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依然是这家七星级酒店,顾倾心看着这高耸入云的建筑有一瞬间的晕眩,她已经换了一身自己的衣服,朴素的颜色,衬得她的脸色更加的惨白,用力的闭了闭眼睛,她多希望白浅浅是看错人了。

    “倾心,就在楼上的,跟我走。”白浅浅冲了过来,拉着她的手往里走。

    白浅浅是她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关系比亲姐妹还要好,白家和顾家在冥城都是富贵人家,生意上也有来往,所以二人自小便相识。

    顾倾心到现在脑袋都是浑浑噩噩的,等她反映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一间套房外。

    白浅浅看着魂不守舍的女孩,咬了咬牙替她按了门铃。

    大概过了五秒钟,套房的门便被人打开了。

    顾倾心多希望浅浅是眼花看错了,可是她一抬头,唐容凌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湿漉漉的黑发下是一双幽深的凤眸,他的身上还穿着一件白色的浴袍,敞开的领口露出性感紧绷的胸肌,身上散发着沐浴后的清香。

    “阿凌,是服务生送餐过来了吗?”套房内响起女人甜甜的声音,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顾倾心的视线里。

    “妹妹。”顾允瓷脸色大变,漂亮的小脸满是惊慌,就像受到惊吓的小鹿一般,还是那么的惹人怜爱。

    她的身上同样穿着白色的浴袍,一头长卷发上面还滴着水珠,胸口和颈部布满了暧昧的痕迹,她惊慌的跑了过来,一脸的愧疚和不安。

    “唐容凌,你怎么对的起倾心!”

    唐容凌是顾倾心的未婚夫,现在却和她同父异母的姐姐滚在一起。

    “妹妹,你听我解释,我和阿凌……”

    顾倾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人,漂亮的唇瓣如同一朵枯萎的花朵,眼泪在眼眶中打转,她却倔强的没有让它掉下来。

    唐容凌,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她爱了十多年的男人,此刻看在她的眼里,竟然让她觉得是那样的陌生。

    “顾允瓷你闭嘴,你算个什么东西,不过是顾家佣人生出的女儿,还真以为自己是千金大小姐了?”白浅浅气的指着里面的女人破口大骂。

    “白浅浅,我知道你们一直看不起我,可我也是我爸爸的亲生女儿。”顾允瓷脸色惨白,全身颤抖。

    “是啊,身为一个佣人,处心积虑的爬上了少爷的床,生下你这么个野种。”白浅浅几乎要被气炸了,为顾倾心报不平。

    “够了!”唐容凌冷冷的打断了白浅浅,眉头紧拧,眼睛紧紧的盯着一直面前一直都没有说话的女孩。

    “为什么?”顾倾心没有哭也没有闹,甚至没有掉一滴眼泪,可是没有人看到,她紧握的拳头,指甲已经深深的掐进了肉里。

    唐容凌看着面前的女孩,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

    “妹妹,你别怪阿凌,都是我的错,是我勾引他的,我……我只是太爱他了,我从见他第一眼就爱上他了……”顾允瓷冲了过来,双手握住顾倾心的手臂,“扑通”一声跪在了她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