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你竟然打我?”唐容凌英俊的脸上满是震惊,她还是那个对他百依百顺,为了他甚至可以去和别人打架的女孩吗?

    顾倾心深吸了一口气,眼圈通红,却高高的抬起了下巴,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唐容凌,你给我听好了,是我顾倾心不要你了!你喜欢顾允瓷,就好好守着她,她再敢惹我,我就真的弄掉她的孩子!”

    顾倾心说完这番话,也不管唐容凌是什么样的表情,快步的走出了顾宅。

    撞到的后背依然在隐隐作痛,可是却不及她心痛的十万分之一。

    ……

    夜魅酒吧内。

    角落的卡座内。

    顾倾心拿着一杯酒正在往嘴里灌,红色的酒渍顺着她白皙的脖颈流下,划出一道魅惑的弧度。

    “倾心,你慢点喝!你说你为了姓唐的那个人渣根本就不值。”白浅浅夺过她手中只剩了一点酒的杯子。

    白浅浅一直就看不惯唐容凌对顾倾心的态度,无论顾倾心对他多好,他总是一副不冷不热的样子,就好像顾倾心欠他的似的。

    “我不是为他,我是为了我这些年的青春做个悼念,浅浅,祝贺我吧!我终于解脱了!干杯!”顾倾心又端起桌上的一杯酒,喝了起来。

    十几年的感情,最后却以如此不堪的方式收场,说不难过是假的,说不在意也是假的,感情不是自来水,可以收放自如……

    可是就算再痛苦,她也会逼着自己放下!

    她顾倾心,从来都不是会死缠烂打人的,如果唐容凌早点摆明态度,她根本不会傻到现在!

    白浅浅再次夺过她手中的酒杯,怕她再喝下去,就要不醒人事了!

    这丫头根本不会喝酒,基本上就是三杯倒!

    将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走,我们去跳舞吧,别喝了,再喝就喝醉了。”

    ……

    酒吧的二楼的包间内,可以清楚的看到一楼的舞池,一道冷傲的身影优雅的坐在沙发上,手中捏着漂亮的水晶杯,目光落在楼下舞池的最高处的那个身影上。

    皇甫夜顺着北冥寒的目光看了过去,目光落在那个女孩的身上,女孩有着一头乌黑及腰的长直发,上身一件白色的小吊带,下身一条紧身的牛仔长裤,即便是离的远,皇甫夜也能清楚的看清女孩姣好的容貌,轻灵的身姿像只翩翩起舞的蝴蝶……

    以他这么多年流连花丛的经验得出,这小丫头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也难怪连一向对女人没有丝毫兴趣的北冥大少都有了兴趣。

    “大哥,怎么样?我去把人给你弄上来?”

    皇甫夜的话音刚落,原本如泰山般稳坐在那里的男人便站了起来,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离开了包间。

    白景擎见状,立刻转头看向皇甫夜,问,“怎么回事?大哥要去哪?”

    “有好戏看了!卧槽……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说人话!”白景擎站起身上前踢了他一脚。

    “自己看!”皇甫夜一脸激动的看向一楼。

    其他人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