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一只手还捏着自己的平板电脑的西泽尔仿佛突然察觉到什么,微微侧头,“嗯?”

    天空中怎么好像有什么东西……难道是同一航线不同高度的飞机吗?

    就在这时,机身突然开始了剧烈的震动。

    上万米高空处,正常情况下本不该存在的狂风违反常理的呼啸作响,卷起的飓风把附近的云层全部搅得粉粹。

    由于机身突然的歪斜和剧烈晃动,刚刚那个站在飞机的过道上没有系安全带的、也没有个扶手的劫匪更是脚下不稳,被晃得东倒西歪,抱着手里的抢直接摔了出去,被他碰到的靠边坐的一个刚刚还在用足以穿破云霄的声音尖叫的女客人,见状,愈发惊恐的尖叫起来,情急之下,她脚下至少八厘米的细高跟闪烁着慑人的金属光泽,一脚踩在了那个匪徒的身上。

    匪徒疼得倒吸了一口气,呼吸几乎都要停滞了。

    人民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

    随着那个匪徒一声痛苦的闷哼,周围几个客人也跟着七手八脚的或是上脚使劲踩、或是抡起手里的笔记本电脑砸,三下两下竟然真的把那个陷入人民群众的汪洋大海中、至少也已经是多处骨折的匪徒给彻底打晕了过去。

    与此同时,刚刚那个持枪去砸驾驶舱门的匪徒,在飞机开始剧烈晃动的时候,已经警觉的察觉到了后面旅客这边发生的变故,他一手扶着舱门,一手端起了枪,眼神阴蛰而疯狂的盯着那些惊慌失措的旅客门,未加思索,便直接扣下了扳机,朝着前面的旅客射出了一颗子弹,声音嘶哑的怒吼道:“都不许动!”

    就在前面那个匪徒转身的时候,因为刚刚机身的剧烈晃动,摔倒的那个空姐之前推着的餐车也同样朝着西泽尔这边滑了过来。

    西泽尔担心餐车砸在那个空姐的身上,一手扶着自己的平板电脑,一手挡在了餐车的推手上,看到匪徒开枪射击的那一瞬间,西泽尔瞳孔有一瞬间的收缩,完全是本能的手指收紧,抓住了餐车后,直接将其抡起飞砸向了站在最前面还举着枪的匪徒。

    就算是持枪的劫机犯,大概也没有想到,会有人把餐车当做武器扔飞出去。

    因为这会儿正是午餐的时间,又是寒冷的冬季,餐车上摆放着的刚刚加热过后的饭食,随着餐车一起飞向了那个匪徒之后,滚烫的咖喱鸡丁酱汁以一个较低的抛物线,随着餐车翻出来,稳稳的浇在那个匪徒的脸上,紧随其后的餐车却是以高抛线的角度,自上而下的将眼睛被烫,疼得疯狂喊叫不能自理的匪徒砸在了下面。

    坐在机舱的前排,刚刚直面那颗子弹,险些丢掉半条命的乘客在巨大的危急之下,肾上腺素激增,一把薅掉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一个健步冲上去,踢开掉在地上的枪支后,紧紧的压在餐车上,把那个人高马大的匪徒狠狠的困在翻扣的餐车里面,因为骨骼、肌肉的压缩而不停的发出痛苦的闷哼。

    刚刚那个踩着至少八厘米细高跟的女英雄看着前面的变故愣了一下,几乎是顷刻间便有了反应,她还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直接弯下腰,一秒之内脱下自己那一双看上去极为优雅的哑光面高跟鞋,直接赤脚踩在机舱里,双手握着高跟鞋冲上去,把那个细细的高跟当过锋利的武器狠狠的戳向被压在餐桌下面还不停的挣扎试图爬出来的匪徒。

    “去死吧,垃圾!人渣!杂碎!”那个女英雄把匪徒砸得满脸是血,痛得不敢再看高跟鞋,更不敢往外挣扎,这会儿反而把扣在他身上的餐车当成了保护自己的乌龟壳一般,瑟瑟发抖的缩在里面。

    刚刚报完警的那个观众,紧张担忧的抬起头,就看到,因为距离远,再加上一大片飞速刷过的弹幕,多少有些模糊不清的直播画面里,刚刚还举着枪的匪徒,一个打成了目测多处骨折的猪头昏死过去,另一个则是缩在餐车下面被女英雄的高跟鞋砸得成了乌龟一脸血……

    那个热心观众目瞪口呆的惊呆在那里,手指本能的一松,手机掉下去砸在他自己的脚上,痛得闷哼一声后,又“啪嗒”一声,滚落在了地上,还好没有摔碎。

    因为直播被劫机这个话题太劲爆,以至于,西泽尔的直播间明明是刚刚开辟的零人气,就这么几分钟的时间,已经被从微薄、企鹅群、八卦论坛等地方闻讯赶来的围观群众挤满,并且,观众的数量还在急剧上升之中。

    就连警察那边,都有人一边联系航空公司核实情况,一边也已经进入了西泽尔的直播间,观看劫机现场。

    因为两名劫机犯都被英勇的人民群众给制服了,所以,不管是飞机上的乘客,还是直播间里的观众们,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因为还沉浸在刚刚紧张震撼的记忆之中,大家的表现也都还有些过度热烈。

    直播间的屏幕上,观众们的弹幕刷了一茬又一茬。

    然而,就在大家都放松下来的时候,西泽尔却突然微微抬头,眼神纠结的盯着刚刚那个匪徒一枪打出去、虽然幸运的没有伤到人,但是却嵌在了机身上的子弹。

    顺着他的视线,观众们也纷纷看过去。

    突然之间,飞机又是一阵剧烈的晃动,表情刚刚舒缓下来的旅客们脸色同时一白。

    ——就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子弹陷进去的那块机舱顶上,可以清楚的看到,飞机舱体似乎在随着剧烈的晃动而渐渐扭曲变形。

    一片难言的死寂弥漫开来。

    飞机的广播之中,突然传来了一阵带着刺耳杂音的播报声。

    “女士们、先生们,飞机前方遇到了强对流天气,请大家回到自己的座位系好安全带坐好,不要慌张,不要在机舱内移动……”

    虽然空姐的声音甜美,语气也尽量放得舒缓平静,可是,那种性命攸关之时的本能恐惧和紧张,依然使得她的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

    直播间里的弹幕骤然间再度炸开。

    广播中的内容仍在继续,只是这一次换成了英文。

    刚刚虽然惊惶但是却也有几分茫然的柳敦老师、艾利克斯等人在辨别清楚广播里说明的事情后,登时脸色刷白。

    西泽尔把自己的平板电脑放在一边,向空姐询问道:“有绳子吗?”

    刚刚摔倒的那个空姐愣了一下,扶着座椅的扶手站起身来,迟疑的点了点头,“应该能找到替代的物品。”

    西泽尔点了点头,指了指一个昏迷不醒、一个还被镇压在翻扣的餐车下面的匪徒,然后直接走上前去,轻声道:“我们最好把这两个人捆起来。”

    “是、是的。”那个空姐的腿上有大片磕到的青紫,不过这会儿她也顾不得这些了,听西泽尔的话说完之后,直接踉跄着步伐往仓储间的方向跑去。

    很快,刚刚那个空姐直接拿了用来捆包装箱的聚酯纤维打包带、很大一卷宽胶带来。

    “干得漂亮!”赤着脚的女英雄把自己的高跟鞋扔在地上,踩进去之后,还带着些血迹的鞋跟,都有一种极其让人安心的神|韵和血腥的美感。

    随后,女英雄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撕开了一个匪徒的衣服。

    “…………!!!”从飞机上的乘客,到直播间里的观众,全都震惊了。

    大片的感叹号过后,终于有人颤抖着说道。

    “要检查一下匪徒身上有没有携带其他危险物品,比如炸弹什么的。就算没有这些,也要防止他还有其他工具能够帮助他挣脱绳索。”西泽尔一边搭把手,一边飞快的解释了一句道。

    毕竟,他刚刚也在琢磨着要不要做相同的事情,只不过,受惊了的女英雄行动力显然是超群的,还没等西泽尔下定决心,她就已经直接动手了。

    警察叔叔绝望的打字道,弹幕里连句号都打上了。

    后知后觉的空姐和那位一直按着餐车的男乘客反应过来之后,也开始伸手帮忙,他们四个人七手八脚的将餐车下面被高跟鞋踩得半残的匪徒拖出来,扒成半裸状态后,才将他的双手背在后面捆起来,出于安全起见,干脆就把他整个人捆在了椅背上。很快,对于另一个匪徒,这几个人也是如法炮制。

    随后,除了空姐外,西泽尔他们三个纷纷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按照广播中的要求系好了安全带。

    又是一阵天旋地转般的剧烈晃动后,伴随着乘客们再次惊恐不安的尖叫声甚至是强压着的啜泣声,播音里面的声音再次想起,只是这次的内容,却变成了解释飞机现在遇到的反常情况:平流层出现了强对流天气,机组人员无法确保飞机能够平安穿过前面长达九十多公里的强对流天气,并且机身完整的进入前方的气候平稳区域,以及,要求乘客们写遗书,并且,遗书里要注明自己的名字和亲属名字。

    几位空姐尽量冷静的开始给脸色惨白毫无血色的乘客们分发纸笔,劝慰安抚乘客的同时,也在不停的解释,机组工作人员会在迫降、或者失事前将遗书信息存入黑匣子中。

    虽然随着她们的解释,乘客的情绪已经变得更加崩溃不安了。

    因为飞机上此时比劫机更加危急的情况,便是直播间里的观众,也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里,捏着一把汗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的看着事情的进况。

    所有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大家都明白,如果运气不好,无法侥幸逃脱的话,恐怕,这架飞机的经历,就是下一场现场直播的空中浩劫……

    西泽尔心情微妙的接过纸笔,正在琢磨着自己该写两句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所有的乘客都在盯着坐在他前面座位上的艾利克斯。

    那个金发大男孩被众人灼灼的目光注视着,手指都有些微微的发抖,几乎要哭出来了。

    柳敦老师和另外几个情绪濒临失控的学生已经开始崩溃的念叨着,“我们一开始就应该听艾利克斯的,我们不应该乘坐这架飞机的!”

    西泽尔怔了一下,突然伸手拍了下艾利克斯的肩膀,替飞机上大部分知道起飞前那段小插曲的乘客们开口询问道:“嗨,你在飞机起飞前说,你看到了这架飞机会在机场里爆炸解体?”

    艾利克斯痛苦的抽泣了一声,然后磕磕绊绊的说道:“不,不,在你把餐车砸出去的时候,我脑海中的画面,便只剩下了飞机在不停的变换飞行姿势,机舱内乱作一团……”

    正说话间,飞机突然一个九十度角的俯冲,座位上的所有乘客顿时全都变成了脸朝下,只有三根安全带勒在身上的悬空姿势。

    在大片失控的惊恐尖叫声中,一个双手紧紧的抓着座椅、脚上仍旧踩着高跟鞋的空姐闭着眼睛大声安抚乘客道:“我们这架航班的飞行员是退役的空军飞行员,他以前是开战斗机的,他现在正在尽力让飞机脱离强对流天气的范围!”

    顷刻间,飞机机身开始快速旋转,远比过山车更刺激的翻转使得机舱内的尖叫声和哭泣声也更大,同时还伴随着有人晕机的痛苦干呕声。

    “你这个时候应该做的是让大家坐稳。”差点被安全带勒在脖子上的西泽尔艰难的把自己放出来,转身像个树袋熊一样紧紧的抱住了椅背,声音却极为冷静的提醒她道。

    空姐愣了一下,依照西泽尔的提醒,声音断断续续的提醒乘客们系好安全带的同时,尽量抱住点靠背、扶手之类的什么东西,避免自己身体悬空失重。

    在飞机连续的空中翻跟斗中,到了后来,飞机上的乘客们已经完全没有力气尖叫和哭泣了,他们僵硬的把自己固定在座位上,等到飞机再次恢复平稳的时候,甚至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的茫然。

    沉默了许久,才有人语无伦次的开口询问道:“我、我们安全了吗?”

    广播里应声发出了危险解除的信号,听声音,那个空姐似乎也要激动的哭出来了。

    短暂的、令人几乎不敢置信的狂喜之中,众位乘客面面相觑了许久,才有人虚弱的发出了欢呼声。

    十五分钟后,空姐重新开始将用来写遗书的纸笔一一收回。

    上帝、耶稣、观音菩萨、梅林、如来佛祖、真主安拉、毗湿奴、玉皇大帝和王母、托尔和洛基、甚至是飞天意面和某些邪教神灵纷纷出现在飞机乘客们的欢呼声中,在这一刻,无数异教徒和无神论者毫无芥蒂的想要拥抱在一起。

    随着飞机解除警报,直播间里同样爆发了一阵欢呼声。

    看到一飞机的乘客们幸运脱险,善良的吃瓜路人们难掩激动的心情,哪怕西泽尔全程都没说上几句话,可是,热情的观众们依然纷纷用地雷、火箭炮等将直播间炸了个爽,以至于直接将西泽尔这个刚刚建立连个正式名字都没起的未名居直播间炸到了网站排行榜的首位。

    “我从小到大一直听人说,梦里都是反的,”西泽尔戳了戳前座的艾利克斯,微笑时露出了一双小小的酒窝,“不过你的梦,看来是真假参半?坏的不灵好的灵,简直完美!”

    艾利克斯回过头来,有些羞赧的挠了挠头,看着他笑了一下。

    接下来十几个小时的飞行十分平静。因为经历过刚刚的事情,即使身体再疲惫,大家也完全睡不着了。

    纽约时间下午三点,等到飞机终于平稳的降落在肯尼迪国际机场的时候,这架倒了血霉的飞机上的乘客们一直高悬的心才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

    得知这架飞机死里逃生后,伴随着机场地面工作人员热烈的掌声,乘客们争先恐后的从飞机上脚步虚浮、颤颤巍巍的互相搀扶着冲下来,有些虔诚的教徒在落地的那一刹那甚至忍不住的跪下亲吻脚下的土地。

    看着那些一天之内积攒的霸王票,西泽尔又直播了一小段机场见闻之后,方才转身离开。他稍稍松开些自己脖颈上的围巾,取走自己的行李,从机场出来的时候,他终于正面对着镜头微笑了一下,开口说道:“这真是非常难忘的一次飞行经历——”

    弹幕里刷刷的飞过几句话。

    西泽尔不由得微微莞尔。然而,就在此时,伴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隆”声,西泽尔还没来得及看到出了什么事的时候,直播的观众却已经清楚地看到,摄像头收入的在主播背后的纽约皇后大街上,一个巨大的斯塔克工业广告牌直接被炸翻了。