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二月下旬,帝都依然严寒陡峭。

    就在三个小时前,即将出国留学的令狐言,英文名西泽尔,还在家中准备远行。

    他从二楼的卧室换好衣服下楼的时候,还是白色毛衣和牛仔裤,不过,在一楼的客厅里站了一会儿,便被还在困得打呵欠的姥姥念叨着裹上了一件厚厚的长度及膝的毛呢长款风衣、两米长的羊绒围巾、外加一个柔软又暖和的羊毛编织帽。

    “姥姥……”西泽尔含糊不清的说道,他的小半张脸都被围巾给挡住了,只露出了一双眼尾微微上翘的桃花眼,长长的睫毛下眼神柔软而乖巧,仿佛含着一汪迷蒙水波般。

    正拿着个从夜市地摊上三块钱买来的蒲扇,对着自己扇风的姥爷,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扭过头来跟西泽尔说道:“把姥姥、姥爷给你准备的那些常用药带上就行,我前几天问过政府部门的小赵了,听说美国的医生开药看病特别费劲,普通感冒头疼脑热的,找他们还不如自己吃点药多喝热水好好睡一觉。然后带足了钱就行,衣服行李那些东西大不了到地方再买。”

    西泽尔点了点头。

    把自己捂成了一个毛绒绒的团子之后,西泽尔乘坐地铁机场专线赶到机场,领取了登机牌,大概半个小时后,随着机场的广播声音响起,西泽尔起身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一个旅行包,转身往通道走去。

    上了飞机,西泽尔找到自己的座位后,看到自己旁边的几个座位上竟然正好也是十来个差不多年龄的西方面孔学生。

    ——也许是国外哪个学校组织来中国参加冬令营的。

    西泽尔转过头时,正好和其中两个学生好奇的视线对上,他温和的弯起眼睛笑了笑,漫不经心的想到。

    就在西泽尔正要把自己的行李放在行李架上的时候,一个外国学生却突然变得焦躁不安起来,他脸上的表情惊恐而又不敢置信,额头甚至顷刻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不、不,我们不能乘坐这架飞机!”那个西方面孔的高中生猛地从座位上站起身来,惊恐万状的喊道。

    顿时间,机舱里的所有乘客“刷”的一下,全都看向了这个似乎发了疯的外国年轻人,西泽尔依稀之间还听到有乘客压低了声音的三两句指指点点的偷笑。

    旁边的空姐也已经闻声走了过来,微笑着用英语问道:“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坐在那几个高中生里的女老师不悦的抿了抿嘴唇,她站起身来,试图把那个还在惊恐的大喊大叫的男孩按下来,她的声音刻板而严肃,厉声道:“听着,艾利克斯,你只是太累了,我觉得你昨晚可能没有休息好。现在,听我的,回到你的座位,坐下,闭上眼睛,睡一觉,好吗?”

    艾利克斯拼命摇头,他近乎崩溃的大声喊道:“不,柳敦老师,我看到了,这个飞机等下飞起来后就会在机场爆炸,我看到了,我真的看到了……”

    旁边一个和他们一起的女孩有些担忧的望着艾利克斯,试图握住他的手让他冷静下来。

    “相信我,亲爱的,那只是是幻觉,你现在需要的是好好睡一觉。”柳敦老师不耐烦的重复道。

    一直站在旁边的空姐无奈苦笑道:“先生,请你们坐好,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艾利克斯猛地回头,脸上的表情因为惊恐而面无血色,“你说什么?”

    空姐微笑着耐心回答道:“舱门已经关闭,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先生,请您坐好。”

    柳敦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和空姐道过谦之后,猛地把艾利克斯按回了他自己的座位上,“听着艾利克斯,你已经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在飞机上大吵大叫真的是一件非常失礼的事情!”

    随着飞机起飞,艾利克斯的脸上已经只剩下了一片绝望,他任由空姐帮他把安全带系好,崩溃的抱着头蜷缩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

    西泽尔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些好奇的眨了眨眼睛,看了那个叫做艾利克斯的男孩一眼。

    十几分钟后,飞机顺利起飞,并平稳的飞出了首都国际机场。

    西泽尔伸手戳了一下前排座位的艾利克斯,含着笑声,语调轻快的提醒他道:“已经出机场了,飞机完好无损,你可以放松一下了。”

    柳敦老师见状,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同旁边的另外几个学生说道:“你们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艾利克斯可能只是睡迷糊了。”

    艾利克斯身体微微颤抖着睁开眼睛,里面还泛着一层满是惊惧痛苦的泪水,他的手指有些脱力的扶在扶手上,僵硬着脖子侧头看向窗外——帝都今天的天气不错,雾霾仿佛都散去了许多,万里无云,晴空正好。

    他困惑的眨了眨眼睛,艾利克斯向西泽尔道了声谢之后,有些迷惑的喃喃道:“也许我真的只是在做梦……?”

    飞机上,一个小时的平稳飞行后,有的旅客已经放平座椅,跟空姐要来毛毯盖在身上,带上眼罩和耳塞准备睡觉,毕竟是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很容易让人疲惫。

    西泽尔倒是没有休息的打算,而是从背包里摸出了平板电脑,连好飞机上的wi-fi后,戴上耳机,直接登录了直播平台。

    西泽尔会知道这个综合了小说阅读和视频直播的平台,还是因为自己的高中同桌和前座那个女同学的缘故。

    周末的时候,西泽尔的同桌经常打lol一边娱乐一边赚点观众打赏的零花钱,作为一个lol最强王者,同桌的直播吸引的本来只是些膜拜技术流大神的糙汉子,不过有一次西泽尔帮同桌递试卷的时候,同桌看见他的手,突发奇想的求他帮忙在视频里露一下手,不用多了,就装作切视频的时候,不小心录到了拿水杯的动作就行。作为回报,同桌直接拿西泽尔那个很少玩的号从青铜一口气连胜八十多场打上了璀璨钻石的段位。

    凭借那双白皙如玉、修长漂亮到足以让手控疯狂的短暂视频,从来没有露脸的同桌直播间的人气迅速迅速飙升,无数迷弟迷妹都在幻想着这双手的主人该是何种模样,被大量弹幕刷屏的观众,好奇心被调动起来之后,也跟着凑热闹似的砸起地雷、手榴弹之类的霸王票,嚷嚷着求主播再秀一下美手。

    当然,这一切都被同桌残忍的拒绝了。

    ——毕竟货不对板,他要是敢当众秀自己的手,有西泽尔在前面作对比,估计臭鸡蛋和搬砖就全都扔过来了。

    至于前座的女同学,私下里,西泽尔以为她比自己的同桌更厉害。作为的*写手,女同学经常直播码字,而且动不动就飙车,飙完之后丝毫不管观众们狼血沸腾鬼哭狼嚎的热切呼唤,从来都是残忍的存硬盘,然后优哉游哉的开始在自己的文里放和谐过的版本……

    有这两个同学做榜样,西泽尔自然也就知道了做主播可以赚钱这件事,并且,也跟着他们一起,下载了直播平台的客户端,也没事先调查了解一下黑洞受服务器大抽的彪悍史册,义无反顾的就这么跳了一个充斥着502、404、数据库无法连接、甚至登陆进别人账号的大坑。

    西泽尔早就想给姥姥姥爷、爸爸妈妈,还有住在外地老家不爱出门的爷爷奶奶准备一份礼物,买礼物的钱,自然是自己亲手赚到的比较好。

    西泽尔坐在飞机上,一边研究直播平台的操作方式,一边琢磨自己应该直播些什么——虽然他同桌和前座的女同学早就给过他同一个特别耿直的建议:你可以秀脸!

    什么都不用干,你就坐在摄像头前面看书写作业,偶尔给镜头一个正脸就行,毕竟,美色从来都是稀缺品,纯天然美人更是!

    西泽尔十分感动,然后拒绝了他们的提议。

    又过去了两个多小时,飞机越过了种花家的国境线之后,机舱里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杂乱的喧嚣声。

    突然之间,两名持枪的匪徒跳出来,一个推着餐车的空姐被他们狠狠的推开,正好摔在西泽尔的身边。西泽尔下意识的按了平板电脑屏幕上“开始直播”的按键,镜头有些歪斜的对着机舱。在艾利克斯、柳敦老师一行几个学生,还有其他东方面孔的普通乘客的惊恐剧烈尖叫声中,有一个匪徒已经冲到了驾驶舱门外,试图暴力砸开驾驶舱的门。

    西泽尔忍不住的皱眉,他伸手想要把那个摔倒在地的空姐拉起来,一个匪徒见状却突然把枪口对准了他们这边,厉声呵道:“不准动!”

    西泽尔听话的没动,然而,他正开着的平板电脑的直播软件,却完整的将那个匪徒的枪口和面孔一起收入镜头。

    原本刚刚开始,只有三两个不小心误入的观众的直播间里,有人被正对着屏幕的枪口吓得惊了一下,回过神来之后,开始疯了一样的发弹幕:

    短暂的停顿之后,那个观众看到直播里明显是机舱的画面,以及明显不止一国人的头发和面孔,还有同时传来的明显不像是在演戏的惊恐尖叫声、劫机匪徒的怒呵声、还有近在咫尺的空姐受伤后痛苦的闷哼声,才终于彻底的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疯狂刷弹幕道:

    说着,那个惊吓过度的观众已经拿手机按下了“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