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顾倾心打车回到家,林茵这个时间早已经上班去了,她自己的东西全都丢了,从脚垫底下找出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

    进门的第一件事便是给林茵打了个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里面传来母亲焦急的声音,“你昨晚去哪了?为什么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妈妈,对不起,我昨天不小心把手机弄丢了,我同学生病了,我照顾她一夜,忘记打电话了。”顾倾心强忍着泪水向母亲道歉。

    林茵终于是放下心来,“以后有这种情况一定要给我打个电话,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对不起,肯定不会再有下次了。”

    “你给浅浅回个电话,她昨天给你打电话打不通,也很担心你,我这边有工作了,不和你说了,你自己做些吃的,别饿着自己。”林茵挂断了电话。

    顾倾心实在太难受了,她放下了话筒,站起身走进了浴室,打算先洗个澡。

    站在花洒下,她连衣服都没脱便开了水,任由冷水淋下来。

    冰冷的水让她终于冷静了下来,她坚定的脱掉了自己的衣服,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就算再难过也没用。

    顾倾心,你再也不是那个被人捧在手心里的顾家大小姐,为了妈妈,你必须坚强的面对一切。

    把衣服扔到一旁,她低头看向自己一直刺痛的小腹处,当她看清自己小腹上面那吓人的图案时,黑眸剧烈的收缩了一下。

    她连忙抬起头看向镜中的自己,在她小腹偏下方的位置,竟然多了一个狼头的刺青。

    狼徐徐如生,色泽饱满,一半掩藏了起来,蛰伏着,随时会冲出去将猎物咬死。

    尤其是那两只眼睛,就像活的一般,散发着骇人的光芒。

    顾倾心被吓了一跳,她连忙将这个图案捂住,挡住了那双让她害怕的眼睛。

    转身过身背对着镜子,洗好了澡,拿过一条浴巾围在身上,依然是心有余悸。

    那男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夺了她的第一次,竟然还给她弄了个刺青,想到自己被不同的陌生的碰过,她就觉得恶心。

    嘴巴里全是那个男人的味道,让她难受的想哭,她抓过牙刷,挤了牙膏,连水都没用,便用力的刷了起来,她一遍一遍的刷着牙齿,希望可以把那个男人的味道刷掉。

    直到嘴里的泡沫都变成了淡粉色,她才停止了这自虐一般的行为。

    她的手撑着洗手台的边缘,难受的闭上眼睛,就算嘴里的味道可以刷掉,她身体里的味道要怎么消除,还有那个可怕的狼的图腾。

    把自己收拾干净,顾倾心给白浅浅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里面立刻传来女孩关切的声音,“顾倾心,你昨天去哪了?没出事吧?我和阿姨都很担心你。”

    “浅浅,我没事。”顾倾心的声音有些无力。

    白浅浅心里有更重要的事,所以没发现她的异样,沉默了几秒钟,说道,“倾心,有一件事,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