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北冥寒把顾倾心送回到房间,便匆忙离开了,应该是去处理这次的偷袭事件了。

    刚刚在野外,北冥寒是要了她一次,所以虽然还是疼,但最起码不会到昏倒那么严重。

    她只是不知该如何去面对他,只能选择装昏。

    顾倾心走进衣帽间,选了一套非常保守的纯棉睡衣,走进了房间的浴室简单的洗了个澡,吹干头发出来的时候,白景擎已经等在了卧室内。

    见她出来微笑着说道,“大哥让我来给你检查一下身体,有没有受伤的地方?”

    “只是一些小擦伤,不碍事的。”顾倾心连忙摆了摆手。

    “坐过来吧,你也知道我大哥的脾气,如果不给你检查好,他不会放过我的。”

    顾倾心,“……”

    确实很符合北冥寒的霸道无理的风格。

    顾倾心坐到床上,白景擎检查了一下,她的手臂上有几道擦伤,还好不算很严重。

    “其他地方还有吗?比如说后背。”

    提到后背,顾倾心就想起自己被北冥寒害的穿了一层纱滚下车的事,脸颊迅速的涨红,也不知道夜七赶过来的时候看到了没有!

    要是被他看到,她以后见到他,不得尴尬死!

    “没有!”她回答的非常的干脆。

    “你脸怎么红了,烧还没退?”

    “不是,刚洗澡热的。”

    “还是量下体温吧。”白景擎拿出了体温计。

    顾倾心,“……”

    白景擎给她检查完,回到了书房,皇甫夜正拿着药给北冥寒后背上刮伤的地方上着药。

    “检查完了,她怎么样?”北冥寒皱眉问。

    “手臂上擦伤了一点,已经上药了,后背不让看,估计也得有伤。”白景擎淡淡的说了一句。

    “你说什么?你想看她后背!”北冥寒立刻起身,眼神恨不能吃了他。

    “不是我想看……我是医生,自然要对伤者负责啊,你别这样看着我……我没看,那丫头不让!”白景擎连忙摆手,觉得自己这医生当的可真是艰难。

    “大哥,趴回去,药还没上完呢。”皇甫夜和他商量。

    北冥寒,“……”

    北冥寒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上面的来电,从小榻上坐起身,接了起来,“喂。”

    “你被人伏击了?知不知道是什么人?”

    里面传来一道沉稳的男声。

    “还不知道,我已经命人去查了,半个小时后应该会有结果了。”

    “受伤了吗?”

    “死不了!你放心,我不会让他们威胁到北冥家的其他人!”

    北冥寒的语气很冷淡。

    对方沉默了两秒,继续说道,“听说你最近收了个女孩子在身边。”

    北冥寒握着手机的手倏的收紧,眼中乍现一丝寒芒,语气却是云淡风轻的,“我要个女人,这不过分吧?”

    “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是北冥家的人,你的婚姻已经安排好了。”

    “不过是个暖床的工具而已。”

    “最好是这样……把这件事处理干净,记得斩草除根。”

    对方挂断了电话。

    北冥寒挂断了手机,回身便看到顾倾心不知何时站在了门口,他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刚刚他说的话,她都听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