去酒店外守着,不管她在哪,明天她肯定要离开,你一定要给我拍到她的照片!”

    “知道了。”彭盼放下手机,气恼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了客房。

    ……

    第二天。

    清晨的阳光透过洁白的纱帘照了进来,卧室中央的大床上。

    女孩躺在雪白被褥之间,一头乌黑的青丝铺散在枕头上,蝶翼般纤长的睫毛上面还挂着泪珠,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秀气的眉头紧紧的拧着,可见她睡的非常的不舒服。

    “唔!”床上的女孩痛苦的轻呼了一声,潮湿的长睫毛颤抖了几下,然后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陌生的屋顶,顾倾心猛的坐起身。

    “好痛!”

    全身上下仿佛每一个细胞都是痛的,让她连深吸一口气都不敢。

    好不容易捱过了这阵痛意,她像是意识到什么,立刻掀开被子,当她清自己的情况时,心脏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抬头便看到床单上那一朵悄然盛放的红梅,抓着被子的手倏的收紧,将被子都拧的变形了。

    昨夜的记忆一点一点涌入脑海,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她也知道昨夜害她的人是谁。

    彭盼。

    自己最信任的好朋友。

    昨天从家里出来后,她没喝过任何东西,只有彭盼递给她的那半瓶水。

    为什么?

    她为什么要这样害自己?

    她们不是好朋友吗?

    顾倾心的眼睛一点一点的变红,为什么要这样对她,床上那朵盛放的红梅在她的泪眼中变得模糊……

    浴室内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顾倾心强忍着痛下床,虽然做好了准备,下床的瞬间,她还是狼狈的摔在了地上……

    顾倾心倒抽了一口冷气,但是她不敢耽搁,生怕浴室里的人出来,她狼狈扶着床站起身,去找自己的衣服想要尽快离开这里。

    但是当她转到床的另一边,看着地上被撕成碎片的衣服,彻底的傻眼,自己的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转头间,床头上摆着一套干净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