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你混蛋!那是我最宝贵的东西!我是要留给我未来丈夫的!”顾倾心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她因为激动鼻尖微微有些发红,粉嫩的唇瓣轻轻的颤抖着,“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像你们这样没有丝毫贞洁观念的人而言,简直就是对牛弹琴!”

    “女人,你找死!”

    混蛋,没有贞操观念?

    她是在骂他肮脏!

    北冥寒眼中一丝杀机炸现,他原本捏着她下巴的手一下子卡在她纤细修长的脖颈上。

    顾倾心只感觉呼吸瞬间被夺去,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脖子“咯咯”的响了两声,她丝毫不怀疑,眼前的男人会杀了她。

    双脚离地,北冥寒将她举了起来,一双黑眸中没有一丝的温度。

    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他的底线,还没有人得罪了他还能活。

    顾倾心的脸越涨越红,喉咙像火烧一样的痛,胸口也越来越闷,北冥寒只要轻轻用力,就能拗断她的脖子。

    面前的人慢慢的变得模糊,最后头无力的歪向一边,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痛!

    很痛!

    无边的痛将她包围!

    顾倾心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有千斤重。

    不是说人死后就解脱了吗?

    为什么她连死了都还会这么痛呢?

    终于,顾倾心痛呼一声,眼睛缓缓的睁开,如蝶翼般纤长的睫毛颤抖了几下,她猛的坐起身,身上已经被冷汗湿透。

    她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衣服还在身上,所以,她还活着。

    顾倾心立刻掀开被子,几乎是连滚带爬的下了床,然后头也不回的冲出了总统套房,生怕再被那个魔鬼抓回去。

    直到进了电梯,顾倾心才如梦方醒一般,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小腹处传来一阵刺痛,就好像被针扎过一般的感觉,但是奇怪的是,其它地方没有那么痛了,甚至还有一丝清凉的感觉。

    电梯到了一楼,顾倾心从电梯里冲了出来,不顾一切的跑向正对面的那扇旋转门,她疯狂的动作,引的所有人都向她看了过去。

    出了酒店的门,没有再被人抓回去,顾倾心才松了一口气,坐上了一辆刚刚下客的出租车,逃也似的离开了酒店。

    躲在暗处的彭盼快速的拍了几张照片,她把照片放大,果然,可以清楚的看到顾倾心脖子上爱昧的痕迹。

    她满意的扬唇,手指下滑,皱眉看着顾倾心身上穿的这件衣服,这不是意大利名师的成衣定制款吗?

    彭盼心里嫉妒的火焰再次燃起,顾倾心怎么每次都那么幸运,明明该被一个又丑又恶心的肥猪糟蹋,却被她给逃过一劫。

    她身上这件衣服如果是正品,最少得几十万一件,这女人到底是走的什么运!

    彭盼很想安慰自己顾倾心身上的衣服是高仿货,但是看了看这座超七星的酒店,最便宜的房间价格也是五位数,能住在这里的人,怎么可能会买高仿货。

    看着手上这些照片,彭盼嘲讽的扬唇,顾倾心,我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我会让全世界都知道你的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